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二十回 众侠数探天都峰
2021-03-11 17:47:4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沉默甚久的甄宗威终于开声了。
  他说:“麦少侠说的虽然不错,但是,你一个人上去却太过冒险,不如老朽同你一起追上去?”
  “不用了。老伯还是和二位大姐守在一起,我去去就来。”
  麦无铭说走就走。
  他略一换气,纵身越过了姚凤婷及甄玉珍的头顶,像冲天之鹤,像回林之鹰,亦像一条翔天之龙!
  “铭弟,你不要小心啊!”
  身后传来了姚凤婷关切的声音。
  “凤姐放心、小弟会的。”
  空中也飘下了麦无铭问答的音浪。
  麦无铭掌印峭壁以借力,脚踩松枝以换气。
  姿态之美妙,禽不如之。
  身影之灵活,兽也望尘莫及!
  这深厚的功力,这绵亘的修为,令姚凤婷三人惊为神人,叹为观止!
  未几,鸟投林了,兽隐穴了。
  甄宗威兀自极目远眺。
  姚凤婷二人望穿秋水!
  大概过了一顿饭的工夫吧?
  山顶上终于洒下了低沉而震耳的声音。
  点点滴滴,波波层层,却又绵绵延延!
  “三位,你们上来吧!”
  “是,铭弟。”姚凤婷高兴地说:“我们上去!”
  “好。”
  甄玉珍领头就走。
  在三个人之中,功力属她最差了,但是,此地是险地,此路是险路,谁也未敢大意或催促,只是埋头地走,噤声地走。
  他们走了一炷香的时间还不够,才气喘力乏地跨上了峰颠。
  山顶上什么都没有。
  只见麦无铭悠闲地站在那里。
  抬眼望去,蓝天如海,苍苍茫茫,白云似浪,翻翻滚滚。
  这是在苦海泛舟?
  这乃是身闲孤岛?
  要不然必是出尘离世,名列仙班了。
  “铭弟,幽冥教徒呢?”姚凤婷满心困惑地说:“莫非你把他们给料理了?”
  “没有呀!”
  “那他们人呢?”
  “谁知道。”麦无铭剑眉一扬说:“我来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现在还是这个样子。”
  “那就奇了,这么说起来,幽冥教果真不在此地了?”姚凤婷前后地巡视一会说:“峰顶周遭不大,他们怎可能在此立栅安寨呢?”
  甄玉珍立时接口说:“他们不是成立不久吗?说不定尚未立栅安寨哩!”
  姚凤婷横目瞟了对方一眼,没好气地抢白着说:“就算幽冥教成立不久,尚未安栅立寨,但总得有个根据地呀!这里像吗?”
  甄玉珍忽然感觉到自己太心急了些,是以说话有欠考虑。
  不由讪讪地说:“不像。”
  “这就是了,所以我说他们不会盘踞在这个山峰之上。”
  甄玉珍的目光个期然地转向了她的父亲。
  甄宗威心头一动,他又开口说话了。
  “怎么?你们是否又在怀疑这座山峰不叫天都峰?”
  姚凤婷听了顿时抢口说:“喔!不是,不是。”
  “那你们是怀疑毛延龄的话难凭了?”
  麦无铭摇摇头说:“似乎也不像呢?”
  甄宗威略一沉吟,他再次地说:“幽冥教的巢穴,会不会在山脚下呢?”
  姚凤婷说:“有此可能!”
  甄玉珍说:“那我们下山去。”
  一行人带着淡淡的失意之色往回走了。
  半山腰,他们看见有七八个人欲断又连,三三两两地向峰顶爬来。
  两方之人在交臂而过的时候,甄玉珍有意无意地对最前面的一个中年人说:“这位大叔,今天的天气不太好呢,你们也来游山了?”
  她这一停住脚步,麦无铭等人也不得不止步了。
  “是呀!”那个中年汉子趁机驻足了,他吐吐气,抹抹汗说:“我曾经告诉过这些客人,但他们的日程不多,是以只好带他们来了。”
  甄玉珍心头一动,说:“这么说大叔你是一位向导喽?”
  中年汉子笑笑说:“可以这么说啦!我是在下面的汤口镇经营车马行生意的。”
  “嘎——”甄玉珍喜孜孜地说:“那请而大叔,这里是天都峰,而紫云峰又是哪座山头呢?”
  她聪明,明的是在问紫云峰,暗的却在证实天都峰,不然,对方必定会要指正她错误的说辞。
  中年汉子立即举手指着右边的一个山峦。
  热诚地说:“那座就是紫云峰。由此下山,朝右走上三五里地,又有一条山道,由那条山道弯进去,绕过温泉,跨过桃花溪,朝上一直爬就是了。”
  “谢谢大叔,谢谢大叔。”
  经过这一阵的交谈,对方的客人已经络绎地到了。
  而甄玉珍他们也继续地往下坡走去。
  “好呀!你这个丫头。”甄宗威又开始笑骂起来了,他说;“说来说去,你还是信不过老爹的话,什么天都峰,什么紫云峰,难听不出你弦外之音啊!”
  “没有啦!我只是随意地说说,随意的问问。”
  “算了吧!知女莫若父,难道我不知晓你有多少名堂吗?”
