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二十九回 两教主挑战群英
2021-03-11 18:02:0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个男的一眼看到了麦小云顿时怔了一怔,接着脱口地说:“你是麦小云!”
  麦小云并不认识对方。
  但是,当那个黑衣汉子的怀中钻出了一只黑毛猴子时,他心中不由一动,也就回口地说:“你是‘黑然神’!”
  不错,他们正是“黑煞神”:“黑煞女”和“黑煞猴”。
  这一点,麦小云可要比乃弟强多了。
  麦无铭待对方报出了名号,才知人家的身份,而他,见闻广,经验丰,一看到那只黑毛猴子,就能了然于胸了。
  “黑煞神”听了感到困惑,他说:“兄台认识在下?”
  “不认识。”
  “那兄台见过在下?”
  “也没见过。”麦小云也同样的心有疑虑,也同样的一字不改回敬了过去,说:“兄台认识在下?”
  “不认识。”
  “那兄台见过在下?”
  “也没见过。”
  麦小云忽然忆到对方双双地站在旁边,不由赧然地说:“啊!请恕在下失礼,二位请坐,我们相见有缘,何妨喝他两杯。”
  “从命了。”“黑煞神”爽直地转向“黑煞女”说:“二妹,坐吧!”
  兄妹二人分别地落了座,麦小云又开口了。
  他笑笑说:“在下的确是麦小云。”
  “‘云天青龙’,我们兄妹久仰了。”
  “黑龙江畔的‘黑煞神’、‘黑煞女’,以及那只‘黑煞猴’,在下也是闻名已久了。”
  店小二适时地送上了碗筷和菜肴,麦小云又嘱咐他多弄几道菜,两壶酒。
  “黑煞神”说:“我们兄妹身漂南国,只不知麦大侠怎会一眼就呼出贱号来呢?”
  麦小云说:“当然,身穿黑色衣衫的人在天底下多如过江之鲫,但再带有一只黑毛猕猴的那就少之又少了。”
  “好眼力,好见识……”
  “兄台夸奖了。”麦小云笑笑说:“我也正在纳闷着呢,兄台怎会这么肯定在下就是麦小云?”
  “因为在下由岭南来,在岭南曾经会见过令弟麦无铭。”
  “哦!”麦小云听了心头一动,说:“舍弟去了岭南?”接着,他神情有些恍惚,目光有些滞钝。
  “是的,他与洪家寨有了瓜葛,有了纠纷。”
  “啊!那儿有诸多的毒虫毒物,焕蚣百脚!”
  “不错,但令弟对毒虫似乎毫无所惧。”
  “黑煞神”略一迟疑,略一停顿,又说:“不过,对方尚有帮手,而那些帮手饲有厉禽,蓄有猛兽,恐怕应付不易。”
  “黑煞兄何以知之忒详?”
  麦小云精神一振的说着。
  黑煞神遂将自己兄妹去岭南的经过和遭遇全给说一遍。
  “原来如此,多谢二位仗义,在下这厢谢了。”
  “哪里的话,这原本是我辈应做之事,只是我兄妹惭愧,因受对方疗毒之惠,格于局面,碍在情势而未能公然挑明,至今想起,心中仍旧感到黯然呢!”
  麦小云诚恳地说:“黑煞兄言重了。”
  “黑煞神”觉得心中耿然,他说:“麦大侠是否要去岭南走上一趟?我是‘老马’,当能奔得轻车熟路。”
  麦小云衷心地说:“不用了,事情全都过去了,如今舍弟已经平安无事。”
  他坦然地笑笑,接着又说:“吃过饭,我们只要去南贯大路的十里亭,那就能等到他了。”
  “黑煞神”满腹狐疑。
  他双眼紧紧的盯着麦小云说:“怎么?莫非你曾经接到令弟的传报?”
  麦小云摇摇头说:“没有。”
  “那你怎么说得如此肯定?”
  麦小云涩然地笑了一笑,说:“那是我昔才所感应到的。”
  “感应?”“黑煞神”不由恍然大悟地说:“啊!对了,你们是孪生兄弟?”
  “是的。”
  “我听说李生兄弟冥冥中彼此常有心灵上的感应。”
  “有时候血亲或夫妻也会。”
  “那我们快些吃,吃完了就去十里亭等麦无铭。”
  北国的人直爽豪迈,他们是想到就说,说了就做。
  “二位请。”麦小云端起了一杯酒说:“我敬你们。”
  “喔!不敢。”“黑煞神”也捧起了酒杯说:“俺兄妹敬你。”
  破格捣练子令“功名道,京畿路,二者皆辛苦,泪眼相送心酸楚。长亭兼短亭,一程又一程。”
  长亭是离人惜别的地方。
  长亭是迎宾相候的所在。
  长亭,它也是过往的客商,来去行旅歇足舒腿的处所。
  这时,未末申起,安徽南下大道的一个长亭里有三个青年人在歇足。
  这三个青年人的性别是二男一女。
  这三个青年人衣衫的色泽二黑一蓝。
  这么说,他们该是麦小云和“黑煞神”兄妹喽?这么说,他们不是在歇足而是在迎宾喽?不错,正是他们。
  他们正是在那里等候由岭南返回来的麦无铭。
  麦无铭离长亭尚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麦小云和“黑煞神”兄妹全都迎了出去。
  “啊!麦大侠,你怎么这么快也赶回来了……”
  “黑煞神”一脸兴奋地说:“所遭遇的禽兽蛇豸怎么样了?”
