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独闯少林
2020-03-24 09:11:52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绝谷似乎无穷无尽,奔驰良久,仍不到头……
  云雾渐见稀薄,耀眼的阳光,照亮了每一处幽暗之地,司马明停住身形抬头仔细一审视,不由暗暗好笑,奔驰了半天,却兜了半个圆弧,来到了方才与“玉女罗绮”分手处的对峰,那孤凄的影子,还隐约可见。
  司马明摇了摇头,自语道:“一个可怜的情痴!”
  蓦然——
  数条人影,星飞丸射般向峰顶驰来,顾盼之间,已临切近,司马明目光掠处,杀机顿起,来的赫然又是“梅花会”的高手,一共七人之多。
  当先一个老者,后随六名壮汉。
  司马明猛喝一声:“与我停下!”
  七人骇然刹住身形,为首的老者脱口道:“邪神第二!”
  六壮汉面色大变,立即采取戒备之势。
  司马明大感愕然,对方竟然称自己为“邪神第二”,他自忖行事并不邪,何以会被称为“邪神第二”呢?
  为首的老者抖手一掷,一道红光,冲空而起……
  司马明暗骂一声“找死!”想不到“梅花会”竟跟踪自己入了“武功山”,这信号当然是召集高手对付自己,当下欺前数步,冷哼一声道:“各位是追踪本人而来?”
  七人齐向后退了一步,为首的老者色厉内荏的道:“司马明,四周已布下天罗地网,你插翅难逃!”
  司马明面上杀机更浓,冷笑一声道:“那就屈七位大驾为本人开路……”
  路字方离口,双掌已随着疾弹而出,这一击之势,不但奇怪绝伦,劲道也强猛得令人咋舌。
  为首的老者一闪身弹了开去,六壮汉闪避不及,被震得四散而开。
  司马明一掌劈出之后,电掣旋身,再度扫出一掌……
  惨嗥起处,六壮汉之二,身形被卷起两丈来高,泻向无底深谷,其余五人,不由亡魂大冒,为首的老者疾喝一声:“退!”
  “作梦!”
  冷喝声中,司马明捷逾鬼魅的一划,扣住那老者的腕脉,那老者连闪避的余地都没有,登时惊魂出窍,面如死灰,冷汗粒粒渗出。
  另四个壮汉,骇极之余,已呆若木鸡,簌簌抖个不停。
  破空之声,倏告传来……
  司马明猛一振腕,那老者像被掷球般的抛向绝谷,凄厉刺耳的惨号,由高而低,瞬间沉没不闻。
  四壮汉如梦乍醒,落魂失魄的各个弹身……
  “那里走!”
  震耳喝声之中,司马明身形疾划,连劈四掌,四道排山劲气,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分别涌向四个残存的“梅花会”高手。
  惨号嘶空,四条身影,与前三人同一命运,飞坠绝谷之中。
  “小子好辣的手段!”
  声音冷得像是发自寒冰地狱。
  司马明蓦地回身,只见“四吊客”之中的“横死客”与“非命客”双双站在面前,形如僵尸,颈间套着一个绳圈,不由为之心头一震,“四吊客”之中随便一个,功力都在“武林四异”之上,自忖绝非对方敌手。
  但强傲的性格,使他毫无惧容,兀立如山。
  “横死客”阴森森的怪笑一声道:“小子,在劫者难逃,你就认命了吧!”
  话声中,双掌电扣而出,快得使人转念的余地都没有。
  司马明冷哼一声,“九阳神功”猛然吐出,以攻应攻。
  “横死客”倏地改爪为掌……
  四山皆应的巨响过处,“横死客”身形连晃,司马明却退了八尺之多。
  几乎是同一时间,“非命客”从旁呼的击出一掌,滔滔狂澜,挟万钧之势,卷向了身形尚未立稳的司马明。
  闷哼声中,司马明口血飞喷,跟踉跄跄的直退到两丈之处,才勉强定住身形。
  “横死客”一晃身弹进一丈……
  “非命客”突于此时道:“老大且慢!”
  “为什么?”
  “何不捉活的?”
  “会长唯恐夜长梦多,已不打算要活口了!”
