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 虎穴
2020-04-17 22:29:28   执笔人:诸葛青云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陆红有烦恼了!
  她的烦恼不小,是工作方面和感情方面的双重烦恼!
  不论在警界的高级治安首长,或各阶层的干部同仁中,都把陆红和李强,看成能力相埒,才貌相当的“一对儿”,对他们所投射过来的目光,也都是“无限的祝福”喝“万分的佩服”!
  他们自己,则除了工作上的“配合”,极有“默契”以外,私人情感上,更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但他们也相当理智,知道年龄还轻,工作第一;私人的情感,暂时只能默默孕育,悄悄咀嚼,不宜放射出过份灿烂的火花,甜果要俟诸来日!
  以“能力”而论,他们是半斤八两,相差不多,但陆红占了身是“美女”的便宜,又在‘精准枪法”和‘矫捷技击”外,多了一手“百发百中”的“飞刀”绝艺,以致容易惹人注目,似乎在“名气”方面,要比李强稍稍大了一些!
  常言道:“人怕出名猪怕肥”!接连几件大案子,破在这位“红粉警花”手中,尽管陆红甘于默默耕耘,并不在人前居功,有所炫耀,但“危险”仍是跟着“名气”长,“烦恼”更复追着“功劳”到……
  因为,她虽奉了老师而兼长官的李葆初密令,以另一副面目,打入中南部的“黑道组织”之内,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警察界也难免没有“不良莠才”,暗加刺探,并泄漏了这桩“机密讯息”!
  于是,最关心陆红的李强,向她发出了紧急警告,内容是:陆红的身份已引起“黑道组织”的怀疑,决定成立“专案”,派遣“专人”,限期“采花、拔刺”!
  “拔刺”之意,显然是要除掉这朵已使“黑道群枭”们,惴揣不安的“多刺玫瑰”;“采花”之意,则除了恐怖,还有点来得“下流”!
  陆红获得这项“警告”后,第一个反应便是不许李强多事,她决定对于一切横逆,都靠自己的“机智”和“能力”应付!因为,目前正有一项关系极重的犯罪图谋,亟待侦查,她只需要李强于另一个角度上,和自己互相配合,却不许他过份关切自己安危。直接贸然参予,而破坏了自己“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全盘步骤!
  换了一般的“男女情侣”,女方拒绝男方保护的态度,会使男方不高兴,更会叫男方深深为女方耽忧!但他们这“一对儿”不同,一来,李强对陆红的能力有信心,他深信想“拔刺”的人,多半会被刺儿扎得皮破血流,想“采花”的人,更必然会把“楣头触到印度国去”!
  二来,他们都是“工作第一”,早就立愿把性命、幸福统统贡献给国家、社会的忠贞治安干部,李强既有这份“情操”,也和陆红互有这份“默契”!
  由于这样,李强在陆红接获警告,表明态度以后,只好默默为陆红祝福,并尽量运用自己的智慧,在遥远的外围,作一些不着痕迹,却会对陆红有益的事!
  突然,警界中有人发起一项有趣味的竞赛,那是在“警察学校”的“校庆园游会”上,由校长和教育长,以及警务处长、警政署长,提供极富“荣誉感”的奖品,举行“技术竞赛”,当然,所谓“技术”,包括了“射击”、“搏斗”等各种“防身擒盗”的“保安警技”,除本校学生以外,也欢迎各位有成就的“校友”,返校参予,并给后进学弟一些示范启发!
  常言道:“人的名儿,树的影儿”,既有这种有趣盛会,则正在锋头上的“红色闪电”陆红,和“现代大侠”李强的参不参予?以及表演甚么绝技?便成为众所瞩目之事!
  治安首长们,也顾及一些便衣干部,不宜曝光,遂经过斟酌,宣布了对于这场必然十分精彩的“技术竞赛”,可以“化装参加”,并于判断成绩后,也可尊重得奖人的“自由意愿”,随便他们以“化装面目”或“本来面目”,上台接受荣誉!
  可惜,这场盛会,有了缺憾!
