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棒
2020-04-17 22:09:13   执笔人:诸葛青云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路峰不是不知道他这种把“为年轻伤者,解决难题”的责任,交给“现代大侠”处理的想法,不单会替老朋友任之重,添上相当麻烦,并也极可能使自己卷入烦恼旋涡,但他却明知故犯,坦然去做,因为,他是“老兵”!
  “老兵”,对国家贡献绝大(北伐、东征、抗日、剿匪,半辈子流血、流汗),却受国家照顾甚少(一份为数极薄的“授田证代金”,迄今犹未核发)好像其它行业者,都应该拿了肥厚奖金,大鱼大肉过年,老兵们只配看着别人灯红酒绿,自己喝西北风度岁!在这个“只笑贫、不笑娼,只重罗衣不重人”的失序浇薄社会中,或许人少重视“老兵”?但,平心而论,“老兵们”却绝对值得受别人“敬重”,他们有难得“特质”!
  所谓“特质”就是“老兵”的生活经验丰富,是非观念极清!(这是半辈子行伍风霜,出生入死的磨练所得成果。)
  “老兵”,能吃苦耐劳,不怕困难,均富正义感,具有袍泽爱,合作能力机动强大!(既是百战余生,析理当然如此。)
  只要是他们付予同情,认定应该去做的事儿,他们便不畏任何艰巨,自动自发,义无反顾的,甘愿尽心尽力!
  年轻伤者的不幸遭遇,使路峰起了“同情心”,而对方想在他妈妈临终之前(已患绝症,不久人世)找回妹妹,慰母病榻的一片“孝思”,更加强了这位“老班长”的怜悯仗义之念……
  念头既定,路峰立刻把燉好的“鸡汤”,和一些应用药物、新鲜水果,放在椅上,端到床头,对那年轻伤者,和声蔼然说道:“年轻朋友,吃的和用的,都在床边椅上,我去找‘现代大侠’,要他尽全力,帮你尽快解决难题,你不必胡思乱想,好好养伤!我常看的武侠小说中,说得好:‘留得五湖明月在,不愁无处下金钩’;又道是:‘善恶到头,终须有报,当空三尺,威赫神明’,你就等着听‘好消息’吧……”
  年轻伤者不知说甚么好,只望着路峰,从目光中,流露出无限感激之意……。
  路峰领会得出,微微一笑,不再多话,取了单车,立即动身下山。
  山风清凉,拂面生爽,但路峰的心情,却显然沉重,并不开朗,他双眉皱锁,在单车由于山道崎岖的颠簸行进之中,自言自语的失声叹道:“唉……江湖果然无道……。”
  这位“百战余生”的老班长,自退役以来,虽然身隐山林,依旧伤时忧国,他总觉得国重“国法”,帮重“帮规”,江湖中最重要的,便是应遵守“江湖道义”!自己前半生走南闯北,到处莫不如此。但如今,时代似乎有点变了?……由于人心过份现实,“轻名重利”,“国法”的“庄严公平”程度,业已起了“问号”,渐渐暧昧、蒙羞。“帮规”中甚么“尊师重道”、“红旗”所掌“三刀六个洞”等的“无上威权”,也告不复多见。“江湖”上,更把“道义”二字,丢弃到九霄云外!以前,非有“杀父夺妻,伤天害理”的“一天二地之仇、三江四海之恨”,才被允许于“国法”难及之际,“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来场浴血私斗!如今则根本不论事由,只消“大爷有钱”,便可“贸动杀手”去平白要人家一只手臂、一条大腿,甚至一条性命!同盟中,争权操戈,老么若杀了老大,篡夺其位,决无人凛然仗义,责其“犯上”。“观念”上,过份“成王败寇”;“行为”上,一昧“逞强斗狠”,“睚眦之怨”,动辄“立动刀兵”;“片语之争”,往往“杀家泄忿”!……眼前事实,更见残忍,那位“黑道杀手”,奸人之妹,种玉堕胎,还要薄情图利,把人卖入风尘,更索性倚众逞凶,想杀害这位找他讲理,意欲寻妹慰母的年轻伤者,这哪里还有半点“好汉”意味?怎不令路峰激动“老兵”特质,为了热血沸腾……愤然出头,决定不怕麻烦,管管闲事,去找“现代大侠”,与昔年袍泽,互相联手,来个“为国护法”、“替天行道”,而终于因愤慨填胸,憋得忍不住地,在单车上连连摇头,发出了“唉……果然江湖无道……”之叹!