  “可是他老人家……”
  司马明第二次从对方口中听到“他老人家”四个字,这是“梅花会”追杀自己的关键,这被称为“他老人家”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为什么要派人追杀自己?以“四吊客”这等武林罕见的魔头,尚且听命于他,可想而知绝非等闲人物……
  “横死客”道:“老三,这是会长之命!”
  “非命客”显然很认真的道:“如果他老人家怪罪的话……”
  “自有会长承担!”
  “我弟兄四人因说奉命辅佐会长……”
  “老三,这小子透着邪门,竟然有这多人撑腰,连那新近出现江湖的“穿胸使者”似乎也庇护他,现在是千载一时之机,错过的话,就很难说了!”
  司马明气愤填膺,对方竟然在讨论自己的生死,恨毒至极的道:“四吊客,如果我司马明不死,你们当心着被活裂……”
  “嘿嘿嘿嘿,小子,可惜你死定了!”
  最后一个了字离口,双掌已猛劈而出,这一掌“横死客”要立意毁去司马明。
  司马明牙根咬紧,全力发掌硬封……
  “轰!”挟以一声凄厉的惨哼,司马明被震得腾起丈来高下,弧线下落,坠向那无底绝谷。
  初时,他神志尚清,但觉有如驾雾腾云,虚飘空荡,不自觉的狂喊道:“难道我就这样死了?我死不瞑目呀!”
  那凄厉的呼声,连他自己也听不到……
  然后,他失去了知觉。
  且说,“横死客”把司马明击落绝谷之后,向“非命客”一偏头道:“任务已了,我们走!”
  蓦地——
  一个森冷的声音道:“走?先留下命来!”
  双客缓缓转过身去,只见一个黑如墨染的怪人,站在三丈之外,眼中闪射着无比的怨毒之色,阴残如双客,仍不免心中泛寒。
  “非命客”狠狠地盯了对方一眼道:“阁下就是‘毒中之毒’……”
  “不错!”
  “阁下口气不小,竟然敢奢言要我兄弟的命?”
  “不止你两个……”
  “横死客”嘿嘿一声阴笑道:“阁下想是要替‘邪神第二司马明’报仇?”
  “你说的半点不错!”
  “长话短叙,请吧!”
  “毒中之毒”重重的哼了一声,呼的一掌罩身击向“横死客”,劲气怒卷,有若裂岸惊涛,声势骇人至极。
  “横死客”有心一试对方深浅,举掌硬封。
  劲风狂荡旋卷之中,“毒中之毒”身躯一摇而止,“横死客”却退了一步。
  “四吊客”的身手,在武林中可以说罕有敌手,任谁一客,都足以使风云变色,而“毒中之毒”却较对方还要高出一筹。
  “毒中之毒”一掌之后,一连又劈出三掌,势如倒海排山。
  “横死客”一划身,弹出两丈之外。
  就在“横死客”弹开之际,“非命客”已捷逾鬼魅的伸出鬼爪,抓向“毒中之毒”侧背,这一抓,可以说快得肉眼难辨。
  “毒中之毒”身手确属骇人,半途撤掌,反抓对方……
  双方的动作,有如电光石火。
  微哼声中,“非命客”的手爪,抓实“毒中之毒”的肩背,五指入肉,鲜血顺指而冒,先后眨眼之差,“毒中之毒”的黑手爪,也同时抓上了对方手臂……
  “横死客”怪叫一声:“老三,松手速退!毒……”
  挟着刺耳怪喝声中,一掌斜斜击向“毒中之毒”的上盘。
  人影霍然而分。
  “非命客”狂嗥一声,竖左掌疾切右臂上端,“喀嚓!”一声,一条右臂齐肩而落,随即点穴止住血流,狠声道:“‘毒中之毒’,有一天我‘非命客’要把你撕成碎片!”
  “毒中之毒”阴恻恻的道:“现在我就要使你这两个吊死鬼灰飞烟灭!”
  “非命客”被“毒中之毒”抓中手臂,立感麻痒难当,被“横死客”一喝,登时魂飞天外,当机立断,自截右臂,但心中的怨毒,可就非笔墨所能形容的了。
  “横死客”暴喝一声,枯瘦干瘪的手掌,幻起如山掌影,罩身击向了“毒中之毒”,劲风横溢,形同疯虎。
  “毒中之毒”一窒之下,身形倒弹一丈……
  “横死客”一拉“非命客”,双双电射而遁。
  “毒中之毒”声音中充满了杀机,向飞逝的双客背影道:“你们逃不了的!”
