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鬼魅江湖
2020-04-17 22:20:39   执笔人:诸葛青云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酒,并没有喝得太多,但“白百合”侍酒女郎“月儿”的姿色既好,米汤更浓,遂使某“国家行库”掌管不少外币的副理章长年,在“酒不醉人人自醉”下,有了醺醺之意。
  和他既同乡(浙江奉化)同学,又同年龄(三十七岁))的好友王正,并不想把他灌醉,一见章长年舌头已大,两只手儿更在“月儿”凹凸有致的惹火胴体上,过份放肆之际,便向媚眼如丝,满面春情的“月儿”,暗中递过一瞥眼色。
  “月儿”是已惯风尘,玲珑剔透的人,自然立刻会意,不再替章长年添酒,并对他媚笑说道:“章副理别再喝了,小心衣服上染了我的口红,回去被太太罚跪……”
  男人在欢场中,个个都逞英雄,谁肯示弱?章长年把脖子一挺,昂昂然摇头接道:“不要紧,我太太十分贤慧,从来不限制我在外面应酬!走,换个地方再喝,吩咐‘埋单’,我带你出场,去吃消夜!”
  “月儿”偎在对方怀中,伸手在他大腿上,轻轻拧了一把,吃吃笑道:“章副理,不必猴急!我听说你和王主秘在作大生意了,只等钱赚到手,把‘白百合’老板借给我的那笔款子还掉,‘月儿’就是你的人,我们索性在外面租间房子,朝朝寒食,夜夜元宵,无须搞什么‘吃消夜’、‘带出场’,每次都弄得‘到喉不到肺’的,老‘偷吃零嘴’……”
  章长年懂得“月儿”情在言外的销魂意味,不禁全身发酥地,微睨王正笑道:“老王,你真正有把握么?买卖黄金,再搞点私货,放点拆息,究竟有多少好赚?……”
  章长年已有酒意,王正却仍神志清醒,他怎肯口不择言,让“月儿”听去过多机密?遂一面吩咐“埋单”,一面微笑答道:“赚是包赚,但赚多赚少,要仗‘本钱’,那全得看你的了……”
  说至此处,王正已签了帐单并塞给“月儿”一把现钞,作为外赏小费,站起身来又道:“走,我送你回去,这几天要办大事,无论在家里,或是在办公室,你都必须特别乖点,免得坏了我发财大计的全盘打算……”
  章长年觉得自己快要发大财了,对“黄金”、“美人”的憧憬委实太美!只好强自压下已被“月儿”吊得从“丹田”腾起的那股“邪火”,乖乖跟王正回家。
  当夜,和老婆敦伦之际,居然口中喃喃,神思恍惚的猛叫‘月儿’,气得他太太情趣大减,一把将章长年推下身去,皱眉嗔道:“月儿是谁?……你满口酒气,少再和王正鬼混!他这人心思不正,点子太多,自己的税捐处主任秘书,已然弄垮,莫要再害到你这同乡同学头上!你在行里,从‘练习生’爬到‘副理’,颇不容易,苦了‘十三年’呢……”
  老婆的枕上良言,章长年听不见了,因为他酒意加上睡意,业已进入了极美极美的沉酣梦境!
  梦中,不单“月儿”已成了他的小老婆,被他金屋藏娇,享尽风流艳福,他并升了官、发了财,身上穿着“红袍”,手上握着大把黄金、美钞,乐得双腿发软,站立不稳的翻了一个筋斗!
  第二天上班,越想昨夜的梦境越美,遂得意洋洋地,跑到“专员室”去,请一位精于风鉴卜算,会“详梦”的老专员欧阳生,替他解释凶吉。
  那位欧阳专员听完章长年所说“梦境”以后,双盾微蹙,沉思有顷,叫他伸出双手,又替他细看手相、面相。
  章长年原本满怀得意,但见了欧阳专员那副沉重神色,不禁已冷了半截,向对方失声问道:“欧……欧……欧阳前辈,我这梦儿,作……作得不大好么?”