  “红色闪电”陆红因身在南部,能不能抽暇赶到,共襄盛举,尚未可知?而另一位也颇受众目所瞩的“现代大侠”李强,竟干脆用“检查身体”作为“理由”,向他的直接长官任之重组长,请了“病假”!
  所谓的“技术竞赛”,真所谓“花团锦簇”,好看煞人!
  百发百中的“神枪”,能忍受“铁锤重击”的“铁布衫”防身绝技,都有人表演过了,如今的“节目单”上,现出了惹人注目的“特大号字迹”,写的是:“猫头鹰女郎表演飞刀绝技”!
  节目单才一出现,园游会的与会群众,立即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他们差不多都一致猜测:“真精彩啊!‘红色闪电’从南部赶回来了,陆红不是常爱化装成‘猫头鹰女郎’?而‘飞刀’更是她傲视警界的一桩几乎比‘枪弹’更快、更准的‘防身擒敌’绝技!看来,代表最高荣誉的‘警政署长奖牌’,又必是这条‘红色闪电’的囊中之物?”
  众论纷纷之下,精彩节目开始:“司仪小姐”先用“麦克风”宣布,说是“猫头鹰女郎”孤掌难鸣,想征求一位“胆大来宾”,帮助她作为“刀靶”!
  “刀靶”二宇,听来虽相当吓人,但警界中对“猫头鹰女郎”的飞刀手法,有信心者极多,遂立刻有不少人准备自告奋勇。
  但第一个举手报名的,竟不是警界中人,而是一位接获请柬的与会来宾,名字叫路峰。
  任之重一见路峰,便高兴得含笑叫道:“老班长,您也光临,凑热闹了!可惜我一名得力干部,名叫李强的,请了病假没来,否则,倒是个大好机会,可以让他在老班长的‘旋风弹腿’和‘铁砂掌’下,好好受些教益!”
  边自说话,边自向“司仪小姐”取了一件作为“刀靶”的“特制短衫”,先对与会群众,加以展示说明,然后再替路峰穿在身上。
  原来,那短衫的前胸五个要害部位,绘有五个红点,每个红点上方,又有一卷用钢丝束紧的小小布卷,而红点之后,则钉牢了五小片厚仅半寸不到的木质圆牌,作为“承刀”之用!
  发刀人第一项必要条件,当然是“飞刀见准”,倘若稍有偏差,则身穿短衫,作为“刀靶”之人,失却“木牌”掩护,身上岂不立刻是一个带血窟窿?
  第二项必要条件,是劲头上的轻重适宜,凝劲若“太轻”?则切不断“钢丝”,无法使被“钢丝”束住的“布卷”,展示在群众眼前……
  凝劲若是“太重”?又会使刀尖透过那厚度不到半寸的“木质圆牌”,令穿着短衫之人,皮肉有所伤损!
  任之重展示说明,使与会群众了解这场“飞刀表演”的“要领”和“困难程度”以后,又向路峰笑道:“老班长,您……”
  路峰摇摇手止住任之重道:“之重,你何必对我解释?我猜得出要出场表演‘飞刀手法’的‘猫头鹰女郎’是谁,在她手下,充当‘刀靶’,我相信只是‘光荣’,决不会受到半丝损害……”
  说话至此,热闹喧哗的会场中,突然自动沉静下来,因为,“猫头鹰女郎”业已出现在“表演台”上!
  刚刚出现之下,“猫头鹰女郎”便有点令“园游会”的群众,略微失望!
  她身上穿了件极宽极大的“黑色罩袍”,脸上则戴上一具遮盖了她大半个脸庞儿的“猫头鹰”面具!
  看见过陆红本来面目的人,虽然不多,但却谁也知道这条“红色闪电”不仅貌美如花,身段更玲珑曼妙!
  如今,一袭大罩袍,一副“猫头鹰面具”,便遮蔽了群众想瞻仰的曼妙身段,和美俏姿容,岂不令他们略有失望?