  说着步向绝谷边缘,望着那云锁雾封的无底绝谷,凄然一声长叹。
  就在此刻,一老一少两条人影,向“毒中之毒”停身之处缓缓移来。
  “老前辈,我明哥准会在武功山中?”
  “这没有错的,我亲耳听到‘梅花会’调兵遣将,跟踪入山截击他!”
  “可是三天了,却丝影不见?”
  “武功山范围如此之大,他又没有固定去所,慢慢找吧!”
  “‘梅花会’截击他的目的何在?”
  “这却不得而知……”
  …………
  这一老一少两人,赫然正是“偷星盗月施万全”和尚小芸,两人不期而遇,一同入山寻找司马明。
  突地——
  “偷星盗月施万全”一抬手挡住尚小芸的身形道:“妞儿,且慢!妳看那悬岩边上的人影是谁?”
  “管他是谁!”
  “他就是比‘北毒’更毒的‘毒中之毒’!”
  “哦!”
  尚小芸“哦!”一声,蹬蹬退了两步,随即秀眸之中闪射骇人杀光,颤声道:“毒中之毒?”
  “不错,衣着皮肉均黑的,世间只有他一人!”
  “我要杀他!”
  “什么?”
  “我要为我妹妹和李文祥报仇!”
  “可是妞儿,这魔头撇开毒不谈,单只武功,较之‘武林四异’还要高出一筹,连不可一世的‘梅花会长’也对他忌惮三分,妳……”
  “我非杀他不可!”
  声落,脱弩之箭般的扑了过去。
  “妞儿不可,妳这无异是找死!”
  “偷星盗月施万全”伸手没有抓住,尚小芸已到了“毒中之毒”身后丈外之地,只好硬着头皮跟了过去。
  “毒中之毒”恍如未觉,仍然兀立如故。
  尚小芸心切妹妹和李文祥被“无影之毒”毒死之仇,浑忘一切利害,对着“毒中之毒”的背影厉声喝道:“‘毒中之毒’,魔鬼,姑娘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毒中之毒”缓缓回身,面对目眦欲裂的尚小芸,阴冷的道:“妳要杀我?”
  “不错,要把你这魔鬼碎尸万段!”
  “偷星盗月施万全”一眼瞥见现场地下的斑斑血迹,还有一只断臂,立即联想到一个可怕的问题,骇然道:“此地曾经过一场拚斗?”
  “毒中之毒”冷漠但却慑人的目光,转向了老偷儿,道:“不错,一场血拚!”
  “是否有‘邪神第二司马明’在内?”
  “有!”
  尚小芸和“偷星盗月”同感心头一震,尚小芸急声道:“他人呢?”
  “谁?”
  “司马明!”
  “死了!”
  尚小芸如遭焦雷轰顶,蹬蹬蹬退了五个大步,眼前一黑,娇躯摇摇欲倒,面上的肌肉,急遽的抽动,刹那之间,她像是跌入了另一个世界之中……
  想不到她矢志委身的心上人,竟然死了!
  她只感手足冰冷,全身发麻,脑海嗡嗡作响,她歇斯底里的狂叫起来。
  “不!他没有死,我的明哥不会死,他……不会死……”
  那声音悲惨凄厉,令人不忍卒听。
  “偷星盗月施万全”老脸呈现一片激愤至极之色,慄声道:“是阁下出手……”
  “毒中之毒”摇了摇头道:“梅花会特级高手‘四吊客’之中的‘横死’、‘非命’两客!”
  “四吊客?”
  “不错!”
  “尸体呢?”
  “飞坠绝谷,就在这下面!”
  尚小芸终于哇的哭出声来,哀哀凄凄,如巫峡啼猿,空山杜鹃,只哭得草木为愁,天地同悲,一声声,如怨如诉,断人肝肠。
  这哭,显示出处女芳心对司马明爱的深厚。这哭,是真情的流露。
  声嘶了!泪尽了!
  “明哥,等我!”尚小芸沙哑的唤了一声,扑向悬岩……
  “妞儿,别做傻事!”
  “偷星盗月施万全”大喝一声,欺身如电,一把扣住了尚小芸的手腕。
  “放开我!”
  “妳想做什么?”
