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二一章 玉佛现踪
2021-08-26 14:21:08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公孙治眼看杨紫艳走后,这才抱着一个无比兴奋的心绪,向杨紫艳去的地方张望了一会,转身向东飞窜。
  他刚向前飞去,接着他后面一条黑影蹑踪跟上,那黑影即是藏在树上的史黑青。
  这是杨紫艳同史黑青事先安排好了的计谋,公孙治如此奸狡也着了道儿。
  在史黑青追下去不久,杨紫艳又折身追了上来,三人兔起鹘落,不一会来到东门。
  公孙治来到东门,纵身窜出城外,迳奔距城约有五里之远一片树林里。
  这儿距城虽近,但甚是僻静,人烟稀少。
  公孙治满怀一团高兴,心想:今后带着玉佛,同杨姊姊结合在一起,研究玉佛内所载奇功,十年八年后,江湖上还不是我俩天下。
  他又想到,九尾狐董双成,如果不是想得玉佛,岂愿同我亲近,不过,我不会上她的当,她暗地在我身上搜查多少遍,她哪知我早将玉佛藏在这儿!你是个狡猾狐狸,我是个九头鸟,我会上当?
  他愈想愈高兴,来到森林外,先张望了一阵,正要一头钻入树林内,突然树林内倒先窜出来四个人来,这么一来倒出乎公孙治意外。
  但最感焦急的是史黑青、杨紫艳二女,眼看计划成功,出乎意外的被人破坏,对前面现身四人恨之入骨。
  那前面四人不是别人,正是阴阳鬼脸刁吾非鬼神鸠白碟等人。
  他们离开董双成居处,本是回到东门外小庙去,他刚窜出城外,见后面有数条人影亦从城内窜出,他们赶紧潜伏着,候那数条人影走过,他们即在后面掇下。
  那数条人影,窜出城外,直向官道奔去,约十余里,又转头奔回,似在寻找什么似的。阴阳鬼脸等人,见那一起人行踪诡密,哪肯放手?又随着他们身后追了下来。
  那一起人奔到这里,就一头钻入林内。
  阴阳鬼脸刁吾非等人,仗着艺高,也不理那一起人是什么来头,也就跟着窜入林内。
  在树林内东窜西跑的就追脱了节,不见那一起人踪影!
  他们正感奇怪,凭他们这几位高手,会将人追脱,这个跟头可栽得不小!
  正沮丧时,忽林外“嗖”地窜来一人。
  阴阳鬼脸等人一看,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那人,正是要寻找的粉蝴蝶公孙治。
  公孙治一看林内窜出四人,是那鬼骨神鸠白磔,残红山主同那小叫花子等人,另外一个高大身形老者,即是阴阳鬼脸刁吾非,他没见过面故不认识。
  他不由心中有点嘀咕,不得已乃上前道:“我说谁?原来是鬼骨神鸠白老前辈,我在天王寺蒙你不杀之恩,永感于心,我回到云南,禀明家师玫瑰夫人,一定要前来谢恩!”
  鬼骨神鸠白磔冷笑一声提着沙哑嗓门道:“侄儿,你别抬出师门牌头吓人,我鬼骨神鸠师兄弟,岂是吃你那一套,识相的跟我走,你可知道我是受你师父所托来寻找你的,你师父玫瑰夫人早已知你得着武当至宝玉佛,特请我等前来,护卫着你返回云南玫瑰仙苑!如不信,这是你师父玫瑰令旗。”
  鬼骨神鸠白磔真不愧为老奸巨猾,机诈异常,居然以东门柳传给他们的玫瑰令旗来哄骗公孙治。
  公孙治一见师门令旗,愣在当地不知所措。他不知师父为什么会动令旗追他回到玫瑰仙苑,心头上不断的打鼓,有点儿着慌了!