  路峰满胸愤慨,一路嗟叹,但等他骑车赶到了镇上任之重所服务的警局“刑事组”时,却不禁愕然一怔?两眼发直!
  因为,任之重的位子,居然竟是空的?这个半生戎马,曾共生死,彼此间,一向推心置腹,无话不谈的老战友,似乎并未“值勤”,他……他……藉词不肯在山上喝酒,难道会骗了自己……?
  路峰刚自一怔,一个“青岛”或是“潍县”的宏亮“山东”口音,已响了起来,笑道:“路老哥,发甚么怔?任之重临时奉命,出‘勤务’了,你……你……不会有甚么太重太急的要紧事吧?……”
  路峰目光一注,见时已下班,“刑事组”中,冷清清的,只剩两个值勤人员,发话的是曾经见过面,记得是任之重的要好同事李瑞山。
  “瑞山兄,少见,你好……”路峰先向李瑞山举手打个招呼,然后接着说:“有是有点小事,想找任之重聊聊,他去……”
  这句“他去那儿出勤务了”的问话,居然才出便顿,留下了大半截儿……
  路峰人情练达,生活经验丰富,想起事关“业务机密”,自己若随口一问,“答”或“不答”都会使李瑞山感到为难,遂主动把话儿截住。
  “刑事组”的干员,哪个不是眉毛会跳,耳朵会动,八面玲珑的伶俐脚色?李瑞山在路峰话音才顿之下,便聆音察理,鉴貌辨色的哈哈笑道:“路老哥,你见外了!咱们山东汉子,人不亲、土还亲咧!何况我又知道你是任之重整天挂在口边,对你人品、才干,踢得好一路‘潭腿’,并练过好一手‘铁沙掌’,万分佩服的‘老班长’!彼此不算外人,有什么话儿不能说呢?之重兄是我们‘刑事组’里的出群好手,上面有急事抽调,他是去‘北投’了……”
  说至此处,转面对“刑事组”办公室中的另外一名值勤人员笑道:“老萧,请你坐镇,唱独脚戏招呼一下,以防万一有甚临时紧急事件?我请任之重的‘老班长’路老哥去‘梅龙镇’喝上两盅,回来会带酒给你。”
  姓萧的刑事组员,闻言挥手笑道:“你和路老去吧,但你既喝了,我便不宜再喝,酒可免了,带点卤菜就好……”
  李瑞山根本不容路峰客气推托,便替他放好单车,相偕向一家名叫“梅龙镇”的酒馆走去。
  路峰是急性子,直心肠人,憋不往地问道:“任之重去‘北投’了?难道风月场中,出了重大血案?或是发现甚么身手矫捷难缠的‘通缉凶犯’?”
  李瑞山接口道:“案中人,确实个个身手矫捷,案中事,也必将血肉横飞,但可能会令路老哥深感意外,却与‘风月’二字根本毫无关系……”
  路峰果然诧问:“会与‘风月’无关?‘北投’是足令‘宝岛’蒙羞,也早就名震国际的‘鸳鸯风月地’啊?……”
  李瑞山笑道:“‘梅龙镇’到了,先点些酒菜,我再在杯盘之间,向路老哥详细报告……”
  由于李瑞山是熟客,又是当地警局的刑事干员,“梅龙镇”酒馆方面,自然十分巴结。
  但他们的房间,虽被安排得十分精雅,从邻室传来的闹酒调笑声息,却太过放肆肆嘈杂……。
  李瑞山眉头微皱,对邻室看了一眼,为他们带座的“梅龙镇”店伙便自陪笑说道:“是‘国际牌’的廖总,悬赏一千元一瓶‘伏特加’,‘凯莉’小姐疯狂争赏,已经独自喝完‘第七瓶’了!……”
  女孩子能独尽七瓶俄制烈酒“伏特加”的奇异酒量,刚使路峰听得为之一惊,李瑞山已向店伙说道:“去对廖金土说,我在隔壁,叫他过来……”
  店伙才一传话,立刻有个四十左右满面红光的西装笔挺人物,走了进来,向李瑞山拱手笑道:“李大哥难得有兴,你和贵友的一切开销,请赏个脸儿,由我小廖候了……”
  李瑞山看他一眼,冷冷说道:“菜钱、酒帐,我会自理,但我听说你财大气粗‘悬赏赌酒’,业已花了‘七千’,能不能凑‘一万’呢?”
