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白骨旗
2020-03-24 08:43:49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毒中之毒”夺得“血剑”,并把司马明迫出毒圈之外,“梅花会”会长和“白发仙娘”同时上步欺身……
  所有在场的高手,都是为了“血剑”而来,“血剑”既已被“毒中之毒”得去,已没有再耽下的价值,纷纷抽身退离峰顶,只剩下那些“梅花会”的高手,和少数几人留在现场。
  司马明目眦欲裂的瞪视着迫近的“梅花会”会长和“白发仙娘”。
  到目前为止,他仍不知对方一心要追杀他的真正原因。
  “梅花会”会长双掌一扬,呼的直劈过去。
  “白发仙娘”似也不甘落后,抡掌疾推。
  两个绝世高手,同时发掌,其势之强,足可撼山慄岳。
  司马明强傲天生,竟然不闪不避,出掌硬接。
  “白发仙娘”和“梅花会”会长发掌的位置正好相反,两道排山劲气,撞在一起,发出一声惊天巨响,劲气漩卷之中,司马明闷哼一声,倒弹丈外,口血飞迸而出。
  他这被震之下,无巧不巧的又弹回毒圈之中。
  “梅花会”会长和“白发仙娘”同时一怔。
  “三步倒”之毒,毒绝天下,他们当然不敢轻于尝试,但毒圈直径不及三丈,如在圈外出手攻击,司马明仍在被攻击的威力半径之中。
  不过,如果想生擒活捉,却是不易办到的事。
  “梅花会”会长念头一转,向“白发仙娘”道:“仙娘,本会长改变了主意!”
  “白发仙娘”惑然道:“什么主意?”
  “本会长放弃要活口的打算……”
  “你准备退身?”
  “不,我要尸体!”
  “白发仙娘”略事沉吟之后,道:“老身也改变主意,只想问他几句话!”
  “仙娘不准备出手杀他了?”
  “老身只要问几句话!”
  “如此请问吧!”
  “白发仙娘”目如利剪,迫定了司马明道:“司马明,你是‘邪神许昌’的徒子还是徒孙?”
  司马明冷哼了一声道:“妳管不着!”
  “你据实答覆老身,老身不为已甚……”
  “办不到!”
  “白发仙娘”厉声道:“司马明,上一次被你侥幸逃脱生命,今天你就休想了,告诉你,老身只消两个指头,三丈之内,可以使你裂脑洞胸。”
  司马明切齿道:“妳何不出手试试?”
  “你以为老身杀不了你,嘿嘿……”
  冷笑声中,两指暴弹,一楼锐厉指风,激射向司马明。
  司马明一侧身,避过这一击。
  “梅花会”会长冷冷的道:“仙娘,妳为何又要出手?”
  “老身没有得到预期的答覆!”
  “我们无妨来个君子协定……”
  “此话怎讲?”
  “以盏茶时间为限,如果仙娘无法得手,那就请退身,如何?”
  “可以!”
  “一言为定,请出手吧!”
  “白发仙娘”口里哼了一声,双掌猛然劈出,司马明一咬牙,举掌相迎,“轰!”然巨响声中,司马明身形一连几个踉跄……
  就在电光石火之间,“白发仙娘”击出之势不变,双掌十指连弹,数缕指风,挟丝丝刺耳之声,电闪射出。
  司马明身形未稳,对方指风已然袭到,急切里一拧身抖旋开去。
  要害虽已避过,但肩头却中了一指,登时鲜血涔涔而下,痛澈肺腑。
  “白发仙娘”双掌一收,又待……
  暴喝声中,司马明弹身出了毒圈,飞扑“白发仙娘”,双掌挥动之间,一口气拍出一十二掌之多。
  这完全是拚命之着,状类疯狂,每一掌俱足以裂石开碑。
  “白发仙娘”被迫得连退了三个大步。
  司马明十二掌出手,跟着又是一招“化石流金”。
  “白发仙娘”再退了一个大步,反击三掌……
  劲风雷动,司马明应掌退了三步。
  “白发仙娘”口里冷哼了一声,双掌抡动之间,幻起掌影千重,罩身击向了司马明,劲气激荡,隐有风雷之声。
  司马明目赤似火,钻入如山掌影之中,猛劈狠攻,置本身安危于不顾。
  这种拚命的打法,使身手盖代的“白发仙娘”也不由为之胆寒。
  但,司马明毕竟技逊一筹,就在第八个照面之上,“砰!”挟以一声惨哼,司马明一口逆血,夺口射出,全喷在“白发仙娘”的面上,人也跟着栽倒。
  “白发仙娘”一抹面上血污,举掌就向倒地的司马明拍去……
  “住手!”
  “白发仙娘”不期然的收势退了一步,一个青衣蒙面人已横拦在司马明身前。
  “你是谁?”
