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血染古刹
2020-02-16 09:08:26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凄风挟着苦雨。
  入目一片地惨天愁。
  行人绝迹!
  鸟兽潜踪!
  “白云古刹”门前,这时正有一个少年,挺立寒风细雨之中,凝视着紧闭的寺门。
  那少年英姿飒爽,略带几分粗犷,看上去年纪在十七八岁之间,只是满面杀气,令人看了不寒而慄。
  “难道这些秃驴都死光了!”
  那少年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声,扬手用指轻轻隔空一弹,“呛!”那寺门上的铁环,发出一声震耳的巨响。
  不多时,寺门缓缓打开了一半,一个浓眉巨眼的和尚,怒气冲天的跨出寺门,正待出声喝问,当他的目光,接触到寺门之外站着的那少年时,不禁机伶伶打了一个冷颤,心里暗道:“一身好重的杀气!”
  那少年冷冷的扫了那和尚一眼,举步便踏上寺门前的阶沿。
  那和尚一定心神,沉声道:“施主请止步!”
  那少年登上了阶沿,停住身形。
  “施主驾临敝刹,有何贵干?”
  “找知空老和尚!”
  那和尚脸色一变,怒声道:“那是住持大师,施主说话要客气一点。”
  “这已经算是相当客气了。”
  “哼!”
  “你鬼哼些什么?”
  那和尚登时火高千丈,大声喝道:“白云古刹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那少年不屑地扫了那和尚一眼,冷冷的道:“你先去通报还是由在下自己进去?”
  “施主报个名号出来?”
  “吴明!”
  “无名?”
  “你最好少废话!”
  那和尚已到了怒不可遏的地步,暴喝一声道:“小子……”
  “啪!”的一声,那和尚踉跄退了三步,脸上现出五个清晰的指头印,那少年似乎仍在原地未动,这一记耳光如何挨的,他一点都看不出来。
  少年依然语意冰凉的道:“你再敢出言不逊,我要你永不再开口说话!”
  那和尚心胆皆寒,他看出这少年负有绝世身手,不由怔在当地,作声不得。
  一阵步履之声传处,两个五十上下的老和尚双双急步奔出,一看,不由一窒。
  四道锐厉的目光,齐射向那少年。
  这时那被打耳光的和尚低首合什道:“禀师叔,这位施主要见本寺住持!”
  两个老和尚口里“嗯!”了一声,其中之一向那少年道:“施主要见本寺住持?”
  “不错!”
  “请告知来意?”
  “见了知空和尚他自会知道!”
  两个老和尚同时面色一沉,另一个接口道:“施主上门打本寺弟子?”
  “这是对他口出不逊略示薄惩!”
  两个老和尚,不由气结,原先发话的那个愠声道:“施主如不说明来意,恕贫僧无法接引?”
  那少年冷哼了一声道:“如此在下只好自便了!”
  话声中,大踏步向寺门走去。
  两个老和尚齐齐大喝一声:“佛门清净之地,岂容你撒野!”
  喝话声中,各击出一掌。
  那少年恍若未觉,上步如故,“波!波!”两声,两个老和尚但觉击出的劲道,突地反弹回来,登时被震得蹬蹬后退,惊呼声中,那少年已进了寺门。
  惊呼之声,已惊动了寺内的僧众。
  那少年才绕过韦陀神像,十几个僧人,已蜂涌而出。
  后面传来那两个老和尚的怒斥声:“他来意不善,截住他!”
  十几个和尚刷的一字排开,阻住去路。
  那少年边走边道:“识相的最好是退开,在下不愿伤害你们!”
  “好狂妄的小子!”
  拳掌齐扬,纷纷出手阻截。
  那少年目中煞光一闪,单掌一挥,狂飙卷处,闷哼立传,迎面的几个和尚,被卷得直撞开去,少年一晃身,已到了院中。
  “噹!噹!噹!”
  钟声大鸣,无数僧人,各执刀剑拐铲,从四面涌出,把那少年围在核心之中。
  “你们退开!”
