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杀手围二堂,事出意外
2021-03-11 20:49:11   作者:卧龙生   来源:新民晚报   评论:0   点击:

  一五一、杀手围二堂,事出意外

  惜玉缓步绕过一个墙角,走了过来,人也换穿了疾服劲装,手中也多了一把长剑,衣服贴身,窈窕的身材,也暴露无遗。杜望月从未见过她穿着这等装束,不禁看得一呆。
  “大人和刑案张师爷,都被围困在二堂之内。”惜玉道。
  吴铁峰轻咳了一声,道:“惜玉姑娘,二堂的情势现在如何?王大人处境危险么?”
  “二堂情势紧张,王大人的处境危而不险!”惜玉道,“但我看得出他心中是惊怒交集,你们早到一刻,可使他早些安心!”
  “说说看,什么样子危而不险的处境。”吴铁峰道,“情势是否随时会变?”
  “三十六个灰衣大汉,分成十二组把二堂围困起来,”惜玉道,“而且掩上了二堂大门,四个黑衣人,守在二堂门口,这就完全隔绝了内外的讯息……”
  “二堂内也有值班的衙役,”杜望月道,“为什么没有一个人传讯出来?”
  “敌人来得很突然,而且分由三面越墙而入,”惜玉道,“人家早就摸清了二堂形势,行动快速有序,穿灰衣大汉,直扑二堂,把留在二堂中的大部衙役、高手,吸引到了二堂四周,布守防护,以保护大人的安全;敌方的第三批高手,陆续跃入二堂,分别屠杀了其他地方少数守卫,控制了二堂庭院等大部地方……”
  杜望月接道:“王大人呢?”
  “大人现在二堂书房,由刑案张师爷陪着他!”惜玉道,“衙役军兵,要大量投入,才有军威效用,让他们单打独斗,是让他们送死了。”
  “慢慢慢,”岑啸虎道,“你离开了,谁在保护大人?”
  “小文姑娘,还有副总捕头王坚、何大光和集中在二堂外面的十几位衙役。”惜玉道,“不过,有两位用剑的人,可以看出是高手,混在衙役中,分守在前堂两扇窗子外面。”
  “人力很单薄呀!你怎么可以跑出来?”岑啸虎道,“你是可战的大将啊。”
  惜玉微微一笑,道:“小文姐要我出来看看,大概是试试我胆量如何,我能不听吗?”
  杜望月道:“现在,我们如何攻进去,以解二堂之危?”
  原来,大堂和二堂之间,还有一段相当的距离,关上相通的门户,有如两个互不连接的庭院,看不到也听不到任何声息。
  “二堂庭院,除了三十六个灰衣人,刀已在手,剑也出鞘,把二堂团团围住,尚未出手抢攻;二十多个穿着黑衣的人,却出手凌厉,歼杀了二堂庭院中衙役,然后开始在二堂外面集中,但也未展开攻势。”
  “为什么还不动手呢?”岑啸虎道。

  一五二、府君盼四杰,疑在心中

  惜玉只回答了两个字:“等人!”
  岑啸虎怔怔地似有不解。
  惜玉道:“他们等一批更高明的杀手。小文姑娘、王副总捕看法一致,以保护大人的安全为第一要务。所以,连庭院中衙役被杀,也不出乎抢救,我们人手太少,实也经不起损伤。”
  吴铁峰道:“就这样僵持下去,会对哪方有利?”
  “双方都有利,才能有这样一股平静,”惜玉道,“他们等援手,我们也在等你们归来,看来,我们是先等到了。”
  “你把二堂里庭院形势说得明白些,”杜望月道,“我们要选择一个进攻的方法,一举瓦解他们在庭院中的实力……”
  “不如先见王大人,”惜玉道,“看到四位,他心中自会多一些安全感。老实说,他口虽未言,但心中对我和小文姑娘全无信任感,倒是把希望寄托在何大光和王副总捕头的身上,他心中畏惧甚深,但表面上还撑得住,这也是小文姑娘全采守势的原因,不愿杀戮惨状,惊吓到他。”
  “敌人应该在五十个以上,”吴铁峰道,“如再有援手到来,恐将八十之数,那些手执鬼头刀、三人一组的合击阵势,相当厉害。今天一早,我们已同他们对杀了一阵。小文姑娘的稳健做法不错,如是已经动手,只要他们把你们两位姑娘困住,二堂情势恐怕就很可怕了。”
  点到为止,也未把事情说得很清楚。
  “二堂情势,随时可以动上手,”惜玉道,“四位就早点过去吧!”
  “惜玉,如若眼下的平静能保持下去,”杜望月道,“那就不要破坏它,我们先填一下肚子。”
  “小文姑娘果是思虑得周密,”惜玉道,“早巳在二堂中备下了酒菜和食用之物,四位到二堂吃吧!”
  吴铁峰点点头,道:“三位兄弟,咱们进入二堂,尽量保持镇静,能不破坏现在相持局势最好。小文姑娘不是在等我们,而是在等总捕头,等到了我们是意外,我想总捕头离开时,一定对小文有所吩咐。”
  “等到诸位,是意外之喜,小文一定会高兴得跳起来,”惜玉道,“总捕头确曾交代过小文,天亮后一定回来,如今已快近中午,还不见行踪,恐怕是遇上阻碍了。”
  “这身衣服,实在是不成样子,”于承志道,“大人看到了,定会觉着我们太随便。”
  “会更敬重几位,四方大捕头忠于职守,”惜玉道,“能放下身段,不惜工本地投入工作!”
  这时,大堂上的值班官吏,大概也警觉到出了事情,跑过来请示杜望月,要不要通知水军提督府,派兵驰援府衙。
  这里的水师最精锐。
  杜望月道:“先把府中衙役、亲兵集中到大堂待命,暂不用通知他处派兵接应,这要大人自己决定。”
  没有叩门,五个人一个飞腾越上屋面,进入了二堂。
  形势果如惜玉所言,双方人手,大部分集中在二堂前面,廊沿窗外,站着府衙中人;四组灰衣人,刀剑出鞘,挡在二堂前面,以二堂的厅堂为主,灰衣人由正面散布至两边,三十六个人分成十二组,把二堂整个困住了。