  这位在店伙口中,被尊称“廖总”,但在李瑞山面前,却只敢自称“小廖”的廖金土,立即点头笑道:“好,小弟遵办,李大哥看热闹吧!‘凯莉’这丫头,虽然已有点发疯,但她一向胆大敢拼,可能还会有再喝三瓶‘伏特加’的勇气?……”
  语音方落,李瑞山突把脸色一沉,连“小廖”都不叫的,直呼其名道:“廖金土,我不是要你拿钞票去欺负女孩子,是叫你拿三千元作为‘睡觉奖金’,哄那酒已喝得太多,一心只想赚钱,根本不把自己当人的可怜丫头‘凯莉’,放下酒瓶酒盃,一个人,回去乖乖睡觉!”
  廖金土一怔,但对于李瑞山,却既不敢辩,又不敢问,只是点头哈腰,连连称“是”的退了出去,而隔室的调笑嘈杂之声,也就慢慢平息。
  这时,他们所点的酒菜,业已送了上来,李瑞山向路峰举杯叹道:“路老哥,那‘凯莉’也够可怜的!为了想替她妈妈治病,遂不择手段赚钱,拼命糟踏自己……”
  路峰突然想起躺在自己山上屋中“年轻伤者”的妈妈,也得了“不治绝症”,妹妹则被黑道人物始乱终弃,卖入风尘!这“梅龙镇”的酒女“凯莉”却……
  他刚刚灵感突生,有所联想,却被李瑞山的一句问话,把思绪打断。李瑞山问他:“路老哥,你知不知道在‘北投’与‘关渡’之间,有一条‘大度路’么?”
  前文曾经交代,路峰伤时忧国,虽然人已退伍,身隐山林,但每日仍勤读报章,关心世事,故面一听李瑞山问起“大度路”来,便点头应声答道:“我知道,‘大度路’又宽又直,别无岔道,和‘屏东’到‘鹅銮鼻’之间,公路上的‘战备道’,甚受目下一般学时髦、不怕死的年轻人宠爱,被称为‘一南一北的飙车圣地’……”
  李峰答话至此,“哦”了一声,目注李瑞山道:“我明白了,瑞山兄既说任之重去‘北投’出勤务,但却无关风月,莫非与‘飙车’……”
  李瑞山连连点头,接口叹道:“年轻人争强好胜,加上受人怂恿,太不爱惜父母遗体,硬拿生命当作儿戏,要在‘大度路’上,投下‘血的赌注’……”
  “血的赌注?……”路峰听得有点骇然,也有点悯然,不自觉地放下了手中酒杯。
  李瑞山替他把酒斟满,继续说道:“少年人逞强斗狠,成年人推波助澜,这社会,只好新奇,渐失秩序,着实太可怕了!所谓‘飙车族’中,散处全省的‘五大高手’,如南部的甚么‘黑金龟’、‘红玫瑰’等,都已云集‘台北’,约定在‘大度路’上,来次史无前例的‘飞车拼命决斗’,彼此都誓夺冠军,创造惊人纪录,不惜粉身碎骨!再加上各种厂牌的‘机车代理商’,想作活的广吿,和一些有钱有闲的无聊人士,纷纷插花起哄,用百万以上的‘重注’,赌他们所喜欢的好手,或乘骑他们所代理厂牌机车的好手获胜!……”
  路峰“咕”的一声,喝干了杯中酒儿,愤然击桌说道:“不行,此风决不可长!社会上的‘卫道之士’何在?这种‘行为’,若被励养成,纷纷效尤,不知将平白丧失掉多少年轻可爱生命?……”
  李瑞山从任之重的口中,听说过路峰昔日用脸盆与人赌酒的豪壮故事,知他量宏,遂又为他把杯中添酒,皱眉叹道:“路老哥,这社会中,即令尚有几名悲天悯人,略具深心的‘卫道之士’,也被‘污染的空气’蒙蔽眼睛,‘严重的噪音’堵塞耳朵,无聊而寂寞得彼此凑个‘搭子’,上桌‘打麻将’了……”
  路峰知他说的虽是“愤世之语”,却也全属实情,不禁同声一叹,又是半杯酒儿下喉……