  众僧人闻声,齐齐躬身退在一旁,正殿之前,一个身披大红袈裟的老和尚,双目精光炯炯,一扫那少年道:“少施主何名?”
  “吴明!”
  “何事要见老衲?”
  吴明如冷电般的目芒,紧紧罩定那老僧道:“你就是知空和尚?”
  这句问话,使一旁的僧众禁不住怒哼出声,老和尚面色微变,道:“阿弥陀佛!正是贫僧法号!”
  吴明伸出右手中指,一缕珠光,从手指上射出,冷冷的道:“你认识这个?”
  “知空”老和尚面色骤变苍白,骇然退了两步,呐呐的道:“魔环?”
  “不错!”
  “魔环”两字出口,满场皆震,所有在场的僧众,一个个面目失色,抖颤不已。
  “知空”和尚激颤的道:“你是‘邪神许昌’的什么人?”
  “传人!”
  “他……他……没有死?”
  吴明脸上的杀机愈来愈浓,冷哼了一声道:“这个你大可不必问!”
  “知空”和尚额际青筋暴露,汗珠滚滚而落,慄声道:“你……你来此意欲何为?”
  “取你项上人头!”
  众僧人听这少年竟然是要取住持僧的人头而来,一个个怒愤填膺,虽然“邪神许昌”之名使他们股慄,但,难道真的袖手让吴明取去住持的人头,一人动,十人随,纷纷欺向院中央。
  “知空”大叫一声:“罢了!”宽大的袍袖一挥,悲呼道:“各位同门,各弟子值事人等,你们退下!”
  众僧窒了窒之后,又复前欺如故。
  吴明冷喝一声:“知空,在下要下手了!”
  人随声进,一掌劈向“知空”当胸,这出手一击之势,不但快,而且狠,看来是一掌,其实中藏玄奥变化,胸前各大要穴,全在控制之下。
  “知空”当然不愿束手待毙,但,对方出手之快,使他连闪让出招的余地都没有,亡魂大冒之中,横掌急封……。
  “砰!”挟以一声闷哼,“知空”和尚踉跄退了三个大步。
  两根佛门方便铲,挟着三道剑芒,罩身击向了吴明。
  吴明连头都不回,反掌一挥,狂飙卷处,七个攻上前来的僧人,立被震得四散而开,兵刃几乎脱手飞出,这算是吴明手下留了情。
  “知空”和尚一闪身进入了大雄宝殿。
  “知空,你逃不了的!”
  吴明话声未完,人已捷逾电闪的反欺到“知空”前面。
  “知空”和尚惊魂出窍,他已看出这小煞星的身手,较之当年的“邪神许昌”差不了多少,自己决不是他的敌手。
  死亡的阴影,立时袭上心头,使他面色由白转青。
  吴明潜运内力于中指,指上的“魔环”冷芒大盛,一挥……。
  冷芒起处,传出一声凄绝人寰的惨嗥,“知空”和尚一颗光头,离项而飞,腔口血泉狂喷,尸首仆地而倒。
  那些欺到殿门前的和尚,被这惨酷而离奇的杀人手法震慑住了,一个个呆若木鸡,失魂落魄的窒在殿门之外。
  吴明从容的取出一个草囊,盛好人头,一弹身,越过僧众头顶,破空飞去,眨眼而杳。
  寺内,飘传出单调悠长的丧钟声。
  吴明出寺之后,展身狂奔。
  天空依然是灰暗的,但已风停雨止。
  暮色凄迷之中,他来到一个山洞之前。
  “谁?”
  一声苍劲的冷喝,从洞中传出。
  “是徒儿回来了,师父……”
  “事情办好了?”
  “如命完成!”
  “进来!”
  吴明手提革囊,闪身进入洞中。
  洞窟中央升着一堆火,火光映照之下,靠壁之处,坐着一个须发盘虬,覆头盖面的怪人,一只独目,半睁半闭,下面不见双腿,隐约露出两根骨棒。
  吴明放下革囊,唤了一声:“师父……”
  怪人独目一睁,青光暴射,怒声道:“小子,你敢再叫一声师父,我就劈了你?”
