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二十八回 初见真容度城隍
2021-03-11 18:01:0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事情是这样的。
  有一次,他们两人喝醉了酒,因小故意而杀死了一个怀胎的孕妇,那就犯了武林之大忌。
  不然,江湖中真是好恶难辨,是非难分,为了一时的冲动和气愤,就脸红脖子粗,彼此相争,彼此相斗,又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一旦经过调停,误会冰释,两造谅解,双方成为朋友的也不乏其人,这就所谓“不打不相识”成语的来外。
  苍鹰谷内乔木参天,苍鹰成群。
  山坳里长乔木是理所当然。
  山坳里有苍鹰也是理所当然。
  但是,此处的乔木特别的高,特别的密。
  但是,此处的苍鹰分外的多,分外的大。
  于是,到处是“呼庐庐,飒喇喇。”
  于是,满耳是:“啁溜溜、湫咧咧。”
  “呼庐庐、飒喇喇”是风吹树叶枝梢声。
  “啁溜溜、啾咧咧”则乃苍鹰招朋呼伴声。
  姚天送一驰到谷口,他就停步不前了。
  这是礼貌,这也是心怀谨慎,万一对方在里面安有暗卡,非但会招致到伤害,而且还背上了擅闯私宅的罪名。
  瞧!那边不是立有一方石碑么?石碑上刻的是:“苍鹰谷乃人居私地,药樵游猎,非请莫入,故违忠言,有进无出。”
  因此,姚天送出声招呼了。
  “有——人——在——么——”
  音似海螺,低沉嘹亮,它下剌入耳,却远传三里。
  这就是人的修为,人的功能,若没有纯青炉火,又焉能臻此?“什么人大呼小叫……”
  山谷内适时地掠出两个人来,这两个人正是廖不一和潘松秋。
  姚天送一见立即抱拳当胸,脸含笑容,说:“老朽姚天送。”
  “啊!会是殿主……”廖不一见了也是笑逐颜开地说:“今天刮的是什么风?竟把殿主给吹了来。”
  “今天刮的是西北风。”姚天送笑容一敛说:“老朽不得不来。”
  “快请,快请,里面请。”
  “打扰了。”
  山谷内有屋舍三椽,从简就陋,上面盖的是茅草,四周围的是木条,竹椅竹桌,瓦罐瓦筒。
  窗是纸糊的,扉是柴编的,却也迎合着他们这副德性。
  双方落了座,潘松秋顺手倒上一杯清泉,说:“殿主远道光临,未知有何公干?”
  姚天送忧然地说:“地狱门遭人焚毁……”
  潘松秋听了霍然一惊,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是以不等对方话落,急切地追探说:“你说什么?”
  姚天送吐出一口气说:“我是说地狱门遭人焚毁了。”
  “老菩萨呢?”
  潘松秋的意思是老菩萨功拟天人,这件事怎么可能?“老菩萨被人毒害了。”
  姚天送虽然误会对方在关心老菩萨的安危,但他这样回答,也算是文对题了,不曾离谱。
  “那众家殿主他们……”
  姚天送接口说:“众家殿主他们死的死,散的散……”
  廖不一陡地站了起来,他圆瞪着环眼说:“会是谁?会是谁这么残忍,这么歹毒?”
  姚天送不由惶然地垂下了脑袋,口中不安地说:“老朽当时因事公出在外,返回后听说是麦小云兄弟。”
  “呀呀呸!”廖不一咬牙切齿,以拳击掌地说:“会是那两个小小子?”
  “老朽听了也并不相信,但漏网之人言之凿凿。”
  “那殿主没有兴师声讨?”
  姚天送黯然地说:“我虽然招集了一些败兵残将,但又焉是麦小云兄弟的敌手?”
  “只他们兄弟两个人么?”
  这话却出自潘松秋之口。
  “不,还伙同一些奸……”姚天送抬眼看了潘松秋二人一下又接下去说:“同一些奸诈之徒。”
  “好呀!麦小云。”潘松秋也站起来了,说:“他们仍在地狱门?”
  “他们在黄山紫云峰下的黄石山庄。”
  “殿主你呢?”
  “我和一些忠义之士暂歇在天都峰山腰的半山寺内。”
  “走!我们这就前去讨公道,惩顽凶。”
  潘松秋接着又说:“麦小云,如今你还有何话说?”
  麦小云原本是天生傲骨,既然有人颠倒黑白,既然廖不一二人先入为主,他也不愿再多加解释,只有无可奈何地说:“那二位的意思呢?”
  廖不一悍然地说:“把你们全都埋葬在此地!”
  “二位一起上?”
  麦小云心头虽然感到沉重,但口中却仍说得轻松。
  “不必!”廖不一冷哼一声说:“我老人家一人就足够料理你了。”
  他铁棍般的双臂左右一摆,脚动,身动,手掌也分别的在动。
  “且慢!”
  意外的,潘松秋这时却又出声阻止了。
  “什么事呀?”
  廖不一回首望了他老搭档一眼,满脸不耐的说着。
  “待我再问问他。”
  “咳!没什么好问的啦!杀了不就结了?”
