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一八章 恩怨了结
2021-08-26 14:18:26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蒙面老头是何等人物,一见对方出手凌厉非凡,知非等闲,功力如无高深修为,哪能达到这个境地?
  但他安心与她硬拼一掌,右爪倏地收回,右掌伸出到中途,猝然加上十成劲力,仍然向前猛拍。
  两掌相接,闷雷似地一声响,蒙面老头一个踉跄,倒退丈余,杨紫艳亦是身形摇晃不已,险些掌桩不稳!
  这一下可把李嫣红惊得呆了!
  杨紫艳这一份功力,是从哪里来的呢?这可透着古怪!蒙面老头功力,她们五人联合攻她,已闹得不可收拾,想不到杨紫艳竟能硬接一掌。
  但在老头第一次同她交手时,她的功力还差得很远,只相隔数个时辰,她像是换了个人似的,真是令人费解!
  老头不再那么骄狂了!青纱面罩里暴射出两道凌芒,眨也不眨地望着杨紫艳。
  杨紫艳冷冷地道:“怎么样!我不为己甚,快将那人交给我,我们各走各的。”
  老人虽被她的功力惊骇,但他生性倔傲个性,岂愿就此认输,听人摆布?
  他嘿嘿地冷哼两声道:“没有这么简单,你到底是准?可报个万儿来!”
  她漫声道:“我吗?紫玉萧杨紫艳,江湖上微有薄名!”
  语音未落,蓦地远处有一个清脆的声音接着道:“真的吗?好不要脸!”
  杨紫艳一听那人声音面色突然一变,向那发声之处瞧了一眼,转身就走,也不理会那被捉的司马笑予了!
  老头及李嫣红均愕然,不知杨紫艳为什么,听到那人简单两句话,就被震退?
  老头机灵地背起仍被点中穴道的司马笑予,向山崖下纵去!
  这可气恼了李嫣红,眼看杨紫艳就要得手救出司马笑予,不知是哪里来的那个怪人,就将杨紫艳吓跑了。
  再一看那老头又背负着司马笑予向山下奔走了,她哪愿就此放手?起身就追!
  蒙面老人虽背负着一个人,身法仍奇快,好在李嫣红轻功不弱,几个起落,亦十余丈开外。
  饶是这样,李嫣红仍是落后好远!
  李嫣红转过一个山坡,突见一个灰色人影一晃,拦身在蒙面老人身前,身法比老人更耍高出许多,李嫣红赶紧刹步停身,隐伏在暗处,一看那人原来是个龙钾老态的老婆婆。
  蒙面老人大吃一惊的停身,愕然地望着那个老婆婆。那老婆婆看了他一眼道:“我们快二十年没有见面了,你认识我吗?”
  蒙面老人实不知这个老婆婆是什么来头,茫然不解地道:“你是准?”
  老婆婆道:“先别问我是谁,我有几句忠言劝告你,希望你能采纳。”
  蒙面老者也怪得紧,只见他嘿嘿干笑两声道:“你既不说出你是谁,但你可知道我是谁?”
  老婆婆道:“司马人龙,你就是烧成灰我也认得你。”
  老头大吃一惊,立即放下手中被点中穴道的人,双掌一错,欺身前进两步喝道:“你到底是谁?快说!”
  老婆婆不为他声势所动,极沉着地道:“你别这样气势汹汹,这么把年纪,武功也不错了,为什么火气仍这么大呢?十多年来,还没有改一点?”
  李嫣红心想这个老婆婆倒是很慈样的,她如果将这个凶霸霸的老头打一顿,那才好呢!
  老头听她这几句话说来十分亲切,不由有点感慨,青纱面罩里突又射出两道凌芒,心说难道是她两人吗?但面貌却一点也不像她们,那她到底是谁?如不是她们两人,别人哪会知道我的姓名?
  老婆婆见他沉吟不语,乃接着道:“你可知道你有个儿子名叫司马笑予?”
  她这一问,不但问得老头目呆口哑,连李嫣红祈来也大感意外。
  老婆婆侧身望了望被点中穴道的少年不知所措,老婆婆长叹了一口气道:“老婆不要了,连儿子也不认?”
  老头跨前一步急问:“你是周逸君?”
  老婆婆反问道:“假如我是周逸君,你可认我?”
  一幕往事涌上老头心头,心说:周逸君不会原谅我的,假如她来找我,来意就不善,先下手为强,无毒不丈夫,毙了她吧!
  想着,猝然举臂伸掌向老婆婆劈下。
  他这一掌用尽毕生劲力,疾风中带着一股热力,威猛已极!