  因为他还不知道,玫瑰夫人是邀约黑道,在四月十五在云南玫瑰仙苑集会,来对付幻影子等人这一回事。
  鬼骨神鸠白磔见计已得逞,暗自得意,但他是个心思极深沉的人,极力将一团高兴,隐藏于心,表面不露一点痕迹。
  他嘿嘿两声道:“怎么样,还不同我们走吗?难道你敢违背师命?”
  公孙治苦笑一下道:“既有师父令旗,我哪敢违背?请老前辈先走一步,我自会随即返回仙苑。”
  鬼骨神鸠冷冷地道:“你师父就是不放心,怕玉佛有失,方托我等护送你返回仙苑,别多说,快跟我走!”
  公孙治也不是初走江湖的人,他一肚皮的奸诈狡猾,也不下于鬼骨神鸠,虽然有师父令旗在,他也不会上当。
  于是他眼珠一转道:“如果我师父为了玉佛,才传下令旗来托各位护送我返回仙苑,那会使师父失望!”
  阴阳鬼脸刁吾非是个不多讲话的人,此时也不由插嘴道:“怎么样?你敢违抗?”
  公孙治眼珠一转道:“老前辈别会错了意思,我是说玉佛,根本不在我身上,我如得着玉佛,早就返回到仙苑,岂在外自找麻烦?前在天王寺,白老前辈将我擒获时,不是已搜查过?”
  此言一出,阴阳鬼脸等人,大感失望!但极力按捺着不形于色!藏身在暗处的杨紫艳史黑青二女,知道他是假言,判断玉佛即藏在森林里。
  鬼骨神鸠白磔是多么奸狡之辈,岂轻易相信公孙治的鬼话。
  他嘿嘿地奸笑一声道:“我们不管玉佛在不在你身边,我们既受了你师之托,你得随同我返回玫瑰仙苑。”
  公孙治大笑一声道:“我也没做出违背师门的行为,就是我师父亲至此地,我也得有分辩的自由。你是何人?怎来干涉我派之事?如此咄咄逼人,真是笑话!”
  鬼骨神鸠白磔脸上可挂不住了,霍地一伏身,欺近公孙治面前,伸出长爪,向肩头抓来!
  公孙治亦不是简单人物,岂让他一爪得手,赶紧溜步挪身闪过一旁。
  他冷笑一声大喝道:“以大压小,以多胜少,我公孙治今天就是栽在你们手中,你们也不光荣。”
  蓦地一声长啸,林内急窜出数人!
  这些人,即是与九尾狐董双成交手的那一起人,内中最惹人眼的一个是云里烟南宫火,另一个是个六十多岁紫膛脸老头,那人两眼奕奕精光暴射,步履沉重,看来武功似在南宫火之上。另外还有三个劲装四十余岁汉子,手执九环大刀武功亦不等闲
  云里烟南宫火一现身,向鬼骨神鸠看了一眼,侧过身向公孙治道:“朋友,我们路见不平,愿拔刀相肋,你冋意我们趟这一趟浑水吗?”
  公孙治眼珠一转,正合心意,虽知这一起人来意也不善,但不如让他们互相残杀,来个鹬蚌相争,对于他是有益无损。
  于是公孙治道:“各位既愿拔刀相助,则感谢不尽,不过鬼骨神鸠白老前辈等人不是等闲人物,各位谅有个耳闻?是否能接得下这个梁子,还请各位长辈三思。”
  云里烟南宫火朗朗大笑道:“娃儿,你也太长别人志气了,我们既然出面,绝不会使别人在我们手下逃过性命。”
  残红山主哪能忍下这口气,蓦地一闪身,纵至南宫火面前,轻啸一声血光鬼骨扇一张,红光一闪,猝点气海穴,他出手极快,如是等闲人,必立即伤在他这一招之下。
  云里烟南宫火是北道上有数人物之一,岂让残红山主得手?只冷笑一声,旱烟杆倏地向血光鬼骨扇面一点。残红山主立觉有一股潜力压下。
  残红山主亦甚了得,他那一招本未用老,赶紧沉臂翻腕,血光鬼骨扇改点为削,横切对方手腕。
  他这一招,变得极其利落,南宫火不由暗自赞佩,在赞佩之余,身形立即一转,闪到残红山主侧面,接着一矮身,旱烟杆火花一冒,竟点上残红山主右臂。
  残红山主立感右臂一麻,大吃一惊,撤身后退丈余,一运气舒络一下血液后,一张血光鬼骨扇,一片血光中夹着嘶嘶之声,又向南宫火袭来,但已恼羞成怒施展出“血光慑神功”来。
  云里烟冷笑道:“这种鬼魅伎俩,只好吓吓毛头小伙子,也拿我面前现眼!”
