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五 铁环古剑
2021-02-21 15:18:52   执笔人:司马紫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韦明远心中大奇,不敢怠慢,朝着峭壁,道:“在下因寻同伴,无意之中,有搅前辈清修,望乞恕罪!”
  那声音“哼”地一声,道:“说得倒简单,既然口出狂言,想有几分本领?”
  韦明远一怔,暗忖自己何时“口出狂言”来着?这人大概是个脾气古怪的人物,自己寻人要紧,还是不要多生是非的好。
  因此忍住了气,不出一声,正待翻身自四、五丈高处,一跃而下,再去寻找萧湄时,忽然听得那声音叫道:“‘华盖穴’,着!”
  韦明远一惊,赶紧伸手向胸前便拨,可是一拨,却拨了个空。
  同时,听得“啪”地一声,又听得那声音哈哈一笑,道:“韦丹!你号称‘飞环铁剑震中州’,为何不还手?哈哈!”
  韦明远本来已然不想惹事,但是忽然之际,听得那人道出了自己父亲的名称,而且还像是在与他动手似的,心中不禁大奇,一时也顾不得再去寻找萧湄。

×      ×      ×

  天下之事,大都无巧不巧,韦明远这一耽误,萧湄却又闯下了大祸!
  原来萧湄走时,早已打定了主意,她心中也知道自己行事,如此骄纵,日子太久了,必然会惹起韦明远大大的反感。
  可是她却又时时明知故犯,不思从根本处来改变自己的行为,而自恃绝顶美丽,不怕韦明远变心,却不知道这一个女子,最美的绝不是外表,而是温婉柔顺。
  她一见到杜素琼,见杜素琼之美,只在自己之上,心中已然大为着急,而且韦明远和杜素琼一提关系,两人还是师兄妹,这层关系,又比她和韦明远亲了许多。所以她心中,早已打定了将杜素琼置之于死地的主意!
  杜素琼因为对韦明远的印象极好,所以不想伤了萧湄,所谓“打狗尚要看主人面”,何况她冰雪聪明,早已看出两人感情不凡。
  所以,当萧湄向她动手时,她拼着受伤,也不还手。但是萧湄却未曾看出这一点,只当杜素琼是武功不如她,所以才只有挨打的份儿!
  萧湄本来想当时便将杜素琼结果,但是她知道韦明远绝不容许她这样做,所以便向外逃了出去,等到韦明远追来时,她已然匿身在一个山坳之中,韦明远就在她身旁掠过,却没有发现她!
  她也听得韦明远高声叫唤,但是她心中另有打算,非但不答,而且还轻悄悄地,向杜素琼的居处,疾驰而去!
  不消片刻,已然来到了茅屋面前,只见灯火犹明,萧湄身形略停,向侧一转,转到破墙处,向内望去,只见杜素琼坐在石椅上,低头抚弄那管黑箫,秀眉频蹙,像是有着无限的心事!
  萧湄看了一会,才突然现身,“哈哈”一笑,道:“姓杜的,我又来了!”
  杜素琼像是对萧湄的出现,是在意料之中一样,一点也没有吃惊,甚至于不曾抬起头来,缓缓地问道:“你是一个人来的么?”
  萧湄“哼”地一声,道:“当然是我一个人,你还想有人护着你么?”
  杜素琼这才抬起头来,将那支黑箫,放在桌上,以手支颐,体态极是悠闲,道:“你去而复返,分明是想致我于死地,为何还不动手?”
  萧湄被她猜破心事,心中也不禁略略一怔,但是她却一心以为杜素琼武功不如她,何况刚才一掌,已然令得她身受内伤,因此绝不在意,道:“这就来了,你心急什么!”
  话才讲完,双掌齐出,狂飙陡生,卷起那被击倒的破墙,泥屑乱转,连人带掌,向前疾扑而出,正是“龙形掌”中,威力至猛的杀着“双龙闹天”!
  那两掌的力道,纯是阳刚之力,确是可以开山裂石。等到萧湄人一扑,整座茅屋也已然为她的掌风所震撼!
