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2021-07-14 14:38:18   执笔人:玉翎燕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宗岳是个纯洁的少年,也是个正人君子,他不会随便产生一种邪念,但是,他也知道,一个姑娘将自己的东西交给一个男人,留作信物,不是一件随便的事,这里面包含了无限的慎重与信任。
  他按住跳动的心,朝小云手中看去。
  只见小云晶莹如玉的手上,托着一块大小有如骨牌,颜色乌黑发亮的牌子,牌子头上系着一条五六寸长的鹅黄丝绶,牌面上宛如两朵红悔般地镶嵌着十颗血红闪光的珠粒,宗岳虽然不认识这块牌子的质地,不知道那十颗血红色的珠粒的含意,但他断然相信,这是极为珍贵的饰物。
  宗岳当时禁不住有些踌躇,不知道应否接受下来。
  绿衣小婢小云正着脸色,望着宗岳说道:“宗相公!这是我家小姐深思熟虑之后,决定赠给你的,你不要辜负了她的一片用心,希望你收下,妥为保存,于万不要给别人看见。”
  说完,将那块小牌子,向宗岳手中一塞,宗岳略一犹豫,便毅然接在手中,并拱手向小云说道:“如此就请小云姐姐代向阴姑娘致谢,宗岳对于小云姐姐和阴姑娘惠我大德,必将永铭五内。”
  小云这才破颜嫣然一笑,没有再说甚么,转身飘然上马,蹄声再起,风驰电掣而逝。
  宗岳紧握着那块沉甸甸的小牌子,心头有着一种无以名之的沉甸甸的感觉。
  从中毒遇救,到此刻手中握着犹有余温的信物,这一切都像是昙花一现,又像是黄梁一梦。
  他同时也感觉到,武林之中真是坎坷崎岖,前途难料。他离开星子山才不过短短的几日,便先后遇到了许多想像不到的事,前途茫茫,还有哪些奇怪的事将会发生呢?
  宗岳暗自嗟叹一会,上弦月早已西沉,大地一片黯淡,星光微弱,看不见远处动静,而东方也渐渐泛起鱼肚色,黎明将届,秋夜已尽。
  宗岳心里盘算着自己尔后的行程?原来的计划,已经被三花羽士一记毒药,弄得支离破碎,如今应先何去何从?
  他沉吟了一阵,仰起头,长吁了一口气,微咬牙根,自语说道:“虽然你是我师叔,我不能以下犯上,但是,为了终南一派未来的前途,我不能不稍作警告,促你觉醒。否则,终南本门在你这种心狠手辣唯利是图的人物主持之下,立足武林十大门派都有问题,遑论与十大门派并肩奋起,去报昔日宿仇了!”
  自语至此,续又想道:“在星子山我就接受恩师传以‘紫金符令’,成为本派第十九代掌门人,对于终南派之事,我岂能不管?虽然可以不争掌门之名位,但是,却不能不管终南成败存亡之实责。”
  意念一决,立即凝神打量方向,他要再次回到灵霄观去,忠言警告三花羽士,勿使终南一派沦于万劫不复之地。
  就在他认清了路线,刚一拔起身形,起步飞奔之际,忽然,晨曦中远远有一条人影向这边疾驰而来。
  这条人影来得好快,转眼之间,距离宗岳只有十余丈远近。
  宗岳此时已经看清来人是一位须发俱白的老道人。想必是一路疯狂奔驰,疲态已现,头上的白发也散披满肩,疾驰之间,步履也已微有力不从心之概。
  宗岳心中一动,立即一闪身,宛如一溜轻烟,直窜到身旁不远的一棵树上,准备先从旁看看动静。
  少时,白发老道已经来到宗岳方才所站的地方,停下步来,气喘之声,微微可闻。白发老道停身之后,回身四下观察,口中自言自语说道:“方才彷佛看到有人站在此地,为何此刻又踪迹不见?”