  欧阳专员目光先凝注章长年手掌“土星丘”上的两个“××”形“纹路”,再对他脸上的“眉心”、“印堂”,细一端详,摇头失声叹道:“章副理,你是想听‘奉承话’、‘江湖口’?还是以‘君子问祸不问福’的态度,要我就事论事,坦然直言?……”
  章长年起初仅从欧阳专员的神色上,已冷了半截,如今更听得心头一片冰凉,却仍不得不强笑脸说道:“欧阳前辈请……尽管直言,若是主……主甚祸变?我……我也好知所趋避……”
  欧阳专员叹道:“章副理要小心啊!至少在最近时日之内,你要少管闲事,莫近小人!这‘梦境’对别人来说,可能是‘升官发财’喜兆!对你却大大不吉……”
  “我和旁人,有何不同?……”
  欧阳专员指着他手掌上“××”形的“纹路”叹道:“这是‘休止纹’,主有‘车祸’、‘血光’等等,加上你‘印堂晦色’已现,‘眉心煞纹’也显,似主祸在旦夕?!何况,章副理的大名,又叫‘长年’……”
  章长年道:“连我的名字都……”
  欧阳专员不等他发问,便接口说道:“长年老弟,你不要忘了,你那‘梦境’最后,是站不稳脚,翻了一个‘筋斗’……”
  章长年才一点头,欧阳专员继续又道:“既然‘翻了筋斗’,便事事要从‘反面’看啊!正面看是‘升官’、‘发财’,反面看却成了‘棺材’!正面看是‘红袍加身’,反面看却成了‘血光被体’!尤其,章副理的大名‘长年’,若一翻转过来,岂不成了‘短命’?兆头凶险到性命交关地步,我应不应该看在老同事份上,不作‘江湖奉承’,来个‘直言谈相’,奉劝你凡事小心,谨慎守分,感许能人定胜天,避过命中势运!”
  章长年正自心中百味瓶翻,有些哭笑不得,忽见自己办公室内的妹,匆匆跑来“专员室”中叫道:“章副理,王主任秘书的电话,叫你快接,他说有要紧事呢!”
  章长年苦笑摇头,却不得不谢了欧阳专员,回自己的办公室去听电话。
  电话是王正打来,叫他于下班后,去馆前街的“小小状元楼”吃饭,又说“香港”方面,已有人来,一切进行顺利,要章长年把“最要紧的东西”好好控制,最好能一并带去……
  章长年刚被欧阳专员参详“梦境之语”,说得全身发抖,遂双眉深蹙地,对着电话叹道:“不行,我昨晚作了‘恶梦’对于所计划的事儿,兆头不祥还要考虑考虑……”
  王正听得几乎在电话的“另一头”上,跳将起来骂道:“到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时候,你还考虑个屁?计划成功,横财到手,你抓着钞票,搂着‘月儿’,包管睡得又香又甜,甚么梦都不会作了!……”
  章长年道:“不行。‘梦境’实在太凶!有人告诉我……”
  王正接道:“六点半,小小状元楼,‘月儿’最爱吃他家的‘膏蟹’,她也会来,你今晚大有希望,吃得到她专门夹啊得人销魂蚀骨的那只‘勾魂蟹’呢!……”
  说至此处,根本不让章长年有回答机会,便自把电话挂掉。
  章长年傻了,先看看手表,又掏出口袋里的钞票,数了一数,只有五百多元。在民国四十六年间的物价,吃顿晚饭,当然花费不完,但若加上餐后的“舞厅”,或是“酒家”余兴,以及塞给“月儿”,买取芳心的“特别赏赐”,也就算不得甚么太大手笔!
  他眉头微蹙,低声一叹,终于暗咬牙关,下定决心的取钥匙开了“金库”。
  章长年在这‘中央银行业务局’内,所担任的主要业务,就是保管美钞现金,他进入“金库”,细加清点,发现当天的库存总额,是二十二万两千元整。
  他深知拿得太多,发现必快,章长年遂不敢太贪,只取了两万元美金大钞,藏进西装上衣。
  但一转身间,“月儿”的惹火胴体和嗲媚语音,又似在眼前幻现,耳底呢喃,使得章长年心痒难搔的有点神魂颠倒,再从大堆美金的“公款”之中,抽取了二十元面额的两千小票。
  走出“金库”,关好库门,章长年仿佛觉得办公室中每一名同事的目光,都盯在他的身上,锐利如刀,意味特别森冷!
