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棒
2020-04-17 22:12:10   执笔人:东方玉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取缔飙车,是交警的职责,任之重是办刑案的,本来和他无关。因为他是老刑警,上面临时调他去协助,也只是预防有刑事发生而已!
  虽然只是协助,但这一晚也够他辛苦的,回到宿舍,已是疲惫不堪,脱下警服,连澡也懒得洗,倒头就睡。
  就在刚睡下不久,就听到门铃响了。
  受到严格训练的人,纵然在熟睡之中,也会保持着一份警觉,他一骨碌翻身坐起,一面揉着眼睛,跨下床来,心里可在暗暗诅骂:“又有什么死人的事儿,一大清早就来敲门,连睡觉的自由都没有,警察真不是人干的。”
  套上拖鞋,赶到门口,隔着门就大声道:“是什么人……”
  话还没有说完,拉开木门,不由得蓦然一怔,咦出声来:“老哥,是你,你怎么啦?快进来。”
  敲门的是老班长路峰,只要看他双眼包满红丝,额头上还有汗水,准是一夜未睡,从果园老远赶来的。
  路峰跨进门,吁了口气,道:“老弟,总算找到你了!”
  任之重关上门,让他在小客厅的一张旧沙发坐下,转身倒了一杯热开水,说道:“老哥,先喝口水,我听小李说,昨晚你找过我,现在一大早又匆匆赶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一言难尽。”
  路峰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才把昨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任之重递过一支香烟,自己也点燃了一支,除了吸烟,他只是用心听着,直等路峰说完,才一手搔搔头皮,说道:“老哥回去,除了发现大黄、二黄被杀,年轻人也部件了,没遇上什么人?”
  路峰猛吸了一口烟,气愤的道:“给我遇上了,不先打断他两条腿才怪。”
  任之重笑道:“老哥,这可使不得,别说人家手里有枪,就是没枪,你打断人家两条腿,就会惹上官司。”
  路峰道:“那时我真气愤极了,恨不得一把扭断那狗贼的脖子才称心。”
  任之重点燃了第二支烟,还没吸上两口……
  哔、哔、哔、哔,放在枕头边的呼叫机突然响了起来。
  任之重攒着浓眉,说道:“不知又是什么人在扣我!老哥,你坐一回。”
  他匆匆入房,又很快回出,说道:“是分局在找我。”拿起几上电话,拨了号码,刚说来声:“喂!”
  听筒里响起他组里小魏的声音说道:“组长,你回宿舍了……”
  任之重道:“我不回宿舍又能到哪里去,你找我有什么事?”
  小魏道:“××路出了事,有一名少女,遭人奸杀,弃尸在草丛里……”
  任之重问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小魏道:“就在刚才,是一名路人报的案。”
  “好,我就来。”
  任之重放下话机,朝路峰道:“刚才有路人报案,××路有一名少女遭人奸杀,我要赶去看看,老哥老远赶来,不如先在我床上休息,我很快就会赶回来的。”
  路峰点点头道:“咱们兄弟俩,你还用和我客气?快去吧!”

