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四 师门渊源
2021-02-21 15:18:17   执笔人:司马紫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在始信峰顶,一块大青石上,坐一男一女两个人。
  男的抱膝望月,女的低头观云,静坐不动,简直像是神仙中人!
  过了半晌,那男的方道:“湄妹,再有大半个月,师父便该到了,但是我们却仍未曾找到他要我们找的东西,只怕又要受责哩!”
  女的仰起脸来,月光照在她的脸上,更显得她清丽出众,敢与嫦娥比艳,道:“远哥,还有大半个月呢,你心急什么?”
  那一男一女,正是韦明远和萧湄两人!
  韦明远又长叹一声,突然站了起来,手在腰际一探,已然掣了那柄昔年武林大侠,“飞环铁剑震中州”的那柄“古铁剑”!
  他伸指一扣,“铮”地一声,清越无比,传出老远,突然长啸一声,身形如飞,剑尖向下,在那块大青石上,来回飞驰起来。
  只听得剑尖划石,“铮铮”之声不绝,连串火星,飞爆而出,不一会儿,他停了下来,以目注石,朗声道:“不报深仇,誓不为人!”
  原来他刚才在石上一阵飞驰,正是以“古铁剑”在大青石上,刻下了深深的八个字!
  接着,又长吟道:“铁剑未染仇人血,忍辱偷生却为何?”
  韦明远在“幽灵谷”习艺两载,功力深厚,声音传出老远,四面山峰,全都传来回音,一时之间,只听得“却为何”,“却为何”之声,此起彼伏,好半晌,才渐渐地停止了下来。
  萧湄也跟着站了起来,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你心中不要只是挂着报仇,以致终日郁郁不欢,天下异人甚多,你深夜狂啸,若是将人家惊动,虽然不怕,总是麻烦!”
  韦明远双眉紧蹙,道:“湄妹,我此时还有几分相信胡子玉所言,我进‘幽灵谷’拜师,便是为了报却杀父深仇之故,师父绝对不会阻止我为父报仇,但……他……他却不让我杀‘雪海双凶’!”
  他因为心中越是怀疑,因此讲到后半截,已然不称“师父”,而只是称“他”!
  萧湄本来,也是一身武功的江湖儿女,但是她自从和韦明远相恋以来,却是不免儿女情长,在她的心目之中,不论如今的“幽灵”,是真是假,最好不要去惹他,更最好不要违他之意,因为这样,她才能平平安安地与韦明远厮守一辈子!
  听了韦明远的话后,她正想劝韦明远几句,但就在此际,忽然一个曼妙已极的声音,传到了两人的耳中,那声音道:“铁剑未染仇人血,忍辱偷生却为何?”正是刚才韦明远的长吟之句!
  韦明远和萧湄两人,不禁一怔,萧湄道:“远哥,莫非仍是回声?”
  韦明远道:“绝无此理!”
  扬声道:“何方朋友,朗吟在下刚才的诗句?”
  又是一阵回声过处,却是寂然无声,但过不片刻,却传来一阵呜咽呜咽的洞箫之声。
  那箫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悲切之极,感人之极,令得韦明远觉得恨不得长啸竟日,以泄胸中愤闷之气。
  听了一会,将剑入鞘,道:“湄妹,那人深夜吹箫,有如此清兴,必非俗人,我们何不循声前往,与他论交,以度此漫漫长夜?”
  萧湄听了,心中大是不乐,因为那吹箫之人,和刚才曼声吟哦,分明是一个人。也就是说,一定是个女子,韦明远未和她见面,已然心神向往,若是见了面,何难移情别恋?
  有了这一层顾忌,因此摇了摇头,道:“远哥,我不去。”
  韦明远一笑,把住了她的玉臂道:“湄妹,你不是曾经说过,与我永不分离,难道我一个人去,你竟然不肯跟来不成?”
  萧湄嫣然一笑,道:“我就不信我不去,你一个人就会离开我!”