  这就叫“为人不作亏心事,半夜敲门不吃惊”。其实,“央行业务局”的同仁,仍和平常一样,谁也没有半点怀疑,只以为章副理进入“金库”,是作“例行查点”,但章长年却因问心有愧便如芒在背……
  半天的时光,太难挨过,办公室里对朋友最热心的邱小姐,便曾相当关切地,伸手摸摸他的额头,问过他两三次:“章副理,你怎么脸色不对,一会儿红,一会儿白,是不是身体感冒,有点不舒服了……”
  章长年面露苦笑,小心应付,好不容易等到下班,同事们均已走完,只剩下他独自一人,呆坐在办公室内。
  一来,“小小状元楼”的“六点半”约会还早;二来,章长年起了“天人交战”之念,他有点想把这不应该属于自己的“两万两千美金”,再复悄悄送回“金库”!
  但“天理”之念方起,“人欲”之念又来,章长年觉得王正所策划的“买卖黄金”、“放高利贷”,以及“走私”等的赚钱方案太完美了,只消自己略为挪用“公款”,几个转手,就是“论倍进帐”!
  若是安全顺利,转眼便可“大富”,即令事机不密,被公家有所发觉,王正也替自己把“出境证”和“香港签证”,早就办妥,留了退步,可以带着“月儿”,出国逍遥挥霍……
  天人之战未毕,勾魂魄的电话铃声又响!
  章长年望望壁上挂钟,知道不是王正便是“月儿”在催自己赴约……
  他也不接电话了,把口袋中的两万元美金大钞,和两千美元美金小钞,全塞进公事皮包,便自走出办公室,顺手把室门关好。
  局中的警卫老何,正在巡逻,见了章长年,向他打个招呼:“章副理,您加班啊?……”
  章长年心弦连跳,向老何递过一根“雪茄”,便匆匆离开“央行业务局”,赶去“小小状元楼”吃饭。
  “小小状元楼”位于馆前街忠孝西路附近,虽是间违章建筑,场面规模不大,但后厨师傅的江浙菜,烹调精美,前店堂口的招呼也颇亲切周到,是章长年、王正的常来之地,“月儿”对此处的“清蒸膏蟹”、“豆苗虾仁”、“鲞燉鸡”、“薰樱桃”等几味拿手菜肴,尤其特别嗜爱,几乎每至必招。
  今天,章长年才到门口,店伙便趋前笑道:“章副理怎么才来?王主秘独自坐得无聊,像要发脾气了……”
  章长年讶道:“王主秘才一个人?……”
  店伙趋前,想替章长年提那看去略有份量的公事包……
  章长年出身银行界,对“保管金钞”之事,一向相当谨慎,怎肯把内有巨款的东西,随便交给外人,遂退了一步,向店伙含笑摆手。
  这时,章长年业已走进“小小状元楼”,看见一向坐惯的座位上,果然只王正一人,并没有“月儿”和甚么香港来人踪影。
  王正对章长年看了一眼,并未起身理睬,神情确实显得不大高兴。
  章长年和他既是同乡,又是同学,彼此脱略形迹已惯,见状含笑叫道:“老王,‘月儿’和你从香港来的朋友呢?现在才六点五十分,我来得并不太晚,你却生甚闷气?”
  王正瞪他一眼,气虎虎的说道:“香港方面,一切都接洽妥当,船长和事务长,明后天就决定和你见面,你却居然在万事俱备的情况下,想打起‘退堂鼓’来?……”
  章长年虽然坐下,左手中还紧紧挽着那只公事皮包,摇头笑道:“我并没有要打‘退堂鼓’呀,只是因为昨晚作了一个极可怕的恶梦,想略为考虑几天……”
  王正接口道:“没有时间给你多考虑了,你若把‘东西’弄不出来,便一切作罢论!告诉你,没有‘足够的钱’,才是‘最恶的梦’!”
  章长年闻言真想把两万美金现钞,已在“公事皮包”中的情况,吿知王正,或是拿出来给他看看,但是四座人多,遂忍住并未出口……
  王正骂道:“你这人甚么都好,就是作起事来,不太干脆,有点婆婆妈妈!莫要气得我恼火起来,砍你一刀,或是想个绝招,整你一整……”
  由于两人关系不同,调笑吵闹已惯,章长年遂反唇相讥道:“你的‘点子’虽多!招并不绝!上次和‘土包子’张国春合作,想用‘仙人跳’,套牢白实瑾,还不是‘王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白送女朋友陪人睡觉,反而连个税捐处的‘秘书’职位,也给弄掉……”
  常言道:“人不可打脸,树不可揭皮”,王正听章长年“那壶不开,偏提那壶”,不禁双眉一剔,勃然欲起……
  章长年见他目露凶光,似要翻脸,慌忙摇手笑道:“好,好,我不再揭你疮疤,承认你是手眼通天,胸罗万象的‘智多星’如何?‘月儿’呢,怎么没来,她不想吃‘膏蟹’了?……”
  王正把嘴角一披,冷笑接道:“你就只记得‘月儿’,我应该叫她用她那只厉害‘蟹钳’,把你多夹几次,弄得你精疲力尽,你就一觉睡到天亮,不会再来恶梦了!”