  只见杜素琼秀发披拂,衣袂震动,但是她人却仍然端坐不动,反倒微阖双眼。
  萧湄只当她一定是自知不敌,瞑目待死,内力疾吐,掌势更是如排山倒海!
  眼看两掌,皆要压到杜素琼的头上,杜素琼突然像是伸了一个懒腰也似,抬起一双手,食指略升,如同青葱也似的手指,略一摇摆。
  “五湖龙女”萧湄,虽然轻敌,但是她究竟不是泛泛之辈,武功之高,尚在乃兄萧之羽之上,一见杜素琼伸出食指来,不由得大吃一惊。
  原来她看出,杜素琼食指微伸,乍看像是一个极不经意的动作,实则上乃是一招极厉害的点穴法,方圆六尺以内,已然全被她这一指封住!
  而且看情形,自己双掌,若是压了下去的话,无论如何,左右双掌,掌心“劳宫穴”,必然要为杜素琼点中!
  而如果“劳宫穴”一被点中,两条手臂,非立时废去不可!
  萧湄这才知道对方的厉害,可是刚才话扯得太满,此时想要收势,已然不及,百忙之中,硬将双臂向旁一移,人也向旁,平空移出三、四尺,才始避开了杜素琼的那一招!
  杜素琼微微一笑,道:“萧姑娘身手不俗,使的又是洞庭萧家独门所传‘龙形掌’功夫,不知和萧伯南老前辈有何干连?”
  萧湄好不容易避开了杜素琼那一招奇妙到不可思议的妙着,心中又急又怒,一听得杜素琼突然提出她父亲的名头来,更是一怔道:“我父亲会和你这样的人相识么?你问他作甚?”
  杜素琼叹了一口气,道:“想不到萧伯南前辈,一世英名,却会有这样的一个女儿!”
  萧湄给她骂得啼笑皆非,道:“你别卖嘴乖,再接我一掌!”
  身形不动,突然反手一掌,疾拍而出。
  其时,她和杜素琼相隔丈许,但是这一掌之力,却也可以达杜素琼的身上,杜素琼道:“我一再让你,你要是真不知进退,可就难说了!”
  抬起手掌来,向前略推了推,一股阴柔已极的大力,无声无息而发。
  两股大力在半空相遇,萧湄一个站不稳,向旁边跌出了两步!
  萧湄向旁跌出两步,也可以说,她是准备在和杜素琼对掌之后,向旁跌出的地形尚未站稳,左手向外一伸,五指一收一放,只见五枚绣花针儿,每一枚针孔之上,皆拖着三寸来长的一截粉红色丝线,已然无声无息,向杜素琼背后射出。
  而她在发出那枚绣针的同时,却又是一掌,正面推出,那一掌使的乃是“神龙见首”,力道也极强。
  杜素琼此时,仍然坐在椅上,萧湄发针之际,正好是向外跌出的时候,动作掩饰得极是巧妙,而且那五枚绣花针,因为针尾带有那一截粉红色的丝线之故,去势虽疾,却是无声无息,一无知觉。
  在杜素琼看来,只不过是萧湄向旁跃出了两步。左臂一伸,稳住了身形,然后才又一掌击到而已,绝不知在那一瞬间,萧湄已然使出了暗器!
  因此一见萧湄掌到,右臂一沉,右掌疾翻,一掌扫出,可是她这儿一发掌,萧湄早已向后跃退开去,就在此际杜素琼只觉得背部,有三处地方,略略一麻,同时听得“啪啪”两声,回头一看,竹椅背上,已然钉了两枚绣花针。不问可知,对方共发五枚,三枚已然射中了自己的背部!
  杜素琼本来是一个极好脾气的人,观乎她对萧湄一再容让,便可知道。
  但此时萧湄竟然悄没声地,使出了这样的暗器,行动和黑道中穷凶极恶之徒,几乎没有不同,心中也不禁火起,连忙运气,将背后所中的三枚绣花针,硬以本身功力迫使,不令它们顺血脉而运行,回过头来,凛然道:“萧姑娘,你如此行径,却不合为武林中人!”
