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一六章 母子相会
2021-08-26 14:16:22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约一个时辰,她将“五九神功”中的掌法剑法,演了一遍,玄妙变化无穷,确是司马笑予所不及的,高兴得他心花怒放。
  司马笑予对这掌法剑法本已熟练,只不知道变化,虽然这些变化,秘笈抄本上都载得有,但他无法参悟。
  现在经老婆婆一指点,心中豁然开朗,一学即会。
  老婆婆见他对五九神剑神掌,已全懂了其中玄妙变化,也不由高兴的道:“你天资甚高,真是不可多得之材。这‘五九神功’除?掌法剑法外,还有内功轻功及点穴法,这些你已都学会,用不着我指点了。”
  司马笑予由此时起,他的功力更是不同了。
  到底,老婆婆是如何懂得这“五九神功”呢?司马笑予心中不无有点疑惑,他正在沉思时,陡然又打了个寒噤。
  老婆婆见他神态,即问道:“你是不是感觉有点不舒服,我看你神色有点不对。”
  司马笑予道:“大概是受了点风寒,你老人家适才给我吞了一粒灵丹后,似乎没有效果。”
  老婆婆一愕,接着道:“我什么时候给灵丹你吞服过?”
  司马笑予愕然回道:“适才在山谷石屋中,你老人家不是给我一粒丸药我吞下吗?怎么你老人家一下就忘记了?”
  老婆婆更是惊诧道:“我何曾到过什么山谷石屋中,我又何曾给你丸药吞服?”
  司马笑予感觉奇怪道:“我在石屋中,你老给我一粒丸药吞服后,我们又吃了一点干粮就分开了,我离开石屋来到那森林里,又会着你老。”
  老婆婆顿时面色一变,沉吟一阵,即道:“过来,我看看你。”
  司马笑予满怀着鬼胎,走近老婆婆身边,她伸手翻开司马笑予眼皮仔细看了一阵,大惊失色道:“孩子,你又着了人家道儿。”
  她那紧张神态,不由引起司马笑予的恐惧,干瞪着眼望着她!
  老婆婆冷冷地道:“好厉害的妖妇,居然敢在我头上撒野。”
  司马笑予又迷惑又恐惧的急问道:“我又着了什么道儿?”
  老婆婆焦急地道:“你中了人家蛊毒了。”
  “我中了人家蛊毒?是什么人对我下此毒手?”司马笑予又惊又气。
  老婆婆道:“就是刚才给丸药你吃的那个人。”
  司马笑予气急地道:“刚才给丸药我吃的不就是你吗?”陡然气急填胸,冷冷地道:“你下了我毒手,还要来对我假惺惺,好!我就与你拼了!”
  不容老婆婆开口,陡地单臂一抖,一招“五九神掌”中“泰山北斗”,挟着一股劲风,向老婆婆拍去。
  他因气急交加,这一掌是用上十成劲力,份量可观。
  可是,因为他这一气急,而将腹内蛊毒激起发作,神智就有点迷糊起来,因此,动作也不大灵活。
  老婆婆见他神态,甚表焦急。在他一掌拍出时,赶紧滴溜溜一转,转到司马笑予身后,同时伸臂骈指如戟,即点中他的麻穴。
  司马笑予立即仆倒在地下。假如他不是蛊毒有点发作,老婆婆这一招哪能得手?
  老婆婆叹了口气道:“孩子,对你下蛊毒的人不是我,是玫瑰夫人,那妖妇过于狡猾,她化装成我,嫁祸于人。你想想看,假如是我,我还会来指点你‘五九神功’吗?”
  说着随即替他解开穴道又道:“你赶紧摄神定心,不要浮躁,一浮躁,蛊毒就要发作,慢慢的将你所遭遇的经过,告诉我。”
  司马笑予时才一时气忿,误会了老婆婆,现在经她一解释,确是不假。即向老婆婆道歉,于是将他所经过的事吿诉了老婆婆。
  老婆婆叹了一声道:“玫瑰夫人真是个厉害人物,她大概早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替你疗疾之时,已潜伏在我们旁边,连我也被瞒过了!”
