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剑仙 正文

第八回 金姥现形
2021-03-09 12:37:06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金姥没料到玄妙观的墙壁,建造得如此脆弱,一击之下,便已穿了一个大洞。
  可见当年经手建造之人,偷工减料,着实在荷包里落了不少银子……
  金姥此刻逃命要紧,再也顾不得石灰弥漫、满身肮脏,倒着身子,便待从破洞处退出去。
  就在这时,弥漫在眼前的白灰中,金影又现,那两条金蠢虫已到了她的面前。
  这下距离极近,金姥的目光穿过飞灰看得清楚,那两条金蠢虫的模样着实丑怪恐怖,顿时一股寒气自心底涌起,全身力道都已失去了,四肢酥软……
  眼见她再也无法逃过那金蠢虫的附体了,在这刹那,她只有束手就缚,再也无法反抗……
  蓝云此刻也极为得意,认为金姥再也无法反抗,只要自己的本命神虫一落,此后杀剐由心,对方的生死,便由自己控制,再也无力反抗了。
  可是世事往往出人意料之外,在危厄中经常涌现生机,在十拿九稳的事情里,反而时常会落空……
  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蓝云突觉心神一震,警觉到金蠢虫受到什么阻挡。
  他凝目望去,但见花白一片弥散的石灰中,蓦地闪起一片红光,一条虎形怪物,腾升而起,见风面涨,陡然变成极大,护住了金姥和李金贵两人,那两条金蠢虫再也不能进入分毫。
  心头一热,蓝云便觉得如同进入烈火中受煎熬一般,痛苦不堪。
  耳边倏然响起太虚道人的喝叫:“老弟快收起金蠢虫,那是白家的虎玉佩!”
  话一入耳,蓝云吓得魂飞魄散,连忙运神收回本命神虫,死命地往后退去。
  然而他的行动虽快,那幢暴起红光更是涨大得快,在幻觉中,蓝云似乎看到一条老虎张嘴一噬便已将左边那条金蠢虫一口吞下。
  蓝云大叫一声,吐出一口鲜直,往后就倒。
  金姥已经闭目待毙了,没料到耳边似是听到一声虎啸,刹时,那仿佛失去了的劲道,又回到身上。
  她自从昔年被白衣玉女白嫦娥,从蓝云的毒手下救起后,便一直留在白家。
  由于她当时身中蓝云的三种巨毒暗器,已至奄奄一息之地步,虽经救起,数月之间,却跟一废人似的,稍一用力便会晕眩,再谈不上练功了。
  可以说,在那段时间里,她以前所练的一身武功完全废去了。
  在一个练武人来说,这种情形比杀了她还要痛苦,何况金姥那时还瞎了一个眼睛,因而她曾好几次想要服毒自杀。
  结果都因为她的行动不便,而致被人发现,才没有死得成。
  就是这时,白嫦娥将她带进了白家——那时的白家还是在洛阳,后来毁于修罗门大举进攻之下,现在的白家大院,则是白仪方率族人到此重建的。
  金姥就在那时,见到了白老夫人,蒙白老夫人亲口答应她,会在她伤势痊愈之后,传她白家心法,使她练回一身武功。
  也就从那时开始,她成为白家的一员,在感嗯的心情下,她放弃江湖上一切的虚名,自愿做白老夫人的侍女,再也不复出江湖一步。
  在她留在白家的时候,白金凤还不足四岁,白银凤则刚满月,由于金姥丈夫已死,自己也没有子女,是以将白氏姊妹视为己出,一手亲自带大……
  由于这样,自家上下没有一个人,将她当作外人,白仪方更是非常尊重她,将她视为自己的长辈,而令白金凤唤她为金姥……
  金姥在白家呆了将近廿年之久,自然明白白家的一些神通,对于这虎符玉佩的神奇之处,也极为清楚。
  她一发现消失的劲道又回到了身上,眼前红影闪现,耳边隐隐传来虎啸之声,立刻知道是虎符玉佩显示威灵,驱退蓝云施放的金蠢虫。
  她在刹那时,惊喜交集,没想到阿贵这傻小子竟会得到白金凤的青眯,将白家的至宝虎符玉佩都交给了他,而在这重要关头救了自己一命。
  她抱起李金贵,问道;“阿贵,你没受伤吧?”
