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棒
2020-04-17 22:06:46   执笔人:司马中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路峰骑着单车,从镇上回来。天阴雨湿,山路实在难走;不过,他遗世独处这些年,也走惯了。退役后,经朋友介绍,到深山里来替人看守果园,他养了两条土狗和一只捡来的黑猫,每过三几天,他就会骑车下山,到镇上去买些卤菜和老酒,然后,转到租书店去租几本快意恩仇的小说,偶而也顺带一份晚报什么的,打发打发寂寞。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士官长,半辈子南征北讨,在烽烟流火里过日子,当年流血洒汗,也曾有过阔阔的豪情,如今隐息在山林里,守着猫犬和果园,说来也是心安理得,这世上多一个路峰,少一个路峰,根本不算一回事,把“盘马天山”的雄图壮志克绍下一代,也不必“午夜挑灯看剑”,苦苦的追忆当年了。
  若说远离红尘,心如止水,那倒也未必。每回看到报纸上的那些染满血腥的社会新闻,自己就禁不住的血脉偾张,大口的灌酒,偷呀、抢呀、砍呀、杀呀、恐吓、勒索、绑架、撕票、强暴、诈骗,这些人真是吃饱了,喝足了撑的,除了浪掷生命、害人害己之外,还能落下什么。
  书本上写的江湖道路,虽也免不了刀光血影,但总还有个谱儿,所谓的盗亦有道,北方的绿林草莽,杏黄旗上总忘不了写上“替天行道”四个大字,凡是流传后世的英雄人物,都有一份侠义肝胆,没见过扬名立万的人物,奸花票、撕童票的。如今这些灭绝人性的事,也有人干出来,想想真是荒谬绝伦,这些歹徒不能算人,只能说他们是披着人皮的畜牲。
  他郁郁的走进果园中的茅屋,这才发现屋里灯亮着,已经有两个不速之客在等着他了,一位是早年骑兵队的的老士官苗顺,一位是转任到警界服务的老部下任之重。
  “真没想到你们会跑来看我。”路峰说。
  “老班长,你的门没锁,咱们先进来啦。”任之重说:“苗老哥从中部来看你,我替他领路。”
  “奇怪,”苗顺说:“你不锁门,你的两条狗,居然不会咬人。”
  “我的狗会闻味道。”路峰说:“咱们臭味相投,它们晓得你们是我的朋友。来来来,我带了大包卤菜和酒,今晚上,咱哥儿们可有的聊啦!老苗,你如今干啥?”
  “收破烂、摆旧书摊。”苗顺说:“多少沾点儿文化气味,人家拿当垃圾的书,嘿,真有许多好货色呢。”
  “在这种不爱看书的社会上,好书当垃圾,没啥好稀罕的啦。”路峰说。
  一盏灯勾勒出三个人的影子,外头有了微雨的声音,蚕食桑雨似的,一片轻细的沙沙。路峰摊开花生米和卤菜,打开一瓶陈绍,取来三只饭碗说:
  “对不住,没有杯子,还用老习惯,用碗喝罢,咱们用花生配酒,一样是‘花天’、‘酒地’哩!”
  “好啊,”苗顺说:“路兄还是和当年一样的豪爽,完全是黑旋风李逵的味道,当年你和人拼酒用脸盆喝的,还记得罢?”
  “嗨,”路峰说:“好汉不提当年勇,如今只能做李逵他爹,拿板斧砍砍柴火罢咧。”
  “苗老哥这会是送孩子来考警校,顺道来看望你的。”任之重说:“你哥儿俩可以慢慢聊,我夜晚有勤务,等一会还得赶回去,酒,我是高挂免战牌啦。”
  “嗨,”,路峰叹口气,拍拍任之重的肩膀说:“小兄弟,你是咱们一伙人里最年轻的小鬼,如今也上五十了罢!这年头啊,宪兵警察惨兮兮,苦哈哈,你哪天退休不干,我得好生摆上一桌,庆贺庆贺啊!”
