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一七章 俊面郎君
2021-08-26 14:17:34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此刻,已是日落黄昏,夜暮四合。
  李嫣红回身一看,原是紫玉箫杨紫艳,嘟起小嘴道:“人家今天可栽在这几只扁毛畜它爪下,你还说好耍哩!”
  杨紫艳又是媚笑一声道:“这还好是你,要是别人,怕不早伤在牲爪下,你可知道这七只大鹰来历?”
  李嫣红背上琵琶道:“谁知道这些扁毛畜牲有什么来历,别闲磕牙,走,找他们去,算不错,我还打死两只小兔,别让她们老是饿着肚子。”
  杨紫艳扑嗤一笑道:“要是等着你打野味充饥呀!我们早就饿倒了。她们早已弄饱了肚子走啦!”
  李嫣红撒娇地道:“可好啊!我在这里同七只畜牲拼命,她们倒丢掉我先走了。好没良心!”
  杨紫艳拿出一点干粮道:“谁说我们没有好良心,这不是给你带来了干粮,快吃吧!她们在七鹰之谷等我们。”
  李嫣红接着干粮一面吃一面笑道:“我是说她们没有良心,并没说你呀!只有你这姊姊对我这个妹妹最好!”
  杨紫艳也娇笑道:“你这个小鬼头,一张嘴多甜,怪不得你的笑哥哥整天的想着你哩!”
  李嫣红只有十七岁,面孔仍嫩得紧,立即现出一朵红云,但她口头上却不示弱,接着道,:“谁像你那么厚的脸皮,大白天两人睡在树林里,哼!好羞!好羞!”
  杨紫艳似不懂李嫣红所说的话,只是支吾地嗯了一声,笑了一笑,没说什么。
  可是刁钻的李嫣红虽然在夜暮里看不见她的神色,但见她沉闷不语,以为有点害羞,这可搔着她的痒处,岂肯放过,急问:“你可还记得,那是在什么地方?你说说看。”
  杨紫艳内心一慌,但立即又恢复原样笑道:“那确什么了不起,我们不过是谈谈心而已,管他是在什么地方,我早忘了!”
  李嫣红并未注意她的形色,仍不放松的打趣道:“要不是我一阵琵琶声,还不知道你们做出什么好事来哩!”
  杨紫艳更茫然道:“小丫头居然也不害羞,说出这些丑话来!不同你说了,我们找她们去。”
  李嫣红可抓着理不让人,道:“谁叫你先撩我,你不叫一百声好妹妹,我还要说哩!你可记起在沙洋客店里,向笑哥哥那么样飞眼,还说我不害羞哩!”
  杨紫艳可真认输了,道:“好妹妹——好了吧!再不走!如果找不着她们,我可不负责任。”
  她这才满意地一笑,随着杨紫艳向七鹰之谷奔去。
  李嫣红人本机警灵慧,同杨紫艳打趣了一阵后,突见她行动言语之中同往似有点不对。不过她终究是年轻,没有想到其他问题,以为杨紫艳也许今天心情不太好,竟没有去深加注意。
  两人来到七鹰之谷,根本没有发现众人。
  杨紫艳故作一愣,道:“怎么她们没有在此地等我们呢?难道她们先到谷中去了吗?”
  李嫣红却真有点愕然,问道:“她们在哪个谷中?”
  杨紫艳道:“这七鹰之谷,确有洞穴,乃是当年闻名江湖居于正邪两道的七鹰子所居,刚才同你交斗的七只大鹰就是他们养的。妹妹,你可听说过七鹰子?”
  李嫣红的母亲阴煞箭李映梅久走江湖,对江湖有名的人物,亦曾经向她谈论过,尤其对于七鹰子她更知道清楚,她一听杨紫艳说起七鹰子,心头一动,惊问道:“七鹰子?”
  杨紫艳可不知道她内心在想些什么,见她吃惊的样子急问道:“怎么?你知道七鹰子的名号?”
  李嫣红别看她年轻,心思却深得紧,她不愿意将她心中的事说出来。只得含糊地答道:“我知道七鹰子不是等闲人物,我们是不是要去拜望他们?”
  杨紫艳也没有看出李嫣红的心意,脱口而出道:“听说七鹰子已被玫瑰夫人闪禁在这七鹰之谷中,假如你不怕玫瑰夫人那个万魔之魔,我们也可以到崖穴中去探一探,我想她们也一定到崖穴中去了。”
  杨紫艳虽然没有看出李嫣红的心事,但李嫣红也未曾注意到杨紫艳的形色!