  萧湄见自己所发的五枚绣花针,有三枚已然射中她的背心,而她竟仍然行若无事,心中也不免吃惊,但是她知道那绣花针如此之细,而且又是射中了对方背部的要害,只要再和她动手,令她身子震动,绣花针只要在她体内,略一移动,无论刺中心肺,杜素琼均是难免丧生,因此仰天一笑,道:“杜姑娘,你倒配作为枉死城中的冤鬼!”
  一跃向前,双掌交错,掌势奇幻,已于刹那之间,击出了四掌。
  杜素琼面色青白,顺手在桌上,取起那管黑箫,手腕一抖,黑箫幻起一片黑影,无声无息。
  萧湄一见情形不妙,自己之胜,纯属侥幸,赶紧想退时,左腕已然被黑箫敲中,只听得“格”地一声,一阵剧痛,退出丈许开外时,手腕红肿,敢情已然断去。
  腕骨折断,虽然仍可以接续复原,但是不免大费手脚!
  萧湄心中不由得大恨,她退出之后,不见杜素琼追来,已然看出杜素琼在身中三枚绣花针之后,也知道危险不敢乱动,这是杀她的最好时候,但是却又不敢近她之身,撕下了一幅衣襟,将右腕扎起。
  只听得杜素琼冷冷地道:“萧姑娘,我与你无怨仇,你却对我下这样毒手,而今两败俱伤,你如肯就此息手,我也不为已甚,否则,刚才我可以点中你的胸前要穴,令你立时丧生,也是为了与你向无嫌隙之故,所以才手下留情,略示惩戒,你快快去吧!”
  萧湄刚才见她黑箫的那一招,简直是一片黑影,根本分不清招式,心中也信杜素琼所言不虚,但是她却不肯就此干休,想了一想计上心头,道:“好,就答应你这一遭!”身形一晃,便向外逸。
  她当然不是真的就此离去,在附近拾了一大捆枯枝,以山藤缚了起来,提到茅屋附近,重又现身,喝道:“杜素琼,我已断了一腕,你敢出来,和我见个高下么?”
  杜素琼见萧湄再次回转,心中已知其人难以救药,她的武功,本在萧湄之上,但是她却中了萧湄的三枚绣花针,而且中针的位置,正是在心肺之外,她自然知道这时候,自己不宜动弹。
  因为虽然她一中针,便立即这真气将针迫住,但是那针,尖细异常,不比其他暗器,若是一跳动,极可能再深入寸许,一刺中心肺要害,便难逃劫数!她也知道萧湄此来,必然另有歹毒意图,所以只是不答话。
  萧湄将一捆枯枝,放了下来,取出了火折子,一晃便道:“你不能动弹,我放火了,看你如何?”
  杜素琼见她竟然想起这样恶毒的主意来,心中怒极,顺手一抓,抓了一把竹片在手,五指连弹,飕飕连声,一起弹了出去。
  杜素琼所居茅屋,为求清雅,除了墙上,略涂泥土以外,椽、柱、墙、门,以及室内摆饰莫不是竹子所制,那竹子乃是最引火的物事,一把火把,落到了屋顶上,立即熊熊起火!
  而且,其时正是天气干燥之际,火势一起,便不可收拾,转眼之际,整座茅屋,匣已然成了一团烈火!
  萧湄一见茅屋起火,还唯恐杜素琼自火中穿出,犯险来与自己为敌,而自己手腕已断,绝不是她的敌手。因此,火势稍炽,又接连向火窟之中,掷出了两个火把。
  其实,她不掷那两个火把,火势也早已不可收拾,那两个火把,只不过表示她心中对杜素琼恨之切骨,唯恐她不死而已!
  掷出了两个火把之后,萧湄立即身形展动,向外逸出,来到了附近的一个高坡之上,望着火光冲天,正在熊熊燃烧的那三间茅屋,心中感到了一阵说不出来的快慰,同时,也感到自此之后,韦明远便可以永远属于自己,再也不被他人所夺了!
