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二十六回 蟒鹰虎大战玉龙
2021-03-11 17:58:4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头顶是神庭,头顶是天灵,这掌一旦按实,那“黑煞猴”就会脑浆迸裂,命丧当地,呜呼而哀哉了。
  按上了,拍实了,这是理所当然。
  凡经麦无铭认定的对象,就少有差错,也从不失误。
  是以“黑煞猴”就万难脱过死神的光临。
  是它对他太毒、太阴?是他恨他太凶、太刁?二者都对,这些皆是杀身的理由和原因。
  真的如此吗?“黑煞猴”真的死了吗?当然没有。
  麦无铭只是摸摸对方头顶上那簇白毛说:“小东西,别太顽皮了。”
  “黑煞猴”通灵,它也是惊魂甫定,然后“吱”地叫了一声,才急惶惶地跳上了“黑煞神”肩头之间。
  鏖战终了,风停气清,“黑煞神”说:“俺承教了。”
  他说得心诚悦服。
  麦无铭说:“在下拜领了。”
  他言外却有别意。
  “黑煞女”含愧地、也舒忭地说:“麦大侠,岭南多奇人,富异士,上面这些人都是,山中藏猛兽,有厉禽,望你善自珍重。”
  她说得轻声,也说得关心。
  这大概也是命中注定吧?麦小云和麦无铭,孪生兄弟,一样的功深,一样的英颖。但只有麦无铭和女人结有缘份。
  “多谢姑娘,在下自当小心。”
  麦无铭也压低了音量说着。
  “黑煞神”朗声地说:“我们兄妹技不如人,无颜再在此地逗留,各位,再见了。”
  他抱起双拳朝山冈上拱了一拱,又说:“二妹,我们走!”
  语声落,身影动,二人一猴霎时就隐没在夜色中了。
  洪一钧今夜所请所倚的乃是他身旁的几个同行同业,“黑煞神”兄妹二人只是适逢其会罢了。
  如今对方落败而辞去,他倒也并不在意,并无影响。
  “麦无铭,你上来……”洪一钧戟着手指说:“我们在山冈上面再斗它一场,总不致小敢上来吧?”
  “客随主便。”
  直不管对方的言词之中是否含有激意,麦无铭既然来到了岭南,又既然驰到了南山,就算山冈上有龙潭、是虎穴,他也要上去见识一下,闯他一闯。
  是以,略一调息,稍加运气,再略略衡量那危崖的坡度及高低,然后即以江湖同赞誉的美号“玉龙飞天”,直朝冈顶掠去。
  可是,当他回落斯地,却不见半个人影,所看到的只有四盏灯笼。
  由于夜色朦胧,而又大这三面都是萧萧林木的冈崖之上,麦无铭顿时慎重了起来,戒备了起来。
  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有道是“敌暗我明,逢林莫入。”
  就算麦无铭艺比天人,他也得小心谨慎呀!何况,对方摆出丁这种阵仗,必定有其所为,必定有其所图。
  他凝目注视,摄神观察,那四盏灯笼二左二右,并排地悬挂在树腰之间,而且,缓慢地移动、逐渐地推进……“啊!”