  章长年脸上一红,拢了拢右手说道:“不要乱开黄腔!‘月儿’到底为甚么不来,是不是去和别人……”
  话方至此,一个又嗲又媚的女子口音,已在店门入口处响了起来:“章副理,说话要凭良心啊!我为你,得罪了多少客人,如今已没有第二个男朋友了……”
  才听到“月儿”的声音,章良年便觉得全身松快,忙向店伙高声叫道:“阿德哥,点菜,‘月儿’小姐到了……”
  店伙“阿德哥”趋前笑道:“全是老客人,菜根本弗用点格,‘豆苗虾仁’、‘荠菜冬笋’、‘薰樱桃’或者‘薰黄香’、汤用‘鲞燉鸡’,或者‘两筋一页’……”
  章长年“咦”了一声:“咦,那能漏掉‘膏蟹’?……”
  阿德哥笑道:“因为今朝有香港新到格‘大闸蟹’,保险让‘月儿’小姐吃得合味,只不过价钱大点……”
  章长年因钜款在握,遂大大方方笑道:“价钱弗要摆在心上,蒸八只来,‘月儿’小姐四只,我和王主秘一人两只,要用‘镇江黑醋’,吩咐‘姜米’切得细点!既然吃‘大闸蟹’,弗要‘金门高梁’……”
  阿德哥是极会作生意的“好堂口”,七窍玲珑的,马上接口笑道:“有数,有数,刚好香港船到,有极上品的绍兴啊女儿红啊,王主秘和啊月儿啊小姐全是啊海量啊,章副理也可以吃几杯,我去准备四瓶,让厨房里温一温吧!”
  章长年点头挥手,遣走阿德哥,望了刚刚坐在自己身边的“月儿”一眼,不禁愕然问道:“月儿,有甚么事?你……哭过了……”
  “月儿”取巾微拭眼角,轻轻叹息一声答道:“我妈摔了一跤,似乎有‘中风’迹象?刚刚送她去‘台大医院’住院,所以来得晚了一些,被你疑心我去约会别的男朋友……”
  章长年对于心上佳人的轻嗔薄怨,最难于招架,赶紧藉口上“一号”,走到“洗手间”中,关好门儿,打开公事皮包,从两千元美金小钞(廿元)中抽了五张,装在小信封内……
  等他回到座上,因蟹最夺味,必须洗净蒸透,要在最后上桌以外,其他酒肴均已陆续送来,章长年遂先递过小信封,再向“月儿”举杯笑道:“一点点小意思,给你妈妈看病,并祝老太太早日康复出院……”
  “月儿”谢了一声,接过信封,起初因感觉内容太薄,不禁双眉略蹙……
  但目光才与章长年相触,便有所领会,在把小信封放进皮包时,悄悄打开,数了一数……
  当时没有千元和五百元大钞,美金对台币,则是一比四十,这四千元(百元美金)约算是中级公务员的三个月薪资,确实出手大方,算得上是笔重礼!
  “月儿”刚才微蹙的双眉立展,神情亲切的偎着章长年,嫣然笑道:“章副理,好多谢啊!你怎么一只手吃饭,舍不得放下公事包?……”
  有了“月儿”惹火的胴体在旁,章长年着实觉得一只手不够用了,遂调整了一下坐姿,把公事包夹在两脚之间,腾出左手,搂住“月儿”像蛇儿般的灵动玲珑腰肢。
  王正交游甚广,久经风月,仅从“月儿”的神色变化上,已看出章长年对她送了重礼,遂吃了两块冬笋,喝了半杯“女儿红”,目光斜睨“月儿”含笑叫道:“月儿,我知道你出身不错,读过‘商职’,肚子里有点墨水,总应该知道‘投之以桃李’的下一句是甚么吧?”
