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恨满心头
2020-03-24 09:31:45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司马明痴立丁婉墓前,忽听一个冰冷的声音道:“司马明!”
  司马明回顾之下,不由纵声狂笑起来,笑声中竟充满了无比的杀机。
  来的,赫然正是“毒中之毒”。
  这在司马明来说,真是天从人愿,丁婉尸骨未寒,如果在她墓前劈杀这恶魔,确实是最理想的事。
  “毒中之毒”白多黑少的眼中,尽是惊诧之色,冷喝一声道:“住口!”
  司马明敛住了笑声,面笼恐怖杀机一不稍瞬的盯视着对方。
  “毒中之毒”以讶异的声音道:“司马明,你笑什么?”
  司马明怨毒冲胸,慄声道:“我笑阁下来得太巧!”
  “什么意思?”
  “免得在下跋涉奔波去找你!”
  “找我,什么事?”
  “阁下认识一个叫董萍的女子吗?”
  “董萍?”
  “不错,董萍!”
  “没听说过!”
  “阁下是健忘还是……”
  “司马明,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她请我办点事!”
  “你说明白些?”
  司马明重重地哼了一声道:“毒中之毒,想不到你名如其人,确实狠毒得世无其匹……”
  “毒中之毒”一怔之后,怒声道:“司马明,把话说清楚?”
  “这最清楚不过,董萍托我向你索取一样东西!”
  “董萍是谁?”
  “你不敢承认?”
  “司马明,本人重覆一遍,你把话说清楚!”
  司马明咬牙瞪视了“毒中之毒”片刻,阴森森的道:“阁下一定要在下说出来,也好,听着,你骗取了董萍的感情和身体,然后把她遗弃,你还狠心毒杀她老母,你……是人吗?”
  “毒中之毒”蹬蹬蹬退了三个大步,战慄的道:“你说什么?”
  司马明前欺两步,道:“董萍已为你生了一个孩子……”
  “孩子?”
  “孩子?她……她……”
  “毒中之毒”痛苦的哼了一声,口里像呓语般的念叨着,全身簌簌而抖。
  “你不再否认了吧?”
  “我……不否认……不……”
  声音竟然充满了一种极度痛苦之情。
  司马明再逼近了一步道:“所以我答应她向你取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你的命!”
  “啊!司马明……你……不能……”
  司马明在恨毒攻心之下,没有注意及“毒中之毒”特异的表情。
  “听着,还有……”
  “还有?”
  司马明瞥了一眼身后的新坟,全身起了一阵痛苦的痉挛,嘶声道:“毒中之毒,你不会不知道这坟墓里躺的是谁吧?”
  “谁?”
  司马明一字一顿的道:“被你奸杀的丁婉!”
  “毒中之毒”陡地一震,再退了一步,身形摇摇欲倒,颤慄的道:“丁……婉?”
  “不错,丁婉,她师父‘白发仙娘’也许怕你的毒,可是,告诉你,替她索命的是我司马明!”
  “毒中之毒”凄哼了一声,弹身飞射……
  “那里走!”
  “无相身法”何等玄奥,喝声中,司马明已截在头里,随手挥出一掌,“毒中之毒”一个踉跄,退了十多步才稳住身形。
  “你想一走了之?”
  “司马明,你准备怎么样?”
  “把你挫骨扬灰,以慰屈杀冤魂!”
  “你……你认定这些事都是我干的?”
  司马明咬牙一哼道:“难道会不是?”
  “毒中之毒”若有所思的仰视苍穹,半晌,突地一声长叹道:“司马明,目前我毋庸辩解……”
  “你还有什么好辩解的?”
  “我有一个请求……”
  “你说。”
  “半年之后我向你交代。”
  “办不到,今天我非在丁婉墓前毙了你不可!”
  “司马明,你逼人太甚?”
  “留你多活一天,会多增加一个冤魂!”
  “司马明,你别太自信!”
  “怎么样?”
  “鹿死谁手还在未定之天!”
  司马明一扬掌道:“你无妨试试看!”
  “慢着!”
  “你还有遗言交代?”
  “你所倚恃的不过是‘无相身法’,不畏剧毒,再就是近日新增的功力,不错吧?但你别忘了‘毒中之毒’并非浪得虚名!”
  司马明不由怦然心惊,“毒中之毒”何以会知道自己新增的功力?“地堡”服食“地龙宝血”的事,除了阿姨王芝翠和妻子方静娴之外,自己并未向任何人提起过。
  当然,他不会因这几句话而放过他。
  “毒中之毒,今天我司马明若不劈了你,誓不为人!”
  “司马明,你是个冷血动物。”
  “什么,我是冷血动物,那么你的血是热的?”
  “我毒中之毒并非怕你,我不说对你有恩,人情总是有的,你竟然一概抹煞,不接受我半年之请!”
  司马明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不错,他对于自己曾有过数次援手救命之恩,而且还义归“血剑”,这是抹不掉的事实。
  自己能下手要他的命吗?
  对董萍的诺言,和丁婉的仇,能勾消吗?
  一时之间,他答不上话来。
  “毒中之毒”语气一缓道:“司马明,天下事往往不能以常理测断,你最好冷静一点。”
  “阁下的意思是此中尚有内幕?”
  “也许!”
  “这先后的惨案不是你做的?”
  “我不承认,但也不否认!”
  “此话怎讲?”
  “半年之后,我向你交代,命还命,血还血!”
  “为什么要到半年之后?”
