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血之洗礼
2020-05-06 09:30:08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司马明此刻要毁去“百面魔王”,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
  但,对方对于他有救命之恩,而且对方已是一个既盲且残的老人。
  他做梦也估不到在这绝地之中,会碰上他一心要寻觅的人。
  “百面魔王”颓然道:“天道好还,冤家路窄,司马明,你下手吧!”
  久久之后,司马明长叹一声道:“恩怨相抵,我们互不相欠,不过……”
  “百面魔王”反而平静的道:“不过什么?”
  司马明沉声道:“在下说话算话,仍然要带阁下出这绝地!”
  “百面魔王”意外的一震,怆然道:“司马明,凭这句话,老夫祝福你,叶落归根,老夫已决意在此埋骨了!”
  司马明反而感到一阵恻然,毕竟他的生命是对方救回来的。当下又道:“阁下执意要如此!”
  “老夫年已近百,还现什么世!”
  “如此,在下诛杀骆子瑜之时,替阁下带上一笔!”
  “司马明,老夫将死之人,但想知一个秘密。”
  “请讲。”
  “你确已获得‘血剑’‘魔花’?”
  “不错!”
  “哦,旷古奇缘!”
  司马明心念一转,道:“阁下所获各物是否都已入骆子瑜之手?”
  “百面魔王”沉思了片刻,黯默道:“老夫一生行险使诈,想不到垂暮之年,栽在骆子瑜这厮的手里,也许这就是佛家所谓的因果循环,‘翡翠扇’与‘紫玉呗叶’,不错是在那狼子的手中……”
  “九阴真经呢?”
  “百面魔王”面上的肌肉抽动了数下,怨毒至极的道:“老夫因此而遭那狼子刺目断筋,投入绝谷!”
  “为什么?”
  “骆子瑜一心想以‘九阴真经’,练成天下无敌的‘无极神功’,嘿,人算不如天算,老夫取得‘九阴真经’之后,又告失去……”
  司马明不由心头巨震,这“九阴真经”乃“地堡”传派之宝,也是“地君”唯一留存“地堡”之物,其意义远超过实际的价值,急声道:“被何人得手?”
  “白骨夫人!”
  “白骨夫人?”
  “不错!”
  司马明宽心大放,“白骨夫人”正是他阿姨王芳翠的化身,落入她手,等于自己寻回没有两样。
  “百面魔王”一顿又道:“骆子瑜认为老夫故意吞没这本‘九阴真经’,所以才对老夫下杀手!”
  “但他何以不直接了当的毁了阁下?”
  “他希望仍能从老夫手中取得。”
  “可是这绝谷……”
  “长绳可以上下,老夫被缒落谷底,已经七日,七日之中,他来逼问了三次!”
  司马明暗骂一声:“好残毒的贼子。”
  “百面魔王”是他岳父“百草老人”的师兄,他竟然下得了狠手。
  突地——
  数丈之外的骨堆中,露出一样晶莹洁白的东西。
  司马明闪身过去,捡了起来,登时心颤胆寒,额角上渗出了汗珠,那是“魔音仙子”的玉箫,玉箫落谷,人多半已是凶多吉少。
  那美艳天人的倩影,立浮心头。
  那些痴情的字句,又响在耳边。
  她,也是他的救命恩人呀。
  他觉得一分一秒也不能再耽下去了,匆匆回身向“百面魔王”道:“阁下,在下诚意的再说一遍,设法带阁下脱离这死地?”
  “盛情心感,不必了!”
  司马明想再说什么,但他把要到口的话又咽了回去,他想起“世外闲人”之死,连带想到了赵家淑,赵家淑是“世外闲人”的师妹,再加上“无极堡”的一笔债,她势不会放过“百面魔王”,带他出去,恐怕也是死路一条。
  心念之中,转口道:“如此在下要走了!”
  “慢着!”
  “阁下改变了主意?”
  “不!”
  “那为什么?”
  “老夫还有话说!”
  “在下恭聆。”
  “骆子瑜据有老夫的全部人皮面具,那厮狡诈绝伦,你应当提高警觉!”
  “谢指教!”
  “你走吧,老夫不说再见了!”
  司马明恻然望了这一代魔王一眼,转眼……
  “噗!”的一声轻响,接着是倒地的声音。
  司马明回首一看,心神为之一颤,“百面魔王”已自碎天灵而亡。
  他略犹豫之后,就谷底掘了一个坑,把“百面魔王”埋葬,并替他立了一块碑,以指大书“百面魔王之墓”六个字。
  “世事无常!”
