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剑仙 正文

第二十回 银凤归来
2021-03-09 13:16:09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奔进那间堆放寿材的空屋,只见两口漆得发亮的棺材仍然架在那儿。
  李金贵掀开虚掩的棺盖,发现里面躺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果然便是在玄妙双秘室假扮他奶奶的金琼华。
  他在那一次匆匆见到金琼华之后,很快地便被太虚道长发现她的真正身份,而金琼华为了要救他离开,受到蓝云和太虚等人的围攻……
  李金贵赶忙伸手在她的鼻子一探,发现金琼华鼻息如常,这才定下心来。
  他咬了咬下唇,走到另一具棺木之前,双手扳起棺盖,掀了开来。
  这回陕进他眼中的,是一个清秀美丽的少女,长发如云摊在颊边,双手交合放置胸前,一身墨绿色的劲装,衬得她的双手更是如玉莹洁。
  如果此刻赵恨地在此,—定会惊呼出声,因为这个躺在棺中的少女,正是修罗门中八剑主杨苓。
  赵恨地也就是为了爱慕杨苓,而不愿随舅父天昊道长离开修罗门,他绝不会想到杨苓乃是白家派出来潜伏在修罗门的奸细。
  修罗门下的十名剑主,李金贵见过好几位了,可是却没见过杨苓,是以陡然见到白银凤躺在空棺中,也没有什么惊奇之色。
  他微微一怔,发现白银凤脸色如同熟睡的人一般,唯独眉尖之处似乎有一丝红线。
  他目光一闪,只见无相神尼已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边。
  无相神尼道:“她们都是中毒在先,然后又被下了虫,是以昏迷不醒。”
  李金贵问道:“老师大,她们没有性命危险吧?”
  无相神尼道:“蓝云所蓄之本命神虫已被贫尼破去,他已不能用心灵控制银凤身上之虫,贫尼可用三昧真火加以炼化,可保无碍……”
  李金贵问道:“老师太,她们身上还被下了毒,是不是要把蓝云弄醒,逼他解毒?”
  无相师大微笑道:“贫尼的白龙珠能解百毒,用不着蓝云,阿贵,你去看看令尊是否已经好了,贫尼随后就来。”
  李金贵心里明白无相师太要为白银凤和金琼华两人解毒除虫,自己一个男人在旁,的确有许多不便之处。
  是以他连忙答应—声,走出那间停棺的空屋,回到前面堂屋。
  他还没走进堂屋,远远便听到丁中齐那宏亮的嗓门叫道:“我丁某人说的话,一句便是一句,绝不多罗嗦,你因去告诉金浩,你们跟白氏家族的事,我们绝不涉入,但是李金贵如今乃是我的小师弟,他本人以及全家的安全,我们清虚一门都要顾及,如果你们修罗门侵犯到他,丁某第一个就不答应。”
  李金贵靠近墙边望去,只见一个清癯的中年文士,坐在—架有轮子的木椅之中,另外两个年轻剑士则凝肃地站在椅后。
  那个中年人似乎面有怒色,即又强自忍了下来,他用手中的扇子微微扇动了一下,道:“坚石此次授命来此,目的并非对付李金贵而是追缉本门叛逆杨苓,丁大侠又何必从中作梗?”
  李金贵这时才想起那坐在轮椅中的中年人,便是早上入村时,所见到的那个坐在茶棚里算账的掌柜,没料到仅换了件衣服,无论气度容貌上便有如此大的变化。
  丁中齐朗笑一声道:“丁某与贵门既无仇恨,又何必作梗?不错,你要找的那些人此刻都在屋里,不过却没有杨苓其人,只有一个是白家的二姑娘,白银凤白姑娘,另外一位则是昔年的金花女侠……”
  神机天魔孙坚石道:“丁大侠,本门的八弟子杨苓,的确是背叛本门,并救出金琼华金女侠,站在江湖道义上,阁下也应该……”
  丁中齐道:“老夫不是江湖人,也不懂得什么是江湖道义,但是老夫此刻既然在此,就容不得你们如此嚣张,干扰良民、迫害百姓……”
  他怒目一瞪,道:“你们有什么手段,都朝着我丁某人来好了。”
  神机天魔孙坚石脸色微微一变,还没说话,那站在他身后的六剑主蔡文彬已右手按剑,踏前一步。
  孙坚石大扇一拂,回头叱道:“退下!”
  蔡文彬被叱,不敢吭声。
  孙坚石歉然道:“丁大侠,请恕坚石管束无方,以致……”
  丁中齐朗笑道:“哈哈,孙大天魔,你不用跟老夫来这一套,就是金浩在此,老夫也是这么说,这并非我丁某过分,而是你们所作所为太过嚣张了!”
  孙坚石道:“丁大侠,如今您的意思是……”
  丁中齐道:“不管你们要追捕谁,都不得留在村里侵扰老百姓,老夫之意,是限定你们立刻退出此村,如果再有一人留下,就莫怪老夫手段毒辣了!”