  “司马明,如果我此刻要你死,你是否心中毫无牵挂?”
  司马明冷冷一哼道:“你要我死?”
  “你认为办不到?”
  “何妨试试?”
  “告那你,蛇含草果,固有辟毒之功,但却解不了‘毒中之毒’!你相信吗?”
  “毒中之毒?”
  “不错,本人出道以来,从未用过,如果你迫人太甚的话,你知道后果!”
  “你威胁我?”
  “谈不上威胁二字!”
  司马明傲然道:“你尽管施为就是,在下不在乎!”
  “毒中之毒”冷冷的道:“你现在何不试行提气?”
  司马明寒气顿冒,难道对方已在不知不觉之中,对自己施用了所谓“毒中毒”?心念之中,蓦一提气,果然“阳蹻”“阴蹻”两脉之处,有阻滞的现象,而“带脉”八穴之中,有四穴已然不通。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毒中之毒”的话不虚,自己果然已经中毒。
  但,对方在何时施的手脚呢?
  “毒中之毒”又道:“如何?”
  司马明邪性大发,一横心道:“我纵毒发而死,也要先毙了你!”
  “目前你已经办不到了!”
  司马明疾运“九阳神功”,甫一提气立感不妙,经穴已不能畅通,不由出了一身冷汗,一跺脚道:“咱们后会有期!”
  “且慢,你先服了解药。”
  “用不着!”
  “那你走不出十里地!”
  司马明心头巨震,但,怎能接受对方的解药呢?
  “毒中之毒”叹了口气,接着道:“司马明,我对你施毒乃是一时权宜之计,我没有置你死命的意思,我问你一句话,以往我们之间是否多少有点交情?”
  “有,有这?一点我承认!”
  “所以看在这一份交情上,你先接受我的解药!”
  “不!”
  “你走不出十里地,将毒发而死!”
  司马明惨厉的一笑道:“那是我的事!”
  “司马明,大丈夫恩怨分明,以往的交情是一回事,现在你替人报仇又是一回事,用不着扯到一起,我说过半年之后,会给你满意的交代!”
  司马明犹豫了,他并非被对方的语言所动,或是怕死,而是他想到——
  父仇!
  母恨!
  师门遗命!
  还有,阿姨王芳翠的生命,握在他手中,他必须把“还魂丹”送到!
  我不能死,他在心里暗叫了一声。
  “毒中之毒”再次道:“司马明,以我所知,你妻子方静娴半年之内就要临盆,而她,可能有麻烦,你不为你后代着想?”
  司马明闻言不由暗地一惊,“毒中之毒”说方静娴可能有麻烦,他怎么知道?是什么样的麻烦?他又怎知方静娴怀孕的事?
  心念之中,愕然道:“阁下说内人有麻烦?”
  “不错!”
  “什么麻烦?”
  “这个你将会知道,绝非危言耸听!”
  “阁下何由知道?”
  “你不必问,反正是事实在就是!”
  司马明大是惶惑,对方不说,他不能强迫对方说,但看来事情绝不会假,“毒中之毒”没有捏造事实的必要,令人不解的是他何以会知道这些不为人知的事?
  但,高傲冷僻的他,却不愿低头,冷漠的道:“多承指教,后会有期!”
  “你一定要走?”
  “当然,因为我目前不能致你死命!”
  “你不怕死?”
  “死有什么可怕,怕的是恩仇难分,负疾终生!”
  说着,转身面向丁婉的坟墓,激颤的道:“婉妹,你等着吧,时间不会太久的!”
  一弹身,驰上官道。
  身后,传来“毒中之毒”的叹息声。
  司马明一路疾奔,心中对于“毒中之毒”感到莫测高深,他先后的行为,确实令人费解。
  “毒中之毒”的话,又响在耳边:“你将走不出十里,毒发而死!”
  果然,驰出了五里之后,真气渐散,头晕眼花,速度急遽的减低,最后,变成了一个普通人般的行动。
  “难道我司马明注定要死于毒?”
  他自问了一声,心中起了一阵痛苦的痉挛。
  “难道我该接受他的解药,可是我要杀他呀!”
  顾盼之间,又出了三里左右,突地身形一个踉跄,眼前金花乱现,他停下脚步,身形摇摇欲倒。
  死亡的阴影,立罩心头。
  不错,自己真的走不出十里地。
  他蒙“世外闲人”赐予了整株“蛇含草”,本身已蕴一种辟毒之能,想不到竟然克制不了“毒中之毒”所施的“毒中毒”。
  意念开始模糊,他身不由已的晃了晃,向后倒去……
  忽然——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躯,似被人抱住。
  一个声音道:“明哥,振作一点!”
  司马明闻声知人,精神果然大振,颤声:“娴妹,是妳?”
  “是我!”
  “我……我不行了!”
  “你,怎么回事?”
  “我中毒了!”
  “什么,你中了毒?”
  “是的!”
  “谁下的毒?”
  “毒中之毒!”
  “躺下,让我看看。
  “明哥,巧极了,我从前无意中得到一个无名老人赠予一粒‘丹中丹’,功能疗伤解毒……”
  “娴妹,‘毒中毒’并非寻常之毒,连‘蛇含草’都克制不了,恐怕……”
  “你且服下去试试看!”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绿玉小瓶,瓶塞一开,异香扑鼻,闻之顿感头脑一清,心舒脾畅。方静娴柔声道:“明哥,你试服下看看!”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十六章 盖世神功
上一篇:
第十四章 走火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