  “是‘报之以琼瑶’嘛……”
  王正点头笑道:“对,凡事应该类推!投之桃李,报以琼瑶,那么章长年请你吃‘大闸蟹’,你却应该请他吃甚么呢?……”
  这一回,“月儿”不禁在想了一想之后,才缓缓答道:“似乎,我也应该请他吃‘蟹’!但‘大闸蟹’相当珍贵难得,不是天天都有……”
  王正失笑道:“不单天天都有,也夜夜都有,一个月中,最多只有三五天此路不通,外客挡驾……”
  “月儿”当然一点就通,佯嗔骂道:“王主秘,你真咸湿,话里老是嵌着骨头!再这样胡说八道,莫怪我骂你是张‘蟹嘴’……”
  王正感觉触楣头的,急忙“呸”了一声,目注“月儿”叫道:“月儿,说真格的,你和你章大哥的交情也差不多了,他情绪不好,为了鼓励他抖擞精神,去办大事,莫再故作刁难,让他吃一顿‘满床飞’的‘活蟹大餐’,尝尝你的‘蟹钳绝活’如何?……”
  “月儿”有点“烧盘’,白了王正一眼,银牙微咬下唇,佯嗔说道:“我们是老相好了,还用得着你来说媒!今天,我妈住院,家里没有别人,方便得很,我正想请章大哥去吃我亲手作的消夜……”
  章长年虽然在欢场中涉足不深,还是个比较本分的公务员,也懂得“月儿”所说的“请吃她亲手所作消夜”之语,等于是“今晚留髡”之意!
  他垂涎“月儿”姿色,已非一日,闻言之下,喜不自禁,用不着别人相劝,便自行举杯,频频一倾而尽!
  到是王正不让他有所“过量”,伸手止住了章长年的逞强豪饮,含笑说道:“长年,不许喝得太多!今夜是你和月儿,把交情结得深一点的‘好日子’,倘若醉得提不起‘英雄气’,岂非辜负了‘美人情’……喏,‘大闸蟹’已蒸来了,我们多‘持螯’,少‘举杯’,等到‘大后天’,办好事儿,完成计划,再毫无顾忌的,喝它一个痛快!”
  八只代价不菲的‘大闸蟹’,在他们谈笑之中,变成了八堆蟹壳,“小小状元楼”中的这顿晚饭,也告酒够兴足,风流云散!
  王正去找甚么“贾船长”、“金事务长”,筹备发财走私大事。
  章长年则和“月儿”鸾颠凤倒,搞他们蚀骨销魂的勾当!
  今夜,章长年虽然“称心”,却并未“尽兴”!
  原因便在那只内装两万一千九百元美钞现金的公事皮包!
  章长年不敢让公事皮包离开自己视线,虑有意外失闪?这种情况之下,连蚀骨销魂的风流情趣,也难免打了折扣!
  “月儿”本想留他来个通宵达旦的尽兴长欢,但仅仅一度巫山,章长年便托词阃威森严,目前还不宜“夜不归营”,辜负了“月儿”美意!但为了抱歉,于临别拥吻之时,又塞给她五张美钞!
  有酒、有色,自然“劳神”,回到家中,心情才一放松,便抱着那只公事皮包,立即沉酣入睡!
  章长年的太太还记得昨夜他在身上逞欲疯狂,口中却连喊“月儿”之事,今夜又见丈夫晚归,满口酒气,甚至连衣裳都来不及脱,便似十分疲倦的,倒头大睡,心中怎得不气,更渐渐生疑,想要查出些蛛丝马迹,追问个青红皂白?……
  既想细查,自有发现。
  首先,衣服上有“口红”痕迹,其次,章长年的发上、身上、全留有“NO5”的香水气息……
  把昨夜所闻,和今夜所见的事儿,综合起来,章太太情知平素守分老实的丈夫,果有了“外遇”?不禁一阵心酸,眼角已渐渐濡湿!