  李瑞山陪了半杯,加重他的山东乡音,苦笑又道:“她奶奶的,‘卫道之士’纷纷独善其身,噤若寒蝉,这份遏阻邪风,拯救孩子的重责大任,自然便必须由治安人员来主动担负!路老哥是明白人,你知道像这种‘飙车豪赌’的事儿,必然有‘黑道’介入!事前防堵既难,事后的处理安抚,亦颇不易!上面才尽量抽调宪警好手,支持勤务,任之重兄便因此受命,立即赶去……”
  路峰听得立从眼前幻现一幅败固惨败,胜亦险胜,断肢折体,血肉横飞的“惨不忍睹画面”,连杯中美酒,都为之喝不下去地,失声叹道:“这群‘车手’,误解了‘荣誉’二字,甘心卖命,被人操纵利用,真是些‘笨孩子’、‘怪孩子’啊!……甚至连外号起得都有点怪怪的,‘黑金龟’,业已并不具备甚么‘英雄意味’,‘红玫瑰’的脂粉气息更浓……”
  李瑞山一笑接道:“脂粉气到蛮合于情况,因为‘红玫瑰’本来就是女孩子嘛!”
  路峰举箸夹块卤牛肉,蘸些辣椒酱入口,愕然说道:“女孩子充当重机车的‘车手’,和男孩子拼命赛车?……”
  李瑞山笑道:“那个‘红玫瑰’,胆大包天,又泼又辣,在南部的‘黑道’中,混得蛮有名堂!尤其一跨上她那辆心爱铁马,引擎响处,万事皆忘,根本把‘生死’置于度外,豪迈之状、暨技术之好,绝对不让须眉!故而,这次在‘五大高手斗飙车’的‘血腥赌局’之中,她相当被人看好,投注不少,不是‘大热门’,也是‘次热门’呢!……”
  路峰喝不下酒,也没有兴趣继续吃菜,他两眼望着窗外,神情进入沉思,不知在想甚心事?……
  李瑞山想问,但又忍住,只是继续为路峰向杯中添酒……
  路峰此行,是为那“年轻伤者”妹子失踪之事,向他心目中的“现代大侠”(警局刑事组员任之重)求助而来,则此际的失神想事,当然不会偏离“主题”太远……
  故而,他第一个念头是想:他立即赶去“北投大度”。一来,可以找着任之重,告知自己心事;二来,可以借机开开眼界,倒看看那些年轻“车手”有多骠悍?和在背后操纵他们的“黑道人物”,是甚么三头六臂?三来,常言道:“物以类聚”,那“年轻伤者”曾说他妹妹“爱玩爱混”,则江湖中的“女混混”,纵然不多,此行若能见到那位业已混得有了名堂的“红玫瑰”,旁敲侧击,着意留神之下,或许可以获得一些关联那年轻伤者失踪妹子的有用讯息?……
  路峰的“第一个念头”中,无论是“一来”、“二来”、“三来”,理由都相当充份!似却被继之而起的“第二个念头”,予以完全推翻!
  路峰的第二个念头是觉得自己不能立去“北投”,必须先回转山上果园住处。
  因为年轻伤者身上的“枪伤”不重,“刀伤”不轻!自己不过略微为他“包扎止血”,使他先恢复神志,稍进饮食而已,倘不及时在镇上购备良好药物,替他作进一步的调治,这尚不知姓甚名谁,家居何处的陌生“年轻伤者”,撑不撑得到自己偕同任之重,从‘北投’事毕赶返,实在难以预料!……
  万一费了不少心力,回到果园住处,床上躺的,只是一具死尸,则万事成空,岂不闹了笑话?也是莫大憾事!
  想通实际利害,行动便定先后,路峰一伸手,止住了李瑞山为自己添酒之举,站起身形,正色说道:“瑞山兄,多谢热情招待!我有要事,必须立刻赶回山上果园,改天由我路峰作东,请你和任之重,弟兄们放怀一醉!”