  不过,他们立刻就获得补偿……
  “猫头鹰女郎”先对穿好“特制短衫”的路峰,颌首为礼,请他上台,站在距离自己约莫七步之外。
  路峰刚刚拿桩站稳,“猫头鹰女郎”手儿立挥,银电似的刀光,便即联翩飞出!
  她第一次只发出了四柄飞刀,正中四枚红点,并切断“钢丝”,使“布卷”垂落展开,布卷上写的是:“爱民以赤心,
  除恶若闪电,
  但求尽职责,
  不存名利念!”
  这是“猫头鹰女郎”表示工作态度的话,也等于是“警界人员”所公认的“座右铭”,当然才一展现,便获得满场彩声!
  “猫头鹰女郎”在台上躬身示谢,并趁势反手,发射出“第五柄飞刀”!
  这一刀,她是反手甩刀,并绝未回头,等于是“盲目发射”!
  准头方面,却仍是丝毫不偏,“夺”然仍射中了“第五枚红点”,但“劲头”似嫌略弱分毫,未能使“红点”上的“钢丝”,像前四次那样“应刀立断”!
  大约过了半秒钟左右,“钢丝”才断,布卷垂落展开,上面写的是:“有守有为,警察万岁!”
  这是对“警察学校校庆园游会”,相当适当的善颂善祷了,但“猫头鹰女郎”却在更热烈的掌声之中,悄悄溜走,不愿把“本来面目”,对群众来次展示,并接受甚么由“警政署长”颁发“金质奖牌”的“极高荣誉”!
  任之重刚要向路峰打招呼,路峰已主动走过,对他附耳密语,任之重的脸上,立时收敛笑容,现出了相当不轻松的“沉重神色”!

×      ×      ×

  南部,也有一场相当热闹的集会!
  这集会,对外界并不公开,是中、南部各黑道帮派,和角头老大们的一个联欢晚会,当然有酒有色,节目也有文有武,由各集团选派好手表演,略含竞赛意味,时间则极为凑巧地,与北部那场“警察学校校庆园游会”是同一天的黄昏开始。
  “红玫瑰”人漂亮,身材好,胆更包天!虽然,这是“联欢晚会”,她那愧煞须眉的“飙车绝技”,无法尽情表演,但经过设计,不需要太大场地的几项惊险特技演出,也使她出足锋头,令与会者拍烂巴掌!
  龙凤帮的“把子”余武雄斟了一杯“黑牌威士忌”递过,含笑叫道:“阿红,我以你‘老大’的身份,要求你替我们的兄弟姊妹,添点光荣,再作一项会令人睹出冷汗的惊险表演!”
  红玫瑰不用言语表示允诺与否?只伸手接过余武雄斟给她的那杯“威士忌”来,豪迈无伦地,一倾而尽!
  余武雄笑了,但笑得在高兴之中,似乎还含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暖昧成分?
  他望着一个在“嘉义”、“彰化”一带,因最好“女色”,并相当心狠手辣,得号“花里魔王”的资深道上兄弟,笑吟吟的说道:“东门庆,红玫瑰已经喝了酒,点了头了,今天晚上的‘节目’,必然精彩绝伦!但好戏应该一幕一幕的上演,你去请‘大法师’吧!”
  东门庆不知何故?竟听得眉开眼笑地,命人在台上安排道具,并进入后台,陪同一位身穿宽大红色法衣、白布缠头的印度人士走出,向台下群众介绍道:“这位是来自‘印度’的班嘉大师,他的‘瑜珈大法’,堪称‘世界第一’!如今,‘龙凤帮’的余老大,已征求获得‘红玫瑰’小姐同意,与‘班嘉大师’,合作表演‘万劫一刀’,请大家密切注意,热烈鼓掌!……”
  “班嘉大师”虽是来自“印度”,但“红玫瑰”三字,却已名震中南,加上“万劫一刀”的节目名称,又极具惊险意味,故而,东门庆才一报告内容,台下的疯狂掌声,几乎能把“晚会礼堂”的屋顶揭掉!
  这时,台上业已布置妥当,铺满厚厚的红色地毡,并搭了一座令人看上去蕴有相当森寒意味的“断头台”!