  “我想自那个时候起,她就跟踪在你身后,到了七鹰之谷,她就趁机化装为我,将你挟出山谷后石屋中。”
  “她所说与七鹰子的经过,确实是实话,一句也不假,她的用意不外是增加你对她的信心,使你不会怀疑她是假冒,另一面,是给你一个示威,使你在精神上先已受到了威胁,日后使你永远俯首贴耳的皈依她。不然七鹰子就是前车之鉴。”
  “在石屋中,她先给你饮了一杯山泉,那山泉内,她早已下了一种药物,在你饮下山来以后,就感觉不舒服,这才趁机会送药丸你吞下,明是说那丸药可以提精神,实际就是下了蛊毒。”
  “她的手法,确是高明,也可恶到极点,我一一”她望了望司马笑予一眼继续道:“我不会放松她,我得斗斗她。”
  沉静了一会,她又叹了口气道:“玫瑰夫人的蛊毒,厉害非凡,没有她独门解药,是无法解除的。三个月后,只有两个结果。第一结果是疯狂,一如七鹰子一样,失掉本性,第二个结果是失掉武功!”
  她停了停又道:“这两个结果都可怕!孩子你忍耐一时,我无论如何要设法救你。”
  “不过,我可要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五九神功’,是从你那里学来的,你别感惊奇,也别灰心,只要你解除了蛊后恐怕江湖上再没有人比你高了。”
  “至于我是怎么从你那里学得‘五九神功’呢?你一定十分迷惑,我告诉你吧!”
  “你还记得在荆门山,会着了两个与你交手的一白一黑的妇人吗?那两个妇人,都是我化装的,在过招时,你的掌法剑法,我就偷到了。”
  “不过,我虽偷学到‘五九神功’,但同你一样,不能发生出威力,没有多大作用,还比不上我原来的武功。”
  “因此,我想你身上一定藏有‘五九神功’秘笈,正要向你施出手脚盗你的秘笈时,谁知你神经受了刺激,就将‘五九神功’秘笈一气之下,丢入柳林内,刚好我隐藏在柳林中,被我拾着。”
  “但是,秘笈中只对掌法剑法、轻功点穴法等,有所说明,但是对于内功却没有记载。”
  “于是,第三次又化装成为一个老太婆,就像我现在这个样子,藉机为你治疗所中冷魂仙子的摄魂术,我就从你脉道运行的方法上,偷学那‘五九神功’中的内功法。我虽已体会出内功运行方法,但心机仍是白费,因为不懂口诀,终不能打通督任二脉。”
  “自你离开荆门山后,根据你‘五九神功’内功运行方法仍不能打通了督任二脉,只好放弃这个欲念,专从你那秘笈上参悟了五九神掌神剑玄奥变化。”
  “本来,你我之间,还有一段恩怨,那时我本想置你于死地,但是后来我发现我们这一段恩怨可以化解,所以我就放过了你。”
  “我不但放过你,而且我心意一转,还要来成全你,所以我即赶了来,指点你‘五九神功’的掌法剑法玄奥变化。”
  “你我之间的一段恩怨,是否能够化解,那得看你,不过,日后你将事情弄明白后,也许你不会计较了。”
  “至于你我之间有什么恩怨,这恩怨怎么又可以化解?以及我到底是什么人?这一切,目前你不必要知道,到时候自会明白。但是,你是谁?你的来历我早已明白,现在也不用说明。”
  “目前,你唯一的要信任我,我将要带你到一个地方去隐藏起来,然后设法寻找解药。在未寻到解药前,你可不能露面,要知道玫瑰夫人这万魔之魔,会随时在你身边。”
  “你也许怀疑玫瑰夫人既点中了你的穴道,为什么不直接将你掳去?我猜想她不外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她要降服你,先要降服你的心,她要间接使出各种方法与手段来,使你自动投入她麾下。”
  “第二个原因是想藉这机会离间你我,使你认为下蛊毒的人是我这个老太婆。谁知她竟千虑一失,料想不到我在这个时候又会同你见面,揭穿了她的诡计。”
  “适才,我听说玫瑰夫人告诉你说,七鹰之谷有个蒙面怪杰,他有解药要去救七鹰子,也许是可靠的,我得去寻找他。不过这个怪杰,如果是他,那就有点难办了!”
