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波诡云谲
2020-02-16 09:14:44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且说司马明随着那“五湖帮”接引堂属下的郑香主,一路奔向总坛。
  顾盼之间,已来到总坛之外,只见屋势连云,气派宏伟,虽在丧期,仍然警卫森严,姓郑的香主一侧身道:“少侠请!”
  司马明略不谦逊,昂首进入总坛。
  灵堂,设在居中令厅之内,吊祭的人,络绎不绝。
  司马明不禁踌躇起来,他无法判断“四海帮主楚彬”是真死还是假死,楚彬是“武林十友”之一,鉴于“长恨书生”的假墓,他非得要究明真相不可,但,众目睽睽之下,要启开棺木,势必引起严重的后果。
  随即,他想起自己此来乃是为师索仇,何庸瞻前顾后。
  心念之中,他跨入了灵堂。
  祭帏香供之后,摆着一口红漆棺木。
  一个黑衫老者,忙趋上前来,道:“有劳少侠远道光降吊祭!”
  司马明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黑衫老者一看情形不对,登时面上变色,但仍低声下气的道:“少侠上下如何称呼?”
  “在下司马明!”
  “司马少侠与敝帮主生前是……”
  司马明俊面一寒,目中隐透杀机,冷冷地截断对方的话道:“在下要一瞻贵帮主遗容!”
  黑衫老者骇然道:“敝帮主业已入殓装棺!”
  司马明一晃身,绕过灵台,欺到棺前。
  黑衫老者暴喝一声:“你敢!”
  人随声进,欺到司马明身后五尺之地。
  这一声暴喝,惊动了灵堂内外的帮众吊客,纷纷向灵堂涌来,眨眼之间,灵厅内外一片人头攒动。
  一个貌相威稜,鬓角见霜的老者,排众直入,与司马明隔棺相对,沉声道:“这位少侠意欲何为?”
  司马明冷眼一扫那须发半白的老者,道:“没有什么,想看看贵帮主的遗容!”
  此语一出,群情哗然,所有厅内的人,齐齐面泛怒色。  
  那老者灰眉一皱,道:“老夫刑堂堂主桑木生,少侠上下师承?”
  “司马明!”
  “师承?”
  “没有告诉你的必要!”
  五湖帮刑堂堂主桑木生,老脸一沉,目迸精光,厉声道:“阁下是索仇而来?”
  “你说对了!”
  “不管敝帮主生前与阁下是什么深仇大恨,俗语说得好,人死仇消,阁下难道要想劈棺毁尸不成?”
  “在下只要看看他是真死还是假死,毁尸倒不至于!”
  “不行!”
  “不行也得行!”
  厅中空气骤呈一片紧张。
  这时,又有三个老者,两个中年汉子,欺到了司马明身后,与那原先的黑衫老者并肩而立,个个横眉竖目,面露杀机,蓄势待发。
  司马明冷哼了一声,举手便朝棺盖抓去……
  刑堂堂主桑木生暴喝一声:“小子你找死!”
  双掌扬处,一道强猛劲风,迎面袭向司马明。
  司马明左手一挥,右手仍原式不变的抓向棺盖……
  “砰!”然巨响声,桑木生被震退了三个大步。
  几乎是同一时间,六道掌风,同时涌向司马明的背心。
  司马明功力再高,也不至托大到视六个高手的联手一击如无睹,当下一闪身弹了开去,身法之快,几乎肉眼难辨,六个“五湖帮”高手,掌势才出,遽失对方人影,忙不迭的齐齐撤回掌力,如果不收手的话,势将波及棺柩。
  刑堂堂主桑木生一转身,又与司马明相对。
  空气中杀机大盛。
  司马明俊面倏笼恐怖杀机,语寒如冰的道:“在下只想证明楚彬生死的真假,无意流血,希望各位识相一点!”