  一五三、君问归期未有期

  吴铁峰暗中计数,十二个黑衣人散布在二堂正面,预估是类似早上动手的黑衣人同级的杀手,只不过多了三倍。五人的行动,只引动黑衣人的目光看过来,并未准备拦截。
  惜玉如何出此围困,杜望月等没有多问,惜玉也未细说,现在,惜玉却是当先带路,直入二堂。
  杜望月怕她有失,紧追两步,直逼惜玉身后。
  惜玉回头一笑,道:“别摆出动武的架子,我们还有一半机会,平安地进入二堂。”
  “明白了。”杜望月道,“但防人之心不可无,你要小心!”
  惜玉道:“跟我后面走,要有履险如夷的沉着。”莲步姗姗,再加了行速。
  穿过灰衣人的组阵,竟是无人出手阻拦,直入二堂。
  小文手捧长剑站在门左,王坚手握单刀,站在门右,王少卿、张师爷,分宾主坐在二堂中间,何大光站在王大人身后,二个年轻的衙役,照顾茶水,除此之外,二堂中再无他人。
  王知府脸色紧绷,直到看清楚了杜望月等几人身份,才有了一丝笑容,起身说道:“四位辛苦了。”
  “大人受惊了,匪患闯入了知府衙门,是我等无能,”杜望月道,“还请大人恕罪!”
  王少卿道:“好像怪不到诸位头上。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治理扬州府,已三年期满,竟然把盗匪治入衙门中来,不只是可笑,简直是无能,这批人决不能饶恕。”
  “是!”杜望月道,“要绳之于法……”
  王知府突然笑了,话题一转,道:“此时此情,谈这些是不是有点白日说梦?看四位神情,不只是一夜未眠,可能已久时未进食物,请入房中进餐吧!”
  这二堂没有专设餐厅,就在会客的地方架张桌子作餐厅了。酒食早已摆好,四大捕头坐下就吃,王知府竟然也跟了进来,紧随在他身后的何大光、小文姑娘就受尽委屈了,跟在身后,站在会客室的门口,幸好惜玉紧行了几步,和小文站起一起低声交谈。
  吴铁峰回顾了杜望月一眼,低声说道:“好修养,既不见怒色,也不见委屈的表情。”
  他突然冒出这两句话,四大捕头都知道他是替小文叫屈,但王知府仍然若无所知似的,低声道:“杜司主,总捕头几时归来?”
  杜望月笑一笑,道:“查办刑案,很难订出一个归期,就拿我们四个来说吧,昨天出动,就是追查这些杀手的落脚地方,我们是找到了,杀了半夜和一个上午,他们仍然有能力分出大批杀手,摸入府衙中来。幸好我们及时赶回来,准备先向总捕头禀明内情,再作处置,却赶上了他们进攻府衙的行动。原定今早归来的总捕头,却因案情变化,误了归期。这一些事情都不在预料之内,但总捕头却也做了一些应变的安排。”

