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九回 寻公于独访样寺
2021-03-11 15:46:0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南门外有一个山岳,那是莫干山迤俪下来的支脉,曾济寺就在这个山岳之中。
  “山殿秋云里,烟霞出草微,客寻朝罄空,僧背夕阳归。
  下界千门在,前朝万事非,看心兼送目,葭菼自依恋。”
  麦小云绕过了照壁,迈入了山门,知客增就展着笑脸迎出来了。
  他,四十来岁,大概是多与世人俗客接触的关系,故而精明而圆滑。
  不是吗?这位知客增刚才还和一个服饰华丽的年轻人在彼此欢愉地交谈着。
  麦小云目光如炬,他当然也注意到那个年轻人了,但是,见对方形态高傲,举止轻佻,该不会是一个整日与诗书为伍的人——林崇文。
  “施主是来朝山,还是上香?”
  “先上香,后朝山。”
  “是,施主请。”知客僧单掌凭胸,身形微弯,他在肃容。
  麦小云是佛门弟子,他当然十分虔诚地随殿上了香,然后摸出一锭五两重的元宝,去进了香油箱内。
  几束香一串铜尚且化不完,何用钱?何用两?
  知客僧见了不由眉开眼笑地说:“施主请到禅房奉茶。”
  “好的。”
  知客僧阅人无数,他知道对方或非王孙公子,但至少不是一个吝啬的人,是以交待了其他僧人一声,就亲自陪着麦小云到了一间十分精致的禅房。
  禅房内有红木的大师椅,红木的茶几,还有一张红本的禅床。
  壁上有联,一边是:“云来云去,山林留穹影,烟聚烟散,湖水映波光。
  另一边是:“苍松鸣风声,翠竹摇月影。”
  正中则是一个很大很大的“佛”字。
  彼此落了座,沙弥上了茶,知客增遂同麦小云聊了起来。
  “施主不是本地人?”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哦!怎么说?”
  “弟子藉隶南方,但却在北方长大。”
  “原来如此。”
  麦小云是有为而来,因此他对各方面都很注意,如寺内的香客,寺内的僧众,尤其是这位知客大师!
  “入空山焉能空手而返?是以弟子想谒见一下贵寺方丈。”
  “敝寺方丈行脚在外,他不在寺内。”
  “嘎!出去多久了?”
  知客增眼中闪过一缕谲烁之光,脸卜现出一丝诡异之色,他迟疑了一下说:“大概有一个月了。”
  “真是不巧。”麦小云惋惜地说。“那就麻烦大师替我准备一间客房,弟子意欲在贵寺参观参观,瞻仰瞻仰,然后休息休息。”
  他知道在知客僧口中套不出什么情由,是以绝口不谈林崇文之事,免得对方生疑而有所警惕。
  “那就这间好了,贫僧也不再打扰施主,待会就吩咐沙弥拿寝具过来。”知客僧站了起来,慎重地说:“别处都可以浏览,只是后院之内请不要进去,伏乞谅宥。”
  “好的,多谢大师。”
  “贫憎告辞。”
  “大师请。”
  麦小云啜尽了茶杯中最后一口茶的时候,房门口恰好响起了“必剥”之声。
  “请进。”
  房门开了,一个小沙弥没头没脑地搂着一床被褥走了进来,然后倒退两步,屁股一挺,又把房门给带上了。
  “哦!小师父,辛苦你了。”
  小沙弥十二三岁,他弯过头露出圆圆的脸朝麦小云甜甜地笑笑,说:“施主,你客气了。”
  麦小云心有不忍,他走上两步说:“要不要我帮你拿下一件?”
  “不用了,谢谢你。”小和尚傲然地说:“这些份内之事,我都做习惯了。”
  “你真能干呀!”麦小云虽然是心有所图,但这句话依旧出自内心。
  人皆爱听好话,尤其是孩子,不然,“骗骗小人,哄哄孩子”,那些口头话又从哪里来的?
  和尚是四大皆空,与世无争,但能有几个?
  更何况小和尚的道行浅薄,他还没修参到家,听了对方的话不由愉悦地说:“施主夸奖了。”
  他熟练地,也卖力地在铺床叠被。
  麦小云又随口地,也有意地说:“你们寺内的方丈,出外云游去了吗?”
  “没有呀!”小沙弥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立时改口地说:“哦!
