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白发仙娘
2020-02-16 09:12:09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旋空而落的,是一个风华绝代的白衣少女。
  这种武林罕见的轻功,竟然出现在一个少女身上,怎不令人震惊。
  吴明一长身,正待……
  青衣蒙面人及时阻止道:“小兄弟,这少女来得突兀,何不再忍耐片刻,也许有意外的事发现。”
  吴明又把身形坐回枝桠之间。
  那美若天仙的白衣少女,莺声呖呖的道:“仙娘即将驾到,请各位暂退五丈之地!”
  话方出口,立即引起了一片嗡嗡之声,那些逼近场内的高手,一个个面现骇色,纷纷后退,闪出一条衖道,只有“东海渔夫”等几个自恃名头的人,犹豫不决。
  “一掌断魂周永年”嘿嘿一笑道:“既是仙娘驾到,我等理应退开,这布包由老夫暂时收回,稍缓再由各位划出道来解决,如何?”
  说着举步上前,伸手就要向那布包抓去……
  “阴风老怪”和“三眼道人”双双一跨步,“东海渔夫”双掌也告上扬。
  如果“一掌断魂周永年”真要抓那布包的话,他们三人势必同时出手。
  “七煞手庄伦”和三个黑衣老者紧随在“一掌断魂周永年”身后,蓄势待发。
  场中空气骤呈一片紧张。
  那美丽若仙的白衣少女,杏目陡射奇光,再度发话道:“请各位离开五丈,东西仍置原地!”
  几个不可一世的魔头巨擘,居然被这少女的语势凝住,不期然的缓缓向后退了数步,但,仍然没有一个人退离五丈之外。
  吴明大惑不解的向青衣人道:“蒙面兄,这仙娘是什么人物?”
  青衣蒙面人把声音压得极低的道:“白发仙娘!”
  “白发仙娘?”
  “不错,‘白发仙娘’,成名在一甲子之前,平素极少露面江湖,至于她的出身来历,恐怕没有一个人知道!”
  “场中都是名头不小的人物,竟然会对她如此忌惮……”
  “白发仙娘功力高到什么程度,无法揣测,那少女是她的门人,身手在场中任何一人之上,而且高出许多。”
  吴明心里暗道:“白发仙娘,功力再高,难道还能高过师父?”
  白衣少女粉面倏地一寒,冷冷的道:“各位听见我的话了?”
  “一掌断魂周永年”突地一挥手,和“七煞手”等四人,缓缓退了开去。
  “东海渔夫”等三个魔头,只好也默默地退到五丈之外。
  场中顿时静得落针可闻,但死寂之中,却透着无比的紧张,“白发仙娘”竟然会不速而至,的确出乎在场的每一个人意料之外。
  难道这功高莫测的神秘人物,也想染指“血剑”。
  如果“白发仙娘”想要的话,在场的人只有拱手相让。
  吴明心想,管妳什么仙娘不仙娘,我先追出以毒杀人的凶手再说,他想到就做,一弹身,扑入场中,青衣蒙面人想阻止也来不及。
  他这一现身,使全场为之骇然,及至看清竟然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之时,又不禁齐齐面露惊诧之色……
  白衣少女明眸转处,芳心不由一动,他第一次看到如此富于魅力的男子,俊秀之中带着粗犷,美而不失武林人的本色。
  吴明身形立稳之后,旁若无人的向那布包走去。
  白衣少女娇斥一声道:“站住!”
  吴明不期然的止住脚步,道:“姑娘唤住在下有何话说?”
  “你准备做什么?”
  “办事!”
  “办什么事?”
  “这个在下没有告诉妳的必要!”
  白衣少女粉腮一寒,抖露一片杀机。
  吴明一闪身,已把布包抓在手中,动作之快,令人咋舌。
  五丈外的高手,一阵哗然,他们凛于“白发仙娘”之名,退了开去,心里可是万分的不情愿,现在这名不见经传的少年,公然目无余子入场取宝,这对群众来说,是一个机会,他们可以把这少年作为对象来夺取。
  白衣少女倒是怔住了,她想不到这少年竟然视“白发仙娘”之命如无物。
  “阴风老怪”暴喝一声:“小子,把东西放下!”
  身形疾扑而出,的确快比飙风。
  “回去!”
  娇斥声中,那少女纤影一晃,迎着“阴风老怪”飞扑的身形一划,“阴风老怪”被这一划之势,迫得倒飞而回。
  几乎是同一时间——
  “三眼道人”已扑到了吴明身前,右掌劈向吴明的面门,左手电疾的抓向布包。
  “砰!”挟着一声闷哼,“三眼道人”蹬蹬蹬退了十来步,口角挂下了两溜鲜血。
  高手群中起了一阵惊呼。
  “三眼道人”在江湖之中,并非泛泛之辈,竟然在这名不见经传的少年之前走不出半个照面,而且少年如何出手伤了“三眼道人”,恐怕只有极少几人看出来。
  白衣少女芳心大感骇然,她看出这少年的身手,已到了惊人的地步。
  “三眼道人”一抹口边血渍,恨恨的道:“小子,你报个万儿出来?”