  “在下江湖小卒,不欲提名道姓,在下是司马明的朋友!”
  “哼!你准备怎么样?”
  “仙娘与司马明何仇何怨,而一定要搏杀他?”
  “你不必管,老身也不会告诉你。”
  “仙娘的目的只是要问他一句话,对吗?”
  “不错!”
  “在下可以代他答复!”
  “你……你能代他答覆老身适才所问?”
  “是的,‘南邪’的传人,而老邪已经不在人世了……”
  就在此刻——
  “梅花会”会长阴森的话音倏地响起:“仙娘,盏茶时间已到!”
  “白发仙娘”重重地哼了一声,转身就走,白衣少女丁婉也随着离开。
  青衣蒙面人转身向“梅花会”会长道:“会长定要他的性命?”
  “连你在内,奇迹不会再发生,侥幸也只有一次,三清观的事,不会在此地重演,告诉你,你没有任何机会!”
  青衣蒙面人哈哈一笑道:“在下自知功力不济,但却没有存侥幸之心。”
  司马明就在这时摇晃着站起了身形,慄声道:“蒙面兄,你离开吧!”
  “兄弟,愚兄还不屑于如此,看来你我有缘,我俩的命运似乎是连在一起的。”
  “梅花会”会长一晃身欺近两人,道:“两位有什么遗言没有?”
  司马明目眦欲裂的道:“我恨未能撕开你的假面目,更恨未能活劈了你!”
  “嘿嘿嘿嘿,司马明,在你临死之前,本会长成全你第一点心愿,当你知道本会长是谁之后,相信你会瞑目的。”
  青衣蒙面人目光一扫现场,全是“梅花会”的属下,心知根本没有求生的希望,在绝望之中,心神反而安定下来。
  “梅花会”会长目注青衣蒙面人道:“阁下最好是自裁!”
  司马明怒吼一声,道:“住口……”两字出口,哇的喷出一口鲜血,人也摇摇欲倒。
  青衣蒙面人厉声道:“如果不幸死在你手,只怪在下学艺不精,要我自决,那可办不到。”
  “好的,本会长成全你!”
  你字出口,钢钩般的五指,已抓到青衣蒙面人的胸前,这一抓可说快逾电掣。
  青衣蒙面人一弹身,飘开五尺,反拍一掌,势强力猛,劲气如涛。
  “梅花会”会长左掌轻轻一圈,消卸了青衣蒙面人的一掌,右掌紧跟着挥出……
  “波!”的一声巨响,青衣蒙面人被震得连退两个大步。
  司马明沉哼一声,勉聚残存的内力:一掌击向“梅花会长”的侧背,“梅花会长”连头都不曾回,恍若未觉。
  “砰!”
  “梅花会”会长,硬承了司阳明一掌,身躯仅晃了一晃,司马明却被一股反弹的潜劲,震得跌坐在地,口角又沁出鲜血。
  青衣蒙面人厉喝一声,双掌挟以毕生功劲,劈向“梅花会”会长,这一击之势,有若闪电奔雷,劲道之强,令人咋舌。
  “梅花会”会长阴森森的哼了一声,举掌封去……
  轰然巨震声中,青衣蒙面人蹬蹬蹬蹬退了一丈之多,方始稳住身形。
  “下去!”
  暴喝过处,狂涛怒卷,接着是一声凄厉的惨号,划破夜空,青衣蒙面人身形被击飞两丈高下,如殒星般朝峰侧泻落。
  司马明狂叫一声,鲜血如泉喷出,他眼看青衣蒙面人被“梅花会”会长击落峰下,而他无能为力,当然,这一震落峰下,势非粉身碎肯不可,而他可以说是为他而死。
  “梅花会”会长一挥手道:“带走!”
  两个黑衣劲装汉子,应声而出,扑向坐地不起的司马明。
  就在两个黑衣汉子伸手抓向司马明之际,只听一声娇脆但却冰寒的声音道:“找死!”
  惨号声中,两个黑衣汉子踣地而亡。
  “梅花会”会长,不由骇怒交迸,居然有人当自己之面,毁了手下的人,目光四扫之下,竟然没有发现出手者的踪影,忍不住怒喝道:“什么人?”
  “你不配问!”
  口气之大,可以说世无其匹,堂堂江湖第一大派“梅花会”会长,竟然不配问对方的姓名,这确实令人难以相信。
  所有在场的“梅花会”属下高手,全为心头泛寒。
  “梅花会”会长怒极反笑道:“口气不小,何不现身出来,难道见不得人?”
  那娇脆的声音充满了无边恐怖意味的道:“要我现身可以,在场的是否都愿意暴骨峰头?”
  “梅花会”会长闻言之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趋近两具尸体一看,登时亡魂大冒,蹬蹬蹬退了三个大步,颤声发令道:“撤退!”
