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金刀闪闪,力难从心
2021-03-11 20:50:20   作者:卧龙生   来源:新民晚报   评论:0   点击:

  一六一、金刀闪闪,力难从心

  杜望月心中忖思:这个王大人哪!不但读通了五经四书,似是也读了杂书不少,是个胸罗万有的人物……
  “小文姑娘从哪里学到这套剑法呢?”吴铁峰神情忧苦地道,“小文会了?小雅呢?总捕头呢?”
  “吴兄对这套剑法似是非常重视,”杜望月道,“能不能说得清楚一些?”
  “不能!因为,我完全不了解这套剑法,”吴铁峰道,“我只是见人施展过一次……”突然间陷入沉思,凝神不语。
  只听王坚副总捕头大声喝道:“大胆匪徒,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持械行凶……”
  杜望月接道:“保护大人。”右手连挥,又点了小文两处穴道,人已疾快冲到门外。
  已有两个黑衣人杀到了二堂门口,王坚、何大光,正和两人杀得难分难解,八个手执红缨枪的亲兵,已退到二堂门内,双手持枪,等机会出手。
  王坚和何大光的武功,似是在伯仲之间,两个人都在拼尽全力支持着不肯后退。
  黑衣人用的刀,金光闪闪,就算不是全用黄金铸成的,但也镀上了一层很厚的金箔,看上去刀势十分沉重。
  杜望月的七星剑、吴铁峰的文昌笔,及时而出,架开了两柄金刀。
  事实上,王坚和何大光已接下了对方五刀,再接这第六刀已有着力难从心之感,但又不能退,一退,就让出了二堂大门,如让敌人冲入二堂,会是个什么样子的后果,就很难预料了。当然,最大的凶险,是有可能杀害了王大人。所以,他们拼命拒敌,准备战死,也不后退。
  幸好,杜望月、吴铁峰及时地帮他们接下两刀。
  这是一批新来的黑衣人,唯一的不同处是他们手中的兵刃是金刀。
  杜望月接下一刀,立刻反击,剑势迅若石火地回攻金刀,但立刻感觉到这批新来黑衣人的武功相当高明,七星剑反击,并未把敌人逼退一步。
  但黑衣人着着逼进的攻势,也被阻于二堂门外,难再逼进一步。
  杜望月很快了然到这些金刀人的武功,应属江湖中一流高手,和那些灰衣杀手不同,和先前出现的黑衣人也不相同。
  当然,以刀法定品级,这应该是第一流的杀手。如此武功,也不是短期能有的成就,这些杀手也可明显地分出等级。灰衣的,是组合级的杀手,个人行动不堪一击,随时都要出动组合阵势,才能有强大的抗敌能力;穿黑衣的,有个人行动的能力,但武功却有着很大的区别;金刀杀手很高明,但还无法判定他们是不是杀手之王血手方轮手下最高级的杀手。
  这些人绝非方轮训练出来的人,他们可能来自江湖上各大门派、帮会高手、绿林大盗,施用统一定制的金刀,可以掩饰去他们的出身来历。

  一六二、银剑缓缓,意在寻隙

  这些人应该是非常不好对付的人,方轮用什么方法能把他们罗致在手下?这些人最怕身份泄漏,出来必定易容,不知血手方轮如何才能要他们甘愿效命,是胁迫?还是诱控?一定有一种出人意料的方法,才能大规模罗致这些高手。
  杜望月目光转动,暗数已被小文姑娘杀死了十余个的黑衣人。他们仍然伏尸现场,但看上去黑衣人的数量并未减少,那是说,至少有十个以上的黑衣人补充了进来。这些人衣着颜色相同,甚至连画出的面孔也差不多,这不是精致的易容术,目的只是不让人瞧出自己是谁。
  杜望月心中忖思:我们无法分辨出他们的身份,要等到亮出兵刃,才能看出是不是金刀品级的杀手,但他们自己人呢?难道也要等亮出兵刃才能认出身份么?
  很可能有一种一眼就可以看出身份的标志,隐藏在别人不注意的地方,自己人早已知晓,一眼就辨别出他们的身份。
  四方大捕头和一般人不同的地方,就是他们处处都在留心周围的变化,一旦发觉了问题,必须先尽力寻找解答。
  所以,杜望月暂时放弃了求胜的打算,全力在金刀杀手身上打量,希望能够瞧出他们身上的记号。
  这等不胜不败局面,另一好处,是刀光剑影把二堂的大门封死,双方捕杀,看上去又十分剧烈。正因为是双方人在对杀,双方都有顾忌,一方纵有恶毒的方法、手段,也不便施展。所以,二堂外面虽然聚集了十余个金刀武士,却无法向二堂冲击。
  吴铁峰很快发觉了这宗妙处,文昌笔法一变而为守多攻少,他站的地方空间较大,也多了一个敌人,是以一抵二的局面,但吴铁峰仍然控制着局面,而且有能力很快杀死两人。但他发觉杀了两人之后,就会有另外两个生力军加入进来,反正要打下去,和一个久战力疲的人打,省力多了。所以,吴铁峰也让局面胶着,打个不胜不败,但却尽量使刀气凌厉,寒芒闪跃,使一丈内不能近人。
  但岑啸虎和于承志却是全力运刀,两人刀法绵密,招术精奇,已经伤了五六个敌人,仍在以一抵二,和四个金刀黑衣杀手,打得难解难分。
  这个情形,看似危急,敌人众多,围了二堂,保护府衙的人又太少,四大捕头之外,只有王坚、惜玉、何大光,和几个亲兵衙役,加起来,十几个而已。但杜望月和王知府心中很明白,扬州总兵、水军提督,都应该已得到讯息,也许大军已经出动,正在向府衙驰援中。
  何况,二堂的情况危而不险,强敌中的高手已被小文姑娘杀伤近半,战斗力耗损极大,驰援而来的金刀杀手人数虽也不少,但四方大捕头个个技艺精绝,控制了局面,使敌人的优势战斗力完全无法发挥出来。