  吴明冷冷的道:“识相的最好滚远一点!”
  “三眼道人”在武林中已算是响当当的角色,岂能受得了这种奚落,何况对方只是个二十不到的无名少年,当下暴喝一声:“小子,本道爷劈了你。”
  人随声进,双掌挟以毕生功力,猛劈而出,匝地狂飙,隐含风雷之声。
  吴明冷喝一声:“那你是自己找死!”
  左手抓住那布包,右掌一翻一亮,一道灼热的劲浪,挟雷霆之威,暴涌狂卷过去。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夹着一声凄厉的惨号,震惊了全场,劲风激荡之中,“三眼道人”飞栽三丈之外,张口狂喷鲜血,倒地不起。
  吴明这一掌,已用上了冠盖武林的绝学“九阳神功”,但“邪神许昌”生平用上“九阳神功”的次数并不多,是以在场的高手,没有察觉出来这是什么功力。
  白衣少女粉腮为之一变,她想像不出这少年的功力竟有多高,芳心之中别有一番感受。
  所有在场的高手,一个个目瞪口呆,寒气股股上冒。
  “三眼道人”摇晃着站起身形,踉跄出场。
  白衣少女轻轻一挪娇躯,寒声向吴明道:“阁下可否报个名字?”
  “这个……似乎没有必要!”
  “阁下是为了‘血剑’而来?”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在下目的不在‘血剑’,只想从‘血剑’上寻出一个杀人凶手。”
  “仙娘即将驾临,请阁下放下布包,退出场外。”
  吴明冷哼了一声道:“在下不惯于受人命令。”
  白衣少女粉面一寒,道:“这恐怕由不得阁下?”
  “不见得!”
  “那你无妨试试看!”
  场中空气,又告紧张起来,如果场中的一对交上手的话,将是一场武林少见的搏斗,群雄的心理是唯恐天下不乱,“血剑”的巨大诱惑,使他们无法收敛贪婪之念。
  就在此刻——
  一顶绿色的轿子,向场中冉冉而来,有如行云流水,眨眼已临场中,轿帘低垂,看不见轿中人的形影,抬轿的是四个身着绿色宫装的如花少女。
  全场的目光,全集中在这顶轿子之上。
  轿子放落之后,四个绿衣少女分两对站在轿门的两侧。
  一种神秘微带恐怖的气氛,笼罩了全场。
  白衣少女粉腮大变,狠狠地瞪了吴明一眼之后,转身直趋轿前,一阵喁喁低语,可能是禀报现场的情况。
  吴明心中不由感到一阵忐忑。
  工夫不大,白衣少女回过身来,前趋数步,向吴明一摆手道:“仙娘有请阁下!”
  吴明一怔神道:“姑娘是说在下?”
  “不错!”
  吴明心里暗想,我就不信这个邪,妳“白发仙娘”又其奈我何!当下昂头挺胸,大步向轿前走去,在距离轿门八尺之间,四个绿衣少女之一把手一抬,道:“止步!”
  吴明依言停步,他手中仍紧握着那布包。
  那轿帘乃是用流苏串以珍珠密集下垂,轿内的人可以看见外面的人,而外面的人却无法透视轿内。
  吴明冷冷地注定轿门,心想,看你能把我怎样?
  久久,轿中才传出一个圆润的声音道:“你叫什么名字?”
  吴明心中不由一动,“白发仙娘”顾名思义当然是个白发老太婆,但听声音她似乎年纪不大,当下冷漠的道:“在下江湖小卒,毋须称名道姓。”
  “你师出何门?”
  “这一点歉难奉告!”
  “哼,你倒是狂傲得紧?”
  “狂傲谈不上,生性如此!”
  轿前四个绿衣少女,齐齐面露惊愕之色,这是她们第一次看到有人敢当面顶撞仙娘,而仙娘的言语似乎与平时有些异样。
  吴明话锋一顿,反问道:“尊驾就是武林人称的‘白发仙娘’?”
  “不错,你是为了‘血剑’而来?”
  “不,应该说是追凶而来。”
  “可是‘血剑’已被你夺在手中?”
  “在下要从此物上查证凶手!”
  “你可知道场中所有的人都是为了此物而来?”
  “知道!”
  “你如何应付?”
  “事毕之后,掷还他们,在下决不希罕!”
  “嗯,本仙娘暂时信你之言……”
  “仙娘此来,是否志在‘血剑’?”
  “不!”
  这简短而坚决的答话,使吴明一愕,“白发仙娘”既然亲口否认是为了“血剑”而来,当然不会是假,但她为了什么而来呢?
  “孩子,你不信是不是?”