  韦明远道:“湄妹,武林中奇人异士,我们多识一个好一个,你为什么不肯去?”
  萧湄转过身去,“呸”地一声,道:“说什么武林异人,你分明是听得人家声音曼妙,想去趁机结识,却又说出这样好听的话来!”
  女儿家娇憨之态,实是难以形容。韦明远扳转了她的肩头,笑道:“湄妹,我若是这样的轻薄之人,又怎样值得你如此深切相爱?”
  萧湄俏脸一红,道:“不理你!”向外跑了开去。
  韦明远一个起伏,便已追到,道:“你不理我?那我却找谁理去?”
  萧湄一笑,道:“我!”
  两人仍然是把臂缓行,那时候,洞箫之声一直未曾停过,而且,箫声仍然是那样地呜咽动人。韦明远实在忍不住,道:“湄妹,我们先看一看如何?”
  萧湄拗不过他,只得道:“好是好,可是你见人家美貌姑娘,却是不准动心!”
  韦明远哈哈一笑,以不说话来作答复。
  两人细细辨别了一会,听得那箫声,像是从对面一座山峰顶上传来。因此立时下了始信峰。

×      ×      ×

  但到了始信峰下,却又听得那箫声,只在前面不远处。
  韦明远朗声道:“何方高人,月夜弄箫,不知在下等可有缘识荆?”
  在韦明远讲话的时候,那箫声略为低沉了些,但韦明远话一讲完,箫声重又高亢。两人均听出,音律之中,颇有延客之意,对望一眼,仍向前驰去。
  转过了一座山头,只见前面峰下,一个石坪之上,竹篱参差,篱内有着三间茅屋,正中一间,还透出昏黄的灯光,一条颀长纤细的人影,正缓缓向屋中走去。
  韦明远道:“想不到黄山深处,还有人隐居,咱们就作个不速之客!”
  萧湄见那女子的身形,如此婀娜苗条,心中又有几分不自在。但是她究竟不比世俗儿女,虽然心中略有酸味,却还不至于就此不让韦明远去。
  两人轻展轻功,来到了茅屋前面,韦明远道:“在下韦明远、萧湄两人,深夜来访,主人莫怪!”
  只听得屋中人道:“两位光临,蓬荜生辉,请恕我疏懒,不会待客,两位请进!”
  那声音正是刚才高吟诗句,那个曼妙已极之声!
  韦明远再不犹豫,推开竹篱便向茅屋走去,来到茅屋面前,偶一旁顾,不由得“啊”地一声,惊叫起来,后退了一步,满面诧异!
  萧湄见韦明远突然之间,如此吃惊,也不禁一怔,忙道:“远哥,你怎么啦?”
  韦明远尚未回答,已听得屋中人道:“必是门外两尊石像,惊了来客!”
  萧湄定了定神,循着韦明远的目光,向旁看去,只见在茅屋之旁,竖立着两尊和真人一样大小的石像。那两尊石像,不但面部雕造得栩栩如生,而且,身上还真的穿著衣服,衣袂临风飘动,看来更是和真人一模一样!
  那两尊石像,一个是中年男子,一个是中年女子,两人正在对望,眼神之中,充满了恩爱之光。
  萧湄看了一会,不知道何以韦明远这等本领的人,见了这两尊石像,尚会吃惊。
  正待发问,韦明远已然向她作了一个手势,不令她出声,附耳低声道:“湄妹,那两尊石像之中,那个中年男子,正是恩师,屋中女子,既然制了恩师的石像在屋外,其中必有缘故,我们要小心应付才好!”
  萧湄心中,这才恍然。
  原来她自从洞庭湖水路英雄争盟大会之后,虽然和假“幽灵”见了多次面,但是那假“幽灵”却因为自知身材、声音,都和姬子洛相似,却只有面容不像,所以总是以黑纱蒙面,以致萧湄也不知道真的姬子洛是什么样子的。但韦明远自然一看便明白,是以才心中吃惊,低声吩咐,要萧湄小心应付。
  两人在门外呆了一会,只听得茅屋之中,那曼妙已极的声音又道:“两位不需惊怕,那两尊石像,是我手制,虽是像人,但总是石像,两位既然来访,为何在门外踌躇不入?”