  实际上,韦明远并不是个儇薄子弟。既然与萧湄钟情在先,他也绝不会再将情爱之心,移到第二个年轻女子的身上。
  萧湄的顾虑,本来是多此一举,而且她竟然将杜素琼当了自己的敌人,以这样毒辣的手段去对付她,以致后来,不但结下了一个极强的仇敌,而且使韦明远对之大生反感,终于生出无数事来。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      ×      ×

  却说萧湄在那山坡之上,一动也不动地站着,望着烈火熊熊的三间茅屋,足足有小半个时辰,才见到火势已然渐渐地弱了下去。
  在那小半个时辰当中,只见火光掩映,并没有看到有人从火光上冲出来。
  萧湄心中,虽然不免有点奇怪,何以杜素琼竟会拼着被火烧死,也不向外冲来,即使身中暗器,不能移动,却也不至于便死!
  但是,火势一起,她便驻足远观,自始至终,未见有人逃出,可知杜素琼一定已然死了!
  她心中得意,当然此时此地,她绝不会扪心自问,自己的行径,实是有类于黑道中的下三滥。笑了一下,便向外走了开去。
  刚才韦明远找她,她避了开去,那是因为她要趁韦明远不在之际,去害杜素琼,如今目的已达,她又想再找韦明远了。
  走开了里许,未见韦明远的踪迹,只觉右腕疼痛难忍,便停了下来,费了一点手脚将断腕凑起,扯破了一件外衣,裹了伤药,将手腕紧紧地扎好,估量不消半月,定可痊愈,便又继续去寻找韦明远。

×      ×      ×

  这时候,韦明远绝对想不到,在自己未能追到萧湄之际,萧湄和杜素琼之间,竟然会生出了那么大的变故。他只是感到奇怪,究竟是谁在呼唤自己父亲的名字,那人又是在什么地方!
  因为他其时,处身之处,正是一座峭壁,峰石峥嵘,并无隙缝。
  可是听那声音,却像是从附近处传来的一样,实是令人不可思议。
  韦明远在附近找了一找,并没有发现有人的踪迹,但是那人的声音,却又不断地传了出来,而且,句句话,皆是带他父亲的名字。
  只听得那苍老的声音骂道:“韦丹,这一招过来,你还不死么?”
  接着,便是“啪”地一声,又听得那声音,又“哈哈”大笑道:“姓韦的贼子,够你受的了吧!”
  所骂的话,一句难听一句,韦明远虽然脾气甚好,但有人这样辱及已死的父亲,他也是禁受不注,陡地大喝道:“什么人在此处辱及先父,可敢现身,与在下一见么?”
  他话一出口,那声音便像是吃了一惊,静了半晌,才又响了起来,问道:“你是谁?”
  韦明远道:“在下是‘飞环铁剑震中州’,韦丹大侠之子,韦明远!”
  这几句话,讲得豪气凌云,因为“飞环铁剑震中州”韦丹,在生之日,于江湖上,行侠仗义,专诛奸恶,极得武林中人的敬仰,而韦明远也是一直以有这样的一个父亲而感到自傲!
  “嘻嘻”,“哇哈”,笑声不绝,韦明远心头火起,厉声道:“有什么好笑?”
  那声音仍然笑了半晌才止,道:“我早已听说,韦丹虽死,但尚有一个孽子,竟然还活在人间,我也曾费尽心机,在江湖上寻找,却未有结果。以为像韦丹这样的畜牲,焉能有后,当真是苍天有眼,小畜牲,你竟会自己送上门来!”
  韦明远冷笑一声,道:“是自己送上门来了,你为何尚不现身?”
  一语甫毕,只听得“轰”地一声,一块重约万斤的大石,突然凌空飞起!
  那块大石,本来是和峭壁之上的无数大石一样,绝看不出可以移动的痕迹来,此时突然飞起,韦明远心中,也不禁愕然。
  因为,那人既能将这样的一块大石,击得凌空飞起,其人的臂力,便可想而知。
  只见那块大石,带着呼呼风声,直跌下山脚去,而峭壁之上,出现一个大洞,又听得那声音道:“小畜牲可敢进来?”
