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二十五回 洪家寨七毒布阵
2021-03-11 17:57:1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忽然,有两颗辰星在窗口旁闪了一闪。
  接着,有两盏明灯在房间里映了一映。
  什么辰星、什么明灯,那分明是眼睛,两对精光闪烁、绿火明灭的眼睛。
  房间里一对当然是射自麦无铭的眼中,至于窗口旁的那一对嘛!……又该是鼠鼷,又该是猫狸,因为光芒深邃而强盛,假如是人,那这个人的功力可就难以衡估了。
  窗口外那对眼睛随着它的主人悄悄地溜了进来,而麦无铭舒开双腿,也悄悄地溜下了床。
  两造各有所行动,一方掌推而出,一方疾窜而起。
  只是,麦无铭在情况尚未明朗之前,他虽施了袭,但未曾蕴上内力。
  对方的身形利落而快速,他虽受了惊,但也未曾遭到任何的伤害。
  仅听“吱”的一声响起,仅见一张白纸飘落。
  微笑顿时上了麦无铭的脸庞。
  因为,他已经看清了,那是一只猴子,一只正是下面食堂中所见通体墨黑的那一只猴子。
  “你来干什么?”
  麦无铭知道对方通晓人语,是以口吻温和地询问着。
  黑毛猴子却瞪瞪眼,裂裂嘴,大概是怪对方攻击了它,惊吓了它。
  麦无铭笑笑说:“这你不能怪我,事出突然呢!”
  黑毛猴子又“吱吱”地叫了几声,然后用手指指掉在地上的那张白纸,好像说:“算了、这次我原谅你,下次不可以这样,至于什么事,你自己看看那张信笺不就知道了?”
  接着一个斛斗,翻身而起,循着原路退了回去。
  麦无铭解嘲似地耸耸肩,他踏上两步,随手捡起了地上的那张纸笺。
  白纸黑字,上面是这么写着:“警醒、防备,夜里有人施袭。”
  一没有抬头,二没有具名,没抬头是无可厚非,因为他们素昧平生,不知时方姓甚名谁。
  没具名却感到稀罕,因为扬名立万,原是江湖人的所好和江湖人的本色。
  麦无铭虽然早已经获悉,并且也有了准备,不过,他还是感激对方的好意,彼此素昧平生嘛!麦无铭吐出了一口气,如今,无所事事了,就拿起茶杯,无可无不可地啜吸了两口茶,因为他并不感到口渴。
  接着,凝视着桌子上的油灯出了神。
  佛家说:“一粒粟中有一个世界。”那么豆大的火光中,必有万千个的世界。
  可是他却什么也看不出来,不由感到兴致索然,无聊、落寞,唯有再回到床上去打坐休憩。
  “镗镗镗……”三更天。
  三更天月朦胧、星朦胧、灯朦胧、人亦朦胧。
  就在这诸般朦胧的时候,有些东西却精神万分呢!什么东西?如宵小,如蛇虫!麦无铭听到了屋外有声音,接着,又听到了屋内也有声音。
  神光再次地由他眼光中逼射了出来。
  一阵闪烁,一阵巡视,不禁莞尔地哂之于颜。
  那只是故技,他所看到的乃是蝎子、乃是蜈蚣。
  睹物知人,麦无铭顿时开口说话了。
  “洪一钧,你真不怕你的宝贝断宗绝代么?”
  在屋外的人果然是洪一钧,还有他的兄弟洪半钧。
  洪一钧听了不由怔了一怔,他如今已经是一只“黔驴”。
  本身的功力不如人家,而恃以作威伤人宠物中的蛇也将死亡殆尽,所剩的只有蝎子,只有蜈蚣,倘若再遭对方杀残灭绝,那自已岂不连牙齿、连脚抓都没有了吗?对!他必须珍惜,他必须保留。
  因此,悍然地说:“麦无铭,你若有种,就出来吧!”
  “我既然如约来到了岭南,什么花样,当然是全看你了。”
  “好,那我就在城南的山脚下等你,不见不散!”
  洪一钧毕竟有点名堂,只听“嘘”的一声哨音响起,蝎子掉头,蜈蚣疾走,一下子就退得无影无踪了。
  左潭镇左边是潭,右边是山,绵绵延延,乃是罗浮山逦迤下来的余脉。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这南山当然不是陶渊明笔下的那个南山,因为它位在左潭镇的南边,是以左潭镇的镇民也就称之为南山。
  麦无铭一驰到南山,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
  南山的山势不高,却却烟雾苍茫。
  山内万簌俱寂,一没有风声,二也没有虫声。
  虽然还称不上恐怖,可是它竟然荡漾着邪气,透露着腥气,散发着阴气。
  麦无铭略一凝神,立即蕴上了刚阳之气说:“洪一钧,所约的人来到了所约之地,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上面的山冈霍然冒出了十来个人影。
  这些人麦无铭他全认识,其中除了洪一钧和洪半钧,其余的正是左潭平安客栈食堂内所见的那两桌武林人、江湖客。
  洪一钧开口说:“麦无铭,上面辽阔,上面平坦,你上来吧!”