  一五四、我言无理亦成理

  说得有理,王大人也同意,但是,王大人道:“既在预料之外,却又有应变安排,什么安排呀?”
  “第一是留下了小文姑娘,她可是总捕头身侧的勇猛战将,剑术绝世,勇冠三军,又娇小美丽,讨人喜爱,留下来保护你,是何等重视大人……”
  王少卿心中不服,接道:“慢慢慢,要说,就把话说个清楚,你说小文姑娘美貌可爱,我是绝对证成,说她勇冠三军,是否有点夸张呢?我不忍看着她为了保护我,被人杀伤,才减少她的负重,离我远一些。一旦情势有变,不利我们时,小文姑娘如有独自逃生的机会,就可以自己走了,不用为我所累。”
  他这等转弯抹角的用心,别人如何揣测得透,但说出来倒也是言之成理,远离她,是为了保护她。
  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站在门口的小文、惜玉都听得十分清楚,小文的反应是苦笑一下,惜玉却摇摇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杜望月听了心想:读书人的心眼多,我们这些武夫,果然是很难揣测……却又不说出口。
  “大人,岑胡子一向说话都是直来直往,不会转弯子。你把小文姑娘遣守远处,是怕她无能保护你,对她没有信心。可是你错了,目下在这扬州府衙中人,如论技艺之强、武功之高,小文应居首位。唉!一文一武,看法不同,见识上也就无法一致了。”岑啸虎说。这番话中含有嘲笑意味,是说他有眼不识泰山的意思。
  王少卿脸色一变,似想发作,但忽然想到这四方大捕头的品级和他相若,不一定把他当作上司看待,一旦引起冲突,此情此景,就很难处置了。当下哈哈一笑,道:“说得也是,下官读书、应考,全属文事,哪会有能力看出一个人武功深浅?四位既回府衙,扬州府这场劫难,当可平安度过了。”
  岑啸虎笑一笑,道:“大人放心,四大捕头只要有一个人活着,绝不让王大人受到伤害。”
  “下官感激,”王少卿缓缓站起身子,向外行去,何大光紧随其后。
  小文姑娘望望四大捕头,紧追在王大人身后跟去。
  惜玉似是怕小文孤独,紧追小文并肩而立。
  “快些吃饭,”吴铁峰道,“我看二堂情势正在变动,对阵搏斗就快发生了,敌人的高明援手,也该到了府衙。倒希望总捕头也能赶回来,先在扬州府衙展开一场对决,也许能打出一点眉目。”
  王知府受到岑啸虎一顿讽嘲,心中也憋了一腔怒气,人却变得胆大了,竟然直行到二堂门口,召过衙役,搬了一张木椅,在门口坐下。
  何大光和小文一左一右地分站在王知府的两侧。
  这地方,完全暴露在敌人的攻击之下,包括了弓箭和暗器的袭击。

  一五五、大恶魔必杀方休

  没有人劝阻王大人的行动,但却在尽心地保护他,连守护前廊窗子旁的十个衙役,也向中间靠近,以便接近王大人一点,近一点,保护上自然方便一点。
  他是个好官,敬爱他的人,都出自内心的诚意,看他坐在二堂门口察看敌情,更觉着他清正之外,也很勇敢,亲冒凶险,激励士气,大概也是这个样子!
  这时,四方大捕头已悄然地换上了衙役的衣着,行出二堂门外。
  是的!对抗的准备已经完成。
  “正面有四组灰衣杀手,咱们各自选择一组,”吴铁峰道;“选择最有把握的时机,撂倒一个。然后,顺势向外扩展,十二组杀手,我们只要放倒十二人,余下碌碌就不足畏了。”
  他们交谈的地方,就在小文身后,小文当然也听到了他们谈话,回头说道:“怎么?那些灰衣人才是难缠的敌人?”
  “灰衣人布成三人阵势,才是很难对付的力量。一人不足畏,两人也不怕,但三人合于一处,一击之下,确实有万夫不当之勇,”吴铁峰道,“我们已经多次试过,而且屡试不爽!”
  “有些大悖常情啊!”小文道,“以四位经验之丰,难道瞧不出蹊跷么?”
  “问题可能在三人出刀之前,队形组合上。”吴铁峰道,“不过,我们的才智慧能,还无法瞧出原因,这件事恐要总捕头费心思了。但我们找出一个最简便的办法,就是在三人合击之前,先杀死三人之中的一个,使他们的合作解体,就容易对付了。”
  “这些黑衣人呢?”小文道,“和灰衣人有着明显的不同,似非一个杀手等级了。”
  “是的,”杜望月道,“他们的脸上都戴着人皮面具,或是经过易容,因为,他们不少是江南道上的有名人物,也可能是一方霸主的身份,被方轮收入了杀手阵中,为了保护以后活动的身份,不得不易容了。”
  “这么说起来,血手方轮是大恶魔了?”小文道,“我要杀了他,他来了没有?”
  “我还有见过他,所以,也无法确定他是否已入府衙,这些人围而不战,”杜望月道,“可能别有所图。”
  “是等方轮本人,还是更高一级的杀手?”小文道,“用心何在呢?”
  杜望月神情肃然地说道:“必达目的,杀死目标!”
  王少卿心头跳动了一下,却忍下未言。
  “目标是谁?”小文道,“不要顾忌什么,说出来,看看你们研讨的结果,是否正确。”
  “我们研讨过这件事情,”杜望月道,“那必杀的目标……”突然放低声音,道,“可能是王大人!”
  “对!不过,他们得先杀了我。”小文道,“总捕头给我的令谕是死在王大人的前面。”
  “姑娘已明确地传达了总捕的令谕,王知府如有不测,四大捕头齐聚于斯,连一个人都保护不了,”杜望月道,“还有何颜生于人世?”

相关热词搜索:梦幻之刀

下一篇:第十七章 金刀闪闪,力难从心
上一篇:
第十五章 黑袍人究竟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