  孙坚石苦笑了下,道:“丁大侠,你这么说,不是明要庇护本门的叛徙吗?”
  丁中齐笑道:“我笑你们这些有眼无珠的东西!那个你们所谓的叛徒,明明就是白家的银凤姑娘,你们却把她当作……”
  孙坚石等人面色大变,忍不住截住丁中齐的话,问道:“丁大侠,此事当真?”
  丁中齐道:“这还有假的不成?”话声稍顿,道:“白家的姑娘后台奇硬,岂是你们能动得了的?又何必我丁某插手?”
  孙坚石道:“好,只要丁大侠不干预此事,老夫便放心了……”
  丁中齐大笑道:“我的孙大天魔,你也太看重我丁中齐了,你以为只要我不干预,你们便能将白银凤姑娘擒回去?老实告诉你,白二姑娘如今是南海无相神尼之徒,天下谁敢动她?”
  孙坚石如遇雷击,全身大震,脱口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
  一声清越的话声自内屋传来,孙坚石等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灰眉锚衣的老比丘尼牵着杨苓走了出来。
  在无相神尼的身旁,金花女侠金琼华一手牵着李金贵,一手提着昏迷未醒的蓝云。
  孙坚石脸色大变,真恨不得能就此插翅飞出屋去。
  无相神尼成名武林在一甲子之前,曾与东海无垢神僧被目为武林二圣,近五十年来,江湖上已看不见她的踪影。
  孙坚石随上代修罗门主进入中原时,像当时江湖上的一些绝代高手,如丐仙邹武、棋仙抱云子等人都已归隐,各大门派也都没有什么出类拔萃的高手。
  是以修罗门很快便能立足江湖,直至进犯白氏家族时,才遭到重大的伤害,匿迹地下宫阙。
  可是孙坚石在师门之时,曾多次见过有关于当时武林奇人的画像,那无相神尼自然也在其中,因此他在乍见到无相神尼时,三十余年前留在脑海中的印象,又活鲜鲜的跳了出来。
  他清晰地记得师父当时曾说过:“这画像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武林中的奇人,出类拔萃,一身所学,不可思议,绝非本门所能力敌,就是请出神教中的一些祖师爷,恐怕也无法应付,今后你幻若是遇到这些人,一定要尽力容忍……”
  孙坚石探吸口气,抑下汹涌的心潮,坐在轮椅上,抱拳道:“晚辈修罗门下孙坚石,拜见神尼老前辈,请恕晚辈行动不便,无法以大礼参拜……”
  无相神尼道:“阿弥陀佛,孙施主不必多礼了,贫尼来得冒昧,还请见谅。”
  孙坚石只见无相神尼面色清癯红润,就跟三十多年前,自己所看的那些绘画中所画的模样完全相同,心知神尼已修至大神通。
  他虽然看见杨苓就在神尼身边,却是提都不敢提,拱手道:“老前辈太过多礼了,晚辈愧不敢当。”
  无相神尼一进堂屋,李大娘立刻要让她坐太师椅上,无相神尼微笑道:“老夫人请坐,贫尼跟孙施主交待几句话,便要携小徒去见她双亲。”
  李进财见到了李金贵,如获至宝,却因为屋里人多,一时不敢出声招唤,只用眼睛盯着他,眼眶中满是泪水。
  无相神尼转首望着孙坚石道:“孙施主,贵门与白氏家族之间仇恨纠结,贫尼无法过问,但请你回去禀告贵门主,这孩子已经贫尼收为徒儿。”
  她望了身边的白银凤一眼,道:“她是你们双方争斗的牺牲品,自幼便授命离家,潜入杨家。易姓改名,打入贵门……”
  孙坚石听到这里,只觉心里百味交集,不如是何感想。
  站在他身后两位剑主,更是神色数变,望着白银凤,却不知有什么想法。
  白银凤默然垂着头,似乎有些愧见孙坚石,以及跟她同门十年的师兄弟。
  无相神尼继续道:“这孩子既已打入贵门,成为贵门的亲信弟子,可以想见今后对于贵门跟白家的决战之时,必定能发挥极大的破坏力,若非是她眼见金施主被贵门所擒,至今她也不会暴露身份……”
  孙坚石望了金花女侠—眼,只见她独眼中含着泪水,脸上表情极为复杂。
  无相神尼道:“金施主乃是白家三位姑娘的奶娘,自她们幼时便亲手加以抚育,所以白银凤一发现金施主被擒,可能即将遭致不测,是以不顾一切,宁可冒着身份暴露,甚而被杀的危险,将金施主教出来……”
  金琼华听到这里忍耐不住,颤声道:“银凤,真是苦了你!”伸开双臂将白银凤搂在怀里。
  无相神尼轻轻叹了口气,道:“这是银凤的仁厚之处,但也是她最大的痛苦。”
  白银凤既被白家自幼送走,冒名顶替杨苓之名,而投入修罗门,便是将她作为“死间”
  而用。
  所谓“死间”便是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不能够暴露身份。
  除非完成当初所交与他的使命,否则,暴露身份,便唯—死。
  白银凤在白氏家族与修罗门的长过二十余年的争斗中,既然承担着如此重大的使命。那么她便不能够在双方还没分出胜负之际,还没完全消灭对方之时,将她的本来身份暴露出来。
  可是,当她见到金琼华和蓝云一齐被擒回修罗门时,她却由于不忍见到金琼华受刑,而冒着危险将之救出……
  她这样做,固然保全了金琼华,事实上即将她身为“死间”的身份暴露了。甚而她将会被按照门规来处置,受到极为严重的惩罚。
  所以当无相神尼说出她的苦衷时,身为当事人的金琼华与白银凤感触更深,而忍不住相互流泪。
  孙坚石听到此处,面色连变,真不敢相信那平素极得师门宠爱的杨苓,竟然是白氏家族在十多年前,便已打入修罗门的一着棋。
  这着棋太厉害了,有了杨苓,修罗门的一举—动,白氏家族都清清楚楚、洞若观火。
  孙坚石忖道:“杨苓平索与恨地极为要好,既然她是奸细,那么赵恨地也很有可能被利用,否则她又如何将本门的消息传出去,交给白氏家族?”
