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以血易血
2020-02-16 09:40:10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梅花会”会长本身就是个极端神秘的人物,但对方报名之后,也不禁心头大骇,连退了三个大步,再一次道:“阁下就是最近出道的‘毒中之毒’,以‘无影之毒’……”
  “毒中之毒”怪声一笑道:“最近出道,哼,你梅花会长的辈份难道就能高过我么?”
  “天下以毒称尊的是‘北毒东门虞’,阁下既称‘毒中之毒’,难道还能……”
  “嘿嘿嘿嘿,‘北毒’,算什么东西!”
  “梅花会”会长不由又是一震,难道这怪物真的还会毒过‘北毒’不成,但江湖中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当下沉声道:“阁下是路过此地,还是……”
  “本人专程为你而来!”
  “有何见教?”
  “毒中之毒”阴森有力的一字一句道:“血剑是否在你手中?”
  “血剑,哈哈哈哈,本会长何处来的血剑?”
  “哼!‘毛山二鬼’死于何人之手?‘梅花会’以假‘血剑’招摇江湖,引起轩然大波,目的何在?”
  殿堂中的青衣蒙面人,一见机不可失,抱着司马明,悄没声的从侧门隐去。
  “梅花会”会长微微一窒之后,阴恻恻的道:“阁下这一问岂非多余,既知本会得手的是假‘血剑’,又何必再问?”
  “毛山二鬼陈尸金边洞,是否贵会的杰作?”
  “不错!”
  “江湖传言,‘血剑’为‘毛山二鬼’所得,而二鬼被毁于贵会,这岂非说明了‘血剑’已落入贵会掌中?”
  “阁下方才不是自承本会得手的是假‘血剑’了么?”
  “哼!掩耳盗铃,欲盖弥彰,真‘血剑’到手,故意以假‘血剑’向武林招摇,这种手段岂非太过幼稚!”
  “阁下认定‘血剑’在敝会之手?”
  “事实如此!”
  “本会长事后想起,一时不察,中了流言之愚。”
  “此话怎讲?”
  “十五年前,‘血剑’落入‘东魔’之手,试想以‘毛山二鬼’的功力,是否能从‘东魔’之手取得‘血剑’,所以本人也同样是被愚弄的人!”
  “毒中之毒”白多黑少的眼珠连连眨闪,略一思索之后道:“会长所言是真?”
  “信与不信在于阁下!”
  “如果日后本人发现会长所言不实……”
  “怎么样?”
  “本人不像‘北毒’那样自恃身份,会长可以想像得到后果。”
  “梅花会”会长突地发出一阵激荡排空的狂笑,笑声如裂金石,震得院中落木萧萧,四周殿宇,响起一片裂瓦之声,笑声敛处,阴冷的道:“阁下未免太小觑本会了!”
  “毒中之毒”面黑如漆,是以不易看出面部表情,但从他目光闪射的阴残诡谲之色来看,他并未被“梅花会”会长藉笑声以显示功力的行为所慑,冷冷的回道:“不错,‘梅花会’高手如云,但本人说得出做得到,再见!”
  黑影一晃,如风而逝。
  “梅花会”会长回身望处,殿堂之内已失去了青衣蒙面人和司马明的踪影。
  且说司马明悠然醒转之际,只见面前一灯荧然,阵阵霉湿之气,冲鼻而来,自己躺身在一张石塌之上,他揉了揉眼睛,自语道:“难道我没有死?”
  “你没有死!”
  司马明循声望去,只见青衣蒙面人坐在离自己丈许远的壁角,骇然道:“蒙面兄,是你救了我?”
  “救,谈不上,尽做朋友的本份而已!”
  “这是什么地方?”
  “三清观地下秘室!”
  “地下秘室?”
  “不错!”
  “蒙面兄既非观中人,怎会知道这秘密处所?”
  “青城拿门凌云生是“武林十友”之一,而十友之首“长恨书生’与我是莫逆之交,当然彼此间有过往还,为兄我粗通土木之学,像这类普通构筑,还不至走眼!”
  “哦!那灰衣人……”
  “他就是‘梅花会’会长!”
  司马明霍然大震道:“梅花会会长?”
  “不错!”
  “梅花会与青城何仇?与我又何恨?这……”
  “这是一个谜,目前无法揣测,当然,血洗三清观,追杀你小兄弟当非无因!”
  “兄台怎知他是‘梅花会’会长?”
  “被‘毒中之毒’点破,也幸亏‘毒中之毒’现身,我们才有机会走脱!”
  司马明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想不到“毒中之毒”竟会在此处现身,脱口道:“以‘无影之毒’毒杀尚小芸的胞妹和李文祥的凶手?”
  青衣蒙面人讶然道:“你知道?”
  司马明把破庙之中的经过说了一遍,隐起中毒一事不提,青衣蒙面人恍然而悟道:“这就是了,‘毒中之毒’志在‘血剑’,尚小芸姐妹受托的东西,外形极像是‘血剑’的包裹,所以‘毒中之毒’才下毒手,难怪他在迫问梅花会‘血剑’的下落,原来有这些原因在内!”