  他又想起了妻子方静娴说过的这一句话。
  的确,世事如白云苍狗,谁也无法逆料,几个时辰之前,他何曾意料得到会成了仇人的收尸埋骨之人。
  他再度审视了一遍手中的玉箫,目光随着向四下一阵扫掠,确定除他自己之外,没有第二个人坠岩。
  于是,抬头打量那平滑如镜的峭壁,粗略估计,高度在二百丈之间。
  这种高度,以一般武林人的目光来看,已超越了练武人的体能极限,然而在身怀盖世神功的司马明而言。尚可勉力而为。
  前此,他曾仗着“无相身法”中的“升式”,飞升“死谷”绝壁,现在,“无相身法”已依诺言不能再用,但“玉芝神功”的提气轻身之术,较之“无相身法”之中的“升式”,有过之而无不及。
  本来,他的身手,在当今武林中已可算是一项奇迹。
  一声轻啸,身影破空拔起,一冲五十丈高下,待冲势将尽,足尖点向石壁,斜射而起,凌空一划了一个妙漫的圆弧,再折回壁间,又升高了三十丈之多。
  如此往复回升激射,顾盼之间,已落到了刑台之上。
  此际——
  暮色初临,山岚极重,远处的山峰,已成了模糊的幢幢魅影。
  山风拂面而生寒,也带起阵阵血腥之味。
  刑台上,那些狼藉的尸体,还没有收拾,平增无限恐怖之感。
  他笑了!
  是充满了杀机而又近于嘲弄意味的笑。
  他是在嘲弄自己竟然许多次战胜了“死神”,奇迹似的死中得活。
  抑是,他嘲弄“梅花会”的末日已经来临?
  他审视每一具尸体,目光遍及每一个角落,他感到失望,也感到欣慰,他没有发现“魔音仙子”的尸体。
  夜枭,随着第一颗星星的出现而开始嘶鸣,远处传来阵阵的狼嗥。
  气氛随着夜色的加浓而更显阴森。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司马明无视于阴森的景况,他眼前浮现出来一个天仙倩影。
  她是“魔音仙子”。
  他抚弄着那支玉箫,在想——
  玉箫坠谷,这证明她不死也是负伤,后果不问可知。
  他祈望着,她不是被生擒,而是已脱出魔手,或者,她死了更好。
  他无法分析此刻心中的情况。
  爱?
  这是属于那一种爱呢?
  从开始到末了,仅如黑暗中的火花一现,何其短暂,何其突然!
  他明白,这将成为心灵上永远的负荷!
  骆子瑜那句刻毒的话,又响在耳边:“……她足可做你祖母而有余……”
  难道她驻颜有术?
  他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噤。
  “不管怎样,我有责任弄清楚她生死之谜!”
  自语声中,他登上了迎面的孤峰,这是他与“魔音仙子”脱险的位置,但那暗道门户已无法寻觅了。
  甫一登上峰顶,只见一派光火,烛天而起,并隐隐传来杀伐之声。
  火光映照中,可以看到一片连云巨厦,和疏落有致的矮林。
  他这一震非同小可,起火的地方,正是“梅花会”总坛。
  是什么人能攻破“阴阳五行阵”而在总坛坛内放火?从杀伐之声判断,攻入的人当不在少数。
  他已无法定下心来思索,迅快的一瞥伫身之处,竟然是一堵数百丈的悬岩。
  这是天险,“梅花会”在这一方并未设防。
  他不能坐失报仇的机会。
  猛运真力,涌身跃下悬岩,弓身变势,一圈又一圈的旋飞,藉以缓和快速的殒落之势,这真是令人咋舌的冒险,一个不当,立即碎骨粉身。
  身形落实,浑身已是冷汗涔涔了。
  认了认方向,朝那片房舍奔去。
  拚搏之声,越来越清晰了。
  惨号声此起彼落,配合上熊熊火势,令人动魄惊心。
  数条人影,迎面奔至。
  司马明一眼瞥见对方襟上的“梅花”号志,片言不发,一掌横扫了过去。
  他奔势不停,一掌扫出,惨嗥声已抛落身后。
  眼前——
  呈现出一幕怵目惊心的场面。
  血,染红了地面。
  人影纵横,劲风呼啸,兵刃映着火光,闪闪生辉,像群星乱舞。
  司马明悄没声的来到场边,他必须先了解情况。
  首先,他发现人群中白影出没,那是十二“穿胸使者”,再来,他发觉“地堡”左右辅弼,也在其中,看样子“地堡”的人不在少数,更奇的是内中有不少佛门弟子。
  一阵桀桀怪笑入耳,司马明循声望去,眼睛突地一亮。
  “少林五老”合手围攻“火云怪佛”,以五老之力,竟然被迫得走马灯般乱转,毫无还手之力。
  他心中明白了一部份,“火云怪佛”是少林叛徒。
  司马明面上的杀机愈来愈浓,一纵身,扑入场中。
  场面出现了最高潮。
  惨号之声,陡然加剧,声声相接,连成了一片,人影不断的倒下,尸体层层相叠,血雨飘飞,腥风扑面。
  所有的目光,全射向了司马明。
  于是——
  场中起了一阵骚动。
  “少主!”