  等到设法轻轻抽出章长年抱得紧紧的公事皮包,打开一看,更使这位相当贤慧的家庭主妇,为之惊魂欲绝!……
  那么多的美金现钞?面额百元的,有一大堆,二千元的,也不在少……
  且让这位既伤心、又疑心的章太太,以满怀迷惑、恐惧的心情,去慢慢数美钞吧。
  故事要移转到王正等奸恶集团,和警察界中两位为了社会治安,不辞冒险犯难,出生入死,务期预防犯罪,侦破奇案的隐名好手身上……
  王正吃完“大闸蟹”,喝毕“女儿红”,把章长年交给“月儿”用情丝缠绕以后,便回到“公馆”与“兴隆”之间,他所预先租赁,准备用以犯罪的秘密所在,与王正合谋,也和他一齐因另案住过“招待所”(土城拘留所)的小金,见王正一人独回,又是空着双手,不禁愕然问道:“咦,章长年不是说他保管不少美金现钞,可以随意调用么?怎的还没有到手?……”
  王正皱眉骂道:“那小子太过胆小,他由练习生熬到‘副理’,其实也不容易!生恐万一出了纰漏,砸掉饭碗!故而还要略加考虑……”
  小金笑道:“不要紧,带他和我见面,我有把握使他放心大胆,立刻付诸实行,决不会再作考虑!”
  王正眼中一亮道:“小金,你的‘鬼点子’,真不比我少,又想出甚么‘绝招’?……”
  小金微挑双眉,得意笑道:“我又找到一条发大财的路子,给你看点东西……”
  一面说话,一面从袋中取出百元、五十元、二十元、十元,四张不同面额的美钞递给王正。
  王正边自伸手,边自问道:“这是‘宣’(假)的?你不会有‘坚’(真)嘢吧……”
  小金道:“你也在道上混过,眼力不会太差,先仔细看看再说。”
  王正对那四张美钞的印刷、纸质,反覆细看,又搓了几搓,弹了两弹,再折叠起来,在白纸上略为磨擦,试探会否褪色?
  小金看着王正,脸呈窃笑,神色十分诡谲!
  王正看不出甚么情况,愕然叫道:“这货色太好,甚么价钱?我简直看不出半点破绽!……”
  小金道:“一比一,四张美钞,箅你七千两百台币……”
  王正听得发呆,心想一百八十美钞,正是七千两百台币,这种买卖,哪里有甚么利益?……
  小金见了他的神色,忍俊不禁笑道:“不逗你了,这四张花旗票儿,根本全是‘坚嘢’(真货)……”
  王正怒道:“你……”
  小金摇手说道:“慢点骂人,我准备告诉章长年,有一批‘假货美钞’,印制十分精美,只卖‘三折’,这是‘四张样品’!只消买上几万备用,点时,便可以派上用场,顶得过去!……”
  王正赞道:“好主意,这种说法,果然可以使章长年不存顾虑,放心大胆地从他所保管的公款之中,挪用美金……”
  小金道:“你再想想,章长年是银行出身,眼力必然厉害,样品若用‘宣货’(假的),哪里过得了关,会使他发生兴趣?”
  王正点头道:“话虽不错,但几张样品,虽可用‘坚嘢’搪塞,他若定了数量,要看大批大批货色?……”
  小金接口笑道:“我们可以推说对于这种案件,‘条子们’查究甚严风险太大!大家都‘不见兔子不撒鹰’!必须钱货两讫,当面交割,只消他把真美钞从公库取出,到了此地,东西便成为我们所有,根本用不着准备大批假货,弄几捆同样大小的白纸,上下一遮,便可以派上用场……”
  王正细一寻思,觉得小金这种谋略,着实可行,遂点头赞道:“好,就这么办!小金这一招想得甚高,应该有所奖励!”
  小金伸出手儿,延脸笑道:“要奖励,就给现金,我最近结交了一个满不错的‘马子’(女人),正‘念蓝’(缺钱)呢!……”
  王正取了两千元台币递过,正色沉声说道:“注意,正在要办大事,最好忍耐忍耐,少交‘马子’!因为,‘条子’中好手颇多,花样百出,往往会在兄弟姊妹里面,都来个‘化装卧底’!这桩事儿办成,我们都发了大财,甚么风花雪月,吃喝享受不够?但万一出了纰漏,却吃不消,兜着走,会把‘发大财’变成‘发棺材’的!”
