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武功劫
2020-05-06 09:23:14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司马明手持“穿胸利刃”,正欲毁去“无极双老”,一声娇喝,倏告遥遥传至:“司马明,你敢!”
  司马明不由暗吃一惊,不期然的垂下了手,星目如电,向传来的方向望去,这一看,使他全身起了一阵颤慄,目瞪口呆。
  一个白衣女子,如凌波仙子般冉冉而来。
  她是丁婉?
  但,另一个意念,立即否定了他直觉的感触,丁婉死了,被“毒中之毒”先奸后杀,是他亲手埋葬的,死人当然不会复活。
  可是,来的确实是丁婉。
  他心中的震骇,莫可言喻,毛发根根直立,踉跄的退了三个大步,难道丁婉真的复活了不成?
  事实,随即又粉碎了他的想法。
  白衣女子目光迅速的一扫现场,首先向“无极双老”深深敛衽,然后转头向“无极手赵令奎”唤了一声:“爹!”
  “无极手赵令奎”惊喜莫名的道:“淑儿,妳……回来得正好……”
  这说明白衣女子并非丁婉,但太酷肖了,想不到天底下有这样相似的人。
  白衣女子粉面凝霜,向司马明身前丈外之处一站,冷峻的道:“司马明,你准备怎么样?”
  司马明寒声逍:“妳什么身份?”
  “姑娘我赵家淑,无极掌门之女,这够明白了吧?”
  “如此,听着,在下来此索仇!”
  “索仇?”
  “不错!”
  “谁与你有仇?”
  “无极双老!”
  赵家淑目注“无极双老”,轻轻地唤了一声:“师叔祖!”
  “无极双老”老脸惊悸之色未褪,双双点了点头。
  赵家淑困惑的再看了双老一眼,转面向司马明道:“你是‘穿胸会’属下?”
  司马明下意识的一扬手中利刃,道:“武林中根本没有‘穿胸会’这个组织!”
  “那前此出现的‘穿胸使者’……”
  “在下没有向妳解释的必要!”
  “司马明,我师叔祖二位与你有什么仇?”
  司马明切齿道:“不共戴天之仇!”
  赵家淑再次瞥了“无极双老”一眼,希望从双老口中来证实这句话。
  “无极双老”之一终于开口道:“司马明,十五年前虎头峰之役,黑白两道参与者近百,你知道真正向令尊‘四海游侠司马宏’下手的是谁?”
  司马明目光煞光暴射,厉声道:“先父被你们这批武林败类联手迫杀!”
  “你不能皂白不分!”
  “阁下参与了没有?”
  “有,当时不过是趁热闹的性质!”
  “哼,冠冕堂皇,阁下出手了没有?”
  “这……”
  “用不着这那,杀人填命,欠债还钱……”
  赵家淑一横身,拦在双老身前,冷冷的道:“司马明,这柄利刃已染了不少武林同道的鲜血,难道还不能抵令尊一命,怨怨相报,无终无了,似可停止流血的行为了?”
  “会停止的,当昔年那批贪婪无耻的败类全部伏诛之后!”
  “你非赶尽杀绝不可?”
  “谈不下赶尽杀绝,子报父仇,天经地义的道理!”
  “可是今天你会失望!”
  “姑娘准备阻止?”
  “不错!”
  “办得到吗?”
  “阁下无妨试试看?”
  司马明沉声道:“赵姑娘,‘无极门’在武林中尚无大恶,在下不愿伤及无辜……”
  “司马明,你最好是请便!”
  “办不到!”
  “那就毋须假慈悲,你以为你一定能得手?”
  司马明重重地哼了一声,道:“好极,我司马明不在乎多杀一个人!”
  话声中,身形划了半个圆弧,越过赵家淑,扑向“无极双老”,划身出击,快逾电光石火。
  “你敢!”