  “老班长你说得不错,”任之重说:“如今宪警单位的勤务多,危险性大,但社会治安总得要有人维持,暴徒们杀警夺械的事,时有所闻,我不知那些作奸犯科的家伙是怎么想的,警察能杀得完吗?他们一旦成了枪击要犯,早晚会送命倒是真的。”
  “之重的话说对了,”苗顺说:“我那孩子考警校,我举双手赞成,维护社会正义,惩恶除凶,有什么不对呢?”
  “也许是我年老气衰了,看多了社会暴力的新闻,心里愤慨难过。”路峰说:“所以才宁愿到山里来,多看石头少看人啦。来,喝酒喝酒!”
  外面的雨势又大了些,任之重举起杯来沾了沾唇说:
  “老班长和苗老哥,你们许久没见面,可以竟夕长谈,小弟因为有任务,得要尽早下山,雨大了,这条路不好走。”
  “好罢,算我准假。”路峰说:“哪天你不值勤,再陪我喝个痛快,天快黑了,你早点动身。”
  送走了任之重,两人举杯对酌,更是感慨深沉,路峰一向认为:台湾不过巴掌大块地方,充其量只跟大陆上一个专区差不多大,治理起来应该不算太难。早先日子过得清苦,但大家安份守己,社会和谐安靖,如今经济发展了,民生充裕了,各类骇人听闻的刑案,反而层出不穷,它的原因何在?在野的推给在朝的;在朝的责难在野的,相互踢皮球。其实,单单怪谁都不正确,这问题,人人都值得思考,人人都有责任。
  “可惜你我都是粗人,脑里没有多少条纹路。”路峰说:“看的不够远,想的也不够深,只好喝闷酒,睡大觉了。”
  “讲到社会暴力,我的感慨可多了。”苗顺说:“早年的北方社会,占山为王的,拦路劫夺的,也都在穷乡僻壤的地方,较大的城镇,还不至于乱成一锅粥,就算是在乱世,村村寨寨都还有枪枝自保。如今有个怪现象,好人都是赤手空拳,歹徒都有枪械,把维护治安的重担,全放在警宪的头上,也太为难他们了。政府屡次宣布,要解散帮会,结果解散了没有呢?帮会原来只是各类行业的帮口,团结起来占地盘,保护本身利益的,有什么样的生活,就会有什么样的帮口,生活越糜烂,黑道越猖獗,这可是顺理成章的现实,要是暴发户们人人自律,不嫖不赌,畸形现象自然就会减少了。若干年轻人刀头沥血,说来是社会害得呀!走私、贩毒、包娼、包赌,利字当头,能不磨擦,能不火拼吗?声色犬马,都是犯罪的诱因啊!”
  “是啊,人的前头,要是没有正当理想,越是自由,这社会越容易腐烂呢!”路峰说:“咱们这大半辈子,讲功名利禄,咱们没沾上边,但咱们立意做好人,不坑人、不害人、不动歪脑筋,总算对得起这个社会啦。”
  “自家说点儿安慰话是可以!”苗顺笑说:“若说大声疾呼,谁听得见?——咱们这些过气老头说的话,总是上不了报的。”
  可真是岁月不饶人啦,路峰还记得,苗顺当年在东北骑兵旅里,是出了名的剽悍人物,骑术一等一,战技一等一,悠悠忽忽的几十年过去,大伙儿可都老了,被高速旋转的社会给摔到一边去了。酒入愁肠,分外容易醉人啦。人越醉,话越多,平素窝在人心里的,全都给呕了出来。苗顺谈到北方黑道的规矩,特别着重在一个“义”字上,比如朋友吃官司,做头目的要照顾他的家小;有些违规乱纪的人,要按照帮规处断。不像如今小辈杀老大,做了伤天害理的事,还有人帮他跑路。为了自保,残害身边的弟兄,有些人专拣妇女和儿童下手。
  “真它娘不够混的!”苗顺骂说:“不但无义,更是无耻。”