  李金贵脸色苍白,嘴唇有些发抖,颤声道:“奶奶,没有……”
  金姥道:“你小心拿着玉佩,千万别掉了!”
  敢情她还以为李金贵已经取出了虎符玉佩,其实那只是玉佩本身的灵异,受到了金蠢虫的气机感应,而自动显现。
  否则李金贵按照白玉凤所授之法施用,蓝云所放的两条金蠢早就死去,岂能逃得了。
  李金贵吓得三魂去掉二魂,那里还想到自己身上带着这等宝物?他听得金姥的吩咐,愣了下道:“奶奶,你……说什么?”
  金姥道:“我说你拿好玉佩,我们这就走了……”
  话未说完,她突觉一股寒气自地上涌了起来,心念一动,她立刻运气护身,一横拐杖,疾砸而下。
  然而那股寒气来势极快,刹时已击破她的护身真气,撞中她的小腹。
  顿时,一股寒彻如冰的感觉从丹田开始,迅速传遍全身,透入骨髓。
  她目光—闪,只见刘翠娥手持—枝玉尺,从地上滚了开去。
  刹那间,金姥明白自己已经中了刘翠娥的暗算,她只是不清楚那枝玉尺的威力竟是如此之大,连自己都无法运功抗拒那股寒意的蔓延。
  她不及深思,大喝道:“阿贵,快逃!”
  左臂一用力,将李金贵从墙壁破洞处扔了出去,右手拐杖竭尽所有的劲道向刘翠娥砸下。
  在她的感觉里,是尽了全力,但是她被刘翠娥以长春宫的镇宫之宝“玄冰尺”击中丹田,尺上的酷寒之气,已使她血脉迅速僵化,她所剩的力道,实在没有多少了。
  是以一杖砸下,根本连刘翠娥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但是倒在墙边另一角的郑霞却不知道,她眼见师妹滚开去,金姥挥杖砸下,还以为刘翠娥已经受伤,金姥仍要痛下杀手,娇叱—声,身形起处,掌随身出,运起“寒冰气”朝金姥劈去。
  眼见金姥再也无力闪避,立刻便将倒毙在郑霞的“寒冰气”之下。
  突地,一声沉喝传来:“郑姑娘,不可。”
  郑霞只觉一股凌厉的气劲涌来,如同一堵铁墙竖在面前,她所击出的“寒冰气”撞在那堵气劲之上,发出“波”地声轻响,那股反弹的力道使得她气血上涌,倒飞而出。
  她的嘴里发出—声惊呼,眼前一花,只见太虚道人已一挥拂尘,将她后跌的身躯扶住。
  那枝拂尘上柔软的银丝,由于太虚道人发出的劲道,每—根都伸得笔直像一面网子样,兜住了郑霞的身子,使她没有跌倒。
  郑霞喘一口气,压下上涌的气血,还没开口说话,正好见到金姥僵硬的身躯跌倒在地上。
  太虚道长左手袍仙虚虚—扬,露出鸟爪的五指,朝金姥身上抓去。
  他的手指并没有碰到金姥,可是指上的劲道已在她面孔落地的刹那将她抓起。
  当他见到金姥眼帘紧闭,面孔铁青,不由脸色一沉,侧首道:“刘姑娘,快拿出解药来!”
  太虚道人露出这一手虚空摄物的本领,太白双妖可看到得清清楚楚,全都面现惊骇之色。
  刘翠娥有点口吃地道:“什么!解药?”
  刘翠娥道:“她是被玄冰尺所击中,这……”
  太虚道人厉声道:“你难道不知道她的重要性?她是绝不能死的!”
  刘翠娥道:“可是!”
  郑霞尖声叫道:“二妹,小心!”
  刘翠娥心头—惊,还没有想到要躲,右腕已被蓝云扣住,接着手中的玄冰尺已被夺了去。
  蓝云眼露凶光,道:“刘姑娘,快把解药拿出来。”
  太虚道人目光一闪,厉声喝道:“玄真,你还不快去把阿贵抓回来?”