  我不知道,”
  “有一位姓林的年轻施主,他是否常常来跟你们方步弈棋子?”
  “是的,啊!我也不知道。”
  麦小云不由暗中笑笑,他又继续地说:“我和林施主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他是这么告诉我的,决不会错!”
  小和尚滞顿地说:“那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
  “不是呀!”麦小云语气肯定地说:“他说最近都在此地。”
  “那是……那是……”
  “又那是什么?”
  “因为曾公于他不喜欢,”小沙弥怯怯然地说着。
  “曾公子?”麦小云心中动了一下,说:”可就是在大殿之上和知客大师谈话的那一个?”
  “不错,就是他。”
  “那曾公子又是谁呢?我怎么不认识他?”
  “他的来头可大了,乃是本城守备大人的公子。”
  “哦!原来如此。”麦小云有些恍然了,他说:“怪不得知客大师说后院不要进去,原来是守备大人的公子借住在后院子里。”
  “不!”小沙弥吸了一口气说:“借住后院的井不是守备大人的公子。”
  “嘎!”麦小云感到有点意外,他循下去说:“那又是谁呢?”
  “是知府大人的千金在后院里养病。”
  “我知道了。”麦小云说:“知府大人的千金在这里养病,守备大人的公子在此地护卫,你们方丈同林公子弈棋觉得不方便,就转移阵地,到别处去了。”
  “大概就是这样。”
  “那他们到哪里去了呢?”
  “这我真的不知道了。”小沙弥启步准备走了。
  麦小云又追问一句说:“那又是谁交待你不要向人说起呢?是守备大人的公子?”
  “不,是知客大师。”
  麦小云这句话果真是多问了。
  守备大人的公子交待或告诫的活,他的目标不会是小和尚,乃是寺中的主持。
  方丈不在,尚有副座,告诫副座,再由副座转知寺内僧众,方属正理。
  如此说来,那位知客大师该是普济寺方丈以下的副座了!
  麦小云心中电转连连,他确定林崇文仍旧是留在普济寺内,至少有所关联该是毫无疑问。
  但是,留在寺内或上他处并不悖情,也不为过,寺内僧众为什么要掩饰?而林崇文又为什么不告诉他家中的母亲?
  他在步入寺门之际,见知客大师和守备的公子交谈甚欢,而且二人的态度、二人的表情,似乎还带着暧昧之意,这又是为的什么?
  推想、假设,感觉到有一件事情正在其中酝酿着,只是缺乏依据,只是不够明确,上下串联不起来。
  麦小云甩头,这是牛角,也是死结、一时钻它不透,解它不开,不想也罢!他站了起来,举步荡了出去。
  逐一巡视每个殿堂的里面,逐一观察二增舍的外面,都不得要领,一无所获。
  问人?免了,对方连林崇文的家人都不告诉,又岂会告诉一个外人?小和尚那是被他套出来的,只是所知不多,有限罢了!
  麦小云心中正感嗒然之际,陡地,在一个月洞门的旁边,看见一个窈窕的影子在里面闪了一闪。
  他眼睛顿时一亮,精神也随之振奋了起来,因为,那个身形,那件衣衫,眼之眼熟,记忆尤深。
  不正是在林家门口探望的那个姑娘吗?
  “是她,是她。”麦小云口中喃喃地说着:“原来她的主人就是那知府的千金!”
  游目略一观望,那个月洞门乃是后院的入口,伸手微一摸索,那首捣练子今仍在自己的怀内。
  他懂了!
  原来林崇文在普济寺有了艳遇,邂逅知府大人的干金,两情相悦,彼此还播下了情愫。
  他又不懂,既然林崇文仍旧滞留在普济寺,那知府大人的千金又怎会不知道?还遣婢女前去传递情书?
  牛角果然是硬的,死结毕竟是死的。
  真的吗?他不信。
  古人曾经说过“只要功夫深,铁杵也能磨成针。”他要下功夫,他要把铁杵磨成一根绣花针!
  再一观望,见左右无人,麦小云立时运上了神功,身子笔直地射了上去,略一转移。回过围墙,又笔直地降了下来。
  这像什么?上去时像炮仗升空,下降时像陨星急坠。干净利落,声息全无!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十回 俏佳人养病精会
上一篇:
第八回 双娇乔装拐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