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2021-08-03 09:26:32   作者:阿瑟·黑利   译者:王晓毅   来源:阿瑟·黑利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几乎就在艾略特·弗里曼特尔尽情享受着胜利滋味的同时,一位名叫D·O·格雷罗的原建筑承包商正愁眉不展,向失败缴械投降。
  格雷罗住在市区南边一栋简陋的公寓里,离航空港15英里左右,没有电梯,房间被他反锁了。公寓就在51号大街一家极不卫生的廉价小吃店的楼上,不远处就是牲畜养殖屠宰场。
  D·O·格雷罗形容憔悴,身材细长,微微有些驼背。他脸色蜡黄,下巴尖尖向前突出。他眼窝深陷,嘴唇很薄,显得十分苍白,还有一小撮淡褐色的胡子。他的脖子瘦得干巴巴的,喉结非常明显。前额的头发秃了很多。他双手发抖,手指没法保持不动。他不停地抽着烟,刚抽完这根马上就用尚未熄灭的烟头点燃另外一根。此刻他得刮个胡子,换件干净的衬衫。虽然反锁的那间屋子很冷,但他在里面一直出汗。他今年才50岁,但看上去老多了。
  格雷罗已经结婚18年了。从某些标准来看,他的婚姻即便平平淡淡,起码也还算幸福美满。D·O(他这辈子被大家所熟知的就是前面这两个缩写字母)和伊内兹·格雷罗都从一而终,从没想过另寻新欢。而且无论何时,D·O·格雷罗对女人向来没多大兴趣。比起女人,他更关心生意和财务运转。但是,就在去年,二人之间出现了精神代沟,无论伊内兹怎么努力都没办法跨越。其中一个原因是:格雷罗生意接连失败,他们一下子从相对富裕跌到了贫苦阶层。最终他们只能不停地搬家,起初是从舒适宽敞的郊区别墅(已经抵押了不少钱)搬到了没有那么气派的地方,后来又搬到这个两居室的破公寓,四面漏风不说,环境也是脏乱不堪,蟑螂到处乱跑。
  虽然伊内兹·格雷罗不喜欢他们目前的处境,但她其实也挺会持家过日子的,只不过她丈夫变得越来越喜怒无常,脾气暴躁,很多时候简直不可理喻。几周前,他一气之下打了伊内兹,她被打得鼻青脸肿。虽然她原谅了格雷罗,但他事后既没道歉,也不打算再提此事。她害怕格雷罗再次动粗,很快便把两个还在上中学的孩子——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送到了克利夫兰,跟她已婚的姐姐待在一起。伊内兹自己则留了下来,在一家咖啡馆当服务员。虽然工作很辛苦,薪水微薄,但至少能让他们有钱买吃的。她的丈夫似乎根本没发现两个孩子不见了,对她也不闻不问;他最近情绪非常低落,什么事都闷在心里。
  伊内兹这会儿还在上班。D·O·格雷罗一个人待在公寓里。其实他根本不必反锁那间小卧室,反正他也没打算在里面久留。但他还是把门锁上了,这样能增加一点儿安全感,保证不会有人打扰。
  和其他人一样,D·O·格雷罗今晚马上就要动身去航空港。他已经在航空公司订好了座位,还有一张有效机票——今晚乘环美航空2号班机飞往罗马。这会儿,那张机票就放在他的大衣口袋里,也在反锁的房间内,就搭在一把吱嘎作响的木椅上。
  伊内兹·格雷罗并不知道他有一张去罗马的机票,更想不到她丈夫为什么会买它。
  环美航空的这张机票本来是供往返旅行用的,正常价格是475美元。但D·O·格雷罗撒了一个谎,骗取了航空公司的信任。他付了47美元的定金,承诺在今后两年内每月分期付款,连本带利把剩下的钱付清。这47美元还是把他的妻子最后一件值钱的东西当掉换来的,那是她妈妈传下来的一枚戒指。伊内兹目前还完全蒙在鼓里。
  恐怕他是没机会兑现这个承诺了。
  但凡有头有脸的金融公司或银行,连去皮奥瑞亚的汽车票钱都不会借给D·O·格雷罗,更别说飞罗马的机票钱了。仔细对他做一番身份调查就会发现,格雷罗已经长期资不抵债了。他自己欠了一屁股债不说,连他的住宅建筑公司——格雷罗承包股份有限公司——也在一年前宣告破产。