  玄真自从主持玄妙观以来,备受附近百姓的尊敬,从来没有受到什么风险。
  这次秘会的召开,他起先还有些担心,等到秘会完了,也都一直平安无事。也许是舒服日子过久了,使得他的反应变得迟钝了,所以丹房中所发生的那些事,如同一个接一个的焦雷,炸得他脑际成一片空白,一直呆在那里。
  事实上他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一连串的变化,而每一个变化都超出他的想象之外的,怎不使他为之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直到太虚老道叫他,他才如梦初醒般的哦了声。
  郑君武忙道:“师叔,让我去吧!”
  太虚道长沉声道:“你留在这里,我还有话要问你……”稍稍一顿,道:“玄法,你跟你大师兄一起去,别让阿贵跑了。”
  玄法应了一声,跟玄真两人奔出丹房。
  他们一出了丹房,玄法道:“师兄,真没想到阿贵的奶奶真的是金花女侠,依你看,阿贵是被她派来卧底的?还是白家派来的?”
  玄真沉着脸道:“你不要问了,抓到那小子,自然就清楚了!”
  他嘴里虽这么说,其实心底不以为然,因为阿贵以一个不会武功的孩子,竟敢起玄妙观召开七派秘会之际,混进观里来探听消息,观里一定还有其他人。
  何况阿贵身怀白家至宝的虎符玉佩,更可证明他跟白氏家族有关,其中的严重性,当然更大了。
  除此之外,那假冒玄月之人,更分明跟金花女侠不是一路的,那么他又是何方面派来的?
  他的用意何在?目的何在?
  这一连串的问题浮现玄真脑海,一时之间,使得他的心上如同压着一块巨石。
  他们出了丹房不远,便见到阿贵跌跌撞撞的,往后院逃去,背影正消失在月亮洞门边。
  玄真提起一口真气,急追过去。
  李金贵没命地向前奔跑,刚过月亮洞内,来到花园旁的长廊,远远已看到四个道士走了过来。
  他脚下一顿,猛一回头,便见到玄真和玄法两人直如御风而行,脚不点地的追来。
  他心头大震,目光闪处,急忙奔下长廊向花园而去。
  玄妙观的这座花园极大,除了植有花卉翠竹之外,更有凉亭假山,曲径通幽之处,还有池塘水榭。
  李金贵自进观后,便—直呆在厨房,根本没有机会到这边来,后来被派到会议房里侍候茶水,也没来过这座花园。
  他之晓得花园深处有池塘水榭,还是那个跟他最要好的清海小道士,跟他闲谈时说出来的。
  所以,他此刻面临前有敌人,后有追兵的情景下,立刻想到自己或许可以逃到假山里去躲起来,等到晚上偷偷逃出观去……
  他循小径向花园深处奔去时,耳边听得玄真叫道:“阿贵,你别跑了,逃不掉的。”
  李金贵心中更加慌乱,奔过花园,突然改变方向,从小径窜开,进入一丛幽篁,高一脚低一脚的,拼命奔逃。
  突然,他一脚踏出,竟踩了个空的,微微一怔,急冲的身躯,已随着地面出现的一块翻板,跌进一个陷阱里。
  李金贵一跌落陷阱,身躯急往下沉。
  在这一刹,他真是吓得要命,禁不住发出一声惊叫,紧闭眼睛,心想这一下非得跌个半死不可。
  别说他只跟白玉凤学了些吐纳之功,才练了不到一个月,就是他练了一年,这个陷阱深达三丈,他也无法提真气跃起。
  只听得耳边风声呼呼直响,猛地他的身躯一震,竟跌落一张极大的网子中间。
  他的身子弹了一下,便又听到周围铃声大作,接着网子收了起来,将他紧紧的束住。
  若是仅有网子还不打紧,最难过的是网上编有许多须钩,李金贵一跌进网里,衣服便被钩子钩住,稍稍一动,钩尖已刺进肉里,使得他再也不敢动弹一下。
  他仰望上空,心底涌起一股悲哀,忖道:“我真是没用,不但没能完成玉凤交给我的工作,反而害得金姥也失陷在这里……”
  他的目光从稀疏的竹叶隙缝望出去,见到碧蓝的天空,竹叶随风摇曳,筛下的光影,不时的变幻,极为美丽。
  此刻,他真恨不得化为一只飞虫,便可以脱网飞出。事实上,这只是他的幻想而已,是不可能实现的。
  他苦笑了下,不知道自己所将要面临的是何等的命运?