  “要杀也两个一起杀,又何必里里杂杂,花两次时间,两次手续。”
  “好吧!那你就问吧!”
  潘松秋踏上两步说:“麦无铭什么时候能赶到黄山?”
  麦小云略一思维说:“大概就在这两三天。”
  “好,既然如此,我们也不愿让人说以多欺少,三天之后,同一时辰,仍旧约订此间,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潘松秋转身朝廖不一说:“老廖,我们走!”
  廖不一两眼一瞪说:“和尚,你这是为什么?”
  “不为什么。”“矮和尚”潘松秋说:“我和尚是佩服这小娃儿有志节,有骨气,明知我们两个,且又不保尚有其他的人,而他,竟昂然无惧,只一个也依约地赶了来,难道你心中没有感慨么?”
  “说得也是。”
  他们两人一无犹豫,举步朝山下走了。
  麦小云悠悠地吐出了一口气,他觉得这两个武林怪杰不拘不矜,不忮不求,倒也十分可爱。
  丧儿之痛,杀子之仇,怎么也平静不下江胜海的心境,他始终在九华、黄山一带打转兜圈于,期能再度遇到仇人的出现。
  这日,喔,这夜,月色依稀,星斗满天,是月初月杪之朔日。
  山林中,一点也不宁谧,四处有好多好多的声音。
  譬如,风吹枝叶飒飒飒,虫鸣夏夜唧唧唧,枭啼碧空咕咕咕;还有泉奔山溪淙淙淙……江胜海漫无目的,在黄山莲玉峰下踯躅巡逡,忽然,眼睑中映入一个黑影在不远处疾掠而过。
  他顿时精神一振,嘴内脱口地说:“是他,是他,这个黑影决决是他!”
  江胜海陡地提足功力,立时提衣纵身,朝那黑影的去处猛赶而去。
  但是,黑影的功力较他为高,黑影的速度较他为快,几个起落,二者之间的距离竟然是越拉越远。
  江胜海急了,他不由开声大叫了起来。
  “哼!幽冥教主,你给我停步,有种我们再打上一场。”
  “哦!是吗?”
  其实,那个黑影在江胜海尚未发现他之前就已经看到了对方,只是他懒得理会,不屑出手。
  如今对方既然叫开了,他也就停下了脚步,回过了身子。
  果然,他纱巾蒙面,一身黑衣,不是幽冥教主又会是谁?“当然是的。”江胜海明知自己不是对方的敌手,但是,他已经豁出去了,因此目赤齿切地说:“杀子之仇,焉能不报?”
  “江胜海,文判江彬既然已经魂归地府,你自己就该好自为之。”
  “呸!”江胜海磨拳擦掌地说:“风凉话少说,你纳命来吧!”
  幽冥教主悠悠地说:“你胜得了吗?”
  “你可听说过一夫拚命?”
  “听说过。”
  “那就是了。”江胜海忿然地说:“我拼却一命,也要弄他一个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哼!凭你还不配,真是痴人说梦。”
  幽冥教主嗤之以鼻,他冷冷的说着。
  “痴人也好,憨人也好,你今夜既然被我遇上了,就别想再走。”
  江胜海两手一挫,双腿一挺,立即攻了上去。
  “我看你还是省省心,省省力吧!”
  幽冥教主的身形顿时凌空飘起,竟然斜退寻丈之遥。
  江胜海见招式落空,他一个箭步,又向对方拍出一掌。
  幽冥教主第二次飘了起来,第二次退了开去,既轻灵又利落。
  “江胜海,江彬虽然非我所杀,但是,本座承认‘我不杀伯仁,伯仁的确是因我而亡。”所以,本座不想杀你,好好地回去饴养天年吧!”
  “哼!你这是猫哭耗子?”江胜海惨笑一声说:“忆我江胜海早年丧妻,如今又晚年亡子,既鳏又独,生死对我已是无可留恋,纵然拖着一具臭皮囊,那亦是行尸走肉,一无指望。”
  “蝼蚁尚且贪生,你……”
  江胜海不等对方话落,他接口说:“我怎么样?活着徒自凄凉,徒自伤悲,找你陪葬,虽然是两个换一个,但我却不感到吃亏!”
  他再次地挥动双掌,连续地又劈又印,又按又砍。
  “唉!只恐怕你无法达成这个愿望了……”
  “你不要自视太高,自诩过甚,我江胜海在武林中又岂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
  这倒是实话,以江胜海的功力技艺,在武林中有他的席位,在江湖上也有他的声威。
  “秦岭三蛇”,乃黑道上之佼佼者,若不是他心痛亡儿,情绪不稳;若不是对方三人联手,相互猛攻,也不一定会受创。
  还有,在石棣城外的一里林,他和“大头鬼”谭上雄,“小头鬼”沙良全一帮人周旋了几十个回合,丧失了不少体力,耗去了不少精神,到最后,仍旧能与幽冥教主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硬仗。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二十九回 两教主挑战群英
上一篇:
第二十七回 三喜临门同吉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