  李瑞山因自己尚在值勤,也不宜离开办公室太久,遂招呼店家结帐,并替那萧姓同事,带些食物,向路峰含笑说道:“路老哥,咱们山东老乡,甚少虚伪客气,小弟遵命,下次扰你,如今就回‘刑事组’取单车吧。”
  路峰取了单车,又在镇上买些疗伤止血,补强体质的特效药物,便急急赶回果园。
  说也奇怪,人类的“第六感”,往往会神奇得不可思议,路峰在回山途中,莫名其妙的,老是不住的心惊肉跳!
  路峰双眉深蹙,暗自骂道:“真他奶奶的,不知要出甚么邪门事儿?想当年,‘台儿庄’大捷、‘太行山’打游击,咱老路饿时吃过‘人肉’,渴时喝过‘马血’,在如山尸堆之中,脱光膀子睡觉,何曾半点含糊?今天为何老是眼跳心惊,周身不宁……”
  自言自语至此,路峰蓦然全身一震,几乎控制不了单车把手,冲下了路旁山沟!
  他的眼不跳了,因已凝视在“某一点”上,成了眼光发直!
  他的“周身不宁”情况,则更进一步,变成了全身发抖!
  使这身经百战“老士官长”,突然目光发直,全身发抖之故,是路峰蓦然在山道的一拐弯时,看见了路边一具尸体!
  不是人尸,是具狗尸!
  不是甚么身价十分名贵的“波士顿狗”、“大丹狗”、“松狮狗”,只是一只平平凡凡的黄花土狗。
  狗种虽然平凡,但狗和人之间的感情,却绝不平凡!这是“大黄”,也就是路峰独居深山,藉解寂寞,与他相依为命的两只土狗之一!
  狗的死法,更不平凡,它几乎连狗头都断了下来,颈间伤口太深,已可看见内脏!
  路峰虽不是“法医”,却一眼可以断定,这是“刀伤”——极锋利的“刀伤”,一刀便送了“狗命”!
  于是,路峰立即联想到“年轻伤者”所有“长形帆布袋”中的那柄极锋利的“武士刀”……
  联想方起,路峰便几乎咬碎钢牙,低低喊了一声:“天哪……”
  这一声“天”,喊得不高,但若掉句文儿,却着实比甚么“巫峡哀猿”、“孤舟嫠妇”,远要来得凄切!
  路峰不希望自己的联想实现,因为倘若真是那自己救了他命,替他全心全力找寻他妹子的“年轻伤者”,挥动锋利“武士刀”,杀了“大黄”,则“世人”的“良心”,……真令平生以“义”对人,以“义”对事的“老士官长”路峰,无法承受这种以怨报德的过份残酷事实!
  此处,已是果园,再有两丈远近,便到路峰所居茅屋。
  只消一进茅屋,杀狗之举,究竟是不是“年轻伤者”所为,便可以有答案了……
  路峰才以度历过无数出生入死战阵的宝贵经验,把心神收摄镇定下来,推着单车,向茅屋走了两步,居然惨剧再现,使他遭受到更强烈的震撼!
  又是一具狗尸!
  这次,不消问,是“二黄”了,但“二黄”死得却和“大黄”决不一样!
  “大黄”的“头”,虽几乎断了下来,却仍有少许皮肉相连,挂在脖子上面!
  “二黄”却根本没有“头”了,它时常被路峰抚摸怜爱的那颗“狗头”,已裂碎成模糊血肉!
  路峰是玩枪专家,一望便知,“二黄”是死在近距离发射的“散弹猎枪”之下!
  又一只爱犬报销,并死得更惨,路峰所受的震撼,当然更为强烈!但他也表现出奇镇静!
  他悄无声息的放倒单车,而把果园中、菜圃内的一柄锄头,摸在手内!
  他不再“喊天”,因为,路峰知晓所谓“天道”,距离现实太远,如今能不能勘察真相,决定祸福,甚至于能不能为爱犬复仇,全得靠自己一些“潭腿”、“铁沙掌”上的功夫,和处变不惊,遇事镇定的战斗经验!
  自己检查过,年轻伤者的“长形帆布袋”内,虽有“武士刀”,却决无“猎枪”,则“二黄”狗头尽碎的这具惨死遗尸,岂非不问可知,已证明有持枪的“第三者”到了“果园”,甚至,人还没走,正藏在自己的茅屋以内!