  麦无铭笑笑说:“蟒蛇眇目而遁,厉禽亡于剑下,饿狼闻到了血腥,它们偷懒捡便宜,就顾不得费神再伤人,各各在地上叼了一只死鹰管自地去饱餐了。”
  “不是还有一只母大虫?”
  “不错。”麦无铭说:“至于那只毒大虫,它自尽了。”
  “什么?自尽了?”“黑煞神”惊疑地说:“老虎也会自尽么?”
  “会啊!”麦无铭半真半假地说:“因为它不想活了,就一头撞向崖下而去。”
  “哦,原来如此。”“黑煞神”了悟了,他不由满怀敬佩地说:“也只有麦大侠你才有这等气魄,才有这等功能……”
  “阁下谬奖了。”
  “二弟,难为你了,辛苦你了。”
  麦小云见“黑煞神”与乃弟聊得那么起劲,也就不加插嘴,暂且的歇在一旁。
  如今二人话语业经告一段落,他才开口招呼,才一把握住了麦无铭的手。
  “啊!大哥。”
  麦无铭欢然地叫了一声,然后费解地说:“怎么和‘黑煞神’兄妹走在一道,莫非在北国时就已经认识了?”
  “不,在北国我也只闻其名,未见其面。”麦小云说:“还是刚刚汤口镇的小食店进餐时所邂逅的。”
  “哦!那大哥可去过黄石山庄?”
  “去过了。”
  “大嫂她们怎么样了。”
  “她们都很好。”
  “你怎么一个人出来呢?”
  麦无铭双眸紧紧的盯着麦小云,他实在感到奇怪。
  麦小云笑笑说:“学你样,溜出来的。”
  麦无铭也粲然地笑了,他说:“你出来有什么事呀!”
  “赴廖不一和潘松秋之约。”
  “廖不一和潘松秋?”麦无铭这次吃惊了,说:“他们怎么会找上你?”
  麦小云悠然地说:“不只是我,而是我们。”
  “所以你来等我了?”
  “当时我还没感到你什么时候回来……”
  麦无铭听了心中一动,他立即接口说:“因此你一个人前去赴约了。”
  “我能不去么?”
  麦无铭肃然地说:“结果呢?”
  “结果对方见不到你,再期约三天。”
  麦无铭舒出了一口气说:“为什么?难道还是为那柄翡翠玉如意?”
  “不,为的乃是地狱门。”
  “他们也知道地狱门被毁了?”
  “是的。”
  “那与他们,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有。”麦小云说:“他们说这件事是我们兄弟干的。”他放开了麦无铭的手,语声有些自嘲,语意有些遗憾。
  “嘿!这真是空穴来风!”
  “可是廖不一二人说得有凭有据。”
  “是谁?”麦无铭追问着说:“莫非是幽冥教?他们颠倒黑白,反咬一口!”
  “是地狱门第九殿殿主,‘子母金环’姚天送。”
  一听到姚天送,麦无铭不以为奇,他反而泰然了。
  “这么说我们当时怀疑的不错了,就是他!”
  “你的意思可是指姚天送就是幽冥教主?”
  “是的。”
  “可是我曾经和幽冥教主遭遇过,对方虽林蒙着脸,但我断定他即是‘湘西僵尸’毛永寿。”
  麦小云说得肯定。
  麦无铭说:“我先后地也曾经和幽冥教主动过两次手,一次是毛永寿,另一次则不是。”
  “哦!是吗?”
  “应该是的。”麦无铭审慎地说:“毛永寿所倚仗的只是尸毒,而另一个蒙面人的功力截然不同,他竟是高深莫测。”
  “这么说起来,幽冥教主是有两个喽?”
  “也应该是的。”
  麦无铭也说得十分的肯定。
  “那还有一个徐至瑜呢?”麦小云经过了思索,不由提出异议说:“恐怕真正的幽冥教主乃是‘云龙三现’徐至瑜哩!”
  麦无铭听了略一怔忡,说:“这……”
  这一段对话可听得“黑煞神”兄妹胆颤心惊。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三十回 半山寺幽冥消亡
上一篇:
第二十八回 初见真容度城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