  小金“呸”了一声道:“你别说丧气话!我只消发现任何蛛丝马迹,便决不惜玉怜香,先下辣手,把那‘马子’挂点(杀死)做掉便是……”
  王正仍有些不放心的,向小金追问道:“甚么样的‘马子’,是‘舞马’?还是‘酒马’?……”
  小金摇手接道:“都不是,是个在‘商职’读书,因旷课太多,被勒令休学,不敢回家,索性到处鬼混的‘落翅仔’,长得相当不错,她还有两个朋友也很‘正点’(漂亮)!若有兴趣,我可以替你介绍,但她们性格虽爽,裤带不松,我的那个‘小红’,到现在还不肯随便上床,能不能‘端’得到,要看你自己本领!……”
  王正道:“我对‘落翅仔’们,虽有兴趣,但眼前没空,且等日后再说!明天我就打电话,约章长年到此处和你见面……”
  小金比王正更复鬼诈多疑,闻言摇手说道:“这地方不宜过早曝光!最后的钱货交割,当然在此,但第一次见面,还是约在冰果店,或咖啡馆为宜,‘小美’和‘美而廉’,均无不可……”
  王正摇头笑道:“在章长年的心目中,你是走私轮船上的‘事务长’,怎可像一般太保太妹,或学生们那样寒酸,约在‘小美’?干脆明天‘六点’,让章长年到‘美而廉’和你见面,谈上一会儿,再去‘渝园’吃川菜吧!因为你这小子,非辣不过瘾,不必去‘小小状元楼’了。”
  小金知晓有一顿“牙祭”可打,乐得眉开眼笑说道:“妙极!毕竟是一同住过‘招待所’,有难同当的‘老朋友’,知道我的胃口。‘渝园’的‘坛子肉’,特别加‘红’的‘辣子鸡丁’、‘宫保鱿鱼卷’等,着实烧得地道,十分够味!我今晚无论如何,也去把‘小红’端掉,先给她尝点‘甜头’,再给她看点‘厉害’,让那‘小马子’,死心塌地,诚心跟我小金!免得如你所疑,会作了条子的‘二牌’(线人),弄得出甚纰漏!”
  对于小金这种想法,王正倒表示同意,点头笑道:“只要肯同你上床,可疑的成份,自然减少!反正我对‘土包子’,也玩得厌了,若是有甚‘正点够劲’的‘落翅仔’,不妨替我介绍一个,只等‘大事’办完,‘海蓝’(巨款)到手,可以带她们到南部逛逛,风声若是太紧,便干脆远走‘香港’!”
  小金胸脯一拍,神气活现:“正点够劲的小浪货,包在我的身上!既然快办大事,你该连络连络‘贾船长’了,还要把那些应用的‘东西’,置办得齐全一些!”
  王正道:“好,你去端‘马子’,我去买‘东西’,并和‘老贾’连络,把预定‘作业’,演练演练,今夜,我允许你尽兴狂欢,明晚用‘渝园’的够劲川菜,再替你补回支出……”
  小金高兴得揣起王正给他的两千元台币,几乎是用“跳舞”的步伐,走了出去。
  王正则相当老奸巨猾的去到城东买“棍”,城西买“刀”,城南去找“老贾”,顺便看看另一所在“预谋”中的需用房屋,在相当合意之下,还付了一些“定金”。
  他是够忙碌的,但小金也不轻松,并居然并不十分愉快?……
  小金是在“台大”外面的冰果店内,借打电话,给他十分迷恋,却尚未完全到手的落翅仔小红,说自己今天有钱,并马上会发大财!要小红到“新公园”的“火车头”旁,和他见面,再去大吃大喝,上“国际联谊社”,或“万国舞厅”跳舞,互作澈夜狂欢!
  小红相当爽脆的答应了他,却问了一句:“小金,你口气太大,莫要在饭馆、舞厅里面,掏不出钱,弄得连我都当场出糗!”
  小金狂笑:“你来看吧,我口袋里便有两千,明后天还可以赚到好几万,准备带你上南部,逛香港呢!”
  小红是个看上去身段苗条,容貌秀丽的年轻女郎,但那两道绝对足以勾人魂魄的美妙目光,却有时艳媚天真,有时又深沉慧黠,会令人觉得这二十年岁的女娃儿,含蕴着远远超越年龄的不测深度!……
  她挂了小金的电话,两只极灵活的大眼,转了一转,眉毛也挑了两挑,竟未马上赴约,又拨了两个电话。
  于是,在“新公园”内,“火车头”旁,等候佳人的小金,所遇便并不十分偷快!
  小金在“台大”附近,打完电话,跳上三轮车,便一味声称多给车资,催促加快速度!
