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一八章 恩怨了结
2021-08-26 14:18:26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所谓当局者迷,假如她们真的分不清那一边,有人能想得到施展起她们师父不传密技要命三奇招,这个难解的谜,岂不迎刃而解?这要命三奇招前文已交代过,是她们师父参悟宇宙变化手创,别派是不懂的。
  万一这要命三奇招假冒五女也会,仍会不出真假来,还有她们师门练功心法及金丝剑信物,亦可取出作为凭证。
  然而,没有人能想得到这个办法!
  这样混战下去,如何结局哩?此刻在场九人,均插有杜鹃花,不但被此分不出来,连谁是谁一边的都闹不清楚了。
  插上杜鹃花的冷魂仙子,大叫道:“我们的姊妹们,快将杜鹃花丢下。”
  她这一吩咐,无论真的假的,齐将杜鹃花丢下。
  这样,仍是分不出谁是谁一边!
  神秘!神秘!
  向以精灵刁钻伏在暗处的李嫣红,焦急万分,也想不出一个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内中一个冷魂仙子又大声喝道:“大家住手!”大家果然停手了,彼此对望着。
  那个出声的冷魂仙子见大家停手后道:“想不到我姊妹五人居然有人来假冒,而且冒充的这么逼真,到底有何居心?同你们结下什么梁子呢?”
  “如有什么过节,也应该明白叫阵,用这种鬼魅伎俩,算得是哪一号人物!传到江湖上,哪有脸见人?”
  “你们说,谁有能耐?除去你的假面目,同我冷魂仙子一拼?”
  她语音未落,另一个冷魂仙子冷笑道:“你自己没有弄清你自己是谁,还来饶舌,说别人假冒,你到底是谁?装得挺像。”
  史黑青的个性是最傲慢急躁的,忍不住大喝道:“不要脸,我同你们拼了!”
  另一个史黑青亦是生硬地道:“要拼就拼,谁个怕你们不成,真不要脸,假冒别人!”
  紫玉箫杨紫艳娇媚地一笑道:“我看啦!这些假冒货,准也是看上了我笑弟弟,想来分一杯羹。”
  她本来就放肆大胆,这句话更不像是从一个黄花闺女口中道出。
  另一个杨紫艳也是娇媚一笑道:“哟!我笑弟弟福气真不小呀!我看啦!大伙儿也别打了,谁真谁假也别去理会,我们来个大锅吃饭,大被同睡。”
  这个杨紫艳的大胆、放肆,也不下于那个杨紫艳,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们的话,语音相同,谁真谁假?仍无法可分得出来。
  正在难分难解之际,那个蒙丑妇司马笑予的母亲周逸君忽从林外奔入。
  她同五女在今天清早分开。
  她今天早晨离开五女下山,备了一点干粮,打算转头去寻找司马笑予,她们约好在山谷中等候会齐。
  五女同周逸君是昨天被一个神秘传音之人,引来到七鹰之谷寻找司马笑予的,故她们仍在山谷中。因此才闹出了这一场不可解的纠纷!
  周逸君进入林中,可将她愣着了,以她行走江湖多年,还没有见过这样的怪事。
  在场中的九女,一见周逸君,大家向她奔去,齐声大叫道:“老前辈,你看这事怎么办?”
  你也叫,我也喊,那个说她是假赁,这个说她是真的,闹得周逸君久历江湖的人,望望这个,看看那个,也没有办法分别出谁是真假。
  正在此时,蓦地岑来两人。
  一是神秘莫测的老婆,一是那蒙面老头。
  老婆婆一现身,冷笑一声道:“好个玫瑰夫人,这些鬼魅伎俩也敢在我面前现丑。”
  她一双眼暴射出令人生寒的凌芒,每个人均低着头,不敢向她对视。
  老婆婆向各人横扫一眼后,伸手向脸上一拭,立即换了一种面形,不复是那一副老态龙钟的老婆婆了!是一个雍容的三十许红脸妇人。
  众人大惊,这老婆婆原也这么变化神奇。
  众人中陡地一个人飞身奔到她身边,跪在地下大叫道:“师父!师父!”
  众人一看,原来是冷魂仙子,跪在红脸妇人身前,另一个冷魂仙子却愣在当地不动。
  原来冷魂仙子一看那雍容妇人,却正是她恩师红莲姑,故不自禁地奔了过来!