  姚凤婷抿嘴笑了。
  麦无铭也会心地笑了起来。
  既到山脚,他们就左右探寻。
  可是,依旧不得要领。
  是夜,四个人就宿在离山脚不远处的汤口镇,因为,他们不死心,拟在第三天再探它一个究竟。
  夜里,麦无铭睡得十分警醒。
  他唯恐对方会前来偷袭,结果,却是没有。
  天一亮,四个人又往天都峰跑了。
  左左右右的巡视,上上下下的搜索。
  直到日正当中,眼睛望着眼睛,鼻子朝着鼻了,还是没有端倪。
  麦无铭不由沉吟起来了。
  他喃喃地说:“这里是天都峰绝不会错,而幽冥教的总坛设在天都峰也绝不会错,但是,对方隐匿不出,其错又在哪里呢?”
  甄玉珍的耳朵很尖,麦无铭的自言自语,她却听得一清二楚。
  是以接口说:“那必定是幽冥教主自思不是铭弟你的对手,所以他们躲了起来。”
  “不会的。”麦无铭如今摇头也变成习惯了,他摇摇头说:“幽冥教乃是一个邪恶的组织,他们绝不会这么轻易地退却或躲避。
  “因为退却和躲避都不是办法,有道是‘躲得了一时,决躲不过一世。”至于幽其教主的功力,精深得也出于我的意料。当夜交手,彼此胜负未分。再说,不论是哪一个门派帮会,其总坛之内,必备有适量的高手能人。”
  姚凤婷黛眉深蹙地说:“那对方究竟作何打算呢?”
  麦无铭又摇头了,他说:“小弟也是百思莫解。”
  甄玉珍说:“既然此地毫无所得,我们何妨去紫云峰碰碰运气?”
  姚凤婷倾起螓首说:“铭弟,你以为呢?”
  麦无铭说:“也无不可。”
  四个人又秩序不变地走了。
  弯进了山道,绕过了温泉。
  那方温泉长有丈许,宽仅其半,深约二尺,蒸汽鸟袅,清澈见底。
  底布淡红细沙,名曰“朱砂泉”或称“胭脂潭”。
  明人曹玢曾说:“海内汤泉不一,独此天下。”
  清初以画书闻名宇内的和尚道济亦持曰:游人若到祥符寺,先去汤池一洗之,百劫尘跟都涤尽,好登峰顶细吟诗。”
  据说该泉之水,沐之能治病,饮之能延寿,是以临近乡人,远来游客,皆争相汲取饮用。
  跨过了桃花溪,离不多远,有一寺赫然在望。
  甄玉珍倒转身子说:“凤姐,我们要不要到寺内去看看?”
  姚凤婷却不作答,她也回过螓首看看麦无铭。
  麦无铭也不专擅,他说:“老伯,你的意思地?”
  “既来之,则安之,进去看看又有何妨?”
  “祥符寺。”
  祥符寺建在唐朝中叶天宝年间。
  他们进去上了香,礼了佛。
  就在这个上香礼佛的时候,忽然,有一个身穿黄色袈裟的老年和尚由内殿走了出来。
  但他一见到v麦无铭,不由脚步一缩,脸色一怔,立即垂首回身,又倒退而回了。
  出了祥符寺,上了紫云峰。
  他们徒劳而返,还是探不出幽冥教的一些蛛丝马迹。
  甄玉珍叹了一口气,她丧气地说:“如今我们又该怎么办?”
  麦无铭略一沉吟,说:“此地我有朋友,何妨一同前去拜访一番?”
  甄宗威脱口地说:“黄石山庄?”
  麦无铭笑笑说:“不错,止是黄山派的黄石山庄。”
  “那就上吧!”甄玉珍催促了,她说:“近在咫尺,我想他们必定知道幽冥教的根据地。”
  “不一定呀!”甄宗威当头浇下了一盆冷水说:“据我所知,黄石山庄的人甚少在江湖上走动……”
  甄玉珍听了有些不服,她顶嘴了。
  “总不会是闭门不出吧?”
  “你可曾听说过‘明哲保身’?”
  “不错。”麦无铭接口说:“黄山派门户不大,艺传不广,上一代的年事已高,下一辈连徒弟女儿都算上,一塌骨子也不过四个人之谱,上回丁怀德和姜致远离山下海,乃是应家兄麦小云之请托。”
  甄玉珍不由神色一黯,说:“唉!这么说我们的希望又不大了。”
  姚凤婷调笑了,她说:“本来就是,那只是你一厢情愿嘛!”
  “不管如何,我这领队的职位总得让人了。”
  “好吧!”麦无铭笑笑说:“就由小弟来带路吧!”
  忽然,甄玉珍又想起了一件事。
  她说:“铭弟,你遣纪壮士去了哪里?”
  “就近请他去永嘉城隍庙知会里面的一位管事。”
  “那我们去了黄石山庄他怎么联络呢?”
  “不碍事,小弟也曾经嘱他去万里船帮永关总舵走一遭。”
  “那与我们去黄石山庄也搭不上关系呀!”
  “有关系”麦无铭笑笑说:“万里船帮的永关总舵如今与黄石山庄的关系深得很哩!”
  “哦!”甄玉珍一脸困惑地说:“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二十一回 青龙斗万里船帮
上一篇:
第十九回 双娇援手助丐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