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八回 双娇乔装拐骗局
2021-03-11 15:43:39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是生性使然?是爱好不同?
  还是所谓的“形象”关系?
  沈如娴选的仍是白缎长袍,沈如婉则穿上了一套黑绨衣衫,“黑白双娇”依旧是黑白双娇。
  喔!不,如今应该称作“黑白双骄”!
  共同地步出了严家的大门,沈如娴姐妹和严子厚就分道扬镳,各走各的路了。
  严子厚是去梁公适的家。
  沈如娴姐妹则如如意赌坊走去。
  拐过路角,沿着长街,走不多时,如意赌坊已经在望了。
  这家赌坊乃是设在巷子里,人在长街上怎么望得到?
  不错,的确望得到。
  那是因为他们在巷子口搭行一座巍峨壮丽的牌坊!
  牌坊上书上描凤,髹黄漆朱,上方匾额上精镶着四个字,烫金凸字,“如意赌坊”,笔力雄劲,气势不凡!
  “二妹,为避嫌疑,为便响应,你先进去。”沈如娴审慎地说:“我们装着各不相识,然后再见机行事。”
  “为什么?”
  “赌场中都聘有郎中、老千和打手!”沈如烟十分郑重地说:“打手是维持着,镇压着赌场内的秩序,这些人正是严子厚口中所说的市井地痞。”
  “郎中和老千呢?”
  “郎中和老千则分别主持着,包揽着各种台面和场面,他们用骗、用诈、用手法,挖空心思,想尽方法要掏完来客口袋中的银子。”
  “真的吗?”沈如婉迷惑地说:“难道别人看不出来?”
  “不容易。”沈如娴摇摇头说:“他们的手法熟练、快速,犹如在玩假的魔术师。”
  “那骗呢?”
  “骗是二人搭档,相互联手,所谓‘抬轿’。若一人独断、独行,以偷牌、换牌取胜,则叫‘单挑’。”
  “诈又怎么样呢?”
  “诈更简单了,只要事先在骰子中灌上铅粒、碗底里装着机关等等,总之,他们是包赢不输,不然,这么多人的生活开销从哪里来?”
  沈如婉惴惴地说:“那我们怎么办?”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嘎!”沈如婉眸子突然一亮,她困淆万分地说:“莫非你也会骗、也会诈、也会手法么?”
  “不错!”
  “你骗人!”沈如婉感到有受愚的滋味,她娇声地说;“我不信!”
  “我是说骗人呀!”沈如娴笑笑说:“不过却是用功力去骗。”
  这下子沈如婉点到了心,她欢然地说:“哦!原来如此,我懂了,到时候倒要好好地露它几手!”
  沈如娴告诫地说:“不可冲动,不能猴急,你必须要看我的眼色、我的暗示才准行动。”
  “好啦!”
  “那你去吧!”
  沈如婉加快脚步走了。
  大约相距十丈之遥的时候,沈如娴也举步跟了上去。
  两个人分别地迈入了赌场里,略一巡视,略一观望,她们是有为而来,沈如娴要速战速决,并且,骰子容易动手脚,就有用武之地,因此她也选上了“骰子”。
  “下,下,大家下呀!”
  赌客们纷纷下注了,有三十吊,有五十吊,有一两,也有二两。
  算吊的乃是制钱,也叫铜钿,中有方孔,或曰“孔方兄”,算两的当然是银子了。
  “离手!”
  场子助手机械似地鼓舞着、吆喝着和整理着台面上客人所押的银钱,勿使散乱,勿使错失。
  然后是庄家捞起骰子,有目的、有计划在手掌中一阵搓妥,一旦如意,就“当郎郎”地掷了下去。
  骰子在瓷碗中跳动,旋转,首先现出了一朵梅花,继之二朵,最后的一粒骰子终于也停了下来,理所当然的又是一朵梅花。
  在家木然的嘴角微微一牵,那是笑容,胜利的笑容,自豪的笑容。
  “三朵梅花!”助手高喊着说;“豹子。”
  如今轮到客人各别投掷了。结果,上家么二三,对门是一点。
  下家的手气算不错,他掷出了一个四五六。
  但是,四五六没有豹子大,还是输了。
  “统吃呀!大小统吃。”
  两个三十来岁的人过来招呼了,这两个人自沈氏姐妹一踏入场子就开始注意了。
  因为“黑白双娇”不但星眸朱唇,气质出众,而严子厚所捧出来的衣衫又是选最贵重的,新裁刚缝的,这就更衬出了“红花绿叶”!