  “结果呢?”
  “梅花会长矢口否认!”
  司马明翻身坐起,忽觉本身并无什么异样,骇然惊怪道:“我记得我受了重伤……”
  “不错,你伤势不轻,好在我略懂岐黄,带有便药……”
  司马明黯然一叹道:“我又欠了兄台一笔厚恩……唉……”
  “小兄弟这话是什么意思,比如受伤的是我,难道你会袖手不成?”
  “话虽如此,只是我不愿欠任何人情,因为……”
  “因为什么?”
  “我无法偿报!”
  青衣蒙面人轻声一笑道:“小兄弟,你似乎中了毒?”
  司马明悚然而震道:“蒙面兄何从知晓?”
  “我在为你疗伤之际,发现你‘丹田’之上,有一黑纹,如果这黑纹延伸到‘百会穴’,生命也就告终结!”
  司马明恨恨的把中了“北毒”之子东门舜“百日归”之毒的经过补说了一遍。
  青衣蒙面人顿时住口不语,司马明也陷入了深思之中。
  地室之中,呈现一片死样的寂静。
  久久之后,青衣蒙面人沉凝的话音,打破了沉寂,道:“小兄弟,我如道有一样东西,可以解此剧毒!”
  司马明闻言之下,不由惊喜参半,据小毒物说,此毒天下无人能解,而“偷星盗月施万全”却认为“长恨书生”可能会解此毒,想不到这青衣蒙面人竟然也识得解毒之方,那小毒物之毒不过尔尔,当下一跃下榻,行近青衣蒙面人之前,道:“兄台能解这剧毒?”
  “不是能解,而是知道有一样东西可解,不过……”
  “怎么样?”
  “这东西恐怕不易得到!”
  “什么样的东西?”
  “蛇含草,这草产于深山绝壑之中,状类普通兰草,能发一种异香,这香味是毒蛇最欢喜闻的味道,有这草的地方,必是万蛇群集,竞相以口含草,这草至少要被万条毒蛇含过,渐变为白玉之色,才能有解毒之效,但这‘蛇含草’,可遇而不可求……”
  司马明吐了一口长气道:“我对身中之毒,已经不存解去的奢望……”
  青衣蒙面人一扬手道:“兄弟,如果毫无希望,我就不会开口了,这‘蛇含草’据我所知‘世外闲人’藏有一株!……”
  “世外闲人?”
  “不错,难处是‘世外闲人’性情怪僻,不与任何武林人打交道!”
  司马明精神又振奋起来,道:“世外闲人住在什么地方?”
  “影子山,由此去大概三天可以到达。”
  “好,多承指示,我跑一趟试试运气。”
  “我陪你走一遭,‘影子山’不易寻找,我给你带路!”
  司马明感激的道:“怎好劳动……”
  “兄弟,你我既然相交为友,这算得了什么。”
  “那么现在就走?”
  “可以!”
  司马明随在青衣蒙面人之后,循着地道迂回盘绕,工夫不大,似乎已到了尽头,青衣蒙面人伸手一按石壁,一阵轧轧之声过处,顶上开了一个五尺见方的天窗。
  “由这里出去!”
  两人先后弹身穿出天窗,落实地面,一看,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见偌大一座“三清观”,已变做了瓦砾之场。
  旭日初升,证明已是另一天的早晨。
  司马明感慨的道:“梅花会会长果然够狠,竟然火焚‘三清观’,‘青城’一派,元气已丧,恐怕没有抬头之日了!”
  青衣蒙面人激动得浑身簌簌而抖,恨恨的道:“这笔血债迟早会有人索讨的!”
  两人怔了半晌,弹身扑上了下山的山径。
  就在两人刚一踏上山径的当口,破空之声,倏告传来。
  青衣蒙面人道:“我们到林中暂隐身形,看来的是什么人?”
  两人折身闪入径旁的林中。
  “刷!刷!”连声,五条人影,泻落在被焚毁了的观门前石砌照坪之上,赫然是两个老者,三个壮汉,一式的黑衣,胸绣白色梅花一朵。
  青衣蒙面人悄声道:“梅花会的人,可能为我俩而来?”
  司马明冷哼了一声,简短的吐出了一个字:“杀!”
  只听两黑衣老者之一道:“不知搜索的结果如何?”
  另一个老者道:“周遭十里之内,一只兔子也漏不了,何况是两个身负重伤的人,还能飞上了天不成……”
  话声未落,一个冰寒澈骨的声音道:“不错,还能上天不成!”
  两老者三壮汉霍然变色,齐齐转身,只见一个俊秀之中带着几分粗犷的少年,站在距他们不到两丈之地,面罩恐怖杀机,那神情令人不寒而慄。
  两老者之一沉声道:“报名上来!”