  一六三、马提督率众驰援

  王知府相当聪明,虽然不会武功,但观察一阵之后,也发觉了四位大捕头未出全力,是有意地造成目前的相持情势。
  果然,马提督的水师精锐、五百名校刀手,和一百名配合近战的弓箭手,当先冲入了二堂。
  他们的武功不高,但刀、箭配合的战法,却有着惊人的杀伤能力,那些灰衣人的组合阵势,在箭如密雨之下,已无法再组合攻击之阵,四大捕头也展开了强力的反击,只不过片刻工夫,敌势已完全崩溃。
  到了逃命时刻,就看出本身功力的深浅了,金刀武士逃走大半,那些灰衣人几乎是全军覆没,十二组阵势,三十六个人,死了三十个,六个人受了伤,被随后冲入的大批衙役生擒了入监牢。
  马长山也进入了府衙,但只在二堂外面遥对王大人抱拳一揖,道:“马某救应来迟,府台大人受惊了。”
  王少卿道:“有劳马兄了,水师精锐果非小可,片刻击退了强敌……”
  “言重了,兄弟还在等待府台大人为犬子洗雪沉冤。”马长山道,“马某告辞了。”转身扬长而去。水师校刀手紧随着撤走。
  杜望月低声道:“马提督的人很骄傲。”
  “战功彪炳,帝眷正隆嘛!”王大人道,“何况,新房命案还造成彼此间一点误会。”
  “看来,这个案子的压力很大,”杜望月道,“以大人之才,是否已推想出一点眉目呢?提出来,也好供我等参酌参酌……”
  “杜司主,这不是叫下官班门弄斧么?”王少卿笑道,“眉目未想出来,但却遇上了两个想不通的问题,它不是书本上可以解决的事。本来呢,想想也就算了,但小文姑娘突然性格大变,又使我感觉到,那些问题,应该有提出来讨论一下的价值。”
  “小文姑娘一向温柔淳厚,今日之变,大大出人意外,”杜望月道,“这中间可能别有内情。”
  这时,二堂内外都已经整扫清洁,死伤之人,也有张师爷指示仵作验尸列卷后,抬出去掩埋。
  张宝善办事快速,立刻移地开审,把生擒的杀手,一一堂讯落案。
  王少卿却带着四大捕头和王坚在二堂书房中茶叙,小文也在惜玉的照顾下,坐在书房一张大藤椅上休息。事实上,她穴道未解,人还在晕迷中,但四大捕头不放心把她一个人放入卧室中休息,担心被重来的杀手加害。
  王知府也不放心小文一个人在房中休息,他担心小文人突然醒了过来,但神志尚未全复,挥剑就杀,几乎没有人能够阻拦住她,小文对他心有积忿,下一个被杀的人,很可能会选中他。
  所以,他也主张把小文姑娘安置在书房中,明是严密保护,骨子里是防她醒来作怪。