  “但,我要是将你的来历向他说明,那事情就不会感到困难,他会自己来解救你的。但是,我如何向他说明呢?这需要考虑。”
  司马笑予闷不作声听她讲完这一遍话,如听神话一样,既惊诧又骇异!茫茫如在梦中。
  老婆婆沉默一会,接着又道:“我这个老婆婆,你以为这就是我本来的面容吗?不是,我本来的面容你且看来一一”说着,伸手向面孔上一拭,那一张多皱纹的面皮随手而下!
  立在司马笑予面前的原是一个年约四十许艳丽中年佳人!
  司马笑予又愕然了!
  她随手又将人皮蒙在脸上,恢复了原样道:“适才就是我本来的面目,我这面目,十多年来,你是第一个看见。”
  “我为什么要你看清我本来的面目呢?”
  “适才我不是对你说过吗?因为玫瑰夫人会随时在你身边,她随时会化装我来骗你。”
  “日后,我离开你后,再见到我时,先看我本来的面目,你就知道是谁不会受骗了。”
  说到这里,她突然惊叫道:“啊呀!不好,恐怕这个女魔还要去骗她们,我得要立即赶去!走,我先将你安置一个地方再说。”

×      ×      ×

  老婆婆带着司马笑予而去,暂且不提。
  就此机会,将前书所叙白石碉堡宫装蒙面成丑妇人来历,在此交代一笔,免使读者久悬于心。
  却说河南信阳府,所属有个小地方名叫杨柳河,有数十户人家。内中有一家大户周大同,年约五十余,是个退休的朝廷命官,因不满奸臣当权,乃退休隐于这个小地方杨柳河。
  两夫妻,带着一个女儿,置了一点田产,日子倒也过得很舒服。那时周大同的女儿周逸君不过八岁,生得甚是美丽聪慧,两老真是爱如掌上明珠。
  在周逸君十岁那年,忽被一个武功甚高的尼僧,看上她骨骼清奇,是个练武的上乘之资。于是征得周大同夫妻同意,将她带去练了十年武功。在她艺成回家后不久,周大同夫妻双双先后死亡。
  这时周逸君有二十一岁,她虽是生长在官宦人家,但她是个练武的人,对于自己终身大事,她就以武林中人为选择对象。
  因此不久,她就与当时誉满桐柏山一带,一个英俊英雄司马人龙结合了。
  那时周逸君武功甚高,不在司马人龙之下,尤其她两手飞花袖功,更是出神入化。因此,在江湖上得着一个飞花女美名。
  周逸君与司马人龙结婚后,俩人感情倒也不错,一年后就生下了一个男孩,生活更是美满甜蜜!
  谁知好景不常,这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突然发生极大的变化,司马人龙被另外一个女子所占有了!
  司马人龙因年青英俊,武功又高,当然不免被武林一般女子所垂青。他这个人品德上也并不十分好,因此他就了认识了一个令狐莺,外号人称幻影魔狐这么一个女人。
  幻影魔狐令狐莺,那时年龄有二十五六,不但人生得极其美艳,而且武功绝高,并机智诡谲善于化装,神出鬼没变化莫测。
  她生性偏傲任性,机诈百出诡计多端,故在江湖上从未遇过敌手,遭过失败!
  也是孽缘前定,一日不期与司马人龙相遇,一颗芳心就为他所击。司马人龙一见她也认为天仙化人,于是运用手腕,就将她弄到了手中,当时司马人龙并未告诉她已结婚生子。
  飞花女周逸君失掉司马人龙,岂愿就此甘心,于是寻上了幻影魔狐令狐莺大打起来。
  幻影魔狐令狐莺,在她十五岁时,即参悟了宇宙自然变化,研出一种绝功,“要命三奇招”,变化凌厉奇绝!