  说着,电炬也似的目芒,朝众人一扫,所有在场的帮众被这一眼看得心头寒气大冒,每一个人都意识到今天在场的没有一个人是司马明的对手。
  司马明为什么一定要开棺探视?与帮主生前结的是什么梁子,没有一个人知道。
  但,堂堂五湖帮帮主,死后在总坛之内,被人劈棺,岂非天大的侮辱。
  暴喝声中,刑堂堂主桑木生错步欺身,呼的一掌劈向了司马明当胸,这一掌含怒而发,已用了毕生功力,劲道之强,令人咋舌。
  司马明举掌猛挥。
  “砰!”挟以一声惨哼,桑木生口血飞迸,踉踉跄跄直退到厅壁才抵住身形。
  桑木生在帮中算是一流高手,竟然走不出一个照面,所有的人,为之亡魂大冒。
  旁侧的四老者两中年汉子,齐齐怒哼一声,纵身扑上。
  令厅虽极宽敞,但灵台棺木及帮众已占去了大半,剩下的空间不及三丈,是以六人一扑即至。
  司马明双掌一划,迎着来势,呼呼连劈三掌。
  三掌过处,闷哼立传,四老者蹬蹬后退,两中年汉子,身形被震飞起,直撞向三丈之外,靠厅门灵台的帮众。
  就在此刻——
  司马明一晃身,到了棺前,手掌斜劈棺盖……
  “小子欺人太甚!”
  随着喝话之声,数缕指风,发嗤嗤破风之声,电闪袭到。
  司马明不由大吃一惊,他知道出手的人,功力不弱,当下一偏身横移五尺,目光扫处,又是一怔,这出指袭击自己的,赫然是一个身穿孝服的老太婆。
  那怨毒愤恨的眼神,的确令人不寒而慄。
  “你叫司马明?”
  “不错,请问……”
  “老身就是楚彬的未亡人!先夫与你何仇何恨,使得你如此对付一个死者?”
  司马明冷冷的道:“楚夫人,目前且不谈仇怨,在下要证明尊夫是真死还是假死?”
  “如何证明?”
  “启棺一看!”
  “人死还有什么真假?”
  “在下已经上过一次当!”
  “上当?”
  “不错!‘长恨书生’竟然以一座假墓欺人耳目,可惜,他的狡计不能得逞!”
  帮主夫人粉面大变,骇然道:“你毁了‘长恨书生蒲昌’的墓?”
  “在下是有这意思,可是适逢其会,由旁人代了劳!”
  “你非要开棺不可?”
  “势在必行!”
  “司马明,如你说出寻仇的目的,老身让你开棺一看?”
  司马明心念疾转,对方既然答应开棺,谅来楚彬之死不会假,但他不迟不早,在自己杀了“知空”和尚,“长恨书生”假冢图脱的时间内死去,天下竟会有这么巧合的事,当下自怀中掏出“魔环”套在右手中指之上,一亮,道:“夫人明白吧?”
  楚夫人骇然退了一个大步,惊呼道:“魔环!”
  “邪神许昌”的信物,武林中尽人皆知,没有看过也听说过,这一声惊呼,使得所有在场的人一个个寒气大冒,震骇不已。
  想不到这少年竟然持有“南邪”的信物,那他不是“南邪”的弟子便是徒孙。至于何以会向帮主寻仇,除了楚夫人之外,恐怕没有半个人知道。
  “司马明,当年的事,是一场严重的误会!”
  “夫人,是蓄意,不是误会!”
  “目前也无法解说,你的目的只是要一验先夫的尸身?”
  “不错!”
  “司马明,老身让你一观,但却不许损及尸体?”
  “这个在下笞应!”
  “好!”
  所有帮中弟子,都被帮主夫人的决定迷惑了,人已入殓,还要开棺,这对“五湖帮”是一种侮辱,对死者是大不敬,但,众人只怒在心里,不敢形之于色。
  楚夫人老脸铁青,移步棺前,双手扳住棺盖,往上一揭,移开尺许,道:“司马明,你看!”
  司马明目光朝棺中扫去,只见一个貌相威严的老者,直僵地躺在棺中,面目栩栩如生,像是睡熟了般的,当下剑眉一蹙道:“尊夫去世几日了?”
  “三天!”
  “三天而尸体容貌不变?”
  楚夫人身躯像受了震动似的一颤,道:“先夫遗体已涂了防腐之药!”
  司马明将信将疑的“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
  “司马明,你满意了?”
  司马明但觉心中疑云重重,第一,楚彬死的时间,恰在自己开始寻仇之后,末免太巧合;第二,人虽在棺中,但面上没有死色;第三,“长恨书生”前车之鉴,难保此中没有蹊跷……
  但,他已答应过不损及尸体,武林人讲究的是一言九鼎,否则的话,他只消一个指头,就可以释去疑念。
  当下冷冷的道:“楚夫人,暂时如此!”
  “暂时,什么意思?”
  “在下希望不会再来贵帮总舵!”