  韦明远忙道:“阁下工艺,实在令人叹服之至,既然延客,我们也就不客气了!”
  一探手,把住了萧湄的手臂,“呀”地一声,推开了竹篱。
  才走进那小小的院落,便见茅屋之中,灯光一闪,纸窗之上,出现了一个长发披肩,身形颀长婀娜,只看身形,也可以知道是一个美貌少女的影子,娉娉婷婷,来到了门前,并将门打开,现身出来,道:“寒夜客来茶当酒,舍下只有一壶好茶,若两位不嫌寒酸时,不妨进来,作个竟夜长谈。”
  韦明远和萧湄两人,一齐抬头向屋主人打量,一看之下,两人皆是一呆。
  只见站在茅屋门口的那少女,约莫十七、八岁年纪。月光照映之下,她雪也似的肌肤上隐泛银光,身上穿着一件素白色的长袍,腰间结着银白色的穗。除却一头青丝,两弯蛾眉,和一双黑如点漆,澄若秋水的眼睛以外,全身皆是白色。
  韦明远的发呆,是因为那少女的那种清丽脱俗,世所罕见的美丽。
  “五湖龙女”萧湄,本来便已然是绝色少女,若是硬要和那少女作比较的话,本来也难分轩轾。但是萧湄的美丽,却是人间的、世俗的。而那个少女的美丽,却几乎是不属于人间所有!
  萧湄一见那少女如此美丽,自己也不禁自惭形秽,本来,她在听到那曼妙的声音之际,便已对韦明远硬要寻到此人,心中表示不快意,一见对方美丽无匹,心中更是一怔,回头一看韦明远,却见他双眼定在那少女身上,一眨也不眨眼。
  韦明远绝不是好色之徒,但是爱美之性,人皆有之,见到一个美丽的少女,谁都会为她所吸引。韦明远当时的情形,便是如此。
  但是看在萧湄的眼中,观感便大是不同,顿时之间觉得大不自在,心中冷笑一声,此时一碰韦明远道:“远哥,你怎么啦?连主人的姓名都不请教,就呆鹅似地望着人家作甚?”。
  韦明远听出萧湄话中有骨,俊脸一红,也不答辩,一揖到地,道:“在下韦明远,这位乃是‘五湖龙女’萧湄,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那少女乃是绝顶聪明的人,焉有看不出萧湄心中,已然大是不乐之理?只是淡淡一笑,道:“我姓杜,叫素琼。”
  一面说,一面将韦明远和萧湄两人,让进了茅屋,只见一进门,便是一个小小的厅堂,桌椅皆是竹制,清雅之极。墙上,挂一支长箫,其色乌黑,看不出是什么材料所制。
  韦明远坐了下来,萧湄好像是怕他被什么人抢了去似地,紧紧地挨着他坐。
  杜素琼却仪态大方,坐在对面,道:“两位夜游黄山,清兴不浅,但不知两位师承何人,不知可能见告?”
  话虽然讲得极是客气,可是一开口便问人家师父是谁,未免有一点瞧不起人的意味在内,于江湖礼数,大是不合。但是看杜素琼的情形,绝不像是有意如此,而像是根本不知武林规矩一样。
  “五湖龙女”萧湄听了,心中已然颇为不乐,“哼”地一声,正要答话,却被韦明远使眼色制止住。
  萧湄心中,更是不乐,但她却也无法发作。
  需知萧湄在洞庭湖的时候,湖中人物,见了她莫不恭恭敬敬,称她为“二小姐”,连“五湖龙王”萧之羽,见了她也是退让三分。
  因为萧湄乃是娇纵惯了的人,此时虽然尚未发作,但是却已经不快到了极点!