  那声音初起之际,显然就在洞口,但是讲到后来,却已然传出老远,可见得那个山洞,实是异常深邃,韦明远心中不禁踌躇。
  因为从那人的口气上听来,他一定是父亲生前的敌人,当然如今父亲已死,他便再不能寻自己父亲去报仇,而当年不论是因为什么结下怨仇的,这一口恶气,也必然会出在自己的身上。
  如今向山洞望进去,黑洞洞的不知有多么深,自己若是冲了进去,敌暗我明,若是对方猝然来犯,首先占着极是不利的形势。
  韦明远心中踌躇,但是也没有考虑了多少时间,可是那声音又道:“小杂种,你为什么还不进来,敢情是心中害怕么?”
  这一次,因韦明远已站在洞口,那人的声音,已然可以清清楚楚,全部入耳,再也没有石壁阻隔,所以韦明远立即听出,那声音极是熟悉,可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他是谁来。
  心想自己在“幽灵谷”中,习艺两载,已然将震古烁今的“太阳神抓”功夫学会,武林之中,实已罕遇敌手,虽然敌暗我明,形势不利,但是却也不曾怕他,可是那人不知究竟是何等样人物,若是劣迹不彰的人,似乎也应该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而“太阳神抓”一发,威力便锐不可当,挡者万无生理!
  韦明远心地仁厚,所以才有这一层考虑,当下便仰天一笑,道:“在下焉有不入山洞之理?”
  一面说,一面便大踏步地走进洞去。
  才一进洞,便闻到了一股极是浓烈的香味,扑鼻而来!
  韦明远心中,猛地一怔,暗忖这人,任在这样隐蔽的地方,已然大为邪门,而那股香味,也来得出奇,像是有百十种散发奇香的花卉,一齐所发的一样,山洞之中,焉能有花?
  那人既和自己父亲成仇,当然极可能是邪流中人,说不定那香味,便是一种极厉害的毒雾!
  因此韦明远立即真气潜运,将七窍尽皆闭住,他内力深厚,七窍虽闭,仍可行动自若,单掌向外,以防偷袭。可是他越望洞里走去,虽然已将七窍闭住,可是那股浓香之味,仍是不断地向鼻端钻来,由此亦可知那香味之浓。
  走出了三二十丈,却又并未遇到有人阻拦,韦明远并不懂对方是在玩些什么花样,停住了脚步,喝道:“尊驾叫我前来,为何尚不现身?”
  他一开口,浓香之味,更是扑鼻而来,韦明远连忙再将七窍闭住。
  只听得那声音“嘿嘿”冷笑道:“你再向前走来,自然会看到我的居住所在,难道我对你,还会暗中偷袭么?你怕什么?”
  韦明远一怔,暗忖:听他这两句话,其人倒也不像是邪流中人!
  一提真气,身形起伏,晃眼之间,又向前走出了十来丈,已然出了山洞,眼前却是一个小小的山谷!

×      ×      ×

  到了那山谷之中,韦明远已然明白,那股浓香之味,是从何而来的了。
  原来那山谷中,有一条小溪,溪水清澈,映着月光,隐泛银波。
  在小溪的两旁,以至于山谷之中,全都开满了各式各样的花朵!大者如碗,小者如豆,嫣红奼紫,娇黄嫩绿,各争奇辉,花团锦簇,简直是一个花的世界,举步想要不踏损花朵,也是极难之事!
  韦明远一提真气,身轻如纸,轻轻地落在一朵大如手掌的白花之上,向前看去,只见山谷尽头,有几间茅屋,屋上也全是攀藤的花朵,而此时,一个一袭青衣,身材瘦癯的老者,正站在茅屋之间,对着一个石人,在左右开弓,“啪啪”地打着耳光。
  隔老远,韦明远便已然看到,那石人身上,以朱红写着“韦丹”两个大字。
  韦明远心中不禁有气,朗声喝道:“韦丹之子在此,尊驾与之动手,却不是胜过打石人多多?”
  那老者身形晃动,便赶了过来,也是在花朵上疾驰,可是所过之处,花朵却略无损伤,可知这个老者的轻功造诣,境界也已极高。
  那老者一晃眼间,便来到了韦明远的面前,两人各自向对方一看,也同时一怔!