×      ×      ×

  赶到现场,部份路段已有警方封锁,两名警员看到任之重赶来,一起打着敬礼。
  法医叶强刚验完尸,直起身来,看到任之重,招呼道:“任组长,你这时才来?”
  任之重道:“我从昨晚到现在,只睡过三分钟,你还嫌我迟到了?”
  叶强笑道:“好了别发牢骚了,咱们谈正经的吧。这女孩身上什么都没有,连她姓名都不知道。”
  任之重问道:“如何致死的?”
  叶强道:“轮暴后被皮带勒死的。”
  “这班歹徒真是无恶不作,残忍极了!”
  任之重愤慨的握紧拳头,在左手掌重重击了一下,又道:“你看作案的有几个人?发生在什么时候?”
  “少说也有四五个人……”
  叶强沉吟着道:“至于正确的时间,应该在两点到四点之间。”
  任之重问道:“采到几个指纹?”
  叶强朝他耸耸肩,苦笑道:“除了草丛间泥地上留下的几个脚印之外,找不到一枚指纹。”
  任之重轻轻叹息一声道:“现在作奸犯科的人,犯罪手法也随着时代进步,这要怪所有传播媒体和暴力电影,绘声绘影,越是报导得详尽,越使犯罪的歹徒都学乖了。”
  口中说着,走近女尸,掀起油布,仔细查看了一阵。
  这女尸不过二十一二岁,短发,生得还算清秀,皮夹克、T恤、牛仔裤,手腕上戴一只男用电子表(已褪下),脚上穿一双白色名牌运动鞋(已脱下),就没有其他事物了。
  任之重替她覆上油布,刚站起身,只见一名警员手中拿着一顶红白相间的安全帽,奔了过来,说道:“任组长、叶法医,这顶安全帽是女用的,被丢弃在三百公尺外的一处山坪草丛里,是不是和本案有关?”
  任之重看到红白相间的安全帽,突然想起昨晚一群飚车男女中,有几个飞女戴的安全帽,正是红白相间的颜色,和这顶属于同一厂牌!
  叶强从警员手中接过安全帽,立即用软尺量了尺寸,点头道:“这顶安全帽和死者的尺码相同,如果安全帽是她的,那就应该有一辆机车才对!”
  任之重道:“是有一辆机车,很可能给歹徒骑走了。”
  回到分局,任之重交代组里的一名小姐,要她立即向昨晚取缔飚车的交通队联络,询问有没有昨晚飚车男女的资料,同时朝壁间悬挂的这一区域道路详图,详细的观察了一阵,然后又向李瑞山低低的嘱咐了几句,就朝外走去。
  他在附近超市买了一打啤酒,和一些下酒菜,赶回宿舍,差不多已十一点光景,路峰终究年纪大了,昨晚一晚没睡,倒在他床上,睡的正酣。
  任之重跨进房去,看了他一眼,不觉微微一笑,就退了出来,电话铃就响了。
  任之重拿起话筒,只听李瑞山的声音说道:“组长,我是李瑞山。”
  任之重道:“又发生了什么事吗?”
  李瑞山道:“事情是有一点,和我们刑事组却没有太大关连,也许只是我的联想……”
  任之重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李瑞山道:“昨晚你到北投去了,路老哥来找你,我就请路老哥到梅龙镇去喝上几杯……”
  任之重唔了一声,问道:“是梅龙镇出了事?”
  “那倒不是。”李瑞山道:“当时咱们隔壁‘国际牌’廖总和一个叫凯莉的酒女正在闹酒,喝一瓶伏特加就是一千元,据说凯莉的母亲生了重病,急需要钱,一口气喝了七瓶……”
  任之重不耐的道:“你还没说到主题上吗?”
  李瑞山道:“你听我说下去喽,当时路老哥曾说,他怀疑凯莉有些像那年轻人失踪的妹妹……”
  任之重笑道:“哪个酒女不爱钱,不爱钱就不会出来捞了,若是问起她们原因来,又有哪一个不把自己身世编得孤苦无援的可怜虫,不是这样,怎能博得冤大头的同情?”
  李瑞山道:“但刚才梅龙镇张经理报了警,说凯莉失踪了。”
  “凯莉失踪了?”任之重问道:“如何失踪的?”
  李瑞山道:“刚才是张经理电话报的警,只说凯莉失踪了,详细情形还不清楚,我是想起昨晚路老哥说过那句话,才联想到凯莉的失踪,会不会和那年轻人有关?所以打电话给组长的。”
  任之重笑道:“路老哥就在我这里,你马上过来。”
  李瑞山道:“组长,凯莉失踪的事,目前并没涉及刑案。”
  “我知道。”任之重道:“我叫你马上来,你就马上来。”
  李瑞山道:“好,我马上就来。”
  任之重挂上电话,只听路峰问道:‘老弟,是李瑞山的电话?那个叫凯莉的酒女失踪了?”
  任之重回头道:“路老哥,是不是把你吵醒了?”
  路峰笑道:“到底年岁不饶人,从前两三个晚上不睡,也没这么困过,一倒下去,就睡熟了,不是电话铃声,我还不知道老弟回来了呢!”
  任之重道:“我讲完电话,正准备叫你起来呢,你看,酒菜都买回来了,唔,李瑞山也快来了。”
  路峰道:“刚才李瑞山在电话里不是说梅龙镇那个叫凯莉的酒女失踪了吗?我好像有一种预感,凯莉会不会是那年轻人的妹妹?她无故失踪,会不会是给人掳去的?”
  任之重听得一怔,点头道:“那就这样,等李瑞山来了,咱们就到梅龙镇去。”

相关热词搜索:台湾江湖行

下一篇:第四棒
上一篇:
第二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