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二十六回 蟒鹰虎大战玉龙
2021-03-11 17:58:4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麦无铭忽然记起了“黑煞女”临走时所说的话,“岭南多奇人,富异士,那些人都是,山中藏猛兽,有厉禽,望善自珍重。”
  诚然,岭南乃八荒之一,属化外,是以岭南这人会豢毒,善御禽,那他们当然也擅长驱兽。
  一颗颗的脑袋从树林内冒了出来,一双双的绿芒由枝干间透了过来,麦无铭开始计算,一二三四五六七,它们也有十来头之数。
  经过了数场大战,有对人的,有对禽对豸的,如今轮到对兽了。
  凝气摄神,回血运功,他准备再次地迎接这无法避免的斗争。
  可能是那些豺狼饿得太久,也可能是调教的人声威不足,因此意外的事发生了。
  当它们闻到了血腥的气味,当它们见到了禽鸟的尸体,就舍弃目标,一只只争先恐后地叨起地上的鸟尸,又窜进树林之内。
  任由卞七卞八在喝叱,任由卞七卞八在叫骂,这无可厚非,凡是生物,都是以食为天的呀!麦无铭忍不住轻笑出声,但又有一人在开腔了。
  “麦无铭,你别得意太早,老夫还有宝物待出动呢。”
  麦无铭心中一动,不错,还有一个,他见过对方的人,却不知对方的名,因此说:“阁下的名号是……”
  “老夫贺法天。”
  除了洪家寨;因为洪家寨在岭南名望较重。
  除了洪家基;因为洪家寨兄弟偶尔在江湖走动。
  而这些人呢?那大概是麦无铭孤陋寡闻,他全未听说过,以故淡淡地说:“阁下养的又是什么呢?”
  “你自己看吧!”
  “唬——唔哼……”
  声如闷雷,又似咆哮,麦无铭一听顿时惊心了。
  他暗中琢磨,细加思量:“这是狮吼?抑或虎啸?”
  二者都极类似,二者皆有可能。
  陡然间,狂风呼号,林木萧萧,一只庞然大物由右端扑了出来。
  啊!对,是老虎。
  有道是“云从龙,风从虎。”那庞然大物不正是一只吊晴白额虎么?这倒好,麦无铭无心所说的话竟然应验了。
  此处有龙潭,他首先遇到的就是龙——两条蟒蛇,一般人称之为龙。此处是虎穴,如今老虎也终于出来了。
  武松打虎景阳岗,这是一则家喻户晓通人皆知的民间故事,武松英勇,麦无铭他未敢比拟。
  但是,有一件事却是不争的事实,那就是武松排行第二,人呼武二,麦无铭排行也属第二,叫他麦二也未尝不可。
  还有一点他不想比拟,不屑比拟,武松有一个窝囊的哥哥武大郎,有一个淫荡的嫂嫂潘金莲。
  而他呢?他的大哥麦小云可英俊得很,潇洒得很,他的大嫂沈如娴也秀丽脱俗、冰清万分。
  要比就再比吧!武松在打虎之前可没有和别人动过手,武松在上景阳岗之时还喝酒壮胆壮行色。
  麦无铭呢?他是滴酒不沾,而且,还接二连三地经过了好几场激烈鏖战。
  这么看起来,那武松可就要比他差得远了。
  “唬——唬——”
  老虎不断地发威,不住地作势,张着嘴巴。露着牙齿。
  这是理所当然,否则呢?它怕被人家看做病猫哩!麦无铭悚然了、警惕了,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地面对着那既凶又猛的吊睛白额母大虫。
  当然,他根本不知道对方是公的抑或是母的?不过,看体型它该是一只母的,母的体型大,看气势它也该是一只母的,母的比较凶,不然,古人为什么要把凶蛮的女人比作母老虎呢?母老虎前足一掀,然后纵身而起,它所扑击的目的物没有其他,乃是麦无铭。
  麦无铭倒是谦虚多孔,他低着头,他弓着身,一招“矮檐避露”再化“虾跳过河”,从对方的腹肚逸了出来。
  母大虫一扑不着,遂来一翦。
  它尾巴如钢鞭,似铁棍,又朝对方的腰间横扫而去。
  翦着了,必会骨断血崩,扫实了,亦将内脏碎裂。
