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盖世神功
2020-05-06 09:16:45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毒中之毒”冷哼了一声道:“司马明你当真想死?”
  司马明冷漠的道:“在下的事不劳你阁下操心!”
  “毒中之毒”嘿嘿一阵阴笑道:“司马明,你父仇未报,母恨未复,师门遗命未完,如果你妄逞一时意气,将成为千古罪人,集不孝不义于一身!”
  司马明闻言之下,不由悚然而震,额角立时渗出了冷汗,他并非不知道,而是他天生的孤傲的性格,使他宁含恨而死也不愿负约。
  中年美妇“红绡女丁燕”,这时正以全力替“梅花会长”秋桐疗伤。
  所有“梅花会”高手,全以一种激奇迷惘的目光,望看骆小玲。
  “毒中之毒”不睬司马明,回身对骆小玲道:“妳叫什么名字?”
  “我叫骆小玲!”
  “妳与司马明何仇何恨?”
  显然,“毒中之毒”并未知道骆小玲就是骆子瑜的女儿。
  骆小玲不耐烦的道:“阁下是准备伸手了?”
  “可以这么说!”
  “阁下想帮助司马明背信?”
  “那倒未必,妳知道妳提出这毒辣条件的后果吗?”
  “什么后果?”
  “梅花会将毁在旦夕之间!”
  “哼,凭你阁下!”
  “妳知道那些守在外围的是什么人?”
  骆小玲漫不为意的道:“什么人?”
  “地堡‘巡’‘武’二堂主和他们的手下!”
  此语一出,全部在场的“梅花会”众震惊了,想不到那些把守外围的竟然是震慑武林的三绝地之一的“地堡”中人物。
  骆小玲粉腮骤变,下意识的退了两步,目光向“地堡”的高手们一扫,道:“有这样的事?”
  “毒中之毒”冷冷的一嗤道:“骆小玲,坦白告诉妳,司马明是‘地堡’附马,也是‘地堡’未来的主人,妳看着办吧?”
  骆小玲粉腮一阵青一阵白,她想毁去司马明,为她父亲除一心腹大患,可是“地堡”的声势,凭“梅花会”绝对惹不起,一时之间,她也没了主意。
  “毒中之毒”紧接着道:“骆小玲,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骆小玲一怔道:“什么地方?”
  “我毒中之毒的禁区!”
  “禁区!”
  “一点不错!”
  骆小玲冷冷的道:“禁区又待如何?”
  “犯我者死!”
  这时,“红绡女丁燕”已替“梅花会长秋桐”疗伤完毕,双双站起身来。
  骆小玲粉腮一寒道:“阁下以为凭毒就可目空一切?”
  “毒中之毒”哈哈一笑道:”我知道妳是药圣‘百草老人’之徒,不过我告诉妳,凭‘百草老人’的解毒丹,解不了本人的‘毒中毒’!不信尽可试试看!”
  骆小玲慄声道:“毒中毒?”
  “不错,毒中之毒!”
  司马明在一旁俊面为之一变,他就曾中过“毒中之毒”的“毒中毒”,若非方静娴的“丹中丹”,他准死无疑。
  骆小玲骇声道:“阁下意欲何为?”
  “毒中之毒”寒声道:“现在所有在场的都中了‘毒中毒’,连妳本人在内,不信可试试运气看!”
  骆小玲“百草老人”之徒,精通药理,一试之下,果然中了剧毒,再看其余的人,一个个面露骇极之色,显然,“毒中之毒”的话并非虚声恫吓。
  她急掏出数粒“解毒丹”吞了下去,默察之下,果然毫无作用,这一来,不由她不骇然了,当下厉声道:“阁下到底是何居心?”
  “毒中之毒”缓缓的道:“犯我禁区者死,这是成例,不过今天本人愿意破例一次……”
  “梅花会长秋桐”激动的道:“阁下破例必有条件?”
  “不错,你很聪明!”
  “什么条件?”
  “毒中之毒”依然面向骆小玲,道:“非常简单,妳取消对司马明的条件,本人不为已甚,替你们解毒,然后你们滚出山外去!”
  “办不到!”
  “此毒天下无人能解,目前在场的将在半个时辰之内死亡。”
  这话说来轻描淡写,但听在“梅花会”众高手的耳中,何异阎王令,一个个面如土色,觳觫不已。
  “红绡女丁燕”插口道:“阁下担保我等平安而退?”
  “当然!”
  “如此,玲儿,答应他!”