  “断头台”那柄悬在半空,精光闪亮的“断头大铡刀”上,横书了四个大字,就是东门庆刚才业已报告过的“万劫一刀”!
  班嘉大师走到台口,先作了几个奇异手式,向“断头台”拜了三拜,然后起立转身,面对台下群众,讲了几句连“印度人”都不一定听得懂的钩磔梵语!
  东门庆倒似乎满有学问?能够权充“翻译”,向台下群众笑道:“班嘉大师要请两位能具代表身份的‘中南部兄弟’上台,一位充当‘监察人’,先检查‘断头铡刀’是否锐利?并监视中途有无掉换情事?另一位则执行上帝意旨,充当尚不一定能令结果是‘吉’?或‘凶’的‘刽子手’……”
  好,这一来,台下议论嗡然,过了片刻,方推举出两位代表上台,由代表“南部兄弟”的那位,充任“监察人”,由代表“中部兄弟”的那位,充任“刽子手”……”
  班嘉大师先请“监察人”验明“断头铡刀”,十分锋利,绝对毫无虚假,然后,合掌连拍,遂由助手从后台牵出一只巨大黑狗,但狗头上却极具讽刺意味地,戴着一顶“警帽”!
  助手用“麻醉手帕”,将狗弄晕,抬上“断头台”,把那戴了“警帽”的“狗头”,安置在刀口部位!
  东门庆向班嘉大师索了一道符咒,对充任“刽子手”的“中部代表”笑道:“如今,我来替黑狗念‘往生咒’,咒一念完,请‘刽子手’立刻‘按钮开刀’!”
  “刽子手”点头示意,站到伸手可及“按钮”之处,东门庆先在狗头所戴的“警帽”上,重重一拍,朗声叫道:“条子、条子,为何专门和江湖兄弟作对?今天,报应临头,送你去地狱受罪!”
  语音一顿,挥手示意,“刽子手”也配合得恰到好处的,立刻“按钮”!
  “唰”的一声,寒光疾落,大铡刀果然锋利,狗身一阵颤动,头颅滚出老远,颈血狂喷之下,使地上的红毡,更添了几分艳丽!
  东门庆命班嘉大师的助手,移去“狗尸”,拭净“断头台”后,才向台下笑道:“有请‘红玫瑰’小姐……”
  好位豪胆包天的“红玫瑰”,站起窈窕娇躯,扭动玲珑腰肢,几个香风俏步,便上了“表演台”,俏生生的站在东门庆的面前!
  那份美俏,那份艳丽,以及眉宇神情之间的那份豪放洒脱,只看得本就极为“好色”,早有“花里魔王”之称的东门庆,简直心痒难搔,几乎当场就流落馋涎?赶紧向班嘉大师伸手示意,请他施展甚么别具神妙的“超劫瑜珈大法”!
  班嘉大师面对“红玫瑰”,又作起“神秘手式”,口中并喃喃不绝,念起连“印度人”,带“中国人”,甚至全世界人类都听不懂的钩磔梵语!
  红玫瑰像座“冰山”一样,纹风不动,直等班嘉大师口中停歇了“喃喃”之声,方对东门庆嫣然一笑问道:“东门大哥,这个看起来并不像‘印度人’,倒像是‘不丹’或‘尼泊尔’的‘第八流番和尚’,嘴里‘叽哩咕噜’,说些甚么?难道是替我念‘往生咒’么?”
  东门庆取了一具“麦克风”来,向全场的江湖兄弟,朗声说道:“最近有可靠密报,说‘条子们’派出‘二牌能手’,混入‘中、南部’兄弟圈中,并指出这位业已名气响当当的‘红玫瑰’小姐,就是号称‘红色闪电’的‘便衣警花’陆红化身——”
  台下,先最一阵哗然,再是一片默然,千百道不知含蕴甚么意味的森森目光,一齐炯炯投注向台上“红玫瑰”的婀娜娇躯!