  他认为“落翅仔”们的特点,就是爱吃、爱玩、爱交朋友,甚至于为了几包口香糖,和几张电影票,就可以松开裤带,陪人上床!刘小红既听自己身上有了两千元,还可以赚到几万,定然心痒难搔,百依百顺,今夜必可大逞所欲,并已先到“新公园”中,等待自己……。
  不错,“新公园”内的“火车头”旁,确实有人等他!
  但等待小金的,并不是风姿绰约的小红,而是一个看去比小金更高、更棒、更帅的小伙子。
  此处,是当时男女约会的热门地点,但因时间尚未入夜,已经快成为“古董”,等待进人“博物馆”的“小火车头”之旁,尚无他人,小金未见小红的失望目光,遂自然而然地,对这又帅又棒的小伙子,略为多盯几眼……。
  “看些甚么,你藐人啊?!……”小伙子开了腔,但语气甚不友善。
  小金是有过两三次‘前科’的三山五岳人马,哪会吃这一套?立以冷言回敬:“你很冲嘛!是不是以为你长得很帅、很棒?……”
  小伙子的回话,比他更冷、语气也来得更冲,充满了挑逗意味:“帅和棒,都谈不上,但比你却长得多点人味!”
  挑战意味太浓,小金不能忍耐,立刻有了动作……
  双眉微蹙,抢前两步,右手先晃,想领开对方眼神,跟着一记“左钩拳”,便猛然挥了出去!
  这是学“乔路易”的!
  但“乔路易”是“世界重量拳王”,最凌厉的“左钩拳”,不仅快如闪电,并重达两百余磅!曾在台北“三军球场”的“擂台”上,一拳便把我们推出应战的“海军拳王”张罗普摆平,那是多大威力?
  小金则“婢学夫人”、“东施效颦”。快既不够快,重又不够重,何况对方那小伙子,不单帅,并且棒,居然还有些相当不弱的国术底子!
  当年,“精武门”的开派祖师霍元甲大侠,在“上海张园”,要打擂台,仅凭“国术”二字,便把那位“台主”,号称“世界第一大力士”的德国人“森堂”,吓得不敢应战,抱头鼠窜而逃!可见得“国术”源远流长,含蕴深奥,哪里是小金所会这种非驴非马的半吊子“西洋拳”,所堪抵敌比拟!
  那小伙子目光锐利,看准小金的“先晃右手”,乃是虚招,根本不加理会,直等对方“左钩拳”到,才以灵巧身法,微一缩胸,避过拳头,伸手在小金一拳击空的左臂之上,轻轻推了一下。
  这种看来并不起眼的手法,却是内家妙诀,借力打力的‘四两拨千斤”啊!小金想学“乔路易”对付“张罗普”那样,一拳把对方摆平,以致用力过猛!
  陡然击空之下,重心难找,身躯已失平衡,再被借力一推,便几乎转了一百八十度的,把背部交给人家,门户大开,露出破绽!
  小伙子不客气了,觑准小金屁股,抬腿便是一脚!
  小金惨了,人被踢得飞了起来,倒地乱滚,满额头都是黄豆大的汗珠,口中则“嗬……嗬……”连声,无法说得出话……。
  这不是小金太以不济,而是那小伙子既有国术基础,出脚便又重,又准!
  “重”是在“脚背”,一脚背正中“屁股”,把小金踢得飞了起来!
  “准”是准在脚尖,“脚背”踢中“屁股”,“脚尖”微钩,超越“腿缝”,在小金今夜准备摆平小红,大快朵颐的“要紧所在”,点了一下!
  就这一点,便点得小金满地乱滚,满头冷汗,只会疼得惨哼,而暂时无法说话!
  小伙子这一脚,踢得够重、够准,却似脚下留了分寸,还不够狠!
  他若再把脚尖钩得高些,威力所及的范围,扩得大些,小金必然应脚“爆胎”,是永远都不会说话,而不是暂时说不出话!
  而且,小伙子也不打落水狗,并未进一步凌辱小金,只对他冷冷说了声:“你才从‘土城’的‘招待所’里,出来几天?忘了‘不要说再见’的规矩吗?安份一点,少作怪啊!……”
  话一说完,便自扬长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台湾江湖行

下一篇:第三部 雌雄大盗
上一篇:
第六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