  司马明却在此刻大声道:“毒中之毒,在下不领你这个情!”
  “毒中之毒”冷笑了一声道:“司马明,你不敢面对现实,不错,本人欠你一笔人命债,但——我早已说过,那是两档子事,不必混为一谈,司马明,你别以为我会挟恩示惠以向你乞命,我要你死易如反掌,不过,我既说过半年之后自行对你交代,你何不等上半年,现在是现在……”
  司马明傲然道:“我并没有答应等半年!”
  “难道你现在想动手?”
  “也许会!”
  “司马明,你是一个冷血动物!”
  “我不愿再接受你的好处!”
  “你怕良心不安?”
  “不管怎样,我不答应!”
  “你一心想死?”
  “这是我的事!”
  “可是目前是在本人禁区之内,由我作主,我高兴怎么做就怎么做,谁也无权干预,懂吗?”
  司马明大是惑然,前面绝涧之内,是阿姨王芳翠和妻子方静娴师徒隐居之所,而“毒中之毒”口口声声说是他的禁区,这是什么蹊跷?
  “毒中之毒”淫凶残毒,自己的爱人丁婉尸体未寒,他为什么偏要帮助自己?
  据少林“元虚慧光?”和尚所说,他应是“白骨夫人”门人,他师徒不止一次对自己施恩,每在自己急难之时出现,为什么?
  为了他奸杀丁婉,玩弄了无辜女子董萍,复杀其母,他誓欲杀他!
  然而他对他有过数次救命之恩,有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恩与仇使他内心痛苦不已。
  “毒中之毒”这种反常性的行为,的确令人不可思议。
  骆小玲在经过一阵利害权衡之后,断然道:“毒中之毒,我答应这笔交易!”
  “条件互换,你与司马明之间两不相欠?”
  “好的!”
  “这是解药,拿去,离开,三里之后再予服,食每人一粒,不多不少!”
  说着,把一个小瓶掷给骆小玲。
  骆小玲接了过去,向中年美妇道:“妈,我们走!”
  人影闪晃之中,“梅花会”的高手纷纷转身离去……
  适时——
  “地堡”所属“巡堂”堂主宋立峰急趋司马明身前,垂手躬身道:“驸马示下?”
  司马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让他们离开,你们也走吧!”
  “属下奉‘地君’之命,护卫驸马?”
  “不用,你们走!”
  “这个……”
  司马明俊目一瞪道:“我要你们走!”
  “是!”
  宋立峰躬身而退。
  人影散尽,场中只剩下“毒中之毒”和司马明默然相对。
  “毒中之毒”首先打破沉寂道:“司马明,你认为我这样做有损你的自尊,对吗?”
  这句话直射进司马明心的深处,废然一叹道:“阁下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不想你冤枉死去!”
  “为什么?”
  “将来你会明白!”
  “此地真是阁下的禁区?”
  “这个……嘿嘿,信口说说而已!”
  “阁下请便吧!”
  “你不与我多谈谈?”    
  司马明面上掠过一抹杀机,冷冷的道:“下次见面,我会杀你!”
  “毒中之毒”淡淡的道:“悉听尊便,如你办得到的话。”
  “还有,在下恩怨分明,我欠你的太多,待本身事了,一死以谢!”
  “这大可不必!”
  “阁下可以走了!”
  “毒中之毒”口中发出一声厉啸,弹身飞逝。
  司马明望着这一代恐怖人物的背影从视线中消失,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是朋友?
  是仇人?
  是善良?
  是罪恶?
  他无法分析“毒中之毒”是属于那一类型的人,但,不管如何,他要杀他的基本意念是不会改变的。
  当一个人受了另一个人的恩惠,渴欲报答,但,另外的理由,却又使他非杀去他不可,这种矛盾的心情,是非常痛苦的,尤其是一个恩怨善恶极度分明的人更甚。
  司马明正处在这种矛盾的痛苦中。
  突然——
  他想起绝涧之中的阿姨王芳翠,妻子方静娴持“还魂丹”去救,不知丹药是否奏功?心念之中,展身便朝不远处的绝涧奔去。
  奔出不及百丈,一阵暴喝之声,盈耳而至。
  司马明不由心中一动,此地距绝涧不远,是谁在此动手?
  略一踌躇之后,转身便朝暴喝之处驰去。
  暴喝之声,传自靠山脚的一片疏林之中,隐约可见人影晃动。
  身形一紧,似巧燕般的投入林中,一看,忍不住热血沸腾,只见两个“穿胸使者”,与方静娴和方子玉两姐弟打得难分难解,另两个使者,在一旁观战。
  方静娴姐弟,各接战一个“穿胸使者”,被迫得手忙脚乱,险象环生。
  只听一个使者道:“方子玉,把‘血剑’交出来,可饶你一死!”