  一六四、王府台揆情论案

  杜望月喝了两口茶,笑道:“王大人,先谈案情,你想到了两个什么问题?”
  王知府笑一笑,道:“下官一不会武功,二无侦办刑案的经验,在诸位大捕头眼中,也许是不值一哂的小事,但下官就想得很辛苦了!”
  “是是是,”杜望月道,“大人请说内情,我等是知无不言。”
  扬州府也算江南刑捕司的辖区,和当地首长商谈案情,虽说是交换心得,以利破案,但也隐隐间有一种互逞心机的味道,别人就不好插口,只有杜望月出面接谈。
  “这世上,是否有一种武功,法力在一段适当的距离中,能够役使刀、剑杀人,”王知府道,“不用亲临现场,以防留下痕迹?”
  “有的,但只止于传闻。”杜望月道,“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遇上过有此能耐的人物。”回答得模棱两可,但言词遣句,却又表现得十分诚实。
  王少卿道:“刀自伤人、剑自飞,竟不是怪力乱神的传说了?”
  杜望月道:“是!大人的第二个想不通的问题是……”
  “一个人,会不会在梦游中杀人?”王知府道,“传说中的神案、巫师,有布施障眼法的奇技,使一些泥塑木雕的形像被人行法之后,起而杀人。这些事,下官本来不信,但小文姑娘却是个发人深省、又不可思议的例子。如若这样的事件,真的发生在金小眉的身上,这金小眉算不算凶手呢?”
  四大捕头都被王知府一番话问得愣住了。
  但最为吃惊的,却是惜玉姑娘,金小眉曾亲口告诉她,很可能是杀死丈夫的凶手,好像是在全无意识下操刀行凶。
  事实经历如幻梦,梦境醒来辨依稀。
  惜玉准备把得到的机密告诉总捕头,但却想不到会遇上杀手的布局,袭击府衙。小文怒歼群凶,竟然又杀出了神志失常的毛病。
  王知府只是一个读书人,但推论案情,竟然举一反三,由小文的病态,想到金小眉行凶杀夫。这个人只是个秀才出身的官员,不会武功,不懂江湖,不修医道,也无经验,但却能直断案情,有如目睹。这要多少种不同的学问,才能培养出他这等超越的智慧。
  尽管惜玉姑娘的心事潮涌,但她还是忍住了,一语不发。这件事决不能告诉别人,连四大捕头和已在心中定位的丈夫,也不能透露,唯一能说的是总捕头。
  但闻吴铁峰道:“大人,小文姑娘的病态来得突然,看似无因,实在亦非无迹可寻……”
  “好!好极了,”王知府道,“吴兄请说内情,以解我心中之惑,少卿洗耳恭听了。”
  何止王知府急于一闻内情,就是三位大捕头、惜玉姑娘,连同守在书房外面大厅的王坚和何大光,全都凝聚全神,倾听下文了,因为,小文屠戮的厉烈,留给了他们很深的印象。

  一六五、当年杀戮于今现

  吴铁峰似乎颇费斟酌,沉吟半晌,才说:“不是内情,我说的只是一件事实,一件目睹的奇异经过。吴某人已经想了很多年,但还是想不透彻。我说出这件事,也许有点徒乱人意,但却和小文姑娘的病态有些牵连。”
  惜玉胸中熟记了很多医药知识,也熟记了很多重要的药方,当年谭神医把药理知识尽量地传授了女儿,但惜玉却未用心揣摸,只是凭仗着天赋才慧,把它记存脑际。现在却发现,医药知识对人生非常的重要。开始思索胸中记忆,如何应用于救人之上,也开始注意到武功和医药间的相互关系。她想理一个药方出来,能扼止住小文的病情。
  “那是个旭日初升的早晨,我在太行山中目睹了一场杀戮。”吴铁峰长长吁一口气,道,“十年前纵横中原的太行十八骑,就在那一战中,全部毁灭,没留下一个活口……”
  “这和小文姑娘的病态有什么关系呢?”王知府道,“十年前,小文还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吧?……”
  “问题是那套剑法。”吴铁峰道,“杀人的全过程快如闪电,无法看得很清楚,但出剑的姿态,却和小文姑娘的出剑姿态有些雷同。”
  “老吴,十年啦!”岑啸虎道,“记忆会否有误?”
  “不会,”吴铁峰道,“那是一桩终生难忘的大事。我和太行十八骑交过了三次手,知道他们的武功,一对一,我有胜算,一对二我可以保住性命,一对三,我就难撑一百个回合。但他是一对十八,我想不出当今之世,什么人会有这样的功力,当她亮出长剑之后,我心中还替她忱惜,一个人面对太行十八骑,是完全没有生存机会。但我错了,双方动上手,但见剑光飞闪,太行十八骑完全没有还手的机会,甚至我无法确定她几时把十八骑完全杀死……”
  “为什么呢?”惜玉道,“你应该是隐身偷觑,如若她知道你在偷看,也许不会放过你!”
  “对!当时,我就想到这一点,我躲在一个高崖上,借步步高升的日光,把发生的事看得相当清楚。”吴铁峰道,“我虽然把自己藏得更密了,但仍然忍不住探首张望,没有了血肉飞溅的混淆,看得更清楚了,大概她要把那套剑法练完,足足过了一刻工夫才收住剑势。”
  “看得更清楚了,”杜望月道,“看出了什么心得?”
  “那套剑法有一股邪气,由绵连不绝的剑势中散发出来。”吴铁峰道,“不知是如何算计出来的,剑光指袭之处,敌人刚好赶到,撞在了剑上,这一点是不是邪气呢?”
  王少卿双目中闪动着灵慧之光,但却强忍着未发一言。
  “也不知道那一套剑法的名字,”杜望月道,“看来也无法谈下去了。”

相关热词搜索:梦幻之刀

下一篇:第十八章 一日数惊,必欲置之死地
上一篇:
第十六章 杀手围二堂,事出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