  韦明远向萧湄使了一个眼色之后,反问道:“不知姑娘何以在屋外,制了两尊石像,敢问石像生人,和姑娘有什么关系?”
  杜素琼秀眉微扬,面上略有惊讶之色,道:“难道韦小侠竟认出那两尊石像是谁么?”
  韦明远心想,要探她来历,如果有关自己的事一点不和她说,她也一定不肯回答,看她一个人敢在这样的深山之中居住,定然不是等闲人物!
  略想了一想,便道:“我只识得那个男的,乃是‘幽灵’姬子洛。”
  杜素琼面上惊讶之色更甚,道:“不知韦小侠今年贵庚几何?”
  韦明远一怔,暗忖她问我年纪作甚?忙道:“我今年二十岁了!”
  一旁“五湖龙女”萧湄心中的不快,又增加了几分,冷笑一声,道:“杜姑娘先问人家师承,又问人家年纪,问得这等仔细,却是为何?”
  萧湄这几句话,说得甚是露骨,人人皆可以听出她的含意,冰雪聪明的杜素琼,自然便是一听便知,俏脸略红,转向萧湄,道:“萧姑娘莫会错了意,我是说‘幽灵’姬子洛,隐居‘幽灵谷’多年,韦小侠不知是在何时见到他的,若是在他隐居‘幽灵谷’之前见过,必然也识得身旁女子是谁,而今韦小侠只识姬前辈,莫非是在他隐居‘幽灵谷’之后,见到他的么?”
  韦明远听杜素琼讲得头头是道,心中不禁大为叹服,更是感到在她的前面,绝无若何秘密可言,便道:“不瞒杜姑娘说,因身负血海深仇,是以曾进入‘幽灵谷’,拜在恩师门下!”
  杜素琼脸上,突然飘过了一丝悲戚之色,喟然而叹,道:“韦小侠既然已经艺成出山,如此说来,姬老前辈他已要追随他的爱妻‘天香娘子’,于九泉之下了?”
  “幽灵”姬子洛是否死去,这一个问题,连韦明远自己都不明白。
  因为他虽然听了“铁扇赛诸葛”胡子玉一番话,但心中终于只是疑信参半,不能肯定目前所认的师父是真是假。
  因此,对于杜素琼的问题,他也感到极难答复,想了半晌,道:“恩师并未自杀,他说要做十年人,然后再说!”
  杜素琼意似不信,道:“有这等事?”
  萧湄刚才出言讥讽了杜素琼几句,但是却被杜素琼态度和蔼,解说了开去,她心中一直不乐,此时,又插言道:“远哥岂是随便说话之人,再过大半个月,他便要与我们在始信峰顶相会了!”
  杜素琼一笑,道:“我并不是说不信韦小侠之言,而是姬前辈为人,言出必行,绝不反悔,绝不会在十年之后,又得传人,而仍然偷生之理!”
  韦明远听了,心中不禁一动,忙道:“杜姑娘对于恩师为人,如此了解,不知姑娘和恩师有何关系?”
  杜素琼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韦小侠在茅屋之外,所见到的两尊石像,其一便是家师,‘天香娘子’!”
  韦明远和“五湖龙女”萧湄两人,一齐吃了一惊,韦明远失声道:“原来杜姑娘是‘天香娘子’传人!”
  萧湄道:“杜姑娘,我们闯荡江湖,年数也不短,但是却从来未曾听说,天香娘子尚有传人,姬前辈也从未曾提起过!”
  杜素琼淡然一笑,道:“萧姑娘既然如此说法,那就算我是假冒的好了!”语气固然平和,但可以听出,她心中也已然感到了不快!
  韦明远看出两人针锋相对,只怕再说下去,难免吵了起来,正想劝解几句,以其他的话,岔了开去时,萧湄心中,已然感到忍无可忍,“啪”地一掌,拍在一张竹制的茶几上,将那张茶几,击成片片,人也“霍”地站了起来,柳眉倒竖,道:“我说你是假冒的了么?你何必如此心虚?”