  这一声“孩子”使吴明全身一颤,有生以来,他第一次听见有人用这两个字眼称呼他,他师父“邪神许昌”自来就是唤他做“小子”,这一声呼唤,使他心里起了一种异样的感受,但,随即他想起了“邪神许昌”一向的论调,于是冷声道:“尊驾未免太托大了!”
  “噫!你这是什么意思?以我的年纪,不能叫你孩子?”
  “武林之中,达者为先!”
  四个绿衣少女,忍不住以袖掩口,几乎失声而笑。
  “白发仙娘”停了半晌才道:“怪论,可以媲美当年的‘南邪’!”
  吴明心里暗忖,自己本是“南邪”的传人,什么媲美不媲美,意颇不耐的道:“尊驾要在下过来,就是要说这么几句话?”
  “现在你把你手中的布包掷回场中!”
  吴明俊面一沉道:“办不到!”
  “那东西对你毫无用处?”
  “在下说过目的只是从这东西上追索凶手!”
  “你且说说看,也许本仙娘能供你一点线索?”
  吴明一阵犹豫之后,终于把荒林之中的一幕,说了出来。
  “白发仙娘”语音凝重的道:“依你是说,死者中的是‘无影之毒’没有错,但普天之下,能使用‘无影之毒’的,只有‘北毒’一人,而‘北毒’除了一个宝贝儿子之外,没有传人……”
  “仙娘之意是说……”
  “北毒决不会插手!”
  “仙娘根据什么如此断定?”
  “以‘北毒’父子的身手作风而言,东西到手,决不会再放手,同时,凡经‘北毒’父子染手的东西,恐怕没有人敢再碰一下!再说,也不至于到用毒的地步!”
  “在下的意思是说什么人放毒!”
  “这恐怕很难查出!”
  “东西既在‘梅花会’人之手,从他们身上追凶不就结了?”
  “白发仙娘”轻声一笑道:“你会失望的!”
  “为什么?”
  “你手中所拿的‘血剑’是假的!”
  吴明不由心头巨震,脱口道:“假的?”
  “不错,假的,所以我要你扔回场中!”
  吴明心念几转之后,道:“真假都没有关系,在下的目的只是藉此追凶!”
  “你这种做法太幼稚了!”
  “何以见得?”
  “你说的那尚小娟是在东西被夺之后中毒,还是中毒之后东西才被人夺去,你是否确知,再则‘无影之毒’只有‘北毒东门虞’父子会用,但轻易决不用,以‘北毒’父子的身手,对付那尚姑娘,何必用毒以贻武林口实,‘梅花会’以这假‘血剑’展露出来,目的何在,不得而知,不过就事论事,如果这‘血剑’是真的,‘梅花会’高手如云,决不至任人抢夺而不全力维护!”
  一番话说得吴明哑口无言,一抖手,把布包掷回原地。
  所有在场的高手,被这意外的动作,弄得满头雾水,他们可不曾听清“白发仙娘”究竟和这功力卓绝的怪少年说了些什么。
  “白发仙娘”稍稍一顿之后,道:“现在你可以退开了!”
  吴明一晃身,飘退五丈之外。
  白衣少女抢步至轿前,一俯首然后回身发话道:“仙娘有请‘东海渔夫’与‘阴风老怪’两位近前答话!”
  “东海渔夫”和“阴风老怪”互相惊诧的望了一眼之后,双双举步,来到了轿前。
  “白发仙娘”不知说了几句什么话,“东海渔夫”和“阴风老怪”双双惊叫一声,蹬蹬蹬连退两个大步,掉转头弹身……
  轿前的珠帘一开又合。
  两声凄厉刺耳的惨嗥,破空而起,令人毛骨悚然。
  “东海渔夫”和“阴风老怪”弹起的身形,又落回地面,死了。
  两个不可一世的魔头,双双横尸轿前。
  所有在场的高手,一个个面目失色,心胆俱寒。
  “白发仙娘”何以要毁去这两个魔头,没有人知道。
  这命运,是否还会临到其余高手的头上?
  恐怖的阴影,立时弥漫全场。
  生命毕竟是可贵的,在连一点侥幸的机会都不存在的情况下,部份高手,已悄悄地退出了现场。
  谁敢向虎口拔牙,觊觎仙娘看中之物。
  就在此刻——
  白衣少女突地扬声高叫道:“梅花会的朋友注意,传话你们会长,他的心机白费了,掩耳盗铃,自欺而已,不值识者一笑!”
  “一掌断魂周永年”等几个“梅花会”的高手,被当场喝破的诡谋,一个个灰头土脸,尴尬非常。
  四个绿衣少女,抬起轿子,如飞而去。
  那被群雄舍命争夺的布包,被弃置在地上。
  白衣少女临去之时,秋波一转,对着吴明似有意又似无意的嫣然一笑。
  吴明却完全无动于衷,他在想:“白发仙娘”既然早知那“血剑”是假的,为什么还赶来现身,杀死“东海渔夫”和“阴风老怪”?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三章 波诡云谲
上一篇:
第一章 血染古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