  说着长叹了一口气,接着又自语说道:“唉!老了!真的老了!老眼昏花,连十丈左右的景象,也看不清楚了。”
  宗岳在树上略一思忖,立即飘然落地,于相隔白发老道一丈远处,停身站住,冷冷地说道:“你是找我么?”
  白发老道突然之间见宗岳现身出来,意外地一喜,激动地啊了一声,微有讶意地指着宗岳说道:“你……你已经清除了内毒,安然无恙了?”
  一提到“中毒”之事,宗岳顿时怒火中烧,他冷冷地哼了一声,说道:“如此说来,你是来为我收尸的,你失望了是么?”
  白发老道连忙摇着手说道:“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老道是说……早就知道终南一派运不当绝,吉人自有天相。”
  宗岳一听此话,心中不由一怔,当下缓了语气,皱起眉头说道:“老道!你是何人?你跟踪到此寻找于我,究竟为了何事?”
  白发老道此时喘息已停,沉重异常地说道:“小施主!你且慢问贫道是何许人,贫道有两项问题,小施主能否先行惠予作答,以释贫道之疑?”
  宗岳略一沉吟,便说道:“问之不悖情理,自然回答,不过在下还有要事待理,无暇在此多作停留。”
  白发老道连忙说道:“请问小施主,你昨天在灵霄观所说的话,是否尽属真言?就以贫道如此迟迈之年,你也应直言见告,幸勿以谎言相对。”
  宗岳咬牙忍住说道:“既然师叔不先说明与三花羽士的关系,请恕小侄也不能说出恩师近况。而今人心隔肚皮,小侄不能再蹈覆辙了。”
  一鸥老道点头黯然说道:“这不能怪你,宗师侄!你在灵霄观吃了大亏,当然不敢再轻易相信别人。不过,贫道只怕说不清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便要肚裂肠穿,死在当面了。”
  宗岳讶然问道:“那是为什么?”
  一鸥老道虚弱地道:“如今时间可贵,还是先说重要的事吧!当年掌门师兄携走师侄你和文师兄的孩子士仪之时,曾对文、宗两位师兄说过,二十年之内,但凭紫金符令,便认终南一派第十九代掌门人。当时贫道虽不在场,但事后却曾得文宗两位师兄转告……”
  宗岳说道:“此事当然是真,恩师在发生变故之前,将紫金符令交给小侄之时……”
  一鸥老道一听,神情又是兴奋,又是紧张,抢着说道:“如此说来宗师侄果然是终南一派的新任掌门人了?”
  说着,阖眼低宣了一声“无量寿佛”,轻轻祷道:“托天之庇,终南有幸,如今总算终南一派,得以维持不绝了。”
  祷祝完毕,翻身拜于地上,口称:“一鸥拜见掌门人。”
  宗岳连忙闪开,急急地道:“师叔请起。”
  一鸥老道行礼已毕,站起身来,说道:“当年掌门师兄离开终南之后,不久终南便出了大祸。”
  宗岳惊问道:“恩师离去,派中自有代理掌管门户之人,有何祸事会于此时发生?”
  一鸥老道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件祸事因何而起,至今师叔也还莫名所以。而祸事的来源,便是今天灵霄观中的那位假掌门人三花羽土。”
  这“假掌门人”四字一入耳,宗岳不觉大吃一惊,连忙抢着问道:“什么?假掌门人?”
  一鸥老道萎然苦笑道:“宗师侄!你可曾想过,与掌门人同一师承的师弟兄,一共只有四人,掌门人外出,舍去文宗二位师兄和贫道可代理其职务而外,哪来的掌门之人?”
  宗岳紧张地问道:“如此三花羽士他是何人?”
  一鸥老道正待开口回答,忽然,脸色一变,浑身剧颤,一个蹭蹬,倒在地上,双手不住地抓着胸膛,满脸汗水,痛苦万状,断断续续地道:“不行了!腹内毒药……发作了。”
  此时宗岳对一鸥老道的一切怀疑都已冰释,立即抢步上前,扶住一鸥老道双肩,急急问道:“师叔为何服下毒药?有解药没有?”