  吴明戚然道:“您老人家十五年抚育之德……”
  “放屁,当年你碰在我的手里,是你命不该绝,老夫救你传你武功是为了要你替老夫办事,何德之有……”
  “可是……师父……”
  怪人单掌一扬,吴明惊怖的退了三步。
  “小子,记住,叫我许老邪,听见没有,老夫昔年曾发誓永不收徒!”
  “是!”
  吴明口里应着,心中却在思忖,你不许我叫,我心里认定你是师父,不就结了。十多年来,他与这独目缺腿的怪老人,相依为命,他怀疑这怪人心神失常,久而久之,他习惯了,在最原始的记忆中,他的师父确实是“邪”,言语行径,完全与世俗相违背,除了“邪”字,无法解释他古怪的个性。
  他对他师父的生平,可以说完全陌生,只是偶尔在江湖人的口中,隐约知道“邪神许昌”四个字,在二十年前,黑白两道闻名胆落。
  他传他武功,扶养他十多年,事实上是师徒,却不许以师徒相称。
  只有在他受命去杀人之前,怪老人露出了一句被杀的是二十年前,以阴谋毒计,把他挖去一目,削去两腿的凶手之一,其余,他只字未提。
  “打开革囊!”
  吴明如命解开革囊,取出人头。
  “邪神许昌”嘿嘿一阵怪笑道:“不错,他就是知空秃驴,拿去后洞浸泡药水之中。”
  “遵命!”
  吴明转入后洞,片刻又出来。
  “邪神许昌”一摆手道:“小子,你坐下。”
  吴明在火堆边坐了下来。
  “邪神许昌”又接着说道:“小子,老夫允许你每完成一件事,答覆你一个问题,现在你问吧?”
  “徒儿……”
  “哼!”
  “我想知道我的身世!”
  “吴明,无名,本是谐音,这暗示着你没有名姓,你的身世老夫根本不知道,现在问题完了!”
  吴明不由啼笑皆非,这一问等于不问,正待张口,“邪神许昌”已摇手道:“你有问题等办完第二件事之后再提出!”
  吴明咽了一泡口水,把话缩了回去,但一种感怀身世的悲哀,已自心的深处升起,自己竟然是个身世不明的可怜虫,连师父都不知道,身世之谜,岂非永无揭晓之日。
  吴明、无名,想不到自己连个名姓都没有。
  他如何被“邪神许昌”收养,根本无从记忆,也许能从最初的经过探出些蛛丝马迹,但,他深知老邪心性,问之无益,只有静待下次机会。
  “邪神许昌”独眼一眨,道:“小子,听着,第二个要杀的是‘长很书生’……”
  “长恨书生?”
  “不错,你在江湖中听说过这个人吗?”
  “听说过,‘长恨书生’侠名满江湖……”
  “胡说,武林中多的是欺世盗名之辈!”
  “我只是说说而已!”
  “长恨书生居无定所,你小子得费点力气!”
  “您老人家何不干脆说出要杀之人,我一次办完,也省得来回奔波……”
  “小子,你口气不小,你以为每一个都像‘知空’秃驴那样不济?”
  “我的意思是有时要寻的人也许碰不上,而会错过其余的……”
  “这话不无道理,可是老夫一言既出,决不收回!”
  吴明不再答话,默然出洞而去。
  他自幼与“邪神”相处,所以性格上多少受了些感染。
  “小子,回来!”
  “您还有话说?”
  虽然“邪神”不许他称师父,要他以“徐老邪”相称,但他却不愿公然如此称呼,因为名份虽不定,但事实上是师徒,这是他与生俱来的一丝独立性格,否则耳濡目染之下,他早已成了第二个“邪神”,而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不时出入江湖,独立的性格不至全泯。
  杀“知空”和尚,是他第一次出手,在此之前,江湖中无人知道他的来历。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二章 白发仙娘
上一篇:
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