  雍容妇人举手向另一个冷魂仙子一招手道:“你敢到我身边来吗?谁真谁假我一看就知道,你如果是假的,可就小心你的脑袋!”
  她那一种无比的威严,震慑着每个人心弦。
  谁个不珍惜自己性命,明知她功力绝高,如果被她当面一看出是假的,哪有命在?
  正在此时,蓦地一声暴响,立即一阵浓烟弥漫,笼罩着大半个小松林,刹那间彼此看不出对方。
  雍容妇人,立即一晃身,人腾空而起,立在一棵最高松树上,宽大的衣袖,来去不断的拂扫,顿时一阵大风,将浓烟吹得无影无踪。
  在她坠入地面时,只有四个少女呆立在那里,另五个冷魂仙子杨紫艳李嫣红史黑青孔白洁等女均已不见。
  已不见踪影的五女,当然是假冒的,现在立身未动的四女是真的无疑了!
  因为雍容妇人时才那一威严,就将假冒的五女震慑了。假冒的五女,知事情要败露,于是立将事先准备好的烟幕弹施放出来,借机逃走!
  但是这逃走的五女,是原先坐在草地上的五女呢?还是后来来到的四女呢?换句话说,先前五女是真的呢?还是后来的四女是真的呢?这个谜,仍未揭开!此时暂且不提,容后交代。

×      ×      ×

  却说雍容妇人坠下地面后,向四人一招手道:“艳儿、青儿、洁儿,你们都过来。”
  杨紫艳史黑青孔白洁三女不由得均来到她身旁,她侧过身又向李嫣红隐身处一招手道:“红儿,你还不走出来?”
  伏在暗处的李嫣红心想她怎么已发现了我呢?
  她的本意还想偷看一阵,她对这四女是真是假,还有点模糊,故仍不敢贸然现身!
  现经那雍容妇人指出,又知道她是冷魂仙子的师父,乃不得不现身而出!
  雍容妇人在李嫣红现身后,伸臂又在脸上一拭,脸上又除掉一层皮,现出一个美丽的三十余岁妇人。
  杨紫艳一见这不是我师父凝香妃子吗?
  一高兴,也是大叫一声“师父”后投入她怀里!
  她也高兴地哈哈大笑,笑后接着又拭去几层面皮,依次现出李嫣红师父木桑娘子,史黑青师父潇湘馆主,孔白洁师父金钟圣母。
  五女禁不住高兴得欢呼起来,团团转地将她们的师父包围当中。
  尤以孔白洁伏在她师父怀里竟嘤嘤啜泣起来,她师父似乎对她也特别钟爱似地,抚着她的秀发安慰着她!
  本来,她在五女中年龄最小,而且生性怯懦!
  这个神秘的五女师父,抚慰着每个人后,乃道:“你们的信物何在?”
  众人立即将金丝剑取出,她分别观察一遍后道:“不假,好好保存!”
  说着,转身来到周逸君身前道:“周逸君,你可认识我?”
  飞花袖周逸君,迷糊地望望她道:“这五个女娃娃都会要命三奇招,你既是她们的师父,那你可是幻影魔狐令狐莺?但你面貌又不像!你如果是个人物,还你本来面目来,十多年前的仇恨,我们应该清算一下。”
  周逸君说到后来怒气填胸的就要动手了!
  神秘妇人道:“不错,我是幻影魔狐令狐莺,又名幻影子,你先别生气,我们是一时的误会,铸成了大错。这一切,都应该由司马人龙来负责,你可知道我也是受了他的骗!不过,司马人龙现在已得着他应得的惩罚。”
  说着转身向蒙面老头招手道:“你过来!”
  司马人龙沮丧地走过来,幻影子一伸手取下他的面纱。众人一见司马人龙面貌如周逸君一样红白交错,凸凹不平,丑恶已极!