  如果对格雷罗乱糟糟的财务状况再查得深一些,就会发现:在过去8个月里,他曾试图以他妻子的名义筹集资金投机土地交易,最后却以失败告终。因为这次失利,他欠的债更多了。现在,因为财务报表造假还有破产债务尚未偿清,一旦被拆穿,他马上就会卷入刑事诉讼官司,牢狱之灾看来是免不了了。还有一件没这么严重的事,但也挺着急的:目前他们住的这套公寓虽然破得要命,可房租已经拖了三个星期,房东放话明天再不缴房租就把他们赶出去。如果被扫地出门,他们可就真的无家可归了。
  D·O·格雷罗彻底绝望了。他的财政评级为负。
  不过,航空公司在贷款方面是出了名的好说话,如果贷款收不回来,他们的追债手段通常也没其他机构那么强硬。这项政策也是有心机的。航空公司根据多年的经验发现,掏钱买机票的人在社会上往往诚实不欺,非常守信,大多数航空公司遇到未付清全款的情况少之又少。像D·O·格雷罗这种穷困潦倒的人很少会来麻烦他们,因此他们并没有打算拒绝他的托词,因为不值得。
  他用两种很简单的方法成功地躲过了几次粗浅的信用调查。第一,他伪造了一份“雇主证明信”,那封信是他自己用打字机打出来的,信纸抬头是他曾经开过的一家公司,现在已经不存在了(不是破产的那家),公司地址就是他的个人信箱。第二,他故意在信上打错自己的姓氏,把“格”打成了“伯”。这样一来,对顾客信用进行常规调查时,输入“伯雷罗”就不会查出任何信息,更不会显示他真名下面的不良记录。进一步认证身份时,他用了自己的社保卡和驾照,按同样方法提前把姓氏小心翼翼地改了一下,之后又改了回来。在分期付款合同上签字的时候,他也没忘了把字写得潦草一些,让人看不出来到底是“格”还是“伯”。
  昨天给他出机票的办事员最终把“D·O·伯雷罗”这个假名打在了机票上。想到即将执行的计划,格雷罗仔细掂量了一下这个小动作。他觉得不用担心。之后要是有人问起来,“雇主证明信”和机票上也只有那一个错别字,很容易推脱是打错了。没有什么能证明是他故意策划了这一切。无论如何,一会儿去机场办理登机的时候,他打算把环美航空乘客名单还有他机票上的这个错别字都改回来。一旦登机,必须保证用的是真名。这一点至关重要,也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
  D·O·格雷罗计划的另一部分是把环美2号航班炸毁。他打算和飞机同归于尽。他一点儿都不害怕,因为他觉得留着自己这条命,于人于己都没用。
  但如果他没了命,那反倒有价值了,他决心实现自己的价值。
  环美航空的班机起飞前,他会买一份价值75000美元的保险,受益人是他的妻子和孩子。他认为到现在为止,自己为他们做得太少了,但他最后一刻的壮举完全是为了他们好。他相信,自己这么做绝对是因为爱而甘愿牺牲。
  他因心生绝望而钻了牛角尖,根本没有考虑2号航班上的其他乘客,还有那些机组成员,大家都得跟着他一起命丧黄泉。他已经迷了心智,失了良心,唯一担心其他人的地方就是:担心他们破坏自己的计划。
  他相信自己已经把所有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都考虑到了。
  只要飞机飞上天,他就不必再操心机票的事了。没有人能证明他并不打算把机票钱还清,就算那封伪造的“雇主证明信”暴露了——确实很有可能暴露——也说明不了什么,无非是他用虚假身份骗了一张机票。而这件事对之后的保险理赔也没有任何影响。
  还有,他特意买了一张往返机票,想营造出一种不仅打算飞出去,还准备飞回来的假象。至于为什么选飞罗马的航班,他有个远房表兄弟在意大利,虽然素未谋面,但有时会说起去看他,这件事伊内兹是知道的。因此,他的选择至少还算有逻辑可循。