  “且慢,受人点滴,当报以涌泉。”身穿黑衣的汉子接口说:“先让我们兄妹下去会会这江南的一条‘龙’。”
  话落身起,三条人影顿时由山冈上泻了下来。
  “有劳二位了。”
  洪一钧的语声也随之从后面追了过来。
  “何劳之有?这正是敝兄妹聊以回报之途径。”
  洪半钧则冷冷地说,不屑地说:“哼!什么龙,就算是吧,今日里不困沙滩,也管叫他命丧南山!”
  此处似乎是出了语病,一个说:“有劳二位”,一个说“我们兄妹”,那不只有两个么?怎么泻下来的人影却有三条?一点不错,三条人影中的一条虽然显得小了一些,但他确确实实的也是一条影啊!哦!是了,那一条的人影乃是猴子。
  在夜色朦胧的夜里,骤看起来,它何异于人?可说,人类的祖先不正是猿猴所进化的么?麦无铭见了不由怔了一怔,他略一迟疑说:“二位……”
  黑夜汉子不容对方明说下去,他立即矫情地说:“你看我们所穿衣服的颜色是什么?”
  “黑色。”
  对方误解麦无铭的意思,但他知不得不如此的回答。
  “不错。”黑衣汉子顺情地说:“俺就叫‘黑煞神’。”
  “咱家‘黑煞女’。”黑衣姑娘指指旁边的黑毛猴子说:“它是‘黑煞猴’。”
  “哦!久仰了。”麦无铭抱起双拳,衷心地说:“贤兄弟……”
  “黑煞神”又打浑了。
  “俺兄妹由北国黑龙江遨游至此,谁知岭南多蛇蝎。一不小心,俺波黑虎烧给咬了一口,幸洪家寨三寨主仁心仁术,赐了一些药物才算愈可,今夜有些机会为之助拳,当是义不容辞之事。”
  “黑煞女”紧接地说:“麦无铭,你认命吧!”
  她话落身动,挥掌就朝对方要害攻了过去。
  麦无铭飘然而退,他执意的还想表明他的心意,因此,又说:“多蒙……”
  “废话少说,我们手底下见输赢!”
  “黑煞女”一招落空,一招继起,快捷利落,颇见功力。
  麦无铭虽感纳闷,但他睿智,已多半臆出对方的立场。
  于是,亦展开身形游斗了起来。
  人在宇内,犹如粟在苍海,双方若是不曾遭遇,未经引介,就算两面相逢,也不知谁是谁来。
  但是,江湖人对江湖事特别注意,分外敏感。
  “黑煞神”兄妹一路下来,闻悉了麦无铭的声名,也知晓洪家寨的作为,他们原是正义中的人,奈何接受洪三钧的恩惠,两相衡量,几经思虑,唯一可行的途径,那就是暗中示警。
  “黑煞女”招招辛辣,式式凌厉。
  她使出了混身解救,一为想秤秤这盛名之下“飞天玉龙”的功力,二当然是不愿被山冈上的人看出破绽。
  一个人技艺高底,功力深浅是勉强不来的,也没有机运可言,只见麦无铭的身形似行云,若流水,飘逸而舒畅。
  可是,他不能教对方窘迫,也不能使对方难堪。
  因此,行云出岫还恋山巅,流水倒挂仍连泉源。
  就这样,两个人衣袂飘扬,拳来脚往地打了一个两平之局。
  “黑煞神”是明眼人,他一瞥就看出了二妹不是人家的对手。
  北方人豪迈,北方人爽直,既不做作,也不客气,直截了当地说:“二妹,这条龙顽强得很呢!为兄上来助你一臂之力。”
  拳一抢、脚一蹬,立即涌身加了进去。
  “黑煞神”上场,“黑煞猴”也动了。
  它纵身而起,乘虚抓向麦无铭的面门。
  凶得很,亦厉害得很呢!麦无铭见状微微一笑,他虽然加速招式,但仍不蕴真力,三人一兽,满场飞滚,到处窜越,紧凑而热闹。
  又是十几二十招过去了。
  突然间,“黑煞女”施出了一式“黄姑织女”攻向对方的紫宫穴。
  “黑煞神”也继之点出了一招“鬼使神差”,指向敌者的气海穴。
  而“黑煞猴”更精、更刁,它乘机蹦了起来,闷声不响地双手直抓麦无铭双眼和印堂穴。
  一二三,三招几乎是同时攻到,不分先后。
  上中下,手法全皆是精确万分,能要人命。
  艺能见了,功力显了。
  麦无铭“须弥步”疾转,“菩提掌”环拍,左臂倒挑,“金棒擎天”,格去了二人一猴的四只指掌。
  右手横扫,“一字并肩”,回击着对方每一人兽心胸的璇玑大穴。
  “啊!”
  黑兄黑妹一见顿时大惊失色,亡魂皆冒,他们想挡,但已经双臂难回,他们想退,但已经时不我与。
  不死蛇口,却畏拳头,莫非是命中注定,岭南乃是他们兄妹葬身之所,埋骨之地?手动困难,脚动艰辛,但仍然有可动的器官和可及的地方呀!那就是口,口吐长气。
  那就是眼,闭上眼睛。
  静静等死,安然上路。
  除死无大难,赴阴诸般休。
  可是,当麦无铭的指尖刚触及对方黑衣黑毛的时候,他主见立改。
  他手腕一抡,舍弃了既定目标和部位,五指箕张,单单按向那“黑煞猴”的头顶。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二十六回 蟒鹰虎大战玉龙
上一篇:
第二十四回 强词夺理逼玉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