  她向周逸君道:“你看,他的痛苦,也不下于你,能放手时且放手。第一个对不起你的是司马人龙,其次是我不该出手毁了你容貌,至今痛悔不已!使你饮恨十多年,但我同司马人龙也没有过个好日子。”
  “自从我们误会发生后,司马人龙也受了我一招‘雷火燎原’毁去面容,躲在深山里十多年,没有在江湖上行走,在你们分别隐迹后,我也无面见人,就化装为五个不同面容及不同姓名的人物,分别在各地教了五个徒儿,每个徒儿地方我只待一个月后,又奔到另一个徒儿处,终年我没有一天安静过。”
  “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我知道你同司马人龙都在潜隐修练,为了使她们日后行走江湖时,免使你们知道是我的徒弟有所报复,故她们不但没有看过我本来的面目,连我的真实姓名今天才知道。”
  “因此,也苦了她们,到今天,她们还不知道是同门师姊,天下的事,竟有这么巧合,你的儿子司马笑予竟同我五个徒儿结下不解之缘。”
  “不过,我五个徒儿同你儿子司马笑予中间还有许多挫折,还得要我们几个老不死的去斡旋,不然日后结局可悲!”
  “为了你的儿子及我五个徒儿,我们应该将过去的恩怨忘记,为下一辈作打算,作安排。”
  “我五个徒儿对你也施过恩惠,你可记得在荆门山破除阴阳鬼脸习吾非等人围攻,她们五人在你背后传力,你才能抵抗阴阳鬼脸等人。”
  “后来,我适路过那里,正见残红山主对五女暗施诡计欲暗加伤害时,我当即用飞花摘叶手法,将他吓退,又用同样手法也吓退了阴阳鬼脸等人。”
  “过去的事,我也不愿多谈,现在最紧要的是司马笑予已中了玫瑰夫人的蛊毒——”
  除司马人龙外,众人大吃一惊,忧虑万分!
  幻影子令狐莺又接着道:“你们也不要忧愁,司马人龙已得有玫瑰夫人蛊毒解药,可以救治他。本来我们已是救司马笑予去的,但在半途中,忽然见七鹰子养的七鹰在我们头顶鸣叫不已,这七只大鹰已通灵性,我知必有事故发生,随着七鹰才到这儿来。”
  “玫瑰夫人狡猾多变,神出鬼没,你们均非敌手。连我对她也不敢大意,所以我将司马笑予隐藏在一个秘密地方,以免再中了这个万魔鬼计。”
  说到这里,侧过身,对五女道:“日后你们要多加注意,说不定还有诡计来迷惑你们的心神,适才你们假如能镇静点,同那假冒你们的五女动手时,使出要命三奇招,或各自取出金丝剑信物,岂能受她们欺骗?”
  “玫瑰夫人可真厉害,她教出来的徒弟也能变化多端,化装得令人看不出一点破绽,险些连我也被她们骗去!适才,你们这位老伯所擒获的少年,亦是玫瑰夫人徒弟化装来混乱你们的,我已将他毙于山谷中。”
  “现在我们三个老人去救司马笑予,你们姊妹五人还有任务去办。以我的观察,玫瑰夫人可能要伤害七鹰子,七鹰子虽居正邪两派,但平时尚无大恶,我们不能不理会眼看他们死于万魔之手。何况他们七人是嫣红母亲的师兄辈,同我们多少有点渊源。我们能将他救出万魔之手,!日后对你们或有帮助之处。”
  她这一席话,说得周逸君气也消了,十多年来的恩怨就此了断!
  幻影子又将如何发现司马笑予,及司马笑予如何中毒之事说了一遍。
  幻影子又向五女道:“我本来的面目你们还没见过。”说着,又除掉了一层面皮,露出她本来的面目来。
  众人一看,原来她们师父是个绝美佳人!
  她又将假面具戴上,道:“玫瑰夫人太过诡谲,我仍要戴上假面具,同她斗斗法。”
  “我们去了,三天内仍在此地会面!”
  说着同周逸君司马人龙飞身而去,五女虽十分挂念司马笑予,但师父另委任务,不敢违背。

×      ×      ×

  却说幻影子令狐莺、飞花女周逸君、俊面郎君司马人龙离开五女迳赴七鹰之谷东约五十里山崖中一个洞穴里,此地极其隐蔽,不易为外人发觉。
  但三人进入洞穴中一看,齐都大惊失色,司马笑予已脑浆迸裂,死于洞内,其状至惨!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第一九章 玫瑰夫人
上一篇:
第一七章 俊面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