  老婆婆见他猝然下手,不由脸色一变,不退不躲的,举起宽大衣袖轻轻向来势一拂,两股掌风相接,只听得轰然一声大响,蒙面老头被震退二丈远外。
  老婆婆则屹立如山,纹风不动!
  老头不禁大骇!
  李嫣红更是惊得一张小嘴都合不起来!
  蒙面老头的功力,李嫣红是见过的,曾合她们五人之力,在数招内险些丧命在他掌爪之下,他的功力已不可一世了!
  此刻,那个老婆婆只举起宽大衣袖轻轻一挥,就将他击退两丈余,这个老婆婆功力,岂不达到超凡入圣境地?
  老婆婆一衣袖将老头挥退后,面露愠色道:“哼!你仍这么心毒,那也怨不得我了。”
  说着,身形一晃,人已欺身到老头面前,接着右臂一抡,一掌向他拍去!这一掌挟着风雷之势,令人心胆俱裂!老婆婆一招出手一半,蒙面老头吓得大声惊呼道:“雷火燎原!”
  老婆婆时才见他心狠手辣的对她猝然出手,就恨极了他。一怒之下,故她也用这极厉害的一招想将他毙于掌下。
  在这一招递出一半,忽见老头吓得惊叫一声,心一软,又不忍心下手。但她这一掌是用上八成劲力,出掌快极,若想半途收回,实不可能,眼见蒙面老头,就要伤在她这一招之下。
  老婆婆也真了得,只见她接着左臂一挥,宽大的衣袖,挟着一股柔风,将老头卷退五丈远外,右掌在中途略一沉腕含劲,身躯向右一斜,老老实实地一掌拍在一棵百年古树上。只见火光一闪,闷雷似的一响,一蓬浓烟过后,满树绿油油的枝叶,顿时变为焦黄,纷纷飘飞!
  伏在暗处的李嫣红惊异得暗道:“这不是要命三奇招‘电闪雷鸣’中第二式‘雷火燎原’吗?她是何人能会这个招数呢?她这一招功力,超过合我们五人功力以上,恐怕同我师父要并驾齐驱了!”
  蒙面老头面色苍白,战栗栗地道:“你是令狐莺?”
  老婆婆冷哼一声道:“我问你这个无情无义、心狠手辣的东西,周逸君有什么对不起你?你以为我就是她,就猝下毒手,想将她击毙,你有无一点人性?”
  略顿一顿道:“你遗弃了周逸君,而又欺骗我,我如不是受了你欺骗,又怎会将一肚皮怒气都出在她头上,同时交手时毁了她面容?”
  “咳!虽然当时她不该口出恶了伤我,但我也觉得自己太狠了一点,现在想起来,也悔恨不已!”
  “当然,我也毁了你的面容,但以你的行为,当时我杀了你还难平我心头之恨。”
  “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们都已老了,还有什么可争的?我为了弥补我过去对周逸君的过失,我要使你们夫妻父子团圆,所以我下辞劳苦,日夜为你们奔走。”
  “谁知你仍是那么心狠手辣,一点也不念夫妻之情,令我恨极,真想将你击毙。”
  “但是一见你那惊骇之状,我又不忍下手,周逸君现已来到此地,不日可以与你见面,假如你听我劝告,洗心改过好好的对她,你们还是幸福的,还有你的儿子司马笑予——我暂不谈,先问你,你的态度如何?说个明白。”
  蒙面老头却被她一番言语打动,回忆过去,不由流下几颗热泪!
  老婆婆见他流下眼泪,知他天良尚未泯没,乃乘机又道:“十多年前你受我一招‘雷火燎原’毁了你面容后,躲在深山里苦练功夫,以为现在就可以横行一世。不思己过反将怨恨出在妇女身上,在武陵山专与妇女作对,这种向牛角尖钻的行为,岂能得着好结果?要知天下能人多的是,别说你这手功力,就拿我来说,尚差得很远呢!”
  “还有,你竟糊涂到这种地步,听从幻云叟的话,要捉拿司马笑予,逼他交出‘五九神功’,你竟没想到既有‘五九神功’了得,幻云叟他还会让给你?很明显幻云叟无法敌得过司马笑予才挑唆你出面。他的用意也不过是藉你同司马笑予捣个蛋而已,以你的功力同幻云叟比,更差得太远哩!他既敌不过司马笑予,你又哪是他敌手?”
  “但你又何曾知道这个司马笑予即是你亲生的儿子哩!”
  老头如斗败了的一只雄鸡,垂头丧气,不可一世的气势一扫而光,沮丧地道:“令狐莺,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周逸君,也对不起我的儿子,现在怎样办呢?你说。”
  老婆婆又叹了口气道:“只要回心转意,痛改前非,立刻同周逸君和好,她会原谅你的,有妻有子,还有什么不满意呢?”