  一鸥老道浑身颤抖,摇头说道:“三花羽士……他……强迫终南门人……服用的,每天……清晨服解药一次。……否则……就肚穿肠断而死。”
  宗岳不觉狠狠地骂道:“好毒的人!他又为什么要这样做?”
  一鸥老道声音更加微弱,答非所问地道:“宗师侄,……我能在临危之前……见到终南……后继有人……死也瞑目了……总算不辜……追了这……一趟……”
  话没有说完,便咽了最后一口气,萎然死去,睑上立即变得一片乌紫,好不怕人。
  一鸥老道如此突然死去,宗岳感到无限的悲痛,同时心中也增加了极大的困惑。
  根据一鸥师叔临死之前的话,分明三花羽士不是终南派的人,霸占终南,冒充掌门人,甚而毒辣地用毒药控制终南门下,但是,其中却有许多值得怀疑之处:
  其一,三花羽士既然不是终南派门下,他是何人?他为何来到终南,霸占掌门之位,冒充掌门人?
  其二,三花羽士当初以一个派外之人,公然霸占掌门之泣,为何终南门下无人起而反抗?别人尚有可说,为何连文师叔、自己的父亲,以及现在死去的一鸥师叔都不出头,任由终南一派,操于别人之手?
  这两个疑问,倘若一鸥师叔不骤死当场,一定能说个明白。如今一鸥师叔一死,这两个疑问不但不能解决,甚而使自己不能不多了一层疑问,那便是,这位一鸥师叔真是自己的师叔么?终南派掌门人的师弟会束手无策,坐视旁人占住终南,甚而恬颜偷生么?宗岳愈想愈觉得茫然,也愈觉得沉重。
  宗岳站在那里,望着耶渐起的朝阳,光芒万道,可是他的心情却像没有阳光的阴霾天气,灰黯、低沉。
  他呆立良久,心里突然一动,暗自忖道:“我何不回去当面问问三花羽士,看他又如何说法。”
  意念一决,立即拔出身上长剑,掘了一个深坑,将一鸥老道掩埋停当。
  然后面对土坟,默祝道:“师叔英灵不远,待小侄将事情真象查问大白之后,再来祭拜。”
  默祝罢了,展开身形,向终南方面疾奔而去。
  山径上人迹杳然,宗岳一路毫无顾忌地放力狂奔,不到盏茶时光,灵霄观便又巍然在望。
  宗岳一眼看到那座象徵终南派根本的巍巍道观,心里一阵感慨,忧思汇集万千。
  他想到,终南一派自开山祖师开山立派以来,传到自己已经是一十九代。创业唯艰,终南一派能在武林之中,昂然占得一位,都是由于历代祖师呕尽心血,竭尽智慧,所得到的结果,如今轮到自己,倘不能使终南一脉保住基业,则自己虽死也将不足以谢罪。
  宗岳望着那座金碧辉煌气势雄伟的灵霄观,感到自己的守成不易,责任沉重,不禁一阵悚然,暗晤下誓道:“此番回到派中,个人恩怨放之其次,掌门人名份放之其次,但涉及终南一派命运的事却不能丝毫放松,因此,我先要问明三花羽上的身份,他是否终南门下,只要他是终南一脉所传,我便可放过一步,劝其向善,光大终南门派,报雪派耻和先师血仇即可。如果三花羽士不是终南门下,则我今天就以清理终南门户为第一要务。”
  宗岳如此设想,显然他对一鸥老道的临终之言尚未尽信,至少还在疑信之间。
  因为终南为武林十大门派之翘楚,虽然掌门人天南剑客赵正令因身遭厄故,失去武功,隐居到星子山,但派中仍不乏名宿高手,如何就会让一个区区三花羽士,霸占全派而僭据掌门?这是多么令人难以相信的事?所以,宗岳采取慎重的态度,自有他的理由,三花羽士虽然坏到施毒害他的地步,但站在宗岳的地位,他还是不愿于此时此地,正当谋求团结武林尚且无及之际,自我阅墙,先起内哄!