  麦无铭飞了,麦无铭飘了。
  他飘身而起,他飞上虎背,然后回上一棵树干之上,枝叶之顶。
  面子多少钱一斤?在这性命交关的节骨眼上,怎么忽然谈起面子来了。问起价钱来了?不错,就是因为在这性部交关的时候才要谈,才要问,俾使量估代价,权衡利害以作决定呀!不知道。
  面子虽属空洞,虽是虚荣,但它却乃无价之宝。价值连城。
  以故麦无铭不能长停树巅不下,或者就此返回江南。
  于是,他又翻了下去。
  为了面子,这也是人的尊严。
  母大虫身巨腿粗,皮厚毛浓,宝剑在相形之下,犹如成了一根绣花针,既劈不开,也刺不透。
  何不以对付蟒蛇一般的步数和招式来对付这只母大虫?不行呵!诚然,嘴巴和眼睛乃是任何生物的致命之处,但是,老虎不比蟒蛇,它前有虎跃,还有利钩,实在使人难以近身,无法近身。
  就这样,老虎一扑一翦,再扑再翦……就这样,麦无铭一飘一飞,再飘再飞……程咬金上阵还有三斧头,而大虫猎食的唯一方法却是扑,连翦也很少使用呢!因为,麋鹿、羚羊等食草动物见了它们只有拼命的跑,拼命的跑,拼命的逃,不像麦无铭会飞,也会飘。
  三次两次下来,麦无铭已经着出了端倪。
  于是,他退了,不住地往崖边退过去。
  大虫那里懂得这许多?它进了,一直朝着对方的身形跟进去。
  最后一个回合又接触了,当然,麦无铭如今也低不过程咬金,他用的依旧是那二式老步娄,“矮檐避露”:“虾跳过河”。
  但是,这一次母大虫却意外地使上了新招式,它也飞了,它也飘了,直向崖下冲去,直向崖下跌去……“还有什么没有?”
  在麦无铭的记忆中,对方的人数似乎已经尽了,那对方的玩意儿应该也已完了,可是,当人直腰抬头的时侯,嘿!树林边竟然并排的站着十几个人。
  人既然亮了出来,多了出来。那等于是无言的回答,也表示这场筵席方兴未艾,至少尚要继续下去。
  麦无铭凝目观望,见多出来的共有五个人,其中除了洪三钧和洪二钧,还有则是三个不认识的青年人。
  这么说他们该是洪三钧和洪二钧请来的帮手了。
  有道是“物以类聚”,假如这三个青年人带来了一只狮,或者是两头熊,那的确又是一件麻烦事。
  虽然,他不致气馁,也不会畏惧,但激战整夜已经耗去了不少精力。
  或说他身习神功,能瞬间调息,能保持原神,奈何两个更次下来却滴水未进,难免有所影响,在体能上。
  怎么办?打退堂鼓么?全身而退那是决决没有问题的。
  不能,绝对不能。
  撇开面子的价值不谈,一个人的气节总得顾呀!洪一钧眉毛一扬说:“麦无铭,老夫说过,我们是不了不散!”
  “嗯!”麦无铭无可奈何地说:“那他们养的猛兽是……”
  “他们不饲猛兽!”
  麦无铭听了颇感意外,他刻意地再看看那三个青年。
  只见他们个个英姿勃发,人人气度不凡,顿时改了口,也更改了对象,说:“哦,三位是……”
  “洪熙官。”
  “方世玉。”
  “胡惠乾。”
  三个人抱起了双拳,依次地报上了姓名。
  麦无铭心中动了一下,因为洪熙官等这三个人在江湖上都拥有侠名,是以抱起双拳回之以礼,并且也报了名姓。
  “喔!在下麦无铭。”
  “久仰了。”洪熙官一脸肃然地说:“麦大侠在江南声名赫赫,但上门欺人,那似乎有些过分了。
  “这……这话从何说起?”麦无铭怔了一怔说:“在下前来岭南乃是应洪家寨洪三寨主的邀约……”
  洪一钧唯恐他所说的话漏了气,以故赶忙接口掩饰地说:“熙官,这小子先在江南欺了三叔,他杀了我的‘小灰’和‘小黑’!”
  洪熙官说:“是吗?”
  麦无铭说:“不错,但那是为要救人。”
  洪一钧又理直气壮地说:“你又在山寨内杀了我的蛇众,以及老四的蜂群。”
  麦无铭说:“也不错,那是为了自卫。”
  洪一钧强声地说:“哼!说的好听,熙官,你别听他狡辩,必须要为洪家寨找回面子,也必须要为岭南讨回威严!”