  司马明登时精神一振,看样子“血剑”还在方子玉的身边,当下陡喝一声:“住手!”
  这一喝犹如九霄鹤鸣,虽属清越,但却震人。
  场中人不期然的收势退开。
  司马明面寒如冰,目蕴杀光,一步一步的走向场中。
  四个“穿胸使者”齐齐脱口叫了一声:“邪神第二!”
  司马明入场之后,首先迫不及待的向方静娴道:“娴妹,我阿姨……”
  “人已苏醒,只是相当荏弱,正在练功养神!”
  “哦!”目光随即移到方子玉的身上,沉声道:“子玉,既往不咎,把‘血剑’还给我!”
  方静娴声音颤发的振口道:“玉弟,拿出来!”
  方子玉尴尬的望了司马明一眼,从怀中取出“血剑”……
  人影晃处,四个“穿胸使者”同时弹身扑上,两个扑向了司马明,另两个分别扑向方静娴和方子玉。
  如涛掌力,在同一时间暴卷而出。
  司马明杀机云涌,大喝一声:“找死!”
  双掌挟以毕生功劲,迎着扑来的人影劈出。
  轰然巨震声中,扑向司马明的两个“穿胸使者”被震得倒泻回去,但司马明也立身不稳,连退了五个大步。
  “血剑!”
  惊呼之声,发自方子玉之口。
  一条人影,向场外泻去。
  司马明连想都不想,疾展“无相身法”,鬼魅般的一闪,截住那人影,左掌一切,右掌跟着翻出。
  闪身出掌,快逾电光石火。
  一声轻哼,那人影踉跄退了数步。
  从身材上看,这得手“血剑”的,是四使者之首。
  三条人影,又告星火般疾扑而至。
  司马明目光罩定当面的使者,双掌猛圈,“九阳神功”顿告出手。
  灼肤炙肌的劲浪排空涌出,三条人影各向一侧闪了开去。
  方静娴姐弟恰好纵身而至,接住厮杀。
  司马明面笼恐怖杀机,向当面的“穿胸使者”欺近两步,慄声道:“交出来!”
  寒芒刺目,穿心利刃挟星火之势,射向了司马明当胸。
  司马明怒哼一声,身形一闪,避过锋芒,拍出了一掌。
  “穿胸使者”身手确属惊人,只这间不容发的空隙中,已闪身五丈之外。
  “你插翅难逃!”
  司马明喝声未落,人已再度截到了对方身前,电光石火般的劈出五掌。
  就在五掌拍出之后。“穿胸使者”身形一个踉跄,闷哼了一声,蒙面白巾立时绽开了一朵红花。
  “血剑”对司马明而言,其重要性有逾生命,当下再次厉喝道:“你交不交出来?”
  “穿胸使者”慄声道:“司马明,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交出来!”
  “办不到!”
  “那你是自己找死!”
  随着喝声,“九阳神功”再度出手。
  “砰!”
  挟以一声惨哼,“穿胸使者”缓缓地倒了下去。
  那边——
  方静娴与方子玉已被两个使者打得口吐鲜血,情势岌岌可危!
  司马明伸手便朝那倒地的使者腰间抓去……
  一道掌力,猝然飞撞上了司马明的后心。
  司马明猛一倒身,奋力劈出一掌,这猝然一袭,其快如电,司马明应变再快,也无法完全避开。
  “砰!”的一声大响,司马明被震得接连几个踉跄。
  那猝然施袭的使者,一把抓起那倒地使者腰间的“血剑”,弹身……
  司马明目赤似火,双掌齐挥,一道撼山慄岳的劲气,凌空撞去,人也跟着横闪堵截,那使者被掌力震落地面。
  司马明杀机如潮,紧接着又劈出两掌。
  一声凄厉的惨号,云动林樾,那使者飞栽两丈之外,“血剑”脱手掉地。
  司马明俯身拾起‘血剑’纳入怀中,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一个闪身,到了那原先倒地的为首使者身前,一把抓落面巾……
  “呀!”
  惊呼声中,下意识的退了两步。
  震动武林的恐怖人物“穿胸使者”,竟然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少女。
  这不由得司马明不大感震惊。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十七章 技震少林
上一篇:
第十五章 恨满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