  于是两人向如七个苍鹰般中间一个崖石走去。
  片刻,两人爬上苍鹰般的崖石腹部下面,前进不数步,就到达了那个崖缝口,就是司马笑予所进入的那个崖洞口。
  李嫣红虽然刁钻精灵得紧,但仍是少于经验,她竟没想到杨紫艳对这七鹰之谷路线如何这么熟悉。
  杨紫艳仍领着她进入洞内,走到尽头处,沿着那个桌面大向下面陷入的洞穴内下降。到达底层,七鹰子发出的虎虎吼声已传入李嫣红耳膜。
  杨紫艳可并没有将李嫣红带到七鹰子囚禁之处,而是走入另一个支洞内。
  阴森森地,李嫣红虽有点心颤,但仗着有杨紫艳在一起,也不十分胆怯。
  这个洞穴是司马笑予没有来过的,二人循着洞穴甬道走不多远,杨紫艳将她引人一个小洞屋内。
  这小洞屋也也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二人正逡巡着,忽听得有男女嘻笑之声传入小洞。
  杨紫艳故作一惊,李嫣红也不由愕然,那男子的笑声,听来似乎很耳熟,李嫣红只是恍惚有这个感觉,但不能肯定是哪一个。
  杨紫艳瞧了李嫣红一眼后,循着洞穴走了一遍,忽地轻声惊叫道:“嫣红妹妹,你来看!”
  李嫣红走过去茫然不知发生什么,也不知有什么可看,这个洞也不过四丈宽大,有什么事发生,举眼就可看见
  杨紫艳神秘地指着洞穴右壁道:“你来看这里!”
  李嫣红顺着她手指示的地方看去,原来洞壁上有茶杯大小一个小洞口,从这个小洞可以看到隔壁一个洞屋内。
  李嫣红从那小洞口向内看了一阵,不但羞得脸颊红晕朵朵,也气得肺都要炸开了!
  原来,她看见的是那边洞内却是司马笑予同一个妙龄女郎纠缠在一个石床上。
  司马笑予双臂紧搂着那个千娇百媚的少女,两人正依偎着忘神忘我犹死犹仙之际。
  李嫣红向洞口偷看的时候,正听得那少女向司马笑予娇媚的道:“你这个冤家可真坏,见了我是这么一番甜言蜜语,可是见了你那姊姊妹妹,怕不将我忘记得九霄之外。”
  司马笑予道:“我自从见了你之后,早就对她们一点兴趣没有。她们不断地纠缠着我,厌烦死了,所以我老是避开她们。”
  这时杨紫艳也在偷听那边两人的谈话,似乎也气得杏眼圆睁瞧着李嫣红。
  又听得那美丽的女郎道:“你真的不再想念她们了?”
  司马笑予道:“你这次救了我一条命,我怎能忘恩负义再去想她们呢?”
  李嫣红一听,心说:好啊!你这个满口仁义道德假情假义的东西,我们姊妹五人,哪一个对你没有恩惠?见新忘旧,只要我李嫣红有一口气在,总要拼个你死我活。
  她正凝呆地暗想,杨紫艳却拉着她的衣袖轻轻地道:“别看了,越看越气,我们走!”
  李嫣红回头一看杨紫艳,虽然她脸上也有点气忿之色,但这气忿之色表示不自然,极其勉强。
  她突地又引起了另一种感触,心想杨姊姊平时对笑哥哥那么真情实意,原来是假的。假如她同我一样对笑哥哥是真情一片,今天绝不会表现得这么冷淡。
  杨紫艳见她皱眉沉思,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娇笑地道:“我这个人呀!就是这么一个怪脾气,人家既然不喜欢我,我也不会去理会他,天下男人多的是,除了忘恩负义的司马笑予,我们难道就嫁不出去吗?”
  李嫣红本来是一肚皮委屈,现一听杨紫艳这一番话,更是气得脸蛋儿发白。
  她一气之下,也不理会杨紫艳,拔腿向洞屋外急奔,杨紫艳见她生气向外奔窜,立着不动地诡谲地娇笑一声,这娇笑传到李嫣红耳里,真比利刀刺心还要难受!
  她急不择路的一面奔窜,一面想到杨紫艳,她原也是个杨花水性的下贱东西。哼!看她那妖声妖气,早知道就是这么一个坏女人!