  “兄弟,咱们打抱不平的脾性,得改一改啦。”路峰说:“这年头讲法治,像张飞李逵那号人,哇哇呀呀的打上前去,不合时宜啦,水浒传里的鲁智深,三拳打死恶霸镇关西,如今照样是杀人犯。烈性汉子活在这社会上,使不上劲儿啦。”
  两人喝到午夜,才打点入睡,路峰把木榻让给苗顺,他就睡在外间的躺椅上。大约睡到凌晨两点多钟罢,他被狗吠声吵醒了,这两条土狗实在很通灵,平常乖顺的守着宅子和果园,绝少空吠的。在这样的雨夜,有什么样的人会上山来呢?就算在果实成熟的季节,也没有人会来偷窃的。他住在山上这几年,只遇过两只野猴,几只山猪,为防范它们,他才养了狗,并且修筑灌木围篱,但今夜这两条狗吠得凶,感觉上有些不寻常。
  “不管是什么,我得提着风灯出去走一圈,瞧瞧外头究竟是怎么了?”路峰喃喃自语说。
  不过,两条狗吠叫了一阵又沉寂下来。路峰拍拍脑袋,觉得酒力上涌,有些昏昏沉沉,狗既不再叫了,他也懒得再起身,提着灯,冒着雨去瞧看什么了。这一觉睡到天亮,雨已经停了,苗顺也已起了床,他打算起火煮面条,苗顺阻住了他。
  “老哥,您别忙乎。”他说:“天色还早,我赶下山吃早点去。”
  “那我送你下山。”路峰说。
  “干嘛呀,咱哥儿们还用得着长亭短亭那一套呀?”苗顺说,“日后我上来,还是会来看你的。跟你聊天,最能消心火啦。”
  “那我就送你到山口罢。”路峰说。
  送走了苗顺,路峰想起凌晨狗吠的事,他决意先不回屋里,绕着果木园子察看察看,他转到接近山林的那一面,发现围篱外边,地面上有了零乱的脚印,很显然的,是胶鞋或球鞋的印子,花纹隐约可辨,他判断出来人是男性,单独一个人;他又在路边的草叶上,看到血迹,断定这个人是受了伤的。一个单身汉子,带着伤,凌晨到果园附近来,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是登山迷路的,不!似乎不太可能,这儿处于荒僻的山窝子里,不是登山的路径;再说,一般登山社团,多是结队同行,很少单独一个人,登山受伤,擦破一点皮肉,再经包扎,也不至于沿途滴血。
  那么,是遭人追杀的亡命徒;再不然,就是身负重大刑案的逃犯。对啦,逃犯的可能性极高。早先就有一个逃犯,警方形容他身材高壮、力大无穷,一肩能扛三百多公斤的钢筋,有四五个警员合力围捕他,都被他一一摔倒,结果逃脱入山了。但那个逃犯在山上饿了三四天,在树林里睡大觉,被搜山的警察发现逮住了,出奇的是,逃犯没再反抗,开口就问:有没有带生力面?那犯人被捕的地方,离果园不到一公里。
  世上事,有一就会有二,正因为这儿山林茂密,地点荒僻,逃犯才会选它做藏身之所。昨夜他一定在远处看见茅屋里的灯,才带伤摸过来,也许想找些吃的、喝的,却被猛烈的狗吠声吓得逃开了。路峰相信自己的判断不会太离谱,至于这个人犯的是什么样的罪,受的什么样的伤,一时还很难断定。
  他倚在一株树干上,手摸着下巴,沉沉郁郁的又想了好一阵子,他想到这个人,会不会因为伤重,失血而死?会不会忍不了饥饿,再到果园来,偷窃或是乞讨?假如他真是道上人物,他身上会不会携有枪枝或刀械?一个亡命山林的困兽,往往是最危险的人物。
  面对这个还没露面的人,自己该怎么办呢?