  说着旱烟杆舞起一道寒光,人如一缕轻烟,从嘶嘶声中闪身到残红山主志堂穴。
  残红山主虽然有能够自行封闭穴道,但无奈对方手法奇重,觉大脊椎旁一紧,半边身子瘫软了一半。
  吓得他慌不迭又撤身后退!愣在当地不语了。
  好在他功力深厚,要是平常人,怕不真个躺下!
  云里烟南宫火不禁愕然,对方居然能接过他一记力逾千钧的一击,而未躺下,也大感意外。
  杨史二女在暗处亦不由大惊失色,这人一出手,就将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残红山主击败,功力真不等闲。
  鬼骨神鸠日磔眼见徒儿当着他面前栽了跟头,这个脸可丢得不小,这个气也可就大了!
  只见他不过三尺的身躯,一摇晃,人已闪身而出,低垂着一双长臂,闪着一大一小两只眼,瞧着南宫火道:“何方朋友?功力果然不错,恕老朽眼拙,没见过尊驾。”
  云里烟南宫火哈哈大笑造:“皆敢,在下云里烟南宫火,无名小卒,不足挂齿。”
  鬼骨神鸠一大一小两眼一翻道:“原来阁下即是北五省扬名的南宫火朋友,真是失敬得很,阁下耳目倒也真灵,从北方眼巴巴不远数千里,来到此地,涉这一趟浑水,兴趣也不小。不过这玉佛,乃天下至宝,凭阁下适才那一副身手,恐怕难以如愿吧?我想还是早回头的好,免在此地丢人现眼。”
  他这一篇话,也够傲慢自大的了!
  云里烟南宫火道:“白兄真是快人快语,不错,本人确是为玉佛而来,玉佛既为天下至宝,应为有德者得之,无德者失之。北道上,不只是兄弟我,有兴趣参加这一趟浑水,而且还有不少朋友,也来到此地。我们也不用在口舌上中狠,还是来个真章吧!”
  鬼骨神鸠白磔嘿嘿怪笑道:“也好!”
  语音未了,人已欺身而进,伸出左臂长逾尺许的箕张指爪,猝然向对方肩井穴抓来。
  云里烟见对方身形一晃,已自准备。在那一爪抓来之时,微一闪身挪开半步,旱烟杆倏地向对方曲池穴点去,鬼骨神鸠白磔冷笑一声,长爪将及对方肩头上,不等对方闪身,已中途沉臂,将欲吐出的一股劲力稳住,刚好与旱烟杆刚要碰个正着,一翻腕,向旱烟头抓去。
  云里烟南宫火,这一记也是虚招,不等长爪抓到时,旱烟杆立即收回,接着身形滴溜溜一转,人便转到鬼骨神鸠背后,旱烟杆火光一冒,迳点脑后玉枕大穴。
  鬼骨神鸠晃眼不见云里烟,知已窜到背后,但他不避不闪,左爪收回,右爪快逾石火向后一甩,一股劲力直射出去,接着一矮身来过半转,左臂又倏地从下向上撩去,这一招两式,不佰凌厉无俦,而且使得干净利落。
  云里烟旱烟杆本已伸出,但对方出手比自己更快,如不收招,虽然能点上对方,但自己亦必赔上一条命。哪敢怠慢,单足一点地,人已腾空跃起,南宫火外号既称为云里烟,当然轻功必臻上乘,果然,他人腾在空中,如一条游龙,在空中一抖身,一记劈空掌向鬼骨神鸠拍来。
  鬼骨神鸠刚闪身让过,南宫火如影附形,也随即欺身扑来,旱烟杆火光一冒,又点到玄机穴。
  南宫火这一着,又快、又狠、又准,闹得鬼骨神鸠有点手慌足乱起来。
  他撤身后退丈余,堪堪躲过玄机穴上那一旱烟杆,霍然大怒,立时见他全身骨骼吱吱作响,伸出双臂,十道真气从十个指中透出,带着嘶嘶之声,向南宫火疾射。
  南宫火哈哈一笑,吸了一口旱烟,从口中猛吐出一道白雾后,人又腾身空中,一个转身,坠于对方背后。旱烟杆火光一冒,又点向灵台。
  他的轻功太高,旱烟杆使得神出鬼没,专向对敌全身大穴点出,使鬼骨神鸠心头也禁不住凛然!