  她将怨恨司马笑予的心,一古脑儿都推在杨紫艳身上了。

×      ×      ×

  她离开那个洞屋,本想循着原路退出去,但突然想起丫七鹰子来。
  她想:七鹰子是我母亲的七个师兄,武功不可一世,我母亲未出道前,他们七人都爱上了我母亲,但我母亲却只爱上了七鹰子老三。其余六人,见不能得着我母亲的爱,硬逼着老三不准同我母亲结合。他们七人情逾手足,七鹰子老三逼得无法只好同我母亲断绝关系,因此我母亲一气之下就嫁给我父亲花蛇王东门柳。想不到事隔十余年,人事变迁是多么的大,我母亲也死了,他们七鹰子却被玫瑰夫人囚禁在这个山洞里。以他们七人超凡武功,而竟被玫瑰夫人所困,可想这万魔之魔道行不浅。
  今夜,我既无意撞到此地,不如前去探一探,假如天从人愿我能将他们七人救出来,母亲在天之灵,多少也感到一点安慰。他们到底同我母亲是同门。
  她想到这里,倒把司马笑予一幕伤心事也丢在脑后,提起精神向前窜。
  她进入这个崖洞时,就听得虎虎吼声,她就向那个地方寻去。
  这时己是夜幕沉沉,崖洞中更是漆黑一片,好在李嫣红内功精深,虽然未能达到视黑夜如白昼,但丈远左右亦能见物。
  她退回这崖穴甬道口时,虎虎吼声已经传入耳膜,如闷雷似地,听来也有点令人毛骨悚然!
  她被那吼声正震得心头忐忑不定时,丈远外倏地一条人影一闪,向那吼声处左边一个洞穴奔去。
  看那人影,身躯高大,身法灵活,那人虽闪身甚快,李嫣红眼光亦不弱,早看清那是一个蒙面老头。
  她心头猛地一震,那人可不是那个白天同我们交手的那个武功奇高的老头吗?他大概追赶不着我们,又跑到这个崖洞来寻找我们了。
  呀!杨紫艳不是说诸葛姊姊她们来到这个崖洞内,怎么不见人呢?难道她们已被这个蒙面老头所擒?但是那个自称是笑哥哥的母亲蒙面妇人,武功也不等闲,岂就这么轻易被老头所擒?
  我还是将往探七鹰子的事暂且丢开,倒要先探探这个糟老头的行动再说。
  心意一定,赶紧越过虎虎吼声那条崖洞甬道,向那老头奔去的那条右边甬道追去!
  原来这崖洞内,是三条甬道,如一个个字形,李嫣红发现司马笑予的是左边那条甬道,囚禁七鹰子的是中间那一条甬道,蒙面老头奔去的是右边甬道。李嫣红这才看清这崖洞的形式。
  李嫣红以极快的身法,追到那右边甬道时,就发现了那个蒙面老头在前面奔窜。
  追了一段相当路程,那蒙面老头忽见甬道前面有一个石室。石室门口,似有灯火隐约闪烁。
  老头一纵身,将整个身子紧贴于甬道洞壁顶上,这一份壁虎轻功,看得李嫣红呆了!
  李嫣红机警异常,一见老头动作突然,知必有人前来,亦施展壁虎功将全身贴于洞穴上。她虽距离那老头约有二丈余远,她的轻功已炉火纯青,轻易避过老头耳目,未使他发觉。
  果然,那石室中,忽走出两人,赫然一是司马笑予,一是同司马笑予纠缠的那个妙龄女郎。两人依偎着漫步向李嫣红来路走来。
  二人走到老人藏身洞顶下面,老人猝然飘身而下,只见他双臂一伸就点中了二人穴道,接着双臂左右一分,一条手臂挟着一人,向来路飞驰而去!
  动作不但快极,而且干净利落!
  李嫣红在赞佩之际,赶紧坠下随后就追。
  蒙面老人挟着二人,并不是循着李嫣红来时所走路线向外窜,而是又走人了另一条甬道,穿出了崖洞,窜到七鹰之谷山后。
  蒙面老人将二人挟至七鹰之谷山后一个悬崖边,伸出手掌向那妙龄女郎天灵盖猝然拍去,那女郎立即脑浆迸裂香消玉殒了,随即将一个软绵绵的尸体,向悬崖下一丢。
  看得李嫣红心惊胆寒!心想这个老头心也忒狠,虽然心头感到如释重负,除掉了情敌,但不无有点戚戚然!