  这现身的,正是司马明。
  司马明不屑的从鼻孔里“嗤!”了一声道:“凭你们还不配问本人的名字,不过让你们死得明白起见,听着,司马明!”
  五个“梅花会”的高手,一听对方报出名字,登时寒气大冒,不期然的齐齐退了三步,三壮汉立即掣剑在手。
  司马明缓缓向前移步,每一步都含有浓厚的杀机。
  五个“梅花会”高手,下意识的向后退身……
  蓦地——
  又是一个声音道:“站住!”
  五人不由亡魂大冒,转眼一看,一个青衣蒙面人鬼魅般的拦在身后。
  两老者之一突地向空扬手一掷,一溜血红光焰冲天而起,显然他已发出了求援的警号,红光冲天直上,五十丈之后,才弧形划落山后。
  青衣蒙面人哈哈一阵狂笑道:“好极了,把所有的狗爪子全给召来,‘三清观’近百条人命所流的血,必须要用你们的血才能洗净!”
  三壮汉暴喝一声,剑芒打闪,同时出手攻向青衣蒙面人。
  两老者互望一眼之后,扑向当面的司马明。
  司马明杀机早蕴,双掌一挥,一道排山热浪,迎着扑来的两老者卷去。
  两声凄厉的惨嗥破空而起,划破了山头的静寂。
  两老者各张口射出了一股血箭,身形飞栽三丈之外,登时气绝。
  一旁惨号又传,三壮汉之一,被青衣蒙面人一掌劈得血肉模糊,横尸就地,另两壮汉,不由魂散魄飞,虚晃一剑,就待转身逃……
  青衣蒙面人大喝一声:“躺下!”
  双掌疾出如电,“砰!砰!”两声,惨号又起,两壮汉口血如泉喷洒,仆倒当场。
  破空之声,盈耳而至,远远近近,无数人影,全朝山顶扑来。
  司马明下意识的把目光扫向青衣蒙面人,恰好对方的目光也在这时射了过来,彼此点了点头,这会心的一瞥,决定了这些“梅花会”高手的命运。
  于是——
  一幕血肉横飞的场面,在这业已成为废墟的“三清观”基地之上,展了开来。
  “梅花会”高手,不断的从各方涌到。
  凄绝人寰的惨嗥声,此起彼落,连续不断。
  尸体,在急剧的增加。
  “青城派”自掌门以下,近百弟子,悉遭屠杀,门派重地,被烧成了灰烬,现在,“梅花会”中人的鲜血,又洒在这片灰烬之上。
  这是以血易血。
  杀劫,在疯狂的进行。
  青城山顶被一片腥风血雨所笼罩。
  正当惨号之声逐渐消沉之际——
  一声娇喝倏告传来:“住手!”
  声音不大,但却入耳惊心。
  司马明和青衣蒙面人不期然的停了手,只见一个美若天仙的少妇,不知何时,已到了场中,少妇身后随着十二个玄衣劲装武士。
  那些幸而不死的“梅花会”高手,迅快的退出了斗场。
  那少妇一扫现场的积尸,莲步姗姗,前行了几步,一双水汪汪的媚眼,略不稍瞬的盯视着司马明,如花粉腮之上,现出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
  那神情,够迷人,也够诱惑,令人想入非非。
  司马明双目煞光未敛,俊面一片铁青,冷冷一扫对方之后,向青衣蒙面人道:“这女人在‘梅花会’中是什么身份?”
  青衣蒙面人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少妇柳腰款摆,又向前移了两步,莺声呖呖的道:“你就是司马明?”
  “不错!”
  “你手段够狠?”
  “这只是开始!”
  “嗯!也许是终结,如果我说请两位到敝会走走,你不会拒绝吧?”
  司马明不屑的道:“妳算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桀桀桀桀!司马明,本人‘梅花会’花坛坛主云七姑!”
  司马明冷哼了一声道:“那好极了,今天到场的见者有份,在下不能厚此薄彼。”
  云七姑粉腮一寒,冷笑一声道:“司马明,如你乖乖随本坛上路的话,本坛保证你生命安全,否则的话……”
  司马明怒极反笑道:“云七姑,在下可无意保证妳的安全!”
  云七姑粉面骤现杀机,娇喝道:“护坛弟子听令!”
  十二个玄衣劲装武士“刷!”的雁翅散开,左右各六,躬身齐应道:“弟子等在!”
  “你们对付那青衣蒙面人,要生擒活捉!”
  “遵命!”
  十二个护坛弟子,纷纷错步欺身,扑向了青衣蒙面人。
  云七姑莲步轻移,欺向了司马明。
  那边,青衣蒙面人已被十二护坛弟子团团围住,展开了殊死之斗,十二护坛弟子,个个身手不弱,这一交上了手,的确令人动魄惊心。
  司马明站在原地不动,冷眼注定云七姑,蓄劲以待。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五章 白骨旗
上一篇:
第三章 波诡云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