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二十回 众侠数探天都峰
2021-03-11 17:47:4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麦无铭把事情的一切说了一遍。
  “喔!原来如此。”
  姚凤婷一听就取笑起来了。
  “那你算什么呢?说是红娘,红娘却是一个女娃丫头,若说你是月老,月下老人又是头发白、胡子白的老公公,而你,毛头小伙子一个,说什么也不像,说什么也不称。”
  麦无铭不由含蓄地笑笑,说:“人不可以貌相,海水不可以斗量,到时候,小弟恐怕还要做两次冰人哩!”
  “嘻!会是谁呀?”姚凤婷轻笑了一声说:“那这位姑娘必定是老得嫁不出去了。”
  “那可不一定啊!”麦无铭一本正经地说:“有的人条件高,有的人眼界也高得很哩,就像……”
  姚凤婷明知对方要说什么,但是,一语扣上了一语,她又不得不问。
  “就像谁?”
  “就像你们二位。”
  “好呀!”姚凤婷粉面顿时一红,她说:“你反倒取笑我们起来了,这是哪里学来的规矩?没大没小的。”
  麦无铭笑笑说:“对呀!有道是‘姐弟没大小’。”
  姚凤婷也笑笑说:“谁说的?有道是‘长姐若母’。”
  “好、好、好,那我下次不说总可以了吧?”
  “当然可以。”姚凤婷忽然发觉自己的话有了语病,因此立即改正说:“当然不可以。”
  麦无铭脸上的笑意浓了起来,说:“到底是可以还是不可以呢?”
  姚凤婷想了一想,又感到这句话也不妥当,不由杏眼一睁,说:“你坏,你使诈,说来说去怎么又是我的不对了?”
  “话是你自己说的啊!”麦无铭摇摇手说:“这可与我无干。”
  笑了,笑了,大家都笑了……
  他们转了一个方向,由南而西,由西再转向北,未几,一个山谷出现了,而“黄石山庄”的石牌,也赫然在望了。
  一路行来,甄玉珍总是忍耐不住,她欣羡地说;“嘎——山明水秀,鸟语花香,多美丽的风景,住在这里的人必然是隐土、高十。”
  姚凤婷接口说:“还有,也是仁者、智者。”
  “嗯!怎么说?恐怕不对哟!”
  “有什么不对?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呀!”
  “可是此地没有水呀!”
  “这就怪人……”姚凤婷反驳地说:“你刚才明明说:“山明水秀,鸟语花香’什么的,怎么又说没有水呢?”
  “我指的是外面的温泉,和如带的溪流啊!”
  “这就是了,我指的也是外面的温泉,和如带的溪流啊!”
  姚凤婷黛眉一扬,琼鼻一拧,得意而又豪然地说着。
  甄玉珍语塞了,她欲翻无词,这叫做搬石头自砸脚,一般说来,智者乐水,指的乃是辽阔的江河或者浩瀚的湖泊,如今,有理也变成无理了。
  “哈哈哈……”
  甄宗威听了却震天价响地笑了起来,接着,他又说:“丫头如今终于遇到对手了吧?你别以为有点小聪明,平时尽在我老爹的面前卖弄、张扬,如今呢?哈哈哈!”
  甄玉珍又不依了,她找到了台阶,乘机地说:“爹!你怎么也当着别人的面,拆自己女儿的台呢?”
  “这有什么关系?”甄宗威还是一本初衷,继续地说:“你不是说过,一个是你的凤姐,而另一个是你的铭弟吗?”
  “哎!此一时,彼一时也!”
  所有的人不由全笑了,除了甄宗威,姚凤婷和麦无铭却是暗暗地笑,轻轻地笑。
  四个人鱼贯地跨了进去,刚进山岩不久,有个人迎出来了,但这次不是周东豪,而是姜致远。
  “麦少侠,你现在才来呀!”
  姜致远在笑,麦无铭也笑了。
  “怎么?我说过要来的吗?”
  “那倒不是,只是有人在等着你哩!”
  “哦,会是谁?”
  “你猜呀!”
  “嗯——是我大哥!”
  麦无铭心中有九成把握,是以他说得很果断。
  “不是。”
  “不是?”意外出现了,麦无铭犹疑地说:“那……”
  “是我!”
  沈加婉突然由堂屋里走了出来,一脸欢欣地朝着麦无铭说着。
  “二妹,你该休息,怎么可以乱走呢?”