  红玫瑰神色自若,仍是嫣然一笑:“红色闪电照玫瑰,这意境满美的嘛?我感到有点光荣!”
  东门庆笑道:“‘谣言’,虽然止于‘智者’,但‘众口’也往往可以‘铄金’!故而,小弟东门庆和你们帮里的余老大,想出了一个能使‘红玫瑰’小姐,当众洗刷清白的有效方法……”
  红玫瑰笑道:“说吧!水浒传的‘西门庆’,花样满多!你这位‘东门庆’大哥,板眼倒也不少!”
  东门庆笑道:“刚才,班嘉大师对你作了‘清白护身’的‘超劫瑜珈大法’,就是你若真是‘条子二牌’,则‘护身大法’便冥然不灵,铡刀落处,会和刚才那只戴了‘警帽’的黑狗一般,立告身首异处!但你若清清白白,确是我们的忠实兄弟姊妹,则‘护身大法’必灵,任凭铡刀再快,也不会伤损你半根毫发!”
  他的音刚落,红玫瑰已不经过丝毫考虑,也用不着别人安排帮助,便自大大方方,爽爽快快的,自动躺上“断头台”,并采的是仰面向天姿势,把蝤蛴玉颈摆在刀口部位!
  不管少时铡刀一落,能不能证明“刀下人”的“清白”如何?光是“红玫瑰”的这份“豪情”,便足以愧煞须眉,几乎有不少江湖弟兄,为之忘情地,想阻止她从事这场太危险的“清白测验”?
  台上的东门庆也暗暗心折的朗声笑道:“红玫瑰小姐,这事毫不勉强!在我数到‘三’时,‘刽子手’便‘按钮开刀’!但我会慢慢的数,只要‘三’字还未出口,你都可以自动爬下‘断头台’,取消这桩测验!”
  红玫瑰连理都没有理他,只把双眼盯着横在头上的那把“断头铡刀”,脸上怡然自若,不显露半丝有动于衷的喜怒神色!
  东门庆无可奈何,只得看了正准备按钮的“刽子手”一眼,出声数道:“一……二……”
  全场观众,紧张得一片肃静!
  但人在极紧张时,往往便易出差错!东门庆刚刚把“二”字数到尾音,“三”字犹未脱口,那位“刽子手”紧张得忘其所以地,伸手按动“电钮”!
  “电流”既通,“铡刀”岂肯留情!当然便寒光如电的,向“红玫瑰”当头疾落!
  更妙的是,这时正好有人拿着一具最新的“行动电话”,从后台冲出,向东门庆大叫:“东门大哥,台北有紧急电话,‘红色闪电’陆红,如今正在‘警察学校校庆园游会’上,表演她最拿手的‘飞刀特技’!……”
  “哄”的一声,全场观众,无不哗然起立!
  因为,“红色闪电”陆红既在台北的“园游会”上,表演拿手“飞刀”,则显然“红玫瑰”的身份,便无可怀疑,刚才东门庆当众宣布的“情报内容”,属于错误报导!
  但台北方面的“电话”,既晚来了几秒钟,而台上充任“刽子手”的代表,却又过于紧张,在东门庆尚未数到“三”时,便匆匆把电钮按下!
  江湖道中培养出一名“好手”,并不容易,尤其是“红玫瑰”这等身手、这等胆识、这等美貌风姿的出群人物!
  班嘉大师想证明“红玫瑰”清白的“超劫瑜珈大法”,到底灵不灵呢?电话一到,“红玫瑰”清白立明,这“超劫大法”灵了还好,若是不灵?
  群众不约而同,哗然站起身形,目光齐注台上!
  班嘉大师的“超劫法术”,若是真灵?群众会给在铡刀下夷然无伤、清清白白的“红玫瑰”,最热烈、最真挚的掌声,以给她安慰,向她致敬!
  若是刀锋溅血,玫瑰摧残?也对她清白无损!因为,台北电话一来,“红玫瑰”与“红色闪电”,根本是“两码子事”,群众出于由衷义愤,基于高度惋借,准备要对两个人予以惩罚!