  麦无铭轻吐了一口气,也哑然地失了声。
  这哪里是什么灯笼?这分明是两条蟒蛇头上的四只眼睛。
  那两条蟒蛇巨大无伦,身如桶。首如斗。
  一条色泽斑斓,他曾经在洪家寨的栅栏口见过一次,也遭对方吓阻或者击过一次、依稀的还记得它叫“大黄”。
  另一条其色似灰,也像尘土,大概名为“大灰”或“阿土”吧?“哦!是了。”
  他忽然又领悟到了一件事,当晚,不是听平安客栈的店小二说那一桌江湖客在等两个人么?如此看来,一个等的必定是自己,另一个恐怕就是洪一钧了。
  因为洪一钧要驱赶这两条蟒蛇,安顿这二条蟒蛇,以致延误了时间。
  见微知渐,防患未然,麦无铭立即又运起了神功,布上了真气,以备万一。
  当然,真气对这巨硬的蟒蛇来说,根本发挥不出什么作用,但是对蝎子、蜈蚣和蜘蛛等毒虫却十分有效。
  奇景出现了,异象蔚成了。
  在光天化日之下,看不到什么?也感觉不到什么?但在夜晚可就明显十分。
  那真气圈在麦无铭的周围,如雾如烟,如虹如环,它简直就是神仙身上的光华嘛!两条蟒蛇相对地朝他游了过来,然后,在适当之处停住了。双双昂起脑袋,竟然比他的身材还高,双双射出碧芒,竟然比他的神光还强。
  麦无铭少年老成,他向不轻率从事,也不自负托大,遂抽出了腰间佩带的兵刃,七尺龙泉。
  红信吞吐,腥气大盛,嘶声迭起,威势十足。
  果然,有蛇必有虫。因为洪一钧驯养的就是蛇和蜈蚣,还有蝎子。
  红红黑黑的蜈蚣迫切地在麦无铭周遭转。
  亮亮丽丽的蝎子不住地在麦无铭的脚旁绕。
  但是,他功有所恃,能有所显,任它蝎子,任它蜈蚣,不屑一顾。
  双方僵持了有盅茶的时间,“大黄”不耐了。
  它笆斗首先一摇,接着血盆人口猛张,森森白牙外扬,“唬”
  的一声,罩向麦无铭整颗头颅。
  这正是蛇类吞食物的唯一方法,由头开始,然后渐进,才不会扎到口腔,扦到咽喉。
  不错,蟒蛇无毒,但“大黄”和“阿土”大得足能吞下一只羊和一头鹿,所以,一个人又算得了什么?“阿土”蛇身一回,它乘隙窜了起来,用缠,用卷,缠和卷乃是它们在遇到较大猎物时所使的必经过程及步骤。
  麦无铭早有所备,他在“大黄”蟒头初摆的时候就拔身而起,像支箭,张臂翱翔,像只鹤。
  这非但避过了“大黄”的血口和利牙,同时也脱出了“阿土”又圆又壮的胴体。
  凶、狠、猛全都纠集在一起。
  若不是这两条蟒有好几天没吃东西,那就必定是洪一钧刻意的在暗中指挥。
  只见“大黄”锲而不舍,前身上冲,既然咬不到对方的头,何如退求其次,咬脚也是攻击敌人的一种方式。
  麦无铭真气再提,双臂再划,人又颤颤地朝上高升数尺,然后,收腿翻身,一招“龙门跃鲤”,再化“飞瀑倒泻”,宝剑直砍“大黄”笆斗颅间。
  “蓬”的一声响起,剑身又跳又溜,一如击在藤盾,一如击上败革。
  他虽然借反弹之力多在空中停留了片刻,但是,力已竭,气已浊,身形依旧缓缓地降落了下来。
  “阿土”在旁以逸待劳,今见有便宜用捡,它焉会错过这大好良机?于是,以传统的攻敌技巧,以固定的猎食方式,头一摇、口一张、牙一露、舌一吐,也是昂首,也是下罩,攫向时方的脑袋。
  麦无铭纵身如故,倒翻如故,唯一所不同的,那就是宝剑改砍为刺,刺对方的嘴巴,刺对方的眼睛。
  因为,他已经有前车之鉴,蟒鳞如钢片,蟒皮如铁农,是以改弦易张,不蹈覆辙。
  这一着奏效了,眼睛、嘴巴,的确是蟒蛇周身最最脆弱之处所,“阿土”颇有顾忌,它身一缩,头一低,气势和声威额时就松软了下来。
  麦无铭得到了要领,抓住了机先,他就不让对方有再次的恣意。
  腰一拧,臂一圈,腕一翻,宝剑迅疾地朝对方照子猛递而去。
  “阿土”局促了、仓卒了,它由攻击为防御,它从顾忌为畏缩,继续地退,继续地避……另一头“大黄”支援了,帮场了,它又张嘴舞牙地扑了过来,压了下来。
  “听风避位”:“闻风知警”,何况表无铭时时刻刻。儆儆醒醒的都在提防后面的反应。
  他返身,他转剑,快如风,疾如电,出其不意,乘其不备,觑准目标,以“迅雷骤降”,以“危弩突发”之招式陡刺而出。
  果然,“大黄”果然不及掩耳。
  果然,“大黄”果然意想不到。
  风吹灯熄,喔!不,是剑挑眼瞎。
  血似雨,血似箭。
  蛇大血多,满地皆是,四处喷洒……麦无铭抽剑急退,免得污了衣,免得污了履……“大黄”一阵翻滚,一阵癫撞,激起好多的山土砂石,折残好多的枝叶葛草……最后,气衰了,力竭了,睁着单眼,拖着疲体,徐徐地游向林木深处。
  “阿土”的躯体要比“大黄”小了一些,要比“大黄”弱了一些,在洪家寨担任的职务,“大黄”守大门,为正,而它只把守偏门,为副。
  今见“大黄”一走,它也就不再犹豫地跟着走了。
  麦无铭吐吐气,掸掸衣,他再度的开声了。
  “洪一钧,如今呢?”