  一声令下,所有在场的人,一个个胆颤心摇,纷纷纵身下峰,刹时走个精光。
  司马明也是震惊莫名,不知这暗中出手救自己的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竟然使得不可一世的“梅花会”会长鼠窜而逃。
  心念之中,目光不期然的扫向了那两具尸体,这一眼,只看得司马明全身起慄,毛发皆竖,只这转眼工夫,两具尸体已变做了两具巉巉白骨骷髅,每一具骷髅之上,钉了一面三角皂旗,旗中央绣着一个骷髅头。
  他想起师父“邪神许昌”,曾对他说过这骷髅旗的来历——
  这旗叫“白骨旗”,是一甲子之前,名震江湖的一代神秘女魔“白骨夫人”的信物,此旗所现之处,任你功高绝世,转眼都化白骨骷髅,江湖中人闻名胆落。
  “白骨夫人”突然在此现身,真是意想不到的事。
  难道这女魔仍在人世?
  她为什么要救自己?
  司马明百思不得其解。
  久久,毫无动静。
  司马明忍不住扬声道:“相救在下的可是‘白骨夫人’前辈?”
  连问三遍,竟然了无反应,不由大感惑然,暗忖道:“奇怪,她为什么要对自己施以援手?自己出道不久,身世也无人得知,她援手自己可能是看在师父‘邪神许昌’的份上,但她何以不现身,连半句话也没有,忽焉而来,又忽焉而杳……”
  司马明伤势极重,因他在受伤之后,几次耗用真力,元气斲丧至巨,可以说是伤上加伤,若非他练有“九阳神功”护住心脉,恐怕早已魂游太虚了。
  他呆了一阵之后,开始运功疗伤。
  岂知真气一提之下,才觉出“督脉”三十六大穴之中,竟然有七穴闭阻,无论如何运力,就是无法冲开,暗道一声完了。
  如果没有灵丹和外力支援,靠本身残存的真力,决无法突破闭阻的穴道。
  穴道闭阻过久,不死也成残废。
  待了片刻之后,他运力再试……
  但觉全身陡然一胀,真气中途回窜,神智立昏,人也仰面栽倒。
  斗转星移,峰头之上,十多具尸体,两具白骨骷髅,伴着昏迷不省的司马明。
  漫漫长夜消失了,山谷仍在薄雾氤氲之中,峰顶已告沐浴到了晨曦。
  司马明悠悠醒转,第一个感受是周身痛楚全消,真气充盈,他揉了揉眼睛,回味了一遍昨晚凶险的一幕。
  身旁两具白骨依然,只是那两面小骷髅旗不见了。
  他一跃而起,骇然惊怪道:“是谁救了我?”
  一缕似兰似麝的幽香,轻轻飘送而来,他敏感的游目四顾,不由骇然大震,只见自己身后五尺之间,坐着一个美绝天人,满头珠翠,环珮叮噹的少妇,秀眸紧闭,粉面流霞,正在运功调息。
  他记得昨晚自己和青衣蒙面人隐伏石笋之后观战时,突然发话的正是这少妇。
  她是谁?
  毫无疑问,她必是替自己疗伤而损耗真元过巨,所以坐地调息。
  这少妇可说艳如桃李,冷若冰霜,但冷艳之中,却透出一股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之色,使人望而生敬畏之心。
  她是谁?
  司马明不断的思索着这个问题,他想起昨晚闻声而不见形的“白骨夫人”,两支小小的“白骨旗”,使不可一世的“梅花会”会长望影而遁。
  难道她就是……
  想到这里,不由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寒颤。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想法无稽,“白骨夫人”成名一甲子之前,辈份声名都在“武林四异”之上,而这少妇,看年纪只在二十过外……
  心念未已,那少妇已盈盈站起了娇躯,冲着司马明微一笑,这一笑,使司马明宛如触电般的心头一荡。
  这少妇的美,不同于凡俗的美,别有一种雍容华贵的气质。
  司马明一敛心神,深深一揖道:“敬谢援手之恩!”
  少妇玉掌一摇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在下恩怨分明,不愿平白受人恩惠!”
  “那你准备怎么样?”
  “请示尊名,容图后报。”
  “如何报答?”
  “这个……也许我能替妳做件什么事……或者……”
  “可是我并不希望你报答?”
  “尽其在我!”
  少妇螓首微摇道:“我没有任何事要你去做,即使有……”
  “怎么样?”
  “你也办不到!”
  司马明正色道:“妳何妨说说看?”
  “我先问你,你此来是否志在‘血剑’?”
  “这是偶然碰上的,不过在下对‘血剑’倒是志在必得!”
  “你和所有的武林人存一样的心理?”
  “不?”
  “那就奇了……”
  “因为……因为……”
  司马明考虑着是否该说出自己的身世。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六章 破庙践约
上一篇:
第四章 以血易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