  他一口一个“熙官”,而又自称“三叔”,再加上洪家寨,又牵连着岭南;喔!对了,洪一钧弟兄姓洪,洪熙官他也姓洪,这么说那他们该是堂房叔侄了。
  不错,洪熙官正是洪三钧他们堂兄弟的儿子,而方世玉和胡惠乾则是洪熙官的朋友和弟兄。
  洪熙官一听果然绷起了面孔,他说:“是么?”
  麦无铭苦笑一声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他要怎么说都可以。”
  “且不管这档子家谁是谁非。”洪熙官说:“阁下既然来到了岭南,那在下岂能错过机缘,这就领教领教……”
  “不必领教了。”
  树林内忽然又步出了一个人来。
  麦无铭举目一瞧,见了心甸顿时一沉。
  因为他认识对方,对方若再加入,那这场斗争,战来可就艰苦万分了。
  能教麦无铭滞顿的人还真不多,那这个人会是谁呢?在岭南麦无铭认识的人绝无仅有,那这个人究竟是谁?这个人技冠大内,昔日侍卫营中的总领班,名震武林,现今岭南地方的箕斗星,他,乃是“南天一剑”南浩天。
  “喔!师叔。”
  洪熙官一见立即射下身子,躇踌的喊了一声。
  “南大侠……”
  洪三钧他们也不例外,个个抱起了双拳。
  “诸位好。”
  南浩天首先朝麦无铭觑了一眼,然后转向洪熙官说:“熙官,你欲向麦大侠较量功力么?”
  “是的。”
  洪熙官说得有些惶恐。
  “免了吧!”
  洪熙官亢声地说:“可是他杀死了三叔的蛇众,四叔的蜂群。”
  “那只是你三叔和四叔的个人因素。”
  “不也有损岭南的威严?”
  “这与岭南威严无关。”南浩天沉下声音说:“再说为叔此举也是为你好。”
  洪熙官抬起了脑袋,闪烁着眼睛,困惑不解地说:“这话如何说呢?”
  南浩天也盯着他说:“你的功力比师叔如何?”
  “师叔乃泰山北斗,弟于焉敢同师叔共论。”
  “那就是了。”南浩天吐出了一口气,然后慎重地说:“你也不要再教师叔往下说了。”
  他脸色黯然,因为脑海中又泛起了自己当年在煤山上受制时的情景。
  洪熙官聪慧,他听音调、看神色,就知道了事理的大概,不由回眼刻意凝视麦无铭好一会。才默然地垂下了脑袋。
  南浩天迈上两步,拱起双手,提后展开英脸说:“老朽南浩天,请麦大侠买老林一个面子,这件事就此作罢了吧!”
  他并不认识麦无铭,但与麦小云相处得颇融洽。
  是以,一听到对方来到了岭南,且与洪家寨有了纷争的消息,才急匆匆的赶了来。
  “南大使言重了。”麦无铭也拱起双手,诚恳而恭肃地说:“晚辈麦无铭,曾经两次荆识前辈的风仪……”
  南浩天一听不由感到困惑,他立时接口说:“麦大侠何时见过老朽?”
  “一次在宁波的半边街中。”
  南浩天释然地说:“喔!那第二次呢?”
  麦无铭涩然的笑了一下,说:“第二次也是在宁波,宁波府台衙门的书房里……”
  这次,南港天眸子精光景射了,他也凝视了对方好一会,才说:“当夜你在书房外面?”
  “是的,不止是我,那时还有家兄和‘雪山蛤蟆’。”
  南浩天丧气了。
  他顿时废然地叹息了一声,喃喃地说:“原来如此,怪不得如此隐秘之事竟会盛传江湖,也怪不得我的行动你们会了若掌指,惭愧呀惭愧……”
  不过,他倒是感到庆幸,幸亏自己及时地回了头,还我本来面目。
  麦无铭感到不安了,他说:“那是南大人身肩重任,心神专一之故耳。”
  “你这是在安慰我,抑或是在调笑我?”
  麦无铭由衷地说:“晚辈说的是真心话。”
  南浩天还是感到失意,他说:“不说了,我们就此别过,请代向令兄麦小云处问一个好。”
  “晚辈会的。”
  “再见。”
  “再见。”
  一场干戈虽然不能完全化为玉帛,但它总算是平息了。
  这时,四更已残,五鼓初起,东边已经透出了鱼白色的晨曦。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二十七回 三喜临门同吉庆
上一篇:
第二十五回 洪家寨七毒布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