  他的脸肉抽擂了—下,继续忖道:“难怪本门此次准备利用李金贵之举,完全失败,甚至差点便被他将修罗令带走……”
  想到这里,他禁不住全身冒起冷汗。
  室内一阵静默,除了白银凤轻轻的啜泣之声外,谁都没有说话。
  无相神尼怜悯地望着白银凤那不停抽动的肩膀,和金琼华双泪垂落的模样,摇了摇头。
  纵然她修为深湛,禅心坚定,目睹这等人性中至性的行为,也不禁为之感动。
  她转过脸来,望着孙坚石道:“孙施主,此事说来,对贵门反倒是利多于弊,受到损失的,应是白氏家族无疑……”
  孙坚石他细一想,白银凤的暴露身份,的确对修罗门没有害处,反而使白氏家族十多年前安下的一步绝棋失去了效用。
  他忖道:“这个老尼姑万万不可得罪,就算是帝君在此,大概也只得忍下一口气,委曲求全,何况目前最重要的是要赶回去,再仔细查查其他几位剑主之中,是否还有奸细混杂在内,否则本门不向白氏家族发动则罢,一但动手,便是毁亡的开始……”
  他一念及此,赶忙抱拳道:“既是神尼老前辈如此吩咐,晚辈不敢不从,就此别过。”
  丁中齐道:“孙大天魔,你回去告诉金浩,多行不义必自毙,当初既是错在贵门,如果再不放弃报复白氏一门之举,将来一定会遭到极为凄惨的下场。”
  孙坚石脸上肌肉抽动数下,抱拳道:“多谢丁大侠告诫,在下一定将尊言转告帝君,再会。”
  他一按机钮,那辆轮椅缓缓转个大弧,出门而去。
  随在他身后的两名剑主吭都没吭一声,紧绷着脸,随在轮椅之后,退出了李家大门。
  李进财夫妇一生之中,何曾见过这等奇异的轮椅?他们几乎看呆了,对于丁中齐跟孙坚石所说的那些话,反倒没有注意。
  事实上,这些江湖上门派之间的争斗,跟他一个农人又有何干?他只是巧逢其会罢了。
  厂中齐突然沉声喝道:“等一等!”
  那两名剑主脚步刚迈出门口,闻声止步,转过身来。
  他们全都面现惊凛之色,手按剑柄,凝目注视着丁中齐。
  丁中齐道:“这儿还有一个你们的同伴,不把他一齐带走?”
  蔡文彬默然走进屋来,俯身抱起躺在地上的“李金宝”又默默的走出门去。
  李进财这时才似乎如梦初醒,叫了一声:“我的妈呀!”赶紧跳了起来,想要去把门闩上。
  可是他才走到门口,一想到屋里还留着那么多不认识的人,不由又迟疑了一下,回头望着丁中齐。
  丁中齐道:“李老伯不必害怕,那些人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再回到这儿来闹事……”
  按照年龄来说,李进财也大不了他几岁,若以身份地位来说,丁中齐成名近三十年,被目为武林中硬功第一的高手,就算是到了少林寺,连掌门人都要降阶相迎。
  而李进财只是一个小小的佃农而已,在这个村子里,人人认识,出了村,谁都不认识他。
  可是由于李金贵此刻已被极乐真人收为弟子,是丁中齐的小师弟,因而使得丁中齐无形中就小了一辈,不得不对李进财格外尊敬,而称呼他为“老伯”。
  李进财满面尴尬,而又对丁中齐那魁伟的身躯有些畏惧,几乎都有点手足无措了。
  他咽了口唾沫,朝李金贵招了招手。
  李金贵走了过去,李进财将他拉到墙边,低声问道:“阿贵,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相关热词搜索:剑仙

下一篇:第二十一回 修罗大帝
上一篇:
第十九回 火云魔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