  她忽然又忧心忡仲,想笑哥哥一条命也完啦!这老头不也正在寻找他吗?现既落入他手,哪有命在?不论笑哥哥对我有情无情,我总不能无义。必要时,拼掉这条命,也要将他救出再说。
  其本蒙面老人,并没有伤害司马笑予性命,他将那少女劈死后,嘿嘿笑了数声,表现得意非凡!
  笑后,向着司马笑予道:“我听你师伯幻云叟说,你学得‘五九冲功’打通督任二脉。现在你乖乖听话,将打通督任二脉口诀告诉我,我不会伤害你性命,假如你不照直将口诀说出,那女娃就是你的好榜样。”
  那司马笑予被点中穴道,但心头是明白的。心说这真糟糕,我哪里懂得什么“五九神功”呢?我如懂得什么“五九神功”打通督任二脉,你这糟老头也不一定捉得着我。我也是倒霉,师父为什么偏偏要我来化装司马笑予呢?又偏偏遇着这个糟老头不问真假,就骤然动手点倒我!
  蒙面老头将他扶起看了他一眼后,惊喝道:“好小子,你敢在我面前卖关子,你以为用内功将精气神慑隐在内,就可以骗我你没有打通督任二脉吗?你师伯幻云叟会说假话,小子,乖乖地随我去,我带你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去。”
  他得意地又是嘿嘿两声干笑!
  蓦地一声冷笑发自蒙面老人身后,老头及隐伏在暗处的李嫣红向那冷笑处希去,原来不是别人却是紫玉箫杨紫艳。
  李嫣红一见杨紫艳现身,不由精神一振,心想杨姊姊倒不是没有良心的人,她也赶来救他,可见她对笑哥哥还有几分情意。
  不过这老头功力太高,我们曾合五人之力,还闹得灰头土脸,现以二人之力,想救出笑哥哥,希望更小。
  不过就是拼了这条命,同杨姊姊也得将他救出?
  杨紫艳现身向蒙面老头轻笑道:“我说俊面郎君,你可要认清楚人啦!不要将一生英名栽了,我看你还是知趣的将他交给我,我们俩不纠缠如何?”
  李嫣红心说:她是怎么知道这老头名叫俊面郎君?她倒是多走江湖几年,知道的事比我多。
  嗯!她明知她不是老头敌手,还说大话,想吓唬这老头也不无可能,他同你交过手,难道还不知你功力吗?
  果然,老头一看是杨紫艳冷冷地道:“我说是谁?原来是你这个女娃娃,你也正要寻找你们,不过,现我没有时间来此理这件事,暂时放过你们,这是你们运气好。去吧!不然惹起我老头子气来,你可跑不了,你既知道我俊面郎君,当然知道我俊面郎君厉害。”
  杨紫艳冷冷的脸上没一丝笑容,这一副态度,是李嫣红所未见过,杨紫艳在说话前必须娇笑一声才开口。
  她冷冷地望着老头一会,才开口道:“我还是劝你将他放下,老头,我告诉你,他不是你所需要的人,你将他掳去会使你失望,一点用处也没有。”
  她的话,李嫣红当然不懂,只是感觉奇怪她这几句话用意何在?
  蒙面老头嘿嘿干笑道:“你这女娃娃是什么意思我不懂,这小子既落入我手,你别想能得回去,不然,你还得赔上条命。”
  杨紫艳面颊罩着一层凝霜,叱道:“你真的要破坏我的事是不是?”
  老头喝道:“真笑话,我破坏你什么事?我想你是找死。”说着,抡臂向杨紫艳拍去。
  杨紫艳轻盈地一闪身就躲过了他那一掌。
  李嫣红不由愕然,她这身法迥异往日,是李嫣红平日未见过的。
  老头那一掌出手快极,劲力亦猛,竟被杨紫艳轻轻躲过,惊异之余,接着也怒从心起。
  只见他挪身溜步,双臂一抖,左掌右爪,掌拍对方前胸爪抓左肩井穴。
  这一招两式,挟着风雷之势,威猛较前增加了若干倍。李嫣红暗叫一声糟了,杨姊姊准败无疑!
  哪知,竟出乎她意料之外,杨紫艳不闪不避,右掌倏地伸出,硬接来掌,左掌一圈向老头手腕扣去!
  亦是一招两式,出手曼妙已极!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第一八章 恩怨了结
上一篇:
第一六章 母子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