  鬼骨神鸠白磔豁出去了,倏地一矮身,从对方肋下穿出,接着将他已练到七成的“鬼骨精气”猝然使出,口一张,一条白练,向南宫火胸前疾射而出,威猛无比!
  南宫火似知道厉害,对方口中喷出的一条白练,较他十指所射出劲力,威力不知要大多少倍,哪敢硬接?急忙又是一纵身腾空,如游龙一般,在空中一个折身,退回圏外,坠于地面。
  他哈哈大笑道:“果然,白兄名不虚传,不愧为南方双怪,在下不陪了。”
  明里是两下拉平,实际上南宫火功力要逊一筹,故知难而退。
  在暗处的杨紫艳及史黑青二女,看傻了眼,想不到鬼骨神鸠功力如此厉害,就是那云里烟亦不等闲。心想两方无论哪一面将公孙治得手,对自己都不好办。玉佛仍无法寻得出头绪来!
  南宫火退回阵去,急向那个紫膛脸老者及其余三人使了个眼色后,一飘身来至公孙治身后,一伸左臂点中他麻穴,接着右臂一抄,将他挟在肋下,向林内急驰,其余四人继后接踵而去!
  鬼骨神鸠白磔未防备对方有此一手,又惊又怒,想要拦阻,已来不及了。
  阴阳鬼脸刁吾非鬼脸一沉,在南宫火挟着公孙治将窜入林中,他的掌己猝然拍出,存心将南宫火及公孙治两人均毁于掌下。
  阴阳鬼脸功力又自不同,他一掌拍出,真如排山倒海,立即狂风大作,将森林边数棵合人抱的大树均齐干折断。
  南宫火吓得冷汗直流,好在他轻功绝高,掌风到时,他已窜入林中多远堪堪躲过。
  阴阳鬼脸掌风过后,紫膛脸老者及其余三人刚窜到林边。
  阴阳鬼脸见一掌未将南宫火截下,这气可就大了,接着一抡臂,又是一掌向紫膛脸等人拍出。
  紫膛脸老者冷哼一声,左腕一翻,亦拍出一掌,刚与阴阳鬼脸掌风接个正着。
  两个掌风一接触,只听得震天动地的轰然一声巨响,震得众人双耳欲聋!
  一声巨响后,阴阳鬼脸及紫膛脸老者,各震退三步,彼此惊愕着。
  尤其鬼骨神鸠师徒,更是骇异万分,这紫膛脸老者是何人,功力竟与阴阳鬼脸匹敌,可不等闲。
  紫膛脸老者,只是轻轻说道:“不错,能接得上我一掌,江湖上还没有几人,后会有期。”
  说着头也不回的带着三人扬长而去。
  杨紫艳在惊骇之余,即向史黑青嘱咐一番,叫她回到住处向冷魂仙子报信,自己则避开鬼骨神鸠等人闪入林中。
  杨紫艳轻功已臻上乘,不一会,即追上南宫火等人。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第二二章 紫竹仙姑
上一篇:
第二十章 九尾仙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