  一个是惩罚班嘉大师的法术无灵,另一个则是惩罚那充任“刽子手”的代表,为什么在尚未听得东门庆数到“三”字,竟来了个提前按钮?
  常言道:“众怒难犯”,在这种众怒沸腾之下,班嘉大师与那位“刽子手”的命连,着实相当危险,甚至于连这“万劫一刀”的节目主持人东门庆,都难免会遭受“池鱼之殃”,被愤无可泄,要替“红玫瑰”伸冤报仇的群众,照样押上“断头台”,拿“大铡刀”切下脑袋!
  俗语说得好:“没有三分三,谁敢上粱山?”又道是“不是猛龙不过江,不是猛虎不下冈,不是好汉不拜山!”班嘉大师既敢接受重酬,当着这般江湖兄弟表演,总有他几把刷子!……
  群众愤然起立,是“大动作”,班嘉大师却来了两个“小动作”。
  第一个“小动作”,是他向“断头台”另一处“秘密按钮”,伸手轻轻一按!
  第二个“小动作”则是在缩回手时,顺势向东门庆的背后腰际,轻轻点了一点!
  “断头台”的“秘密按钮”被按,那柄“断头铡刀”,便徐余向上升起!
  东门庆脊心腰际被点,便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寒噤!
  春雷似的震天掌声响了!……
  因为,“超劫瑜珈大法”似乎确具神妙,仿佛紧紧压住“红玫瑰”咽喉的“断头铡刀”,才一升起,“红玫瑰”便从“断头台”上,坐起身形,走到台口,像“大明星谢幕”般的,向台下给她热烈掌声的群众们,鞠躬为礼!
  群众大叫大跳,掌声疯狂不绝!
  “龙凤帮”的老大余武雄走上台来,伸手拍拍小妹“红玫瑰”的肩膀,向她高挑拇指笑道:“阿红,你真是‘好样的’,‘龙凤帮’以你为荣!你说,要余老大给你甚么奖励?一部一千CC,有特殊装置的西德机车如何?……”
  “红玫瑰”连连摇手,并微按自己腹部,向余武雄皱眉叫道:“老大,我不要任何奖励,我……我怎么不大舒服?心……心里觉得好热!你叫东门庆大哥送我回去,让我休息好么?……”
  余武雄脸上浮现一片愧疚神色,扭头向东门庆叫道:“东门庆,阿红大概累了,要你送她回去,你就好好伺候她吧,这里的一切善后,我会叫别人处理……”
  东门庆好似饿狗捡到骨头,胁肩谄笑,打躬作揖的,向余武雄不住称谢说道:“多谢余老大,多谢余老大,我会尽我所能,好好伺候‘红玫瑰’小妹子的!……”
  余武雄“嗯”了一声,突然把东门庆拉过一旁,压低语音,不使外人听得见的,悄悄说道:“玫瑰纵然多刺!也会被那杯‘黑牌威士忌’,把‘刺儿’泡软,变成比潘金莲吃心更重的‘满床飞’,就看你这‘东门庆’,有没有‘西门庆’般的功夫,罩得住罩不住吧?但她既不是‘红色闪电’陆红,你便不许过份,凡事……”
  这位余老大的话犹未毕,“红玫瑰”已走了过来,伸手挽住东门庆,娇慵不胜地,呢声叫道:“东门大哥,我……我心里好热,你送我回去休息!有甚么要紧话,明天再和余老大说!好像‘赤嵌十三联’方面,曾有消息漏出,他们想动余老大那支‘连环喷子’脑筋,余老大也不应该回去太晚,凡事要多加注意!……”
  前一半话,是对东门庆呢声低语,但后一半话,却似有意似无意的,略为提高语音,使余武雄以及另外两名江湖兄弟,也可以约略听见。
  东门庆虽对于这位无限娇慵,分明春意满怀的“红玫瑰”,百依百顺,并心痒难搔地,急于送她回去休息,但在听了她后半段话儿之下,也不禁暗吃一惊?悄声问道:“哦?‘赤嵌十三联’竟想动余老大那枝威力十足的‘霸王喷子’脑筋,这消息哪里来的,靠得住么?”
