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2021-07-14 14:32:19   执笔人:东方玉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十绝魔君见他说得有条不紊,自然相信,这就点头笑道:“这些你不说,我也早已知道,论你资质,原不失为练武的上上之选,赵正令处心积虑,自然志在不小!
  你的心性和他们那些残余,自以为名门正派的人有异,积不相容,自是实情,目前姑准收录,能否成器,只好留观后效。
  只是我十绝门中,规律素严,言出法随,而且凡入我门者,人人都须先行立功自效,且看你的机缘吧!”
  文士仪闻言喜出望外,连连叩谢道:“弟子蒙神君不弃,收列门墙,自当勤谨自勉,以报洪恩。”
  十绝魔君点头道:“好!你起来,本神君因你资质特佳,少时就先由蝶儿传你本门无上玄功好了!”
  文士仪听说自己立时可得传授无上玄功,大喜过望,又叩了几个头,依言站起。
  那知这一瞬之间,水晶宝座上,已空空如也,那里还有十绝魔君的影子?连四个小髻,也一个不见。
  他怔怔出神,这一阵子,当真有如梦境!
  “文相公,恭喜你蒙神君特别垂青,入门第一天,就恩准赐传玄功,还不快随婢子到静室去?”
  文士仪回头一瞧,只见侍婢春云已俏生生站在阶下。
  他身在宫中,不敢多言,答应一声,立即随着侍婢,往殿外走去!
  这会,他看清楚这山腹之间,范围极广,雕栏朱柱,门户重叠,不但到处通明,曲折相通,而且绣帘珠泊,宝光耀眼,布置华丽无匹,置身其中,晃如琼楼玉宇,那里想得到只是在一个山洞之中?
  一阵工夫,两人走到一间石室门口,春云伸手撩起绣帘,侧身相让,含笑道:“文相公请进!”
  文士仪当真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尽是平生未曾经历之事,脚才跨入,春云已放下绣帘,并未跟入,敢情已自回转。
  当下俊目四顾,只见这间石室,约有三丈见方,四面壁上,也一样画了许多荡佚酣嬉,姿态不一的天魔美女图像。
  地上铺着一张极大毛毡,花纹如绣,五色斑斓,不知是什么东西织成的,踏在其上,又厚又软。此外全室之中,竟然空无所有。
  文士仪这回放大瞻子,蹩近石壁,看了个淋漓尽致!
  一时只觉心痒难熬,血脉偾张,全身也随着燠热起来。
  忽然,一阵极其细碎的移步之声,从身旁传来!
  文士仪赶紧转过身去。
  那知这一转身,直瞧得他日瞪口呆!
  原来房门绣帘轻掀,脚步细碎,走进来的竟然就是白天端坐在少林、武当掌门中间,主试十大门派弟子武功的大公主!
  她,此时全身上下,只披着一层薄如蝉翼的粉红轻纱,白玉般胴体,凹凸玲珑,活色生香,迎着自己,姗姗而来。
  天哪!文士仪平日虽然为人阴鸷,好色如命,但身临斯境,也不禁后退一步,惊惶失措!
  何止惊惶,目光所及,浑身发抖。
  大公主却落落大方,脸上毫无羞涩之容!
  不!她脸含严霜,两道凤目,射着森森棱灭,冷冷地道:“文士仪,你蒙神君青睐,特派本公主传你本门无上心法‘姹女神功’,还不快脱去衣服,恭聆口诀?”
  文士仪和她利剪般目光一对,心头不禁又是一寒。
  什么?她还要自己脱去衣服,传授口诀?
  他以前奉师命下山,采办粮食,虽曾背着师傅,偷偷干过几件采花案子,但那都是自己主动。
  这会当着十绝谷手操大权的大公主面前,眼睁睁地瞧着自己宽衣解带,那如何做得出来?
  但这是命令,十绝谷言出法随,自己焉敢不遵?
  大公主早已等得不耐,盘膝在地毡十坐好,冷冷地道:“你坐下来!”
  文士仪出生以来,从没有如此尴尬,闻言期期地依样在她斜对面盘膝坐下。
  大公主瞧了他一眼,问道:“你可知道什么叫‘姹女玄功’?”
  文士仪低头道:“在下愚鲁,敬请大公主赐教!”
  大公主嗯了一声,正容道:“道家称人身为一天地,即是真气运行一周之谓,通常练功的人,如要把真气运行十二经络,调龙虎,济水火,打通生死玄关,最少也得数十年勤练苦修……”
  文士仪自幼受天南剑客传授,对玄门正宗的吐纳功夫,自然知之甚深,这就点了点头。
  大公主理也没理,继续说道:“所谓十二经络,就是手三阴,足三阴,手三阳,足三阳。‘姹女玄功’,换句话说,也可叫做六阴神功。因为它是以手三阴,足三阴这六脉为主,乃是一种纯阴的功夫,主要是引导手三阴经,贯通手三阳脉,以足三阴经,贯通足三阳脉,如能化手足三阳之脉,举手足阴经合为十二阴脉,‘姹女玄功’即告完成。”、文士仪听得十分糊涂,暗想手足三阴三阳经脉,乃是人生自然之理,如何化法?