  韦明远见萧湄动了真怒,心中大急,道:“湄妹,你这是算什么,我们……”
  萧湄怒道:“远哥,你别管,她对我无理,你难道未曾看出来?”
  杜素琼仍然坐在椅上,但面上笑容,却也不那么自然,道:“萧姑娘,我何处对你无理,我自己也不明白,尚祈指出,以便谢过!”
  这杜素琼看来淡雅宜人,实则上却也极是厉害,就是这两句话,便叫萧湄答不上来!
  因为,若真要按事实来说的话,无理的正是萧湄,而不是杜素琼!
  萧湄怔了一怔,冷笑道:“你别卖弄口舌,既是‘天香娘子’之徒,武功想必不差,我不自量力,倒要向你领教一下高招!”
  韦明远忙道:“湄妹,我们总是客人,如果话不投机,尽可告辞,何必动手!”
  杜素琼也站了起来,道:“韦小侠说得是,两位请出吧!”
  衣袖微拂,转过身去,向前走了两步。
  萧湄见韦明远一再劝阻,本来也想就此罢手,怎知杜素琼眼看将要走到内室,却突然回过头来,向着韦明远,嫣然一笑,这一笑,更显得她明眸皓齿,美丽之极。
  萧湄心中的不快,又被勾起,冷冷地道:“好不要脸的东西,既叫人走了,还有什么好看,有什么好笑的?”
  杜素琼一听,便站定了脚步,转过身来,语言冷峻道:“萧姑娘,你快快出了此屋!不然,动起手来,你却不是敌手!”
  萧湄仰天一笑,道:“我偏不出去,你待怎地?要动手便动手,谁还怕你不成?”
  韦明远见她忽然又节外生枝,急道:“湄妹,咱们快走吧,杜姑娘,再见……”
  但是韦明远下面一个“了”字,尚未出口,萧湄已然身形一闪,打横跑出一步,来到墙边上,反手一掌,使了她家传“龙形掌法”,一掌“神龙摆尾”直向墙上击去,手掌尚未和墙接触,一股绝大的掌力涌出,“轰”地一声,已然将那堵墙击坍,冷然一笑,道:“远哥,我们从这里走!”
  韦明远见萧湄无端出手,毁了人家的住屋,心中不禁大不为然,沉声道:“湄妹,你这是干什么?”
  以萧湄的性格而言,不要说毫无理由地毁了住屋,便是毫无理由地伤了人家,在她来讲,也算不得什么,因此冷笑道:“我高兴!”
  顿了一顿,又道:“远哥,你不乐意我这样做么?”
  韦明远叹了一口气,转身向杜素琼,正要向她赔个不是,杜素琼已然强笑一下,道:“韦小侠不必替她道歉,看在你的分上,我也不会出手!”
  韦明远见识,究竟高人一等,看出杜素琼虽然谦和淡雅,但实则上,神仪莹朗,双眼精光内蕴,武功一定极高,因此忙道:“打搅杜姑娘了!”
  一拉萧湄,就想退出,可是萧湄却用力一挣,挣了开去,嘿嘿冷笑,道:“杜姑娘,我与明远一点关系也没有,你何必看他分上,对我谦让,既有本领,和我一较高下,岂不是好?”
  杜素琼转过身去,道:“我岂能和你一样见识,你别再生事了!”
  萧湄怒火勃发,哪里理会得韦明远一再使眼色止住她动手,向前一步跨出,“神龙见首”“呼”地一招,已然对准了杜素琼的后心拍出。
  那一招“神龙见首”在“龙形掌”中极为神妙的招数,萧湄功力又高,掌出如风,眼看击到杜素琼的背后,杜素琼才突然转过身来。
  这一转身,比实际上背对萧湄更是险上三分,因为萧湄的一掌,已然印到,本来是击向她的后心,如今她一转身,却变成击向她的胸口。
  萧湄见她不还手,内力一吐,更不留情,手掌向前一送。
  韦明远急叫道:“湄妹住手!”