  那是沈如娴,她跟在后面追了出来。
  沈如婉本来是在一间卧室中品养,她大姐当然是陪伴一侧,可能是灵犀相通,也可能是心静的人耳朵特别尖,隐约地、模糊地听到堂屋中姜致致远说了声麦无铭,因此,她立即就钻了出来。
  “啊!是你们。”
  又是一次意外,但麦无铭十分欣喜,即随口又关心地说:“你们怎么也出来了?”
  “你们能出来,我们为什么不能出来呢?”
  沈如婉有一脸幽怨,无限委屈。
  麦无铭连忙解释地说:“喔!如婉,我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
  就这么一会功夫,客堂里的人全都出来了。他们有黄九公、有丁怀德、还有沈逸裕。
  沈逸裕踏上一步说:“我也在这里呢!”
  “啊!四叔。”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黄九公也开口了,他开怀地说:“快请进水呀!你们怎么尽在外面谈话呢?怀德,下去请啊!别这么的不知礼教。”
  “是,是。”丁怀德乃师躬一躬身子,然后步下去石阶,又躬身又摆手地向麦无铭他们说;“四位请。”
  一进客堂,麦克铭心有所系,是以他没有先向大家介绍,就急口地说:“怎么?如婉,你受了伤?”
  “没什么啦!只是手腕上被刮到了一些……”
  “谁说没什么?”沈如娴立即接口说:“若不是四叔即时到达你这条小命早就完了,若不是黄庄主不惜珍藏,你这右臂也早已报废了……”
  麦无铭不再听沈如娴叙述下去了,他扼要地插口说:“是怎么受的伤?”
  “被毛延龄……”
  沈如娴的话依旧没有说完,麦无铭已经毫不避嫌地一把抓起了沈如婉的右腕察看起来了,在这大庭广众之下。
  谁也没有见怪,谁也没有讥讽,因为这不是调请,不是亲热,乃是在诊察创伤才出手。
  他见沈如婉玉腕上有一寸之许的伤痕,伤痕已经豁裂糜烂,红中泛黑,黑中渗红,这大概就是黄石山庄珍藏灵药之功效吧?
  它的外围,一如甄宗威当初的状况相似,伤口四周微微肿起,皮肤之色发黑发紫,像乌青,若淤血。
  “果然是中了毛延龄的‘尸毒’指。”麦无铭怜惜地看了沈如婉一眼,然后吐了一口气说:“我这就替你驱毒疗伤。”
  黄九公是武林耆宿,他先知先行地说:“东豪,快去收拾一间静室,以备麦少侠替……”
  “哦!不用了。”麦无铭笑笑说:“只请周兄准备一盆清水及一条毛巾即可。”
  “清水来了,毛巾来了。”
  黄佩菁机灵,就算是剜肉补疮,也得要清水和毛巾,因此她早已准备好了,一待麦无铭话落,立即捧着一盆清水及一条新的毛巾由内间出来了。
  “噢!多谢大嫂,多谢大嫂。”
  黄佩菁将水及毛巾放在桌子中央,然后朝麦无铭笑笑说:“你这不是客气了,也见外了吗?”
  麦无铭也只有报之以微笑,但感激之情,却溢于颜容。
  黄龙公似乎有些惊异,他说:“麦少侠,你就在这里替沈姑娘疗伤?”
  “是的。”麦无铭说:“如婉所受之创并不严重,且有前辈的灵药护住了伤口,未见恶化,以故不必过分劳烦,在此也就可以了。”
  “何说‘劳烦,’寒庄有的是现成房间,又何说‘灵药’,那也只是江湖人随身必备跌打损伤之丸散而已。”
  果然,黄石山庄的药物也止于一般的金创药,不过其中加了两味名贵的生肌活血剂罢了,严格地说起来,它还不如沈家庄配制的消毒散!
  究其原因,这乃是毛延龄学艺不精,毒力不彰,像甄宗威被他在肩头上戳了两个血洞,尚能拖上十天八天而未见发作毙命,何况沈如婉只是表皮之伤?
  “如婉,你请坐下,卷上衣袖,将右腕平放在桌子之上。”
  沈如婉深信乃夫的功能,因此她如言地坐了去,卷起窄袖,然后将右腕平伸在桌子之上。
  麦无铭随意地在沈如婉身后一站,举起手掌,又随意的搭上了沈如婉的右肩。
  就如此随意,就如此简单,这叫疗伤,说给谁听谁也不会相信,除了甄宗威他们,因为他们曾经亲身经历过。
  “哎呀!好烫呀!”沈如婉忽然黛眉一皱说:“你轻一点好不好?”
  “不好。”麦无铭风趣地说:“我的手掌若是轻了,或者传出热力不烫,那你腕肘上的毒怎么会逼得出来?”