  飞花女周逸君一寻着令狐莺因气急出口大骂,不堪入耳。
  幻影魔狐令狐莺一听说周逸君是司马人龙前妻,这一气非同小可,立即恨极司马人龙,不该欺骗了她。
  但那时司马人龙一见周逸君寻来,早就见机躲避,令狐莺一肚皮的气忿,就发泄在周逸君身上。假如周逸君当时不出口伤地,也许她本身不会弄得毁容破像见不得人。
  周逸君飞花功虽然精深,但敌不过令狐莺的耍命三奇招,因此周逸君就被她一招“雷火燎原”炎热掌风,将一张美丽的脸孔烧毁。
  所幸令狐莺那时对要命三奇招,功力还不到火候,不然周逸君哪有命在?
  周逸君被令狐莺要命三奇招之一招“雷火燎原”灼伤后,心灵交碎,一气之下,丢下家中尚不满两岁的男孩远走高飞。
  她来到湖北宜都,就隐居在虎牙山,十五年来苦练飞花袖功,矢志复仇。
  因为她刺激受得太大,精神就有点失常,十五年来,每于花前月下,萦思过去与司马人龙一段恩情,柔肠寸断!因此对司马人龙及令狐莺二人恨之入骨。
  却说幻影魔狐令狐莺将周逸君击伤后即寻找司马人龙,用同样的一招“雷火燎原”也将司马人龙脸孔毁去,但他两人自此以后也在江湖上失踪。
  周逸君被遗弃的男孩,邻居见他可怜,将他收养下来
  偏他命途多舛,在他四岁时,收养他的两口子在一年内先后死亡。自此以后,他就流浪街头流为乞丐。
  武当太乙真人一日无意发现了他,见他骨骼清奇,是个练武功的奇材,即将他带回武当山收为门徒。
  太乙真人当时亦曾在他居处的附近,打听过他的身世,但只知道他姓司马,父母是武林中人,但是谁呢?可无人知道。
  因此,太乙真人,代他取名为司马笑予。
  司马笑予在武当晃眼十六年,内外功均有相当火候。
  太乙真人见他武功已有相当基础,乃命他护送玉佛至四川峨嵋为名,以便令他顺便寻找双亲。
  司马笑予怀着玉佛离开武当山后,太乙真人立即将这一消息透露江湖。因为玉佛乃武林至宝,人人垂涎,太乙真人用意是想将司马笑予父母引出来,俾使他能与双亲团圆。
  但玉佛即为武林至宝,太乙真人又何如此大意?竟不怕武林中人得出呢?这中间当然另有原因,恕此时暂不说明,日后自有交代。
  却说司马笑予离师下山,不久即将玉佛遗失,先后结识五女,为了摆脱五女的纠缠,在沙洋乱山崖愤而离开,直奔四川,便转道滇西寻找粉蝴蝶追寻玉佛。
  谁知司马笑予路经虎牙山,竟遇着亲生母亲周逸君。因飞花女周逸君精神早已失常,一见司马笑予像貌极像司马人龙,因引起极度仇恨,就出手将他点倒。她根本未想到司马笑予是她亲生儿子。
  当一个人处于极度痛苦与怨恨之中,思想是偏狭的,不会想得太远。何况周逸君精神又不正常,将司马笑予点倒后,挟回白石碉堡猝下毒手,用极厉害的错骨截筋法,使司马笑予欲生不得,欲死不能。
  两人哪知一个是亲生母亲,一个是亲生儿子?
  天下事竟有那么巧,假如周逸君不是司马笑予周岁时替他挂下了一块九龙玉佩,准死在亲生母亲手下。
  但若不是将这块九龙玉佩送与李嫣红作为订情之物,而李嫣红如果不在紧要关头时,拿出这块玉佩而被周逸君看见,司马笑予仍是不得活命。
  周逸君一见李嫣红拿出那块玉佩,自己的东西当然一见就认识。赶紧向李嫣红索取,惟因她精神失常,言难达意,竟反被李嫣红误会她贪图宝物。
  周逸君虽精神失,但母子天性是存在的,一面向李嫣红索了玉佩,一面即将司马笑予错骨截筋法解除,因此乃救了司马笑予一条命,若再迟一个时辰,司马笑予已无法挽救了!
  上文交代清楚不提。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第一七章 俊面郎君
上一篇:
第一五章 七鹰之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