  呼声方毕,只听得“啪”地一声,一掌已然击个正着,掌心正按在杜素琼的“璇玑穴”上!
  那“璇玑穴”乃是人身要穴之一,萧湄一掌击中,只觉得对方体内似有一股大力,在自己掌心上冲了一下,竟然将手掌荡开。
  除此以外,别无异状。看杜素琼时,却一连晃动了几下,才得站稳,俏脸顿形苍白,冷然而立。
  萧湄见她丝毫未曾抵抗,但自己足用了八成功力的一掌,竟然未曾将她击倒,心中也不免吃了一惊,手臂一沉,第二掌正要发出时,韦明远已然赶到。
  韦明远一到,便拦在萧湄和杜素琼的中间,萧湄第二招“二龙抢珠”刚才发出,一见心上人拦在自己前面,便连忙收回掌来。
  韦明远武功见识,皆在萧湄之上,他当初万万料不到,杜素琼对于萧湄的发掌,竟然会绝不还手。杜素琼中掌之后,他已然看出杜素琼身受内伤,因此一到便向她问道:“杜姑娘,你伤得重不重?”
  杜素琼苦笑一下,道:“还好,韦小侠,我不能伤你带来的人,你们快走吧!”
  那两句话,竟是讲得大具情意,萧湄听了,更觉不是味,娇叱道:“远哥,你让开,她显然是不够本领,却讲这种风凉话!”
  韦明远回过头来,正色道:“湄妹,不可胡来,杜姑娘既是‘天香娘子’之徒,与我便是师兄妹,你已然打伤了她,师尊回来,必然责怪,还不向杜姑娘赔个不是,就此成为至交?”
  萧湄一面听,心中怒气便一面上升,等到韦明远讲完,直气得俏面煞白,“哼”地一声,道:“你们既然是师兄妹,何不亲热一番,想是嫌我碍事是不是?要我赔不是,只管叫她等着,等到日头西出,我自然会道歉的!”
  一说完,便转身向外,足尖一点,疾从破墙之中,向外穿了出去!
  韦明远此际,虽然觉得萧湄行事,太以过分,不类正流中所为,心中大是不以为然,反倒对杜素琼的行止,大表钦佩,但是他和萧湄的情意,总还未绝,因此一见萧湄逸出,连忙回头,匆匆说道:“杜姑娘切莫见笑,我等一会儿再令她来向你致歉。”
  杜素琼只是苦笑一声,道:“韦少侠去吧!”
  韦明远连忙跟着窜了出去,老远地望见萧湄的背影,已然在里许开外,急提真气,追了上去。

×      ×      ×

  如果在平地上,韦明远行消片刻,便可以追上,但是这时却是在深山之中。
  而萧湄又像是知道有人随后追来一样,不但驰得极快,而且不断地转过头去。
  韦明远追在后面,只见萧湄一连拐了几个弯,便已然不见了踪迹,追向前去,全是岔道,也不知向哪一方面去了。
  韦明远怔了征,四面一看,只见左侧有一座峭壁,峭壁之上,打横生着一株巨松。
  韦明远再不犹豫,真气连提,“刷刷刷”地便穿上了峭壁,来到松树上,视野登时广了许多,可是目力所及之处,那道峭壁,静悄悄地,一无人影!
  韦明远看了一会,不见萧湄踪影,心知黄山之中,能人异士必多,若然撞上,以萧湄的脾气,又在怒气头上,必然和人结怨,因此心中大急,朗声叫道:“湄妹!湄妹,你在哪里?”
  一连叫了七、八遍,空自激得满山谷皆起回音。
  韦明远想再叫的时候,忽听得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道:“小娃子,鬼杀嘈叫,敢是活得不耐烦了?”
  语音冰冷,而且又是突如其来,连韦明远功力如此深厚的人听了,也不禁起了一阵寒栗,急忙回头看时,却又不见人影。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廿五 铁环古剑
上一篇:
廿三 天地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