  因为经济条件每况愈下,D·O·格雷罗在心里已经计划了好几个月。那段时间,他仔细研究了个人通过飞机空中失事骗取航空保险的过往资料。案例之多令人咋舌。有明确记载的案件中,犯罪动机都是通过事后空难调查揭露的,活着的同伙会以谋杀罪论。相关的飞行保险理赔也会随之取消。
  当然,还有许多飞机失事的原因尚未查清,也就无从得知它们是否也是蓄意破坏导致的了。关键在于能否找到飞机残骸。不管在哪里找到了飞机残骸,训练有素的调查员都能把那些碎片拼在一起,试着解读其中的秘密。他们通常都能成功。如果飞机是在空中爆炸并留下了痕迹,爆炸的性质就能确定。格雷罗因此断定,他绝对不能让大家找到飞机残骸。
  这就是他选择环美航空直飞罗马那趟航班的原因。
  2号航班——“金色商船”号——绝大多数时间是在海洋上空飞行,飞机解体后残骸落入大洋,永远都别想被找到。
  环美航空印发的一本乘客手册上标明了各种航线和飞行速度,非常方便,甚至还有一个特色专栏叫“标注自己的位置”。格雷罗算过了,按平均风速来算,飞行4个小时后,2号航班会飞到大西洋中部上空。他打算到时候再算一遍,必要的话再根据实际情况调整一下。首先,他得记下起飞的确切时间,然后仔细听机长广播,通常机长会通过机舱里的扩音器告知乘客航班的飞行进展。掌握这些信息后,很容易知道航班跟原计划相比是提前了还是延迟了,偏差是多少。最后,在他算好的那个地点——纽芬兰东部800英里附近——引爆炸药。只等着整架飞机或是解体后的残片一股脑地坠入海中。
  没有一片残骸可以被找到。
  2号航班的残片将永远埋在大西洋海底,变成一个秘密。相关人员无法调查,之后也找不出飞机失事的原因。大家可能会惊讶、猜测、推断,甚至猜对了真相,但他们永远都无法确定是真是假。
  由于缺乏任何蓄意破坏的证据,飞行保险将全额赔付。
  串起所有行动的关键是如何让飞机爆炸。显然,爆炸必须把整架飞机炸毁,而且同样重要的一点是,爆炸时间必须合适。为了第二点原因,格雷罗决定把爆炸装置带上飞机,亲手启动。现在,他正在反锁着的卧室里装配爆炸装置。虽说他是一个建筑承包商,经常和炸药打交道,但现在还是不停冒汗。从一刻钟前开始装配时起,他身上的汗就没干过。
  爆炸装置主要由5个部分组成——三管炸药,一根小雷管跟电线相连,还有一节晶体管收音机上用的电池。炸药筒是杜邦公司红色十字强效型的,体积虽小但威力无比,含有40%的硝化甘油;每个炸药筒直径0.04米,长0.2米,用电工常用的那种黑色绝缘胶带缠在一起。为了掩人耳目,他把炸药筒放在一个饼干盒里,盒子的一端是打开的。
  格雷罗就在床上小心地做这些事,那条破烂不堪的床单上还摊着几样别的东西:一个木制晒衣夹,两枚图钉,1平方英寸的透明塑料片,还有一小段细绳。能把价值650万美元的飞机炸碎的装置,总价还不到5美元。所有这些,包括格雷罗做承包商时剩下来的炸药,都是在五金店里买到的。
  床上还有一个扁平的公文包,就是商人坐飞机时常在里面放文件和书的那种。格雷罗现在正把爆炸装置往这个包里装。再过一会儿,他就会带着这个包上飞机。
  自制爆炸装置简直易如反掌。格雷罗暗想,整个过程就这么简单,但大多数人因为不了解炸药的特性,估计不相信它有那么大威力。但是,一旦爆炸,它绝对能置人于死地,把一切炸得粉碎。
  他把装有炸药的饼干盒牢牢地粘在公文包里面。紧挨着饼干盒固定着木衣夹和那节电池。电池可以释放电流。带金属弹簧的木夹是开关,时机一到,就可以把电流从电池内中释放出来。
  他把雷管上的一根电线直接连到电池的一端。
  他的双手在不停地颤抖,他能感觉到衬衣里面的汗一股一股地往下淌。雷管已经安好了,此时此地,只要一个不小心,手一哆嗦,就会把他自己、这间屋子连同大半个公寓炸得粉碎。
  他把注意力集中在那支木制衣夹上。
  格雷罗在衣夹两头朝里的那侧各钉进去一枚图钉。在衣夹弹簧的作用下,两枚图钉只要一接触,就可以构成完整电路。此刻为了避免二者碰触到一起,格雷罗在两枚图钉之间放了一小块透明塑料片。