  只听大公主冷哼道:“你以为化三阳为纯阴是容易的事吗?身之内,十二经脉阴阳各半,要化阳为阴,必须仰仗外来之助,那就是挹彼真阳,注我真阴。”
  说到这里,就把“姹女玄功”的口诀,说了一遍。
  这当然是邪门外道的采补之术了,文士仪此时已为色欲蒙心,虽然听出“姹女玄功”,全是左道旁门的妖说,却大为所动,不但不知忧惧,反听得心花怒放,把全部口诀,牢记在心。
  大公主见他果然领悟极强,脸上神色也就微微一缓,微露笑意,而且不厌其烦的把如何挹彼,如何注己之道,解释得十分详尽!
  文士仪面对赤身裸体的丽人,耳聆邪学,自然能心领神会!
  不!也早巳心猿意马,骨髓酥融。
  他原先瞧着对方凛若严霜,不可侵犯的神色,还稍存顾忌,不敢过份注视!此时眼看对方脸色渐渐和缓!
  不!双颊渐赧,眉宇含春,眼角也渐渐水汪汪起来。
  当然她现身说法,语涉幽私,说到妙处,自不能无动于衷!
  这可真瞧得文士仪双眼喷火,骨碌碌往她身上转个不停,神魂欲丧,血脉偾张,蓦地一个饿虎扑羊,往大公主扑去!
  “啪!”
  文士仪只觉头上如中巨杵,一个身子,莫名其妙的摔出二丈来远,四脚朝天,跌落地上。
  好在地上铺着厚毡,软绵绵的丝毫不觉得什么。但他却给这一下摔得清醒过来,心头大惊,来不及站起,就一个筋斗,扑地跪下,口中惶恐地道:“在下一时糊涂,伏望大公主恕罪!”
  大公主端坐如故,凤目微抬,若无其事的嫣然笑道:“这也难怪,男女之欲,出乎天性,何况十绝谷迷天宫静室之中,原不禁男女同门率性而行,藉资观摩,不过本公主又岂是你妄想的?”
  说到这里,徐徐起身,纤掌轻拍。
  只见绣帘掀处,那俊俏侍婢春云,已应声而入。
  大公主斜睨着文士仪道:“文士仪初传口诀,你教他吧!”
  说毕莲步轻移,飘然出房而去。
  文士仪惊魂乍定,见艳福飞至,不禁又精神抖擞,雄赳赳的站了起来。
  春云瞧着他嗤的笑道:“你莫高兴,这是练功,可不是……”
  文士仪此时奉了纶音,那还理会,早就一把搂了上去。两人按照“姹女玄功”心法,如法泡制,春云又不时加以指点。
  这一晚文士仪真个乐而忘形,死心塌地的做了十绝魔君的忠实信徒。
  一连两天,文士仪都在静室之中,勤练“姹女玄功”,同时也由春云口中知道大公主叫做崔蝶仙,总管迷天宫事务。
  二公主胡月姣、三公主卞无邪,平日都在江湖上行走,极少返宫。其余的都住在前山,因为迷天宫只是神君修练之所,未奉命令,不准擅入。
  听大公主的口气,神君对自己算是特别优遇,可能将来还有继承神君衣钵的厚望。
  尤其“姹女玄功”乃是十绝神君数十年精研的无上玄功,决不轻易传授门下,除了十大弟子,曾得传授之外,自己还是第十一个人。
  迷天宫侍女是由十大弟子从各方挑选而来,供神君升炉之用,这些人元阴一竭,立成红粉骷髅。
  只有春云等卜几个侍婢,总算奉派侍侯公主,也学会了“姹女玄功”,才能够无伤真元。
  自己跟她练功,并不能收挹注之效,只有将来行道江湖,才能真正增进功力。
  文士仪此时陷溺已深,听了这一番话,更是沾沾自喜。
  第三天晚上,文士仪正在独自练功,春云忽然闪了进来,说道:“凡是本门入门弟子,都必须先行立功自效,如今有一个大好机会,你敢不敢去!”
  文士仪道:“小弟蒙神君收录,寸功未立,如有使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春云笑道:“婢子是听大公主说起的,她可并没指派你去,不过,你如自动请求,这件事对你来说,可算得天大功劳。”
  文士仪急道:“好姊姊,你快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
  春云斜睨着他道:“神君有命,要大公主挑选两个十绝谷执事弟子,到陕南的星子山去。”
  文士仪心头蓦然一楞,急急问道:“去星子山干什么?”
  春云若无其事地道:“取回天南剑客赵正令首级!”
  “啊!”
  文士仪惊叫了一声。
  春云嗤的笑道:“怎么?你不敢?还是不忍?傻瓜!你和他们一起去,又不要你动手,回来,这笔功劳,却全是你的,我是为你好,才来问你一声。”
  文士仪这一刹那间心中极为矛盾,自己和天南剑客,总有师徒之名,他虽无义,但要自己去弑师……
  不错!自己如果去了,回谷之日,不但可以取信于神君,而且功劳全是自己的,将来……
  他突然剑眉一剔,痛下决心道:“他无师徒之情,好姊姊,你就去替小弟向大公主请命,容小弟同行,决不误事。”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八章
上一篇: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