  老头望了她一眼道:“那么你呢?”
  老婆婆凄恻的苦笑一声道:“我吗?自有我的出路。”
  老头漫道:“你不能同我们在一起吗?”
  老婆婆似不愿意谈这个问题,道:“暂别谈这些,先同我去救你的儿子要紧!我听说你有玫瑰夫人蛊毒解药,是不是?”
  老头迷惘地答道:“有的,这是我无意中得来的,我本想去救七鹰子。你知七鹰子同我过去交情不错,但我无法去接近他们,他们已迷失本性,我的儿子他怎样?他不过是被我点中穴道,难道他已先中了玫瑰夫人蛊毒吗?”
  他说着,很亲切慈祥的走向被他点中穴道的少年身边,正要伸手解除他的穴道。
  老婆婆即道:“他不——是,不,你暂时不要解除他穴道,背着他同我来。”
  老头心中感觉迷惑,但他仍听从老婆婆的话没解开那少年穴道,背起他随着老婆婆身后飞驰而去。
  他们这一走,李嫣红当然不舍的在后急追,谁知他们两人这一施展起轻功,眨眼就不见人影,李嫣红再也追不上了!将她愣在深山里!

×      ×      ×

  这时天已微明,她回忆时才老婆婆一篇话,已明白那老头是司马笑予父亲,曾经用错骨分筋法伤害司马笑予的那个蒙面妇人是司马笑予的母亲。
  但这个老婆婆又是何人呢?听她的语气,似与老头及蒙面妇人有很密切的关系。
  可是这个老婆婆又会我门派的要命三奇招,难道同我师父又有关系吗?蒙面老头及蒙面妇人面孔都是伤在她那“雷火燎原”一招上,这老婆婆功力似乎莫测高深。还有杨姊姊那一手功力又是从哪里得来的呢?真有点邪门!
  还有昨夜那个被老头击毙的少女,又是何人?司马笑予又是如何认识她呢?这一切太过迷惑,真令人费解!
  诸葛姊姊她们现在又到哪里去了呢?杨姊姊说她们已到七鹰之谷,但在谷中怎么又不见她们呢?难不成她们已被困在崖谷之中吗?我得仍往崖谷中去寻找一遍。
  天已大明,感觉有点饥饿难忍,昨天打的两只野兔,尚携带在身上,于是她取出火折,寻来一堆枯柴烧烤起来。
  不一会兔肉烤熟,香气四溢,她吃了半只,饮了一点泉水已经大饱了。
  蓦地一声“啾啾”鹰鸣,李嫣红抬头一看,见昨天那七只大苍鹰向她飞来。她大吃一惊,知道七只大鹰厉害,是无法能够抵抗它们的袭击。
  她正想寻个地方躲避一下,但那七只大鹰已飞临在她头顶上,渐渐向下盘旋。
  她想这七只鹰真可恶,大概是想来夺我的兔肉,别嘴馋,就是丢在河里喂王八,也不会给你这些扁毛畜牲吃,嗯!昨天攻得我好苦啊!
  七只大鹰,愈旋愈低,李嫣红心一急,暗想我反正也吃饱,这一只半兔,就给它们吃了吧!可是它们有七只,这一只半兔如何分配呢?
  对了,我不如将兔肉撕成一块一块,让它们大家都吃。
  想着,即将兔肉撕成一片片,向上掷去。
  七只苍鹰却也乖巧,一只只接个正着,吃得津津有味,不一会兔儿吃个尽光。
  但是七鹰仍不离去,李嫣红幼稚地向它们大叫道:“没有啦!走吧!”
  七鹰似听到她的叫声,也在空中“啾嗽”地叫着,但仍不离去,也不向她攻击。
  七只鹰似懂得她的话,一只只慢慢地向下飞,坠于池附近蹲立着,每只都睁着两只红眼珠瞧着她,“啾啾”叫个不停!
  李嫣幻道:“昨天我们是仇敌,今天却成为朋友了,不打不相识是不是?”
  七鹰头一歪,“啾啾”地叫了几声,内中有一鹰蓦地一嘴啄着李嫣红衣角,向左边拉,另六只大鹰立即腾起空中,向左边缓慢飞去。
  李嫣红精灵非凡,立觉这七鹰行动有点蹊跷,问道:“你是要我同你们去玩是不是?”
  那啄着她衣襟苍鹰点点头又“啾啾”鸣了两声。
  李嫣红小嘴道:“我有事呀,我要找我的朋友去,不能陪你们!”