  一道掌飙,迎面撞向司马明,势若骇电奔雷。
  “隆!”然一声巨震,司马明的身形竟然被震得倒折而回,赵家淑本身,也同时被一股骇人的反震潜劲震得立足不稳,退了三个大步。
  双方俱是一怔。
  司马明暗惊对方的身手确实不凡,这一击之势,劲道何止千钧,而赵家淑更是芳心大震,对方仅凭护身罡气的反弹之力,就能把自己震退,如若出手互拚,岂不更加骇人,但,她势无抽身之理,因她不能眼看两位师叔祖丧生利刃之下。
  “无极双老”并非黑道枭徒,当年一念之差,做下这等辱没门脉的事,后悔已晚,如两尊塑像,站在原地不动。
  “无极手赵令奎”痛苦的搅着双手,他身为一派之尊,派中竟然有人参与江湖中巧取豪夺的勾当,对门派是一种侮辱,他势不能阻止对方索仇,当然,他也无法阻止,但,下意识下,他又不愿阻止女儿出手,他希望奇迹出现……
  其余的门下,只有干瞪眼的份儿,司马明处置“梅花会”高手的事,实在使他们唬寒了胆。
  司马明怒火陡炽,一弹身,再度扑向双老。
  赵家淑冷厉的一哼,捷逾星火的攻出二记怪招……
  司马明早已打算,中途变势,一招“宇宙洪濛”,电闪施出。
  场中出现了一幕骇人景象,砂飞石舞,土崩地裂,劲波呼啸如雷鸣。
  两声凄厉的惨嗥,破空而起。
  风定声歇,“无极双老”已倒卧血泊之中,胸前兀自汨汨冒着鲜血。
  “无极手赵令奎”和那些残存门人,纷纷涌向两具尸身。
  司马明缓缓收刃入怀。
  赵家淑厉叫一声,扑向了司马明。
  司马明弹退八尺,冰寒至极的道:“赵姑娘,我不想杀妳!”
  赵家淑怨毒至极道:“可是我想杀你!”
  司马明大感骇然,这一招奇奥厉辣,世无其匹,任何角度部位,都在被攻击之中,没有丝毫间隙,使人有招架闪避无从之感。
  他不解,何以赵家淑的功力,远超乎“无极双老”之上,而且根本不是“无极门”的家数?
  时间并不容他多所思念,又是那一招“宇宙洪濠”,以攻应攻。
  劲气激撞,发出一阵轰天巨响。
  司马明但觉气血微微浮动,但仍挺立原地不动。
  赵家淑却踉跄退了五个大步,芳容失色。
  真正震惊的却是司马明,他曾两招击败少林活佛“慧光大师”,而眼前这未满二十的白衣女子,竟然接下一招而无损伤,的确太出他意料之外。
  赵家淑窒了一窒之后,腾身再起,粉面铁青,双掌斜斜挥出。
  这一挥之势,看去平平无奇,但潜力之强,骇人听闻。
  司马明蓦觉一股如山暗劲,罩身汹涌而至,心想,且衡量妳竟有多大能耐。
  心念之中,“玉芝神功”提足十成,布满周身。
  赵家淑见对方那副若无其事的神态,心火更炽,劲力再加,猛然吐出。
  轰然暴震声中,五丈之内,激气成漩。
  “无极手”等人,竟然立身不住,跌跌撞撞的纷纷退后。
  司马明与赵家淑双双兀立不动,但彼此心里有数,一个是全力出击,另一个是硬接硬承,相形之下,强弱立判。
  司马明冷冷的道:“姑娘应适可而止了?”
  赵家淑厉声道:“司马明,除非你还出公道!”
  “公道?”
  “难道说我两位师叔祖就这样白死了?”
  “死有余辜!”
  “住口,姑娘我若不杀你,誓不为人!”
  “妳办得到吗?”
  “纳命来!”
  随着慄喝之声,赵家淑第三度出手,掌指齐施,全都指向致命要害。
  司马明连接对方三招,心知无法善了,大喝一声:“躺下!”
  “星移斗转”倏告出手。
  一声娇哼传处,赵家淑应势栽了下去,张口射出了一道血箭。
  “无极门”诸人,齐齐惊呼了一声。
  “无极手赵令奎”颤声一呼:“淑儿!”
  赵家淑却在这时,挣扎着站起身来,以令人股慄的声调道:“司马明,你杀了我!”
  “我还不想杀妳!”
  “那你会后悔!”
  “在下从不后悔!”
  “记住,有一天我会杀你!”
  声音之怨毒凄厉,令人不寒而慄,司马明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口里傲然道:“在下随时恭候!”
  一弹身,奔出了“无极堡”。
  他自习成“血剑”“魔花”所载的“玉芝神功”之后,骆子瑜在一招之下,负伤而遁,少林“慧光大师”在他两招出手之后认输,而赵家淑一个未满二十的女子,竟然能挡三个照面,这确实是令人震惊的事。
  武林中谁有这等能耐,调教出这样身手的弟子。
  出了堡门,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这是他第一次名正言顺的亲手索仇,用的是当年他母亲为了解脱他的痛苦,刺进他胸膛的那柄匕首,他从惨酷的回忆中,体察出了一丝下意识的快感。
  他的目的地,仍是“梅花会”总坛。
  屏障着“梅花会”的那一座“梅花奇阵”,是他心理上最重的负荷,到目前为止,他仍想不出进阵之法,但复仇的意念,却促使他身不由己的奔向“梅花会”。
  “梅花会”高手如云,然而此刻在他的心目中,简直视同草芥。
  血洗“梅花会”,这恐怖的意念,一直盘旋在他脑海之中。
  正行之间,一条黑衣人影,迎面风驰电掣而至。
  司马明目光何等犀利,只一瞥之间,已认出来人是谁,一刹身形,横拦道中,慄喝声道:“与我停下!”