  “哎!阿成,这两个雏儿眼生得很呢!”
  “那定又是别个城市中的公子哥儿。”
  “怎么脂粉气这般重?”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了’那个叫阿成的人说:“大凡少爷阿舍,都是在女人堆里呵护之中长大的,脂粉气息哪会不重?”
  “唔——说得也是,我们过去招待一下,免得对方输了银子心黾感到不舒服。”
  “不错,财神爷临了门,理应巴结巴结。”
  “各位,挤一挤,请让个位子给这二位少爷。”
  位子让出来了,“黑白双骄”分别坐下去。
  而那两个招待也忙别处去了。
  “下,下,大家下呀!”
  沈如娴姐妹随着大家下注了,二人心意相同,一出手就是二两银子。
  其他赌徒见来者人俊衣鲜,出手大方,当门的人不由缩手不前了,让对方去掷骰子,沈氏姐妹当仁不让,毫不客气地把起了门头!
  沈如婉聪明,沈如婉好胜,她看过两次就知道其中的诀窍,立时运上了功力,骰子虽然不住地在瓷碗中翻滚,最后总能“如”她的“意”,要几点,有几点。
  因此,押在上门的人次次地赢钱。
  沈如烟坐在天门,奈何天门不灵,却把把黑色,她只有朝押在她门下的人歉然地笑了一笑。
  庄家门神般的面孔屡屡在幻变,但是,他撑得下去,因为,吃二家赔一家并不蚀本呀!
  人都有灵性的,人皆知好坏的,原押天门和下门的人遂转移了阵地,大家不约而同地全易位改押在在上门。
  庄家感到惊奇了,也有些紧张了。
  他凝目注视着眼前的少年人,一不似同行,二又不像功力到家的武林人士,因为沈如婉穿上男装。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更小更嫩!
  只有同路人有这等气势,只有功力到家的武林人士有这等功力,他们能随心所欲,他们能在骨牌上留下记号。
  因此,凡江湖人落魄异乡,手头缺乏盘缠,只要到赌场中亮出身份,报上名号,对方就会衡量着给奉上孝敬。
  逞强是人的通病,不信邪也是人的特性,那个庄家就是如此,他只是认定那个少年人的运气奇佳而已。
  因此,吐吐气,舒舒臂,谨谨慎慎地抓起了骰子,小心翼翼地掷了下去。
  不含糊,果然是有两手,庄家又掷出了一个“梅花豹”,这“梅花豹’大概就是他的护身神、拿手活。
  奈何悲哀的事又重临了,对方偏偏又掷出了三十六点,“天牌豹”!
  庄家头上冒了汗,脸上充了血。
  助手的元气也消失了,喉咙硬塞了,他唯一要做的,就是一五一十地赔着押在上门的银钱。
  赌客的欢笑声,叫嚷声又惊动了那两个场了中的招待。
  他们齐步走了过来,不用问,一眼就看出了事情的真相,顿时站在一旁窃窃的私议了。
  “阿成,你看这小子可有问题了。”
  少爷如今变成了小子了。
  “不至于吧?”
  “那当家的怎会八十老娘倒绷了孩儿?”
  “以前也曾有过呀!再说女人堆里钻出来的少年,平时经常地上下其手,多半都在行桃花运。”
  “桃花运?”
  “喔!我是说财花运。”
  这两个人在如意赌坊中身份不低,头衔尤多,集招待、巡查、管理于一身,一个叫邱廷宇,一个叫苏坤成,邱廷宇回目注视了沈如娴一会,满脸狐疑地说:“另外一个看起来好像也不太对劲,阿成,你注意到了没有?”
  “是么?另一个他输钱呢!”苏坤成看法有些不同。
  “恐怕他们是一路之人!”
  “不会吧!他们是个别的来,而且,两个人从没搭讪,从未交口,似乎互不相识。”
  “我总觉得这两个人透着蹊跷。”邱廷宇蹙起眉尖说:“别教他们老虎扮猪给吃了,那我们的人可就丢大了。”
  苏坤成未敢再坚持了,他说:“那换一个庄家怎么样?”
  “唔——换庄家!”
  苏坤成举步走到庄家的后面,低下头咬了一会耳朵,那个在家就无言地站了起来,转身向后面的一个房间走去。
  未几,房间中出来了另一个人,他坐在空位之上,是新庄家。
  新上的庄家比原来的那个今年纪大,气势足,他五十多岁,鬓间花白,胡子花白,但体健身朗,眼明手快,该是一位简中高手,此道专家。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行头,庄家换了,骰子当然也换了。
  这一来,助手的精神立时振奋了,他的喉咙像是灌足了“胖大海”,他的体内也似喝饱了老酒。
  “下,下,大家下哇!”
