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二十八回 初见真容度城隍
2021-03-11 18:01:0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而再,再而三,幽冥教主也经不住对方厉击剧扑,死缠胡赖,他不由无名火起了。
  “江胜海,既然你活着感到了无生趣,非要自寻死路,那也就莫怪本座心地不仁。
  “不过,你能死在莲玉峰下,倒也适得其所,黄山、九华,二相遍对,与你儿子江彬的葬身之处距离不远。
  “父子二人,虽然未能同穴,但彼此邻近,在黄泉地下当也不致寂寞无依了。”
  “呀呀呸!我江某人也要你一起死在此地!”
  练武人的大忌犯了,江胜海愤怒、愤恨。
  他急冲而上,灵台蒙蔽,血管贲张,虽然浑身充满热血,虽然周身布上劲力。
  但是,那是莽夫,有上乘的功力,有深奥的招式,也必须要有聪慧的心智,不然,就辜负了天赋,就糟踏了秘谱。
  所以,天下顶尖的高手,他们苦,他们忧,因为传人难找。
  以故,有很多的先辈高人,他们宁可将武学秘笈同踏身共埋地下,也决不青菜萝卜,妄传妄教。
  以故,有很多的俊生晚辈,他们机遇凑巧而获得藏珍神兵,乃天意所使然?是缘分所促成?幽冥教主暗暗的笑了。
  他暗笑对方年过半百,功力不浅,却经不起自己轻描淡写的揶揄几句,竟然会定力崩溃,毛躁若斯。
  他不再飘退,不再容忍,照样地挥动双掌。
  一招“风流云散”,接着演变成了“星罗棋布”,只见四周都是掌影,满眼皆是指痕。
  江胜海毕竟也是地狱门外派独当一面的人物,见微知渐,见状立即惊觉了。
  他收心,他凝神,他吸气,倏地应变,骤然暴退,仓促间以“江帆点点”:“铁盾处处”,用最最古老的方法,也最管用的招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招架着。
  奈何,他的气势不如人家,他的功力也不如人家。
  还有,令他万分震撼的,那是这一次幽冥教主所施展的招式迥异上一次,这一次却是正统得很,博大得很,也凌厉得简直教他难以抵御。
  江胜海支撑着,苦熬着。
  虽然他不计成败,不顾性命,但是,人一到生死立判的时候,任谁都会本能的,奋力的挣扎维护了。
  四周都是风,是掌风。
  四周都是影,是人影。
  四周都是声,那是由衣衫飘扬起来,脚步沓踏出来,和胳膊挥舞出来的声音。
  强弱悬殊,战来显得颠簸梯空,一方从容而流利,一方迫杂而艰辛。
  恐怕十来个回合吧?江胜海就已经在发热了,在喘息了,在冒汗了,他只有招架之力,却早无还手之能。
  他是这么的不经打么?那倒不是。
  交斗两方,若是功力悉敌,铁锚并称,彼此打上几十个回合,甚至百来个,各人有各人自信之心,各人有各人镇定之态,身体就不会这么快发热,这么快喘息,这么快冒汗。
  江胜海的那些症状,是被对方出奇的功力逼迫出来的,惊骇出来的。
  “江胜海,别再拖延了,也别再勉强了,早早上路,早早安息,也可以早早的与你儿子为伴团叙,去吧!”
  幽冥教主身形疾转,双掌猛推。
  像泰山盖顶,如浪潮澎湃,又似围墙之倾塌,这招叫“天克地冲”,也叫“天罗地网”,教人无处可退,无地可遁。
  “唉!”江胜海见了不由仰面悲叹了一声说:“天理难论,道统些微,正义消退,魔焰高涨,呜呼!”
  他废然闭上眼睛,准备迎接着死神的光临。
  诚然,世间上有不少正义的人,或者清廉的人,不管是从文从武,在朝在野,开始时总归被宄官奸徒害得凄惨落魄,家破人亡,直到最后关头,才得平反过来,教人感慨,教人遗憾,但却也大快人心呢!“怎么?”幽冥教主的身形突然一停,手掌突然一滞,蒙面的纱巾也突然一掀,说:“莫非你又不想死了?”
  “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我只是叹死得太不甘心而已。”
  “不想死也行,那就加入幽冥教,本教主当可委任你总坛之主的职位。”
  “哼!”江胜海火眼暴睁,气海猛泄说:“我江胜海就算是挫骨扬灰,也不屑为之!”
  “那你死吧!”
  浪涛再度翻滚,泰山再次崩坠。
  幽冥教主的掌影,变本加厉地涌了过来,压了下来。
  “且等一下!”
  “你回心转意了?”
  江胜海摇摇头说:“不是,我只想请你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有必要知道?”
  “有必要。”
  江胜海脸上有期盼之色,话中有决毅之音。
  “好吧!”幽冥教主略一沉吟,然后说:“本座就让你做一个明白之鬼。”他缓缓的揭起蒙在脸上的纱巾,又说:“注意了。”
  星月之光虽然微弱,山林雾气虽然弥漫,但是,江胜海不用细辨,即看得十分清楚,因为那是一张熟面孔。
  “啊!会是你!”
  “意想不到?”
  “或许。”江胜海咽下一口气说:“但也有所疑。”
  幽冥教主究竟是谁呢?说广一些,他与江胜海同为一殿之臣,说狭一点,那他们二人乃是君臣之属。
  “既然如此,你就上道吧!”
  幽冥教主铁掌扬起,铁掌拍下,而江胜海早已不作无谓抵抗,他自认此时此地,是他的良辰吉时,是他的归宿之所了。
  “住手!”