  本来,宗岳亲受天南剑客授以紫金符令,传以掌门人的职位,他可以不作这些顾虑。但是,他没有忘记自己终南弟子的身份。他以全派的声誉与命运为重,虽然他的想法失之迂阔,却也正显出他为人的忠诚。
  宗岳缓缓地走到灵霄观前,当门而立。
  刚一立定,只见灵霄观内顿时纷乱一片,同时连续传出七声云板脆响。
  宗岳面对观门朗声叫道:“请告知代理掌门人,门下弟子宗岳门外邀见。”
  言犹未了,就听得观门之内叱喝连声,一连扑出四个中年道人,各执长剑,来势凶猛,四支长剑各走一式“独劈华山”,齐向宗岳当头袭到。
  宗岳断然没有想到自己如此只身空手,站在观门之外,邀见掌门人,竟会受到如此突袭。终南派素来光明正大,如何会无理妄为到这种地步?
  这一个意外,几使宗岳措手不及,而这四个中年道人功力也均颇不弱,身法极为快速,顷刻剑临当头,宗岳不及拔剑,只得一矮身形,巧化“落叶归根”,两臂上挥,双掌疾翻,“五阳掌”拍出五成真力,口中断喝一声:“胆敢偷袭!”
  这一声断喝未了,只听得“啪”地一声,紧接着一阵“呛啷啷”金铁交鸣,灰尘大作。那四个中年道人,竟然在这一震之间,撒手丢剑,躺在四下,动弹不得。
  宗岳情急之下,以“五阳掌”将四个道人击翻之后,心里也顿起一阵悔歉,自己与这四个道人,总是有同门之谊,出手不应太重。但是,也只怪他们无端偷袭,绝情寡义在先。
  宗岳向四周看了一眼,平和着语气,沉声说道:“仗众偷袭,不够光明,有愧为终南弟子。用之对待敌人,尚且不屑,何况我还是同门之人?我出手过重,也算是对你们一点薄惩。还不快去请掌门人出来,与我当面商谈么?”
  想是宗岳这一掌的威力,已将门里的人震慑住了,是以他说完话,竟然半晌没人答腔。
  宗岳不禁叹道:“终南一派如今不仅武林道德低落,而且俱都是一些怯懦之辈,历代祖师有灵,岂不要为之扼腕三叹!终南不幸,竟尔一至如此?”
  他暗自感慨万千地叹息了一阵,终又朗声喝道:“请代理掌门人出外相见,既然如此临事畏怯,又何必施狠毒手段于当初?畏首畏尾,何能代理一派掌门?”
  宗岳朗声喝罢,只听门里一阵嘿嘿冷笑,三花羽土已满脸不屑地从灵霄观内走了出来。在他身后,跟随着十几个人。
  三花羽士走出观门,相距宗岳五尺之地停下脚步,望着宗岳,冷笑嘿嘿,突然笑声一收,戟指厉声喝道:“姓宗的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寻来。昨天晚上你好不容易捡到一命,居然还敢阴魂不敦,这就休怪道爷赶尽杀绝,手下不留情了。”
  宗岳一听,不禁大为惊愕。
  三花羽士这一段话,那像是出自终南掌门人之口?如果不是站在灵霄观前,简直就像是一个绿林黑道人物,这如何不使宗岳为之惊愕不置?
  惊愕之余,宗岳暗自忖道:“想必是昨晚之事使他恼羞成怒了。一个代理掌门人竟然如此欠缺气度,胸襟狭窄,终南派的前途岂不可悲?”
  他心中想着,却仍旧不动声色,沉声说道:“我仍然称你一声三花师叔!昨夜之事,我也不再计较,今日此来,只想问你一句话。”
  三花羽士“哦”了一声,接着又呵呵大笑道:“昨夜之事你不计较?其实你就是计较又当如何?好,你要问什么就快问吧!免得上了黄泉路,犹难瞑目。”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十一章
上一篇: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