  那只鹰却有点怪,啄着她的衣襟,一个劲地向左拉,李嫣红忙道:“啊呀!不要拉了,我的衣服都给你拉破了,快放开,我随你去就是。”
  她这么一说,那鹰立即放开她腾空向左飞去,李嫣红只好随着施起轻功追上。
  穿过一个山谷,七鹰在天空中陡然鸣了一声,很快飞得无影无踪!
  李嫣红心里说这七只畜牲真可恶,将我引了来,它们却飞跑了,这是什么意思?
  她正愣着,忽然见山峰下距此地约三五丈远处,有四五个人影闪动,从刚冒出来的太阳反射中,很明显看出是五个女人。
  她一见,大为开心,那不是诸葛姊姊数人吗?我离开了一夜,还不知她们怎样挂记我哩!
  她心里想着,脚步仍未停,向那五人急奔!
  在她窜下山峰时,五人已转入一片小松林内!
  几个起落,她已进入小松林,侧头一张望,五人在前面草地下坐着,她轻轻窜近五人,一打量,果然是冷魂仙子五人,她再向每个人看去,我的天,她惊得险些叫出口来!
  原来五人中,除了有她昨夜所视为有点神秘的杨紫艳,内中赫然还有个身背金色琵琶,一身红色短劲装的李嫣红,这一惊非同小可!
  这到底闹的是什么神通?怎么又有个李嫣红,这是什么魔鬼化身呢?她不但惊骇而且也气得紧!
  她在一气之下,抽出背后金琵琶,正欲闪身向那个李嫣红奔去拼个你死我活时。可是怪事却连接不断的出现,她还未挪动身形,突然四条人影一闪,从前面树梢上飞身而下,各捉对儿野杀起来。
  李嫣红赶紧将欲纵出的身形稳住一打量那飞身而下的四人,不由又骇得呆了!
  原来那飞身而下的四人,赫然是冷魂仙子诸葛芙蓉,紫玉萧杨紫艳,铁笛史黑青,银笙孔白洁等四人。
  换句话说,五个少女,现在都有了个化身,而变成两个同一样的五个少女。谁真谁假?恐怕要请张天师来,才能分别出来。这两个同一样的五个少女,无论身形、服装、面容、动作、年龄、口音、兵器,没有一点分别。天下绝不会有生长得如此维妙维肖同一样的人,内中当然一定有五个是真的,有五个是假的。这五个假少女,不是魔鬼所变,亦必是妖怪所化。如无专门降魔捉妖的张天师,今天这个神怪的事,恐怕难以分辨了!
  从树梢飞身而下的四女,大概是早已隐伏在林中,想是同李嫣红一样,各人一见草地上都有一个同自己一样的人,才怒极骇极飞身而下,各捉对厮杀。
  后现身四女,想是发现了这个怪事后,事先有了个计议,以免混淆不清。四女发髻边,均插肩杜鹃花一朵,以资识别,这种杜鹃花在此地遍处都是。
  那先坐在草地上头上没有杜鹃花的五女,一见飞身下来的四女,亦是面露惊讶之色!在她们惊惶未定时,插着杜鹃花的四女已向她们各寻同样的人动起手!没有杜鹃花的五女除了李嫣红,其余四女,只好起身迎战。
  隐伏在暗处的李嫣红,她当然是个真的李嫣红,她自从昨天下午离开树林打野味充饥起,与七鹰大战至现在止,她始终没有离开过读者眼帘。
  现在两边的人,最大的区分,是一边发髻上插有杜鹃花,一边是没有插上杜鹃花。
  可是,伏在暗处的真李嫣红,她是没有插上杜鹃花。那么难道原在草地上休息没有插上杜鹃花的五女也是真的吗?
  但也不能这样武断的判断,这也是不合理的,因为她们之间,也还有一个没有插上杜鹃花的李嫣红。
  八个人一交手,伏在暗处的真李嫣红心头一转,她想我仍伏着不现身为上着,看她们能否打出个明白来。
  原坐在草地上的李嫣红,缺少了一个对象也只有袖手旁观。
  八人一场混战,旗鼓相当,不分胜负!
  约片刻,站立一旁的李嫣红,随手在地上摘下五朵杜鹃花,除了她自己鬓发上一朵,其余四朵分别抛向四人,并大叫道:“姊妹们快将杜鹃花插在头上。”
  在鏖战中没有杜鹃花的四女,也没有去多加思索,一面交手,一面接过杜鹃花插在鬓发上。
  这样一来,谁人是谁一边的,更混乱得一团糟。
  其实,原来没有杜鹃花的四女,本心是不愿意将自己一边人混乱起来,但是接过杜鹃花插在鬓发上才想起来。
  又混战了一刻,仍无胜败!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第一九章 玫瑰夫人
上一篇:
第一七章 俊面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