  他略一停顿,略一凝神,又说:“不要说话,放开心怀,放松肌肉,不须太久就没事了。”
  沈如婉悠悠地吐出了一口气,她干脆得很,竟能连眼睛也给闭上了。
  不是吗?自己连人带心全交付了人家,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剐也只有任由人家了。
  果真,并没太久,沈如婉的伤口上流出了又灰又黑又稠的水来,渐渐地,创伤旁边的肿消了,慢慢地,创伤四周的黑圈退了,又渐渐地,黑水变黄变白变成道明的液体,之后,殷殷鲜血终于突肤而出了!
  在尚未有动静之前,也就是在麦无铭的掌指刚刚搭上沈如婉肩头的时候,沈如娴即已经以毛巾沾水,在她二妹伤口四周,不住地擦、吸、拭,然后清洗。
  黄石山庄里的人,上自黄九公,下至周东豪,他们个个看得瞠目结舌,惊奇万分,这不但是广了见闻,还开了眼界呢!
  “好了。”麦无铭舒出了一口气,说:“金创药……”
  “在这里,在这里……”周东豪捧着药瓶递了上去说:“金创药在这甲。”
  “谢谢。”
  沈如娴立即接了过来,打开瓶盖,熟练地她她二妹洒了药材。
  而这时,黄佩菁默默地递过来一条百绸巾。
  “谢谢,谢谢。”
  沈如娴瞟了对方一眼,她是由衷的说着。
  一切就绪,麦无铭这才替双方互为介绍,众人这才分宾主依次坐下。沈如婉和姚凤婷等二位姐姐十分投缘,她们坐在一起,沈如婉精神振奋,兴致勃勃地将自己此行的经过和遭遇说了一遍。
  但当她说到“秦岭三蛇”的时候,姚凤婷听了不由怔了一怔。
  顿时插嘴地说:“怎么?你们也遇到了‘秦岭三蛇’?”
  “是呀!”沈如婉秀眉一扬说:“若不是‘秦岭三蛇’和丐帮的人在绩溪城外的约斗,我们也就不会碰上‘长毛公子’了。”
  姚凤婷心有所疑,她回转螓首朝向麦无铭说:“铭弟,你不是说这三条毒蛇已经无害于人了吗?”
  “不错。”,麦无铭也沉吟了,过了一会,他说:“当时小弟的确是对上了他们的穴道,那是‘紫宫’左下,‘玉堂’右上之处。”
  “因为‘玉堂’‘紫宫’,俱属心胸要穴,落掌稍轻,于事无备,落掌过重,或者部位略有差异,被解者就会立时断魂,命丧当场。”
  “是以一般人均未敢轻易尝试,难不成他们遇到了高人?”
  他眸子巾精光忽然一闪,又说:“难不成幽冥教主果真是……”
  姚凤婷接口说:“果真是谁?”
  “果真过从地狱门中出来的。”
  “哼,废话!”
  姚凤婷舒出了一口气,她抢白地说着。
  沈如婉的好奇心最重,她知道对方必然也有不寻常的遇合,因此就追问起来了。
  “凤姐,那又是怎么的一回事呢?”
  姚凤婷遂将她的一切,也原原本本叙述了一遍。
  接着,话题转向了幽冥教以及幽酩教的根据地天都峰,果然,黄龙公他们师徒管扫自家的门前雪,对幽冥教的作为一无所悉!
  “黄山派人丁不兴,门户式微,是以平时很少在外面走动。”黄九公歉然略带郝意地说:“至于幽暗教的总坛设在黄山之说,那可能是他们成立不久的关系,也可能是兔子不吃窝边草的缘故吧?因此我们从未耳闻。”
  “幽冥教的总坛在天都峰绝不会错!”沈如婉一脸果毅地说:“毛延龄曾经对我扬言,说随时在天都峰候教,战事既罢,他们也是朝着那个方向而去。”
  麦无铭肃然地说:“但是我们探寻了二日,也可以说是搜索了二日,却是毫无头绪,海里要领。”
  沈如婉瞟了她丈夫一眼,说:“那必然是你疏忽了。”
  “唔——”沈如娴立即加以喝阻,她说:“二妹,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知道此行尚有甄老英雄他们呢!”
  沈如婉也警觉过来了,因此加以道歉地说:“对不起,各位,是我一时说错了话,失言了,请原谅。”
  “沈女侠多心了。”甄宗威曲意地说:“你刚才所说,却指明乃麦少侠一人,并未将我们包括在内呀!”
  笑了,大家都微微地笑了。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二十一回 青龙斗万里船帮
上一篇:
第十九回 双娇援手助丐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