  赌客们的心理是相同的,输了钱想翻本,赢了便于还想多赢一些,因此又陆陆续续地将银子押了下去。
  “离手!”
  庄家抓起骰子,朝海碗中“当郎郎”地掷了下去。
  “六点……六点……又是一个六点!”助于高声地喊了起来:“三个六,‘天牌豹’,统吃!”
  赌场中有两项规定,一、有的赌场以点计数,三个六最大,然后三个五,三个四,依此类推。
  有的赌场以牌九方式论输赢,三个六还是最大,因为它是“天牌豹”,依次是三个么,“地牌豹”,再来是三个四,“人牌豹”,三个五是“梅花豹”,三个三是“长三豹”,三个二是“板凳豹”。
  二、同点数以庄家为大,这却是天下赌客所共认的,因此,只要在家掷出了一个三个六,散家连掷骰子的机会也没有了。
  就算你也掷出了三二个六,还是输,还是被人吃。
  沈如娴见时机已熟,她站起来了,说“这位兄台,你赢了银子应该歇歇手,让我这个输钱的人也翻翻本呀!”
  “好吧!”沈如婉一对上乃姐的目光,就知道沈如娴有所行动了,她顿时顺手推舟地说:“祝你好运。”
  “谢谢。”
  沈如娴转向在家说:“我输急了,想来大的,我们单独地玩它几把怎么样?”
  那个老奸巨滑的庄家疑惑地看了对方一会说:“好吧!你想玩多大?”
  沈如娴就由怀中摸出了一袋银子,数了一半:“五十两。”
  果然,庄家一脸慎重了,其他的赌客也是满面惊容。
  因为,五十两银子在富者眼中也许算不了什么,但穷人却能担上一年的粮啊!
  骰子在庄家掌中一阵搓转,然后再次朝海碗中掷去。
  “当郎郎”的响声过后,竟然又是三个六!
  有人在惊叫,有人在叹息,但也有人在微微地笑着呢!
  那是庄家,那是助手,还有邱廷宇和苏坤成!
  沈如娴虽然仍旧没有摸到骰子的边,但是,她面不改色地又将剩余的五十两推了过去。
  那个庄家踌躇满志了,可是,他这一恃才,这一傲物,心中一个人意手下立时出纰漏。
  骰子一蹦,二个大依然,另一粒却转出了梅花,双六是基座,梅花是点数五点!
  沈如娴的机会终于来了,她含笑然后抓起骰子,忽然,笑容在她的嘴角边凝了一下。
  因为她感到骰子的体质有异,骰了的重量也有异,顿时明白上一个庄家只是郎中,的确是技巧,凭的是手法,而这个庄家则是老千,用诈术,施欺骗!
  但是,她不予点破,不去惊动,假痴假呆地用了二三把,才掷出了二个三点,一个二点。
  “五点胜二点,吃!”
  对方的助手又将五十两银子给耙了过去。
  这一下沈如娴摇头了,叹气了,那当然是装出来的,她又往怀中一阵掏摸,须见才小心翼翼的掏出了一只小巧玲进的荷包袋来。
  二报玉笱,似铰剪,像牙筷,从里面钳出了一颗拇指般大小的珍珠。
  有些惋惜,有些眷恋,最后才毅然地说:“庄家,这个你们收也不收?”
  “唔——”在家也是装假地迟疑一下说:“收!”
  “估多少?”沈如用将珍珠递了过去。
  “三百……四百……就算四百两银子好了。”
  庄家仔仔细细地地审慎慎重重地坚定之后,又将该颗珍珠交还给对方。
  “好,我先押一百两!”
  沈如婉漠不关心,好像她们果真是互不相识。
  其实,从小到大,她一问敬重乃姐,信服乃姐,沈如娴生性稳重,处事明快,很少有失误或过错。
  结果,庄家再次地掷出厂一副三个六,一百两银子泡汤了。
  “唉!我的手气真坏呀!”
  庄家诡秘地奸笑了一声,他矫情地说:“胜败乃兵家常事,说不定等一下你反败为胜,全赢了回去。”
  “真的吗?”
  “真假谁也不敢保险,那要看你的手气是否转了。”
  “说的也是。”沈如娴说:“还剩三百两我全押了!”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九回 寻公于独访样寺
上一篇:
第七回 夫子避债寻短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