  就在这干钧一发的时候,就在这万籁俱寂的时候,忽然间,一声霹厉,一声焦雷,响自半空。
  它震得木叶簌簌。
  它震得宿鸟纷飞。
  它也震得幽冥教主那拍出去的铁掌在半途停顿了下来。
  紧接着,“天马行空”,“龙现苍穹”,一条人影已经施然地泻落在幽冥教主之前,江胜海之旁。
  “你,又是你。”幽冥教主说:“本座苦劝过际,也曾要挟过你,而你,不点头,不妥协,却又不珍惜这锦绣山河,大好时光……”
  这条人影又是谁?他乃是二度教过江胜海性命的那个人,黄衣蒙面人。
  “我,正是我。”黄在蒙面人接口说:“老衲也曾经忠告过你,晓喻过你,而你,利令智昏,执迷不悟,到头来必然身败名裂,至于我这么做,正是在珍惜这锦绣山河,大好时光。”
  “哼!青灯古佛、贝叶黄卷,真是欺人之谈!”
  “要知道静中另有天地,贝叶黄卷内更蕴藏着无穷无尽的珍宝财富、大千世界和人生真理。”
  “道不同不相为谋,那我们就各走各的吧!”
  幽冥教本身形一转,他正拟离去的时候,黄衣蒙面人又开口说话了。
  “且等一等,你何妨再听出家人几句良言。”
  “有话快说。”
  “阿弥陀佛。”黄衣蒙面人喧了一声佛号,然后缓缓地说:“降魔卫道,原先是我辈的职责和任务,如今,施主改变了身份观念,弃神就煞,鄙正扬厉,而老衲也跳出了万丈红尘,普度众生,迭点不化。”
  他略一驻顿,又说:“出家人苦口婆心,再次的奉劝施主,悬崖勒马,临渊回头,白璧虽然沾溅了污垢,若将其污垢凝固,不教扩大,不教摊染,那它仍旧不失为一块好玉,施主睿智,慎之,诫之。”
  “人各有志,你就省省心吧!”
  只一闪,幽冥教主就已经消失在山林中了。
  “唉!”黄衣蒙面入喟然地叹息一声说:“晚来失节,一生声名付诸流水,荡然无存矣,可叹又复可惜!”
  “唉!”
  江胜海也喟然的叹息了一声,他如今是雄心全失,信心全无,失意、丧气、乏力地说:“多谢大师,大师这已经是第三次拯救弟于的性命了。”
  “何谢之有?”黄衣蒙面人说:“老衲刚才说过,降魔卫道,普度众生,原乃出家人的本分。”
  “那大师又何不将幽其教主给铲除之?”
  “阿弥陀佛。”黄衣蒙面人单靠凭胸地喧了一声佛号,说:“出家人戒贪戒诳,戒嗔戒杀。”
  “大师认识幽冥教主?”
  “认识。”
  “那大师可知道幽冥教主在组教之前,曾经策动了一次大劫难,大杀戮?”
  “阿弥陀佛。”黄衣蒙面人神态黯然、语音沙哑地说:“老衲听说了。”
  “难不成是有碍旧识?”
  “喔!那倒不是,有道是‘冰炭不同炉,正邪不二立’。”
  “既然如此,大师为何袖手不出呢?”
  “因果,因果报应,时辰未到。”
  “是吗?就因为因果报应,就因为时辰未到?”
  “还有,最大的原因,就算老用有心,也未必能留得下这位幽冥教主。”
  对,不错,这是实话。
  幽冥教主乃武林人杰,乃一代枭雄,这位老和尚虽然也是耆宿,也是侠隐,但未必能留得下幽冥教主啊!江胜海怔住了,他喃喃地说:“那只有任对方继续地横行下去,继续地作恶下去了?……”
  “那也不会。”蒙面老和尚说:“到时候自有人去制衡他,自有人去剿歼他。”
  “谁又有这么大功能呢?”
  黄衣蒙面人不加思索地说:“两位巡行特使。”
  江胜海听了心头陡地一动,他刻意的观望了对方一会。说:“大师也认识两位巡行特使?”
  黄衣蒙面人虽觉失言,但也不再掩饰,遂坦然地说:“认识。”
  江胜海究下去了,他说:“那大师必然也知道那两位巡行特使是什么门派的巡行特使喽?”
  “当然。”
  “大师能否说说看?”
  江胜海说得虚心,说得迟疑,因他心间感到新奇,也怀着希冀。
  “他们叫麦小云和麦无铭,他们是地狱门中的巡行特使。”
  黄衣蒙面人说得果毅,说得决然,他连对方的姓名都给报了出来,因为,天底下没有永久的秘密,不破的尘幻。
  江胜海惊心了,他瞪大着双目说:“你……你……”
  “我们也是故人。”
  黄衣蒙面人却说得随意,说得轻便。
  “谁,你究竟是谁?”
  黄衣蒙面人一无犹豫,他也缓缓的揭开蒙在脸上的纱巾,安详的、畅然地说:“施主且自观之,老衲究系何人?”
  “啊!”
  江胜海在知晓了幽冥教主的身份,他还不怎么感到意外,而如今,如今一看到黄衣蒙面人的真面目,他震惊了,大大的震惊了。
  “是你,是你,竟然会是你……”他心灯忽燃,灵台清明,说:“我知道了,也了解了,大师由此勘破红尘,弟子何愚何痴?就求大师慈悲,给于剃度,给予教化……”
  江胜海双腿一软,立即跪了卞去。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黄衣蒙面人一把拉起了跪在地上的江胜海,二人也双双地隐没在山林中了。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二十九回 两教主挑战群英
上一篇:
第二十七回 三喜临门同吉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