  帮主夫人老脸一连数变,对方这句莫测高深的话,使她不寒而慄。
  司马明说完之后,昂首步出令坛,扬长而去。
  “五湖帮”之行,算是又扑了一次空。
  昔年残害“南邪”的凶手,除此之外,尚有“崂山双剑”,“青城派”掌门凌云生,和“少林元虚和尚”。
  司马明略一盘算之后,取道奔向“青城山”。
  这一天,时方过午,司马明刚由镇上打尖出来,行未数里,只见一条人影,快逾鹰隼,掠入道旁一间破庙之中,那人影手中似乎抱着一个女子。
  司马明一念好奇,跟着也飞扑向那间破庙。
  朽败不堪的殿堂中,一个美如天仙的少女,秀眸紧闭,仰面躺在地上,旁边,一个面目阴沉,年约二十开外,儒生打扮的少年,一目不瞬的盯视着那少女。
  司马明身方入庙,那少年已是惊觉,头也不回的道:“什么人?”
  “行人!”
  “滚出去!”
  “哼!”
  冷哼声中,司马明已闪身到了破殿门外,一看,不由心火大冒,那躺在地上的女子,赫然是尚小芸。
  他与尚小芸虽无任何关系可言,但总算是有一面之识。
  那儒生打扮的少年,徐徐转过身来,见对方竟然是一个英俊魁梧的少年,不由微感一怔,阴恻恻的道:“小子,要你滚,你听见没有?”
  司马明目中冷芒似电,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凭你还不配说这句话!”
  “配与不配,立时便知!”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你准备把这女子怎样?”
  “你不配问!”
  “我问定了!”
  “哈哈哈哈,小子,既然如此,你死定了!”
  话声中,遥遥拍出一掌。
  司马明略不为意的举掌挥迎,忽觉对方的掌风阴柔轻飘,其寒如冰,这一掌并未把对方的掌风逼回,丝丝缕缕的砭骨寒气,竟然透穴而入,全身立感如置严冬冰水之中。
  他这一惊,委实非同小可,忙默运“九阳神功”,一股阳和之气,自丹田升起,流布全身,阴寒之威立消。
  那少年似乎也大感意外,对方竟然如没事人儿一般,当下微露骇然之色道:“小子,再接一拿试试!”
  试字未落,双掌已电闪挥出,匝地寒涛,罩身卷向了司马明。
  司马明疾运“九阳神功”,双掌推处,灼肤热浪,暴卷而出。
  一阴一阳两道劲力接触,发出“波!”的一声轻震,同时消散于无形。
  那少年骇然脱口惊呼道:“九阳神功!”
  司马明被对方一语道出武功来历,不由暗地惊心,冷冷的道:“不错,算你有见识!”
  “小子,那你是“南邪”门下?”
  蓦在此刻——
  尚小芸悠悠睁开眼来,先是一愕,继而厉声道:“他……他是东门舜,‘北毒’之子!”
  司马明心里一震,疾忖道:“原来这小子是‘北毒’之子,怪不得尚小芸找上了他,那尚小娟和她的爱人李文祥,所中的‘无影之毒’必是……”
  心念之中,俊面立时抖露一片杀机,嘿嘿一声冷笑道:“东门舜,真是天假其便,我正要找你!”
  东门舜一怔神道:“你小子要找我?”
  “不错,不但是找你,而且要杀你!”
  “好大的口气,你报个名字出来?”
  “司马明!”
  “找少爷有什么事?”
  “不久前以‘无影之毒’,毒毙这位尚姑娘的妹妹和一个少年李文祥,是否你的杰作?”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司马明一脚踏入殿堂之内,寒声道:“如果是的话,今天就别打算活着离开!”
  “凭你?”
  “你无妨试试看!”
  话声中,一掌拍向了东门舜,这一击之势,不但快,而且奇,出手的角度部位,大异武林常轨。
  东门舜身为“北毒”之子,武功也非等闲,身形一闪,轻轻避过这骇人的一击,顺势反攻一掌,这一掌奇诡厉辣,较之对方的一掌不遑稍让。
  司马明举掌一封……
  “砰!”双方各退了一个大步。
  这两个照面显示出双方功力在伯仲之间。
  东门舜阴森森地一笑道:“司马明,武林中盛赞‘南邪’的‘九阳神功’十分了不起,现在小爷要伸量一下你究竟学到了几成?”
  司马明以牙还牙的道:“妙极,本人极愿见识一下‘北毒’的‘玄阴功’究竟歹毒到什么地步?”
  话声中双方各退了三个大步,同时双掌上扬。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四章 以血易血
上一篇:
第二章 白发仙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