  惊噫声中,黑衣人应声停下身形。
  司马明双目带煞,一扫对方,冷森森的道:“毒中之毒,想不到我们又碰头了!”
  来的,正是“毒中之毒”。
  “毒中之毒”白多黑少的眼珠一转,冷然道:“司马明,你准备怎么样?”
  “你大概不会忘记上次分手时,在下说过的话?”
  “你再说一遍看?”
  “我要杀你!”
  “毒中之毒”颤声道:“司马明,我说过半年之后向你交代!”
  “在下没这份耐心!”
  “你要现在动手?”
  “不错!”
  “办得到吗?”
  “你无妨试试看。”
  “司马明,我一样可以毁了你!”
  “用毒?”
  “这是我的本行,你知道就行!”
  司马明心内电似一转,如果他“玉芝神功”之中任何一招,全力出击,“毒中之毒”绝对没有还击的机会。
  “毒中之毒”奸杀他的爱人丁婉,诱奸无辜少女董萍,怀孕之后遭遗弃,还毒杀她的母亲,这是灭绝人性的行为,即使丁婉不是他的爱人,董萍没有请他报仇,他一样不会放过“毒中之毒”。
  心念之中,沉声道:“毒中之毒,在下恩怨分明,欠你的恩情,定当一死以报,至于你,在下非毁了你不可!”
  “司马明,你一点余地都不留?”
  那声音是颤慄的。
  司马明一咬牙,双掌上抡,“玉芝神功”已提足十二成……
  就在此刻——
  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道:“司马明,你不能杀他!”
  司马明应声一看,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道旁一株巨树梢头,若有若无的现出一个白骨骷髅人,白纱飘飘,白骨隐隐。
  心里暗地叫了一声:“白骨夫人!”
  当下收势为礼道:“老前辈有何见教?”
  “白骨夫人”以一种刺耳的音调道:“你不能伤他!”
  司马明剑眉一蹙,道:“老前辈是否知道令高足的所行所为?”
  “知道!”
  “毒中之毒”伏跪在地,悲怆地唤了一声:“师父!”
  这一声呼唤,不像是出自“毒中之毒”之口,使司马明心头一震,但他没有时间再想及其他,当即冷冷的道:“老前辈既然知道令高足的绝灭人性行为,为什么……”
  “你是说老身有意庇纵?”
  “晚辈确实有这想法!”
  “你准备怎么样?”
  “为死者报仇,为活者雪恨!”
  “家有家法,派有派规,老身自会处理!”
  “老前辈如何处置?”
  “这不是你能干预的事!”
  “恕晚辈放肆……”
  “怎么样?”
  “老前辈处置已然失时!”
  “白骨夫人”怒道:“难道你真的敢当老身之面毁了他?”
  司马明一咬牙,道:“在下事逼处此,不得不然!”
  “白骨夫人”冰寒阴森的冷笑数声道:“司马明,当今之世,还没人敢对老身如此说话。”
  这是实话,“白骨夫人”威慑武林两甲子以上,连少林活佛“慧光大师”也不得不买帐,何况其他。
  可是冷傲天生,又带有“南邪”的三分邪气的他,可不会因此退缩,抗声道:“晚辈不受威胁!”
  “司马明,你别以为神功无敌!”
  “晚辈并未炫耀武功,只知为所当为!”
  “老身给你忠告,如果你伤了他,将抱恨终天!”
  “老前辈立意阻止?”
  “当然!”
  “晚辈不计一切后果!”
  “毒中之毒”站了起来,慄声而呼道:“师父,弟子心意已决,甘愿付出这代价!”
  “你不能!”
  “师父,事无两全之道!”
  “你想到后果没有?”
  “弟子想过了!”
  “我不许!”
  司马明可听不懂他们师徒话中之意,他一心一意的要毁去这没有人性的怪物,否则对董萍,对地下的丁婉,他都无法交代。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二十一章 神秘谷
上一篇:
第十九章 洪荒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