  “驸马!”
  “司马少侠!”
  “少施主!”
  …………
  司马明双目尽赤,手不停挥,如虎入羊群,当者披靡。
  他穿插在斗场之中,由东到西,自南而北,所经之处,血肉横飞,惨嗥震耳。
  他奇怪,何以不见骆子瑜的踪影?
  闷哼挟以刺耳怪笑传处,少林五老之一口喷鲜血,栽落地面。
  司马明一个弹身,扑了过去。
  “闪开!”
  这一声清叱,声音不大,但却震人心魄,“少林五老”之四,下意识的齐往后退。
  “火云怪佛”骇然惊呼一声:“小子,你没有……”
  死字尚未出口,司马明双掌已挟雷霆万钧之势,罩身而至。
  “火云怪佛”飘退八尺。
  司马明像是疯狂了般的如影附形而上,一口气劈出了十八掌。
  “砰!”挟以一声怪哼,“火云怪佛”身形一个踉跄,口血飞迸。
  “纳命来!”
  慄喝声中,司马明一把扣住了对方手腕,举掌拍向对方天灵,突地,他若有所悟的缩回了手,向五老之首的“虚无大师”一招手道:“大师,交与你了!”
  说完晃身离开。
  “少林五老”之四,齐宣一声佛号,扑了上去。
  由于司马明突然现身,眨眼之间,杀人逾百,情势急转下,“梅花会”的高手,斗志全消,豕突狼奔。
  一声极其熟悉的娇叱,传自一个暗角里。
  司马明循声扑了过去,一男一女,正打得难解难分,男的是“梅花会长秋桐”,而女的正是他的妻子,“地堡”公主毕瑶红。
  “红妹,闪开!”
  毕瑶红闻声收手,激情的大叫道:“明哥,你没有……”
  “梅花会长秋桐”一见司马明现身,登时亡魂出窍,转身……
  “那里走!”
  司马明身形似魅,只一划就欺到了“梅花会长”身前,伸手便抓。
  划身出手,快逾电光石火。
  “砰!”的一响,“梅花会长秋桐”一掌击正了司马明前胸,一股反震的暗劲,震得他手腕如折,气翻血涌,只一呆,已被司马明抓个结实。
  寒芒打闪,八只长剑同时攻到……
  毕瑶红娇哼一声,迎了上去,素手挥处,震退了四只剑,另外四只已袭向了司马明侧背。
  劲浪飞卷,四声惨号,曳空而去。
  司马明反手一挥,震飞了四个剑手,看得毕瑶红芳心大震。
  “梅花会长秋桐”面现死灰之色,似筛糠般乱抖。
  司马明慄声道:“骆子瑜那厮现在何处?”
  秋桐从牙缝里迸出了三个字道:“不知道!”
  司马明一咬牙,活生生扯下了秋桐一只左臂。
  血光迸现,“梅花会长”凄厉的一声惨叫,面孔扭曲得变了形。
  四只长剑,又告攻到,毕瑶红欺身接住。
  司马明俊面全变,像一尊凶神恶煞,再次道:“你说是不是?”
  “梅花会秋桐”目眦欲裂,嘶声道:“不说!”
  “好!”
  随着这一声好,司马明一掌劈落,“梅花会长”惨号半声,变做了一堆肉酱。
  旁边,毕瑶红已解决了四个剑手。
  “明哥,我……我太高兴了,想不到……”
  两颗泪珠,滚落毕瑶红的粉腮,她是喜极而泣了。
  司马明心中非常奇怪,何以她会知道自己坠谷的事,当下不遑细问,匆匆道:“红妹,一切等会再谈,我必须找到骆子瑜!”
  一弹身,朝场外奔去……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二十三章 仙子思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