  可是。当他一想到自己那个“前生”的师父,神通是如此的广大,他又不禁萌起了希望,忖道:“凌师兄和六叔既然在观里,一定会救我出险的,尤其是师父道法通神,只要捏指一算,便晓得我在这里有难,定然会施法救我出去……”
  他尽在胡思乱想,意念飞驰,竟然远远的到了青城山,幻想到他的“师父”施出土遁之法,将他从这儿救出去,然后带到深山学艺……
  他的嘴角掠起一丝微笑,忖道:“等到我学好了法术,玉凤也已经出关了,到那时我们邀游天下岂不是太美了……”
  眼前—暗,他只觉从天上洒落的光线被人遮住,凝神望去,只见两个人头探在洞口,望了下来。
  那两个戴着道冠的中年全真,不是玄真和玄法,还是谁?
  李金贵轻叹口气,忖道:“看来师父是不会来了,唉!我真是太傻,明明听到凌师兄跟葛师叔跟我说过,我有一年的磨难,非得经过这段苦难之后,才能够重返师门,怎会又妄想他老人家会救我?”
  玄真探首下望,看到李金贵被缚在网中,唤道:“阿贵,你不要急,马上便有人放开你的!”
  玄法也道:“对了,阿贵,千万不可挣扎,以免网上的倒钩伤到你。”
  李金贵望了他们一眼,便垂下目光,不再看他们,并且抿住了嘴膳,不吭一声。
  因为他知道此刻身入罗网,再说什么好听的也没有用,他虽然心里有些害怕,却也不愿让玄真看见。
  玄真没听到李金贵回话,又问道:“阿贵,你没怎么吧?”
  李金贵置之不理,脑海里一直再想着白玉凤,唯有想起她,他才会在面对死亡的威胁时,不再感到畏惧,勇气自然从心底涌起。
  玄真只听到自己的话声在洞里回荡,没听到李金贵说话,也没见到他动弹一下,不由怒道:“他妈的,今天是谁负责看守机关房?怎么不快点把阿贵带进去?”
  玄法道:“嗯,好像是清一负责。”
  玄真道:“师弟,我在这儿守着,你到机关房去看看,别是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玄法道:“大师兄,你太过虑了,机关房那等隐蔽的所在,又有谁会进去?怎么可能发生什么事?”
  玄真叱道:“叫你去,你就快去,难道你不知道,他们既派阿贵到观里来卧底,岂不会派人接应……”
  话未说完,有人接口道:“还是大现主有见解,说得对极了。”
  玄真和玄法几乎是同时转过身来。
  他们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莲头乱发,身穿百补千裰的锦衣,背上背着个红葫芦的叫化子,站在三丈开外。
  那个叫化子长得极丑,偏偏又咧着一张大嘴,斜掌在一株翠竹上,微微晃动着上身,凌乱的竹影,洒在他的身上,猛一望去,真像突然从地底冒出来的一个鬼魅,使得玄真和玄法两人都吓了一跳。
  玄真叱道:“你是谁?”
  那个锦衣叫化摸了摸酒糟鼻子,笑道:“老叫化便是那接应之人。”
  玄法脸色大变,退了一步,颤声道:“你……你是丐仙邹武?”
  玄真也为之吓了一大跳,霍地拔出长剑,指着凌三道:“你……你是来找阿贵的?”
  凌三见那两老道吓得那样子,不由暗暗好笑,忖道:“这什么丐仙邹武,我连听都没听过,他们却吓成这样,恐怕是武林中的前辈异人,嗯,我倒可以利用这点……”
  一念急闪而过,他点了点头,将背后的葫芦取了下来,对着嘴连喝两口,这才道:“大观主,你把宝剑收起来吧,有话好说,又何必动武呢?”
  玄真见他的神态不似有恶意,定了定神,讪讪地道;“在邹老前辈面前,晚辈怎敢动武?”
  说着,将宝剑收回鞘内,朝凌三打了个稽首,道:“听阿贵提起过,老前辈不是到南海去找棋仙抱云子手淡,怎会光临敝观……”

相关热词搜索:剑仙

下一篇:第九回 镜室春宫
上一篇:
第七回 太虚施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