  异口同声,“啊”地一声,然后道:“原来是你!”
  一声叫出,那老者便不由自主,身形疾展,后退出丈许开外去!
  原来那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在洞庭水路英雄会上,自称“花溪隐侠”的檀清风。
  而檀清风也已然看清,对方正是曾在洞庭见过的青衫少年!
  檀清风当时,被冒称“天雨上人”实则上便是“雪海双凶”“玄冰怪叟”司徒永乐,以绝顶内力,震下水上擂台。
  他本就只是住在溪边,那条小溪附近,全是各种奇花异卉,是以名为花溪,而他也自号“花溪隐侠”,他到洞庭,原来想一显威风,可是尚未及他动手,便已然遇上了邪流之中,一等一的高手司徒永乐!
  跌入湖中之后,他虽然不谙水性,但内功造诣,却是不差,立即闭气浮了上来,刚好看到韦明远和司徒永乐动手的那一幕。
  檀清风自然看出韦明远的功力惊人,因此知道这个大会,异人众多,实在由不得自己逞雄,他为人最是知机,立时溜回黄山来。
  所以,当他看到自称是韦丹之子的人,就是曾在洞庭湖中,见过一面,那武功绝顶的青衫少年时,不由心中大惊,疾退开去!
  韦明远一见檀清风,便冷笑道:“你自号‘花溪隐侠’,想必定有侠迹,不知如何,会与家父结下了这样的深仇大恨?”
  檀清风面色铁青,道:“韦丹当年杀我满门大小六十余口,仅我一个身在塞外才免身死,这血海深仇,却要在你的身上了结!”
  韦明远看出他说话虽然极凶,但是实际上却大是气馁,话才讲完,又退后了五、六尺!
  同时,韦明远对于他所说的话,也是大感疑惑,因为父亲因嫉恶如仇,除恶务尽,但是不会因一人作恶,而将那人满门,尽皆诛杀!
  因此道:“檀朋友,你莫非是认错了,家父岂会做出这种事来?”
  檀清风仰天一阵狂笑,想是想起了这一段仇恨,心中怒到极点,道:“韦丹行凶之后,还以被害者的鲜血,留下字迹,难道我会冤枉了他?”
  韦明远不听檀清风这句话,还可能相信檀清风所言,自己父亲或是在激愤之下,以至于出手伤了多人,可是一听檀清风如此说法,心中反倒不信,哈哈一笑,道:“檀朋友,你弄错了,家父在生之日,每逢行事之前,便已然通知对方,绝不偷偷摸摸,亦不事后留字,莫非是有人嫁祸?”
  檀清风手在怀中一探,道:“你自己拿去看,难道我是说谎?”
  手向外一挥,一条白色的丝绢,团成一团,已向韦明远飞了过来。
  那丝绢乃是极轻的物事,但是经檀清风一挥,相隔两三丈远,便已然稳稳地飞到,韦明远接在手中,抖开一看,便是一呆。
  他这一呆,绝不是看出了事情正是他父亲所写,而是恰恰相反!
  原来那白丝绢上,以人血写出四个大字,道:“罪不可恕!”
  而在白丝绢的一角,则划着一个铁环,一柄古剑,想是因为年代久远,已然成了褐色。
  韦明远之所以吃惊,是因为一看到那“罪不可恕”四个字,便已然认出了是谁的笔迹!
  不是别人,正是“铁扇赛诸葛”胡子玉曾力言乃是假扮,蒙面行事,他如今的师父!
  韦明远在离开“幽灵谷”后,曾接到过他师父不少的书信,指示他行事。所以韦明远对师父的字迹,也是认得极为清楚,一眼便可以看出,那“罪不可恕”的四个字,正是他的字迹!
  本来,韦明远对于胡子玉的话,因为兹事体大,所在只是将信将疑。
  但这时候,他却又信三分!忙问道:“檀朋友,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不知可能详告么?”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廿六 难言之痛
上一篇:
廿四 师门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