  “找我那明哥哥!”
  “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
  “死谷,这就是‘死谷’,武林三大绝地之一,这谷四面绝壁环绕,没有谷口,除了由悬岩跃下之外,别无出入路道,没有人进‘死谷’而能生还,‘死谷’在武林中至今仍是一个极大的谜!”
  尚小芸木然的道:“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妳错了,妳如果真的爱司马明,^妳该设法替他报仇,况且,他看来并非夭折之相,生死还是一个谜,妳又何苦呢?”
  “毒中之毒”缓缓离开悬岩边缘,举步朝侧方走开……
  尚小芸突地厉叫一声道:“魔鬼,你想走可没这么便宜!”
  “毒中之毒”闻声止步,道:“怎么样?”
  “我要你的命!”
  尚小芸娇躯一晃,欺到“毒中之毒”身前,一掌劈向对方当胸。
  “偷星盗月施万全”惶急的道:“妞儿,使不得,毒……”
  “偷星盗月施万全”虽然发声阻止,但,来不及了,尚小芸的纤掌,已印上了“毒中之毒”的胸膛。
  “砰!”
  “毒中之毒”踉跄退了三步,口角溢出两缕鲜血。
  “偷星盗月施万全”怔住了!
  尚小芸也怔住了!
  以尚小芸的功力,一击能使“毒中之毒”吐血,简直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毒中之毒”不闪不避,不还击,更不运功相抗,为什么?
  “毒!”
  “偷星盗月施万全”骇然惊叫一声,尚小芸也猛然惊觉,果然,一只右臂已酸麻得无法动弹,渐呈紫酱之色。
  “毒中之毒”一扬手,向“偷星盗月施万全”道:“这是解药,拿去!”
  “偷星盗月施万全”茫然的伸手接住,饶他江湖阅历丰富,也想不出其中因由,“毒中之毒”为什么会拿出解药?
  “毒中之毒”脱手掷出解药之后,弹身飞逝,身法之快,令人咋舌,只两闪便从两人视线中消失,老偷儿本以轻功见长,相形之下,也自叹弗如。
  尚小芸惑然至极的道:“老前辈,这魔鬼为什么要这样做?”
  “偷星盗月施万全”苦笑着摇摇头道:“我老偷儿也挣不出其中道理,妳先服下这解药吧!”
  “不!”
  “噫,为什么?”
  “我与他仇深似海,岂能接受……”
  “妳不想活了?”
  这话使得尚小芸芳心一震,粉腮也为之大变,道:“可是我与他势不两立?”
  “那是两回事,先解毒要紧!”
  “我能相信这解药吗?”
  “绝对可信,以‘毒中之毒’的功力而论,他要毁妳可以说易如反掌,我老偷儿也恐怕逃不了。但他竟然硬承妳一掌而不还手,也不运功相抗,这其中定有蹊跷,妳中毒乃是妳手掌接触他身体之故,他如安歹心,何必多此一举,放心服下吧!”
  尚小芸无可奈何的接过解药,纳入口中。
  片刻之间,麻痒若失,紫胀全消。
  “妞儿,我们走吧!”
  尚小芸眼圈又一红道:“可是明哥……”
  “吉人自有天相,如果万一他真的已尸横‘死谷’,我们目前唯一可做的乃是为他报仇!”
  “报仇……是的,可是他的尸骨……”
  “妞儿,别死心眼,妳有这种心意,司马明纵死也瞑目了,“死谷’被列为武林三大绝地之一,任何人也无能为力……”
  “偷星盗月施万全”说到这里话锋一顿,又道:“妞儿,妳既然如此爱他,妳该替他完成一个未了之愿!”
  尚小芸一怔道:“什么未了之愿?”
  “寻访他母亲‘散花女王芳兰’的生死下落!”
  尚小芸陡然一震,颤声道:“什么,他是‘四海游侠司马宏’的儿子?”
  “不错,他的身世可能只有老夫一人和另外一个神秘的人知道。”
  “江湖传言,昔年……”
  “传言多半失实,岂能尽信。”
  尚小芸面上倏现坚毅之色,道:“老前辈,我们走?”
  “走吧!”
  尚小芸再度放眼“死谷”深深注视片刻,一咬牙,和老偷儿双双纵身离开。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十一章 阶下之囚
上一篇:
第九章 四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