  路峰的“潭腿”练得不错,“铁沙掌”的造诣也深,他既准备动手,何必还悄悄摸柄“锄头”,作为无甚威力的粗笨兵刃?
  这不是多此一举,也不是藉以壮胆,这是路峰的经验老到!
  因为已明知对方有枪,倘若自恃武勇,徒手进屋,则只消“砰”然一声,慢说他只是个手底下练过武功,有两下子的“老士官长”,就是能七进七出曹兵大阵,有万夫不敌之勇的“常山赵子龙”,也照样无可侥幸的应枪伏尸,又去和他的“大黄二黄”相依为命!
  如今,路峰屏息静声,几乎是以“匍匐前进”的,到了茅屋门右,先横伸锄头,轻轻顶开屋门,然后便展开了他比常人麻利矫捷的“中国功夫”,轻灵无比,电掣随后窜进!
  路峰期待着屋门一开之时,有声“砰”然枪响!
  只要对方的“猎枪”,不是“连发上品”,则在“第一弹”业已击发、“第二弹”未及装填的刹那之间,便是自己施展“中国功夫”的大好制敌机会!
  路峰既失望也失算了,不单门开时,枪声未响,连他人已进屋,也未见半丝敌踪?
  不,不是没有动静,路峰人才进屋,便有一条黑影,向他怀中飞扑!
  路峰既没有闪,也没有挡,更没有怕,竟听凭那条黑影,扑进他的怀内!
  因屋内灯光未灭,看得分明,那条黑影既非兵刃,也非暗器,是他硕果仅存的唯一同居伙伴!
  路峰住在这别无邻居的荒山果园之中,养了两只土狗,一只黑猫。土狗“大黄”“二黄”已告双双惨死,则这只猫儿“老黑”,便成了他唯一仅有的亲切之物。
  “老黑”蜷伏在路峰怀中,目光凝望主人,流露无限惊恐,全身黑毛,也一根根的竖了起来,并有点轻微颤抖!
  路峰摸了摸“老黑”的头,目光扫视出人意料的屋中情况,神情有片刻惶惑?
  屋中,不仅没有所料携枪“第三者”的敌踪,连原本躺在榻上,尚不知名的“年轻伤者”,也居然失去踪迹!
  他那只盛装换洗衣物的“蓝色旅行袋”还在,内藏“锋利武士刀”的“长形帆布袋”,则已不见。
  屋中,一点不乱,没有半丝打斗痕迹,连自己已燉给“年轻伤者”服用的鸡汤食物等等,都好端端地,仍在床边椅上原处。
  没有半点异样,没有半句留话,就是人不见了……
  令路峰愕然迷惑的是:携枪杀狗的“第三者”,是甚么身份?……
  “年轻伤者”的失去踪迹,究竟是自行离去,还是被人掳走?……
  不论他伤愈已否,换洗衣物既在,又有持枪“第三者”的介入,则“年轻伤者”的失踪,其“被动”成份,似乎大于“主动”!
  “吉”“凶”又如何呢?……
  这件事,一开始便流了血,蕴有“凶杀”意味,则“年轻伤者”,若是被人掳走,岂不多半凶多吉少!
  事已如此,自己应该如何?
  老兵们绝少畏难,在路峰戎马半生的“字典”中,更从来没有“退缩”二字!
  刹那间,下了决断,他认为大丈夫有始有终,既管闲事,便管到底。对于失去踪迹的“年轻伤者”,不论吉凶生死,都应该设法加以追寻援助,并包括搭救他被人卖入风尘的妹子在内!
  找“现代大侠”主办,由自己纯义务协助的原意,则仍然正确可行,路峰遂下了决定,办完“善后”,立刻赶去“北投”,与任之重互相会合,吿知他此间发生的一切情事。
  所谓“善后”,是狗和猫的善后,两只土狗,埋了便罢,当然不必还替它们立甚墓碑,猫儿则暂时寄养到山下杂货店老板娘阿旺嫂的家中。因路峰自知这桩客串侦探的缉凶寻人任务,决不轻松,归期难定,果园附近,别无人居,若不替“老黑”找个临时栖身之处,它岂不变成“野猫”,那就太可怜了!

相关热词搜索:台湾江湖行

下一篇:第三棒
上一篇:
第一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