  也许他应该立即下山,找到任之重,把情形详细告诉他,正式向警方报案,如果他是登山迷路的,动员警力去觅救他也是没错的;也许自己循着血迹,立即到密林去找他,在时间上可以快六个小时到八个小时,对一个负伤的人而言,快一分钟都能挽救他一条性命;也许他可以不管,照样干他果园里的活计,以不变应万变。
  他最后的决定是:万事莫如救人急,先找到他,给他饭食,替他裹伤,再背他下山去求医。他假如是路人,自己是作了一宗功德;他假如是逃犯,就奉劝他去自首或投案。杀头坐监是法院的事,与他无关,救治伤者总是人的本份。
  当然,在这种情形下,去救一个可疑的陌生人,具有很大的冒险性,路峰在报章上也看到过这类的新闻,双方拼斗时,竟杀死劝解的鲁仲连。一个年轻人向老妇人借镰刀削番薯吃,老妇人把镰刀递给他,对方竟然用刀威吓,强暴了那个老妇。有许多跑路的道上人物,穷凶极恶,甚至恩将仇报,不乏前例。路峰也略略的想过这一点,但他并不害怕,除非是前生前世欠了他的,要不然,我还是要赌上一赌,我相信人性还不至泯灭到这种程度。
  既然决意去救这个人,路峰就转回屋里去,准备了干粮、饮水和若干应急的用品,放置在登山背囊里,又带了那两只嗅觉灵敏的狗,这情形,好像昔年出搜索任务,既去了,就得找到他。根据经验估计,这个人带着伤,黑夜摸向灯亮的地方来,他必然是有所需求,很可能是缺乏食物什么的,如果第一个假定不错,他就不会一直朝山的深处攀登,因为越到山的深处越缺少他所需的东西。
  两条狗的嗅觉很灵敏,地上的血迹,也许会被水冲淡,那血的气味,却逃不过狗的鼻子,路峰相信,不出两个时辰,自己定能找得到他。
  他带着两只狗,穿越密林,当他用开山刀砍伐灌木时,又捡到一块染血的布条,显然是从衬衫上撕下来包伤口用的。两只狗闻嗅过血腥,汪汪吠叫着,领着他朝一处略下坡的地方走,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没错,在一处箭竹林的旁边,他找到了那个人。
  他是个身材精实结壮的年轻人,脸上丛生着青惨惨的胡须,他的黑色夹克多处破裂了,左臂上和腰胁间都有伤口,那是刀伤加上枪伤。他仰脸半躺在崖壁间,两眼茫然失神,但手里还拎着一只蓝色的旅行袋,另有一只长形的帆布袋,里面可能藏有刀械。
  两只狗的吠叫,使那人紧张起来,咬着牙,伸手攒往帆布袋的袋口,一截皮质的刀柄已经显露出来。
  “我是看果园的老路。”路峰喝住了狗,开门见山的招呼说:“晓得你受了重伤,一路找过来救你的。”
  年轻人盯着他,眼里紧张的神色松弛了一些。
  路峰蹲下身来,打开他的背囊,取出水壶和干粮,还有急救的小药箱。
  “我是个退伍老兵,你该看得出来。”路峰说:“不管你是谁,你曾经做了什么,我只不愿眼睁睁看你死在这儿。”
  “谢了。”年轻的汉子说:“我的事很复杂,你不必卷进这场是非里来,你留下这些东西,回你的果园去罢,我的伤,我自己会料理,我……死不了的。”但他的话刚说完,人就晕厥过去了。
  “嗨,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总以为自己是铜打铁浇的。”路峰叹口气说:“看光景,只有麻烦我老人家,把他扛回果园去了。”
  还好有一个扛炮弹的硬肩膀,路峰费尽力气,经过好一番折腾,才算把这个受伤的年轻人扛回果园的茅屋里来,替他裹好伤口,他左臂上的伤,是被刀砍的,伤口有三寸多长,一寸多深;腰间的伤,是被子弹贯穿,所幸没有伤及内脏,这两处伤虽不是致命伤,但他负伤奔上山来,流血过多,加上伤口恶化,一样会把命给送掉。路峰在年轻人昏迷之际,检查过那只旅行袋,里面只有简单的换身衣物,并没有枪械,那只长形帆布袋里,却藏有一柄锋利的武士刀,刀上也染有斑斑血迹,先不论他是什么身份,路峰仍可判断得出,他曾参与过一场激烈的厮杀,受了伤,奔脱出来的,他的手腕和足踝上,并没有镣铐的痕迹,可见他并不是逃犯。从他脸上的胡须判断,他负伤逃上山来,最少也有三四天了,问题的焦点,是在于他是不是道上的,还是因为某种事端,开罪了道上的人物,以致遭人围杀?