  洪一钧哑口了,他还能说些什么?蝎子、蜈蚣根本奈何不了人家,最后的镇山元戎又尝到了败绩,受创而回。
  洪半钧更是丧气,他的蜂群已被对方残灭殆尽,就算尚剩有一些残兵败将,但在夜间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如今看我们的。”
  树林内却冒出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阁下足哪一路英雄?”
  “我们兄弟乃钟良柱、钏良根。”
  “哦!钟壮士,那就请二位现身吧!”
  “现身?好,我们这就出来了。”
  旋即,听见一惊“嘘路、嘘路”的声音,接着,四面八方的树林间跟着也响起了“嘘溜溜、嘘溜溜”的声音。
  他们似乎是一呼一应,一答一和。
  果然,现身了。
  果然,出来了。
  他们为数不少,一二三四五六七……有十来个,十来个的影子由树林间掠了出来,由树梢间飞了出来。
  在麦无铭的周围绕来绕去。
  在麦无铭的头顶越来越去。
  那不是人,是枭、是鹗、是鹫、是雕……“钟良柱,你……”
  “我怎么样?”钟良柱飞扬、恣睢的语声由树林中传出来说:“这些乃是我们兄弟的武器和帮手,你就小心应付吧!”
  “哦——是了。”
  麦无铭不由想起来了。
  在客店的食堂内,他曾经闻悉两个褐衣汉子的谈话,一个说:“我们豢养的东西可正是那些虫豸的克星。”另一个说:“话不能说得太满,洪家寨蓄饲的毒物包罗万象,如蟒如蛇,又是谁的克谁呢?”
  不错,那两个褐衣汉子正是钟良柱和钟良根,而这些厉禽也是他们兄弟俩训练出来的。
  他们把它们训练成能适应全天候的环境,他们把它们磨励成会攻击、杀伤人类的习性。
  “卑鄙!”
  “这有什么卑鄙可言?那你身佩宝剑不也卑鄙了?”
  钟良柱反驳得顺理成章,堂堂正正。
  麦无铭闭口了,且不谈对方之言论也确有其道理存在,设若没有,辩争亦属无益,又何不留下精神来对付这些枭禽呢。
  他抱宗守元,兀立不移,像老树,犹翁仲。
  他宝剑上指,映月生辉,如竹挺,似旗竿。
  枭禽体型硕大,喙爪犀利,盘旋顶空,昏天黑地,羽翼歙动,木草低偃,俯冲而下,挡者披靡。
  “嘘路、嘘路……”
  钟氏兄弟开始操纵了。
  “血溜溜,血溜溜……”
  枭禽们展施攻击了。
  喙如钢钉,爪像铁钩,羽翼扑打,也若木桨。
  麦无铭当然不真是老树、石头,他回手了。
  因此,枭飞他舞,枭探爪他挥剑,人追鸟逐,兔起鹘落,两厢里打得不亦乐乎。
  枭凶鹫厉,毕竟敌不过人的智慧。
  喙锐爪尖,毕竟也抵不过剑的锋利。
  虽然这些枭鹫都是久经训练的鸟中之鸟,但是,麦无铭更乃是身蕴神功的人上之人呢。
  就这样,一盏茶的时间下来,断翅遍地,残尸盈野。
  麦无铭再次的吐气,再次的发话。
  “洪一钧,还有么?”
  “当然还有。”
  又有一个生疏的声音接口说:“我们兄弟也已经等候多时了。”
  “你们又如何称呼?”
  “我们兄弟叫卞七卞八。”
  麦无铭闻名知人,脑海中立即浮上了那一对身穿玄色衣衫的汉子。
  他又不见对方的身影显露出来,不由说:“怎么?莫非你们也养有一些动物代劳吗?”
  “一点不错。”
  何用催,何用激,麦无铭的耳中已经听到了一阵“呜呜”的叫声。
  那是狼,豺狼在嚎。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二十七回 三喜临门同吉庆
上一篇:
第二十五回 洪家寨七毒布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