  “红玫瑰”有点步履蹒跚,好像把整个身躯重量,都偎托在东门庆的怀中,用一种腻得撩人的语音答道:“是我一位女朋友,同‘赤嵌十三联’的廖老四,上床要好之时,听得来的!至于靠不靠得住的问题,则谁也不敢保证……”
  东门庆一面挽着“红玫瑰”,走出会场,一面故意绕过余武雄身前,脚下略停,对余武雄附耳说道:“余老大,你那枝‘霸王喷子’,要谨慎藏好,对‘赤嵌十三联’中,号称‘青竹丝’的廖老四,尤其要特别注意……”
  余武雄牙关按挫,点了点头,但脸上、目中,都呈现了森森杀气!
  出了会场,东门庆刚搀扶“红玫瑰”,上了他的“宾士二三〇”,“红玫瑰”便以一种娇媚神色说道:“东门大哥,我……我不想回家,你……你带我去比较清静的‘大贝湖圆山饭店’,开个房间好么?……”
  东门庆如奉纶音,连声笑应,高兴得几乎从车上跳了起来?要把他的“宾士二三〇”,开下“爱河”洗澡!
  到了“大贝湖”,在“圆山饭店”中,开了一间“临湖套房”,红玫瑰便媚眼如丝,自动宽衣解带!
  东门庆是与余武雄狼狈为奸之人,当然知道余武雄早在那杯“黑牌威士忌”中,下了强烈催情媚药,如今“红玫瑰”这副思春情况,显然是药力发作,鸿鹄将至,也等于是鸭子业已煮熟,再也飞不掉了!
  反正肥羊肉必可到口,乐得大方一点,无须过份猴急!
  故而,他只是静等“红玫瑰”自动宽衣解带,忍耐着,未呈现丝毫越礼举措!
  “红玫瑰”脱掉一件外衣,突然停住向腰间“解带”的动作,“咦”了一声,秀眉双挑,向东门庆注目叫道:“不对劲啊?我今天怎么老是会想……东门大哥,快说老实话吧,你和余老大是不是在合作对我算计?……”
  东门庆脸上一红,嗫嚅答道:“就……就算是有所‘设计’,也……也是‘善意’……”
  “红玫瑰”哑然冷哼,截断他话儿说道:“我进浴室,洗个澡就出来,你独自想上一想,作大哥的,对小妹妹们,竟用了‘下流迷子’,脸不脸红?心中惭不惭愧?”
  说至此处,闪身进入“浴室”,关上门儿,跟着便是一阵“哗哗”水响!浴室内‘哗哗”水响,自然春色无边!但东门庆如今心头上,并不觉得“销魂”,到觉得相当“迷惑”?
  他“迷惑”的是,“红玫瑰”分明把那杯加了“强烈催情媚药”的“黑牌威士忌”,当场豪迈无伦的一倾而尽,她……她到底中了算计没有?“强烈催情媚药”的药力,到底有没有发作?
  若是药力无效,她在会场上开始,业已逐渐流露的“春情艳态”,难道竟完全是装出来的?这……这小妞儿竟……竟心眼这深?世故得这样可怕?……
  若是药力有效,她应该一进房间,关了房门之后,立刻欲火欲焚的,拉着自己盘马弯弓,上床大战,怎么又要问东问西,又要先行洗澡的,还能这样沉得住气?
  尤其,自己刚才在她开始宽衣解带时,业已想扑过去代为效劳,但突然发觉自己在生理上,似乎起了突然变化?要紧部位竟“僵若死蚕”,失去了平素鏖战称职于脂粉丛中的男性威力?
  这……这是甚么原因?是巧合?还是……
  蓦然间,东门庆想起了在“表演台”上时,班嘉大师曾用手指微点自己后腰,使自己丹田间略一痉挛,不自主的,打过一个“寒噤”!

相关热词搜索:台湾江湖行

下一篇:第六部 千里缉凶
上一篇:
第四部 盖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