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天伦泪
2020-05-06 09:20:40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鬼塔主人”怨毒至极的向“地君毕岳”道:“她死了!”
  “地君”一挺身站了起来,慄声道:“妳说什么?”
  “珠儿死了!”
  “怎么死的?”
  “你的乘龙快婿下的手!”
  “地君”全身一震,目光犹如两道电炬,直照在司马明的面上,久久才迸出一句话道:“你杀了她?”
  司马明咬了咬牙道:“是的,在这一刻之前,彼此是生死之敌!”
  “地君”把毕瑶珠接了过来,两滴清泪,滴落在她苍白的粉颊上。
  “鬼塔主人”慄声道:“司马明,我说过要把你挫骨扬灰!”
  司马明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地君毕岳”以极沉痛的声音道:”贤妻,他是无心的……”
  “鬼塔主人”杏目喷火,厉声道:“你敢阻止我为女儿报仇?”
  “地君”用手一探他女儿的胸口,惊喜的道:“她心脉未断……”
  “我知道,但华陀再世也难救她不死!”
  司马明闻言之下,急道:“她心脉未断?”
  “鬼塔主人”切齿道:“不错,全身八脉已将全毁,难道……”
  “有救!”
  “什么,有救?”
  “地君”与“鬼塔主人”夫妻俩异口同声的脱口惊呼。
  司马明拭了拭额头上的冷汗,道:“小婿所习‘九阳神功’,可以救她!”
  “鬼塔主人”毫不放松的道:“司马明,你救她就等于自救!”
  司马明傲性天生,本待发作,但碍于“地君”的面子,硬生生地吞下了这口气,冷冷的道:“我救她是为了道义,并非自救!”
  “哼!”
  “地君毕岳”把毕瑶珠平放在床上,道:“贤婿,你动手施救吧!”
  司马明略一颔首,走近床前,飞指点她几处大穴,然后移锦墩坐在床边,运起“九阳神功”,手接对方天灵,把纯阳之气,徐徐贯入……
  盏茶工夫之后,司马明汗如雨下,俊面泛白,而毕瑶珠心跳脉舒,粉腮透红。
  “地君”夫妇,目不稍瞬的注视着爱女。
  又是盏茶的时间过去,毕瑶珠嘤咛出声。
  司马明收回手掌,就床边地下跌坐调息。
  毕瑶珠睁目坐起身来,一眼看见床边地下正在调息的司马明,恨哼一声,举掌就向司马明当头按去。
  “珠儿不可!”
  “地君”伸手抓住她的皓腕,又道:“事出误会,他为了救妳已损耗不少真元,妳下去休息吧!”
  毕瑶珠收回手掌,再度瞥了司马明一眼,转身从暗门隐去。
  司马明调息完毕,已是一个时辰之后,眼前只剩下“地君”一人。
  “地君”伤感的道:“贤婿,‘地堡’重任,落入你的肩上了!”
  “小婿不敢负岳丈大人之望!”
  “好极,还有希望你善视红儿……”
  “我会的!”
  “盼你珍重,可以走了,记住我方才嘱咐你的话!”
  “小婿记下了,就此拜别!”
  司马明叩别“地君”,下了“鬼塔”,塔门早已开启,只是不见半个人影,他依然照来时的老办法,踏水越湖。
  顾盼间,已到了岸上。
  回首“鬼塔”,心中不无怆然之感,显赫不可一世的“地堡”之主,将如此没没以终了,但,他应当心安理得的,正如他自己说的,是在“忏情”。
  他同时也感慨着江湖中波诡云谲,世事无常。
  蓦然——
  破风之声,震耳传至。
  无数人影,星飞丸射而来。
  司马明目光犀利,已看出来的是“地堡”属下,当先的是他的妻子毕瑶红和“左辅”“右弼”,再后面是各堂主及执事人等,不下两百人之多。
  惊“噫!”声中,人影纷纷泻地。
  毕瑶红意外惊喜的叫了一声:“明哥,想不到你先到了!”
  司马明苦笑了一声,道:“红妹,堡中人已悉数出动了?”
  “是的,只留少数人看守。”
  左右辅弼双双上前施礼道:“参见驸马!”
  司马明急摆手道:“两位免礼!”
  接着,堂主以上的执事人等,也纷纷上前见礼。
  司马明一面应付着堡中人的缛礼,一面在疾转着念头,以什么托辞,来阻止毕瑶红等的复仇行动?
  “地堡”所有高手,全怀着满腔悲愤而来,复仇的火,在每一个人的心底燃烧。
  自公主毕瑶红以下,全部挂孝。
  司马明一阵深思之后,已有成竹在胸,为了“地堡”之主的最后命令,他不能不硬起心肠撒谎。
  毕瑶红杏目蕴泪,凄切的道:“明哥,现在由你作主指挥……”
  “由我作主?”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难道你——”
  “事情已经告一段落……”
  “什么?”
  “你看到湖边的尸体和积血吗?”
  所有的目光,随着话声扫向地面,然后又回到司马明的身上。
  毕瑶红惑然至极的道:“明哥,到底什么回事?”
  “我已替‘地君’报了仇!”
  “你……”
  “不错,血洗‘鬼塔’!”
  所有“地堡”属下,一个个面现骇极之色,以一己之力,能血洗“鬼塔”,的确是匪夷所思的事。
  但,话出自驸马之口,谁能不信。
  毕瑶红悲声道:“明哥,我爹的遗体呢?”
  司马明不虞有此一问,登时为之一窒,但马上就转过念来,道:“已在赴约失手之日,被沉湖底!”
  “沉入黑湖?”
  “嗯!”
  毕瑶红悲呼了一声,朝湖边跪倒,放声痛哭。
  其余所有“地堡”属下,也纷纷朝湖下跪,以示对“地君”葬身之处的哀悼。
  司马明身为为驸马,常然不能不有所表示,只好傍着跪了下去。
  空气在一时之间,显得凄凉而严肃,但真实情况,只有司马明心里明白。
  久久之后,司马明劝毕瑶红止住悲啼。
  全体起立,黯然对着黑湖鬼塔。
  毕瑶红突地一顿脚道:“明哥,我要毁去这塔!”
  这话使司马明暗地一惊,急道:“红妹,依我之意,就到此为止算了……”
  “为什么?”
  “黑水湖含蕴剧毒,中之立毙,我已替‘地君’讨回了血债,如果再有所行动的话,势必又要无谓断送一些生命!”
  “你在初时何以不毁此塔?”
  “这办不到的!”
  “办不到?”
  “此塔纯系生铁铸造,毁之谈何容易!”
  “就这样算了?”
  “红妹,‘鬼塔’已付出相当代价,‘地君’当可瞑目了!”
  毕瑶红父女情深,止不住又潸然泪下,如一枝带雨梨花,司马明心中十分不忍,但他不能违背“地君”之命,说出真情实话呀!”
  “左辅施光廷”,“右弼周允中”双双上前,躬身道:“属下有所请示?”
  “请讲。”
  “左辅”恭谨的道:“堡不可一日无主,请附马即日回驾,就‘地君’之位?”
  司马明一震,道:“地君新丧,这事应等百日之后再议,同时本人在江湖中尚有私人恩怨未了,一旦正名,对名声与立场诸多不便,两位以为如何?”
  说着,又转向毕瑶红道:“红妹,妳知道我的处境,堡中一切由妳暂摄,可以吗?”
  毕瑶红迟疑了片刻,无声的点了点头。
  “左辅”“右弼”互望一眼之后,双双施礼道:“谨遵驸马之命!”
  说完退了开去。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十九章 洪荒录
上一篇:
第十七章 技震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