  他大气也不敢喘,把从雷管和炸药筒里穿出来的第二根电线连到木夹的其中一枚图钉上。炸药筒里的两根电线现在都已经就位了。
  他停下来拿手绢把手上的汗擦掉,感觉心在怦怦乱跳。他精神高度紧张,在床上如坐针毡,感觉到屁股下面那张薄薄的床垫有些高低不平。每动一下,那张烂铁床就吱扭一声表示抗议。
  他继续手上的工作,屏气凝神连上一小段电线,一头连上电池的另一端,另一头连上木夹的另一枚图钉。现在,只能靠两枚图钉之间的那块一平方英寸的透明塑料片来阻断电流防止爆炸了。
  那块塑料片厚度还不到2毫米,边缘有一个小洞。格雷罗拿起床上剩下的最后一样东西——细绳——把绳子一头穿过塑料片上的小洞系好,免得塑料片乱动。他在公文包上提前打了一个很不起眼的小洞,把细绳另一头从洞里穿过去,刚好露在皮包的提手下面。包里的绳子很松,他把露在外面的那股又打了一个结,大小刚好把洞卡住不会让线头再缩回去。最后,他把露在公文包外面的那截细绳绕了一下,形成一个手指粗细的圆环——就像执行绞刑用的绳套,只不过小了很多——最后把多余的线头剪断。
  大功告成。
  只要把一根指头伸进去,就这么一拉!皮包里那枚塑料片会从木夹一头飞出,两枚图钉接触在一起。电流一过,立马爆炸,附近的一切都会瞬间灰飞烟灭。
  既然已经万事俱备,格雷罗松了口气,点了一支烟。他不由得再次想道:大家总以为制造炸弹非常复杂,侦探小说家也不例外。想到这儿,他轻蔑地笑了起来。小说里的炸弹引爆机关总是精心设计的,配有计时器、起爆装置,还会发出嘀嗒嘀嗒、呲呲啦啦或噼噼啪啪的声音,而且把它泡在水里就可以巧妙地避免爆炸。但在现实生活中根本不需要这么复杂——只要拿他刚才用的几样就够了,配件简单又容易买到。而且,他制造的这款炸弹是不会失效的,只要把那根细绳一拉,无论是水、子弹还是人,再勇猛都无力回天。
  D·O·格雷罗把烟叼在嘴里,透过吐出来的烟雾斜着眼看。他把一些文件小心翼翼地装进公文包里,盖住炸药、木夹、电线、电池还有细绳。他得确保这些纸张不会来回乱动,但是纸下面的细绳可以收放自如。就算他必须打开公文包,里面的东西看上去也没什么危险。他把包合上,锁好。
  他看了一眼床头的那个破闹钟。这会儿是晚上8点刚过几分钟,离飞机起飞还有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该出发啦。他可以先搭乘离家不远的地铁到航空公司的大巴车站,然后再坐机场大巴去机场。坐车和买飞行保险的钱刚刚够。想到这儿,格雷罗突然记起还得预留足够的时间在机场办理保险手续。他赶快穿上大衣,摸了摸衣服口袋,确定那张飞往罗马的机票还在里面。
  他打开卧室门,走进简陋寒酸的客厅,战战兢兢地提着那个公文包。
  还有最后一件事!给伊内兹留张字条。他找到一小片纸和一支笔,想了几秒钟,提笔写道:
  我这几天不在家。要出趟门。希望能很快带来好消息,给你一个惊喜。
  他在落款处签了“D·O.”。
  他犹豫了一下,有些于心不忍。结婚18年,就这么用一张字条把她打发了。但他还是决定就这么写,说太多会露馅儿的。出事之后,即便找不到2号航班的残骸,调查员也会把乘客名单翻来覆去地研究一遍。这张字条,包括他留下的其他文件,都会受到详细调查。
  他把字条放在伊内兹肯定能看到的桌子上。
  下楼时,格雷罗听到楼下那家廉价饭馆里人声鼎沸,大家在相互交谈,还有自动播放机在放音乐。他竖起大衣领子,另一只手握着公文包。那个像绞刑套索一样的圆线圈就在包的提手下面,挨着他弯曲的手指。
  他离开那栋南边的公寓,朝地铁站走去,外面依然大雪纷飞。

相关热词搜索:航空港

下一篇:第二部 晚上8:30~晚上11:00(美国中部时间)
上一篇:
10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