  路峰也明白,自己不过是个看守果园的老头,不必要盘诘对方,问明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你就是问了,对方也未必把实话说给你听,弄不好犯了道上的忌讳,真会好端端的被卷进漩涡呢。自己不问,年轻人醒后,也许心存感激,主动的说出一些,那也只好到时候再讲了。
  替年轻的伤者包扎时,路峰不禁想起他留在北国的孙子,怕也和这小家伙差不多大了。人都是人生父母养的,彼此不见得都有深仇大恨,逞强斗狠,胡乱厮杀,伤残身体肌肤,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想着想着,便有些隐隐的心疼。
  他单罩了一只土鸡,杀了燉汤,一边忙碌着,又觉得自己很可笑,平时提到打打杀杀,把那些家伙恨得要死,一旦见到小伙子受伤流血,一颗心却变得又软又热,有些婆婆妈妈起来了,你这名不知,姓不晓的小家伙,老子这正忙忙碌碌,替你进补咧。
  临到半下午,也许是鸡汤的香味,使那昏迷的伤者醒过来了,伸手在床上东摸摸,西摸摸,仿佛挣扎着爬起来的样子,路峰捺住他说:
  “想要命就别动弹,伤口再弄裂了,我方没门儿,你想摸武士刀?还是想喝我为你煨的鸡汤?”
  “水……水……我要水。”
  “水是现成的。”路峰说:“如今你在我屋里,好好躺着养伤,有些事,我得跟你讲明白。”
  “老爹,您请说。”对方虚弱的说。
  “我是局外人,不想盘问你什么。”路峰说:“我救了你,你也不必谢我,你要是逃犯,我陪你去警局自首投案;你要不是,伤好了,你走你的路。”
  “我不是逃犯。”年轻人说。
  “你是在道上混的?”路峰说:“年轻轻走正路,用不着成群结党,交往越复杂,牵牵扯扯,是非越多。”
  “我不混帮。”年轻人说:“我是在南部五专毕业,服役退伍,到一家铁工厂做事。我有个妹妹,爱玩爱混,交了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她和道上一名杀手要好,怀过孕,也堕过胎,但她那没良心的男友,竟然把她给卖了。我听到这消息,一个人到北部来,想跟她男友讲道理,把妹妹救回来,谁知他们人多势众,掳去了陪我的朋友,一群人涌上来围殴,这把刀是我在混乱中夺过来的,为了保命,我承认杀伤了对方,但我也差点丢命。如今,我妹妹还在他们手里,这笔账,他们不会放过我,我也不打算就此罢休。”
  “唉,这世界,要都论情论理,也不会那么多事了。”路峰说:“你不但对上了黑道,还得对上人口贩子。你单枪匹马想讨回你的妹妹,算是想得太天真啦!这种事为什么不报警处理呢?”
  “那我要等多久?三年?还是两年?”对方说:“我妈患绝症,躺在医院里,只要在她活着时,把姝妹领回去,要她叩头认错呀!”
  “踪,这可真的麻烦了。”路峰说:”这种事,我这老头子无能为力,只好交给现代大侠去处理啦!”
  “您说现代大侠?”
  “嗯,我想到昨夜还在这儿的一位老朋友,他是刑事干员,叫任之重,我想找他研究研究,也许能帮你解决难题罢。”

相关热词搜索:台湾江湖行

下一篇:第二棒
上一篇:
第一部 江湖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