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2021-07-14 18:08:41   执笔人:秦红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七派小掌门同时摆头向北面杂树林望去。
  只见此时林中缓步走出一位竹笛横唇的八旬老人来!
  头发雪白,发须拂胸,眉浓似帚,目如蝌蚪,两颊高耸有如红苹果,慈祥中透着几分淘气;身穿一袭用青、黄、赤、绿、黑、蓝、紫、金、灰九种色布缝成的斑袍,头上顶着一个斗大的酒坛,背后背着一大包沉甸甸的东西,模样怪诞滑稽,是一位令孩子们一见就好奇而乐于亲近的“老玩董”人物!
  “啊!这个怪老人就是‘缺一神翁’?好厉害的轻功飞行术呀……”除了少林悟果小和尚之外,六个小掌门都在心里这样惊呼着。
  悟果小和尚抢步而出,合掌朝老人深深一礼道:“老前辈,您来了。”
  缺一神翁笑容满面,频频颔首,走到苍松下,手中竹笛往腰一插,取下头上的酒坛,又解下背上那一大包沉甸甸的东西放到地上,解开布结,顿时香味四溢,现出一堆烧鸡烤鸭炸鱼腊肉以及几样素菜等食物。
  老人拉平包布,又从怀里取出八只酒盅和八双竹筷,排成一桌圆席,一一酌酒已毕,自己踞中而坐,这才抬脸笑咪咪地环望七派小掌门说道:“孩子们,都坐下来啊!”
  悟果首先落座,宗岳第二个入席,其余五位小掌门不言不动,面现敌意地注视着缺一神翁,显然有某种原因使他们感到非常不痛快!
  缺一神翁微微一愕,又笑咪眯招手道:“孩子们,坐下来啊,坐下来吃啊!”
  五位小掌门依然不言不动,而且面上敌意更浓。
  缺一神翁头一歪,脸露迷惑不解的笑靥环顾他们半晌,忽然失声一啊,慌忙跳起来朝他们连连拱手道:“对!对!老朽太无礼貌了——诸位掌门人,请恕老朽年迈昏庸,不要见怪,这就请入席如何?”
  说罢,好像店伙计笑脸哈腰,拱手不已。
  五位小掌门这才满意的相视一笑,纷纷入席坐下,缺一神翁坐定后随即举起酒盅,笑吟吟道:“孩子们——啊不,诸位掌门人,老朽先敬诸位掌门人一盅,来!”
  仰脖一饮而尽,五位男掌门跟着喝下,病仙女古秋芸沾唇即止,散花女公孙小凤端着酒盅苦着睑道:“怎么办?我不会喝酒……”
  葫芦童牛千里瞪她一眼,卑夷道:“不会喝就随意,甚么场合了还鬼叫,真是乡巴佬!”
  公孙小凤大怒,竖眉尖叱道:“干你甚么事?要你来管!”
  缺一神翁慌忙伸手劝道:“不打紧,不打紧,不会喝酒就吃菜,来来,这只烧鸡,撕开,撕开……”
  酒过三巡,葫芦童牛千里抹抹油嘴,睑色一正,陡然站起朝缺一神翁抱拳一拱道:“在下黄山派牛千里,忝掌第十七代掌门,今日承蒙神翁请客,不胜……不胜……”说到此,忽然嗫嗫嚅嚅接不下去,看样子敢情忘了词令之故。
  玩铃童萧士麟扯了一下他的裤裆,仰头挤眼笑道:“不胜感激之至!”
  葫芦童怒视他说声“别打岔”,顿了一顿,继续说道:“不胜感激之至,因此,现在酒足饭饱之余,想冒昧请教神翁三个问题,不知神翁肯予赐教否?”
  缺一神翁低头紧抿嘴唇,似在拚命忍住大笑,过了片刻,方才缓缓抬起脸微笑道:“牛掌门人只管问,但先请坐下来如何?”
  葫芦童点头坐下,环扫众人一眼,面呈凝重又道:“在下要请教神翁的第一个问题是:神翁的名号如何称呼?”
  缺一神翁拿起一块鸡屁股,边啃边笑道:“在七位掌门人面前,老朽自称‘神翁’未免不礼貌,那——诸位掌门人就喊老朽‘斑衣吹笛人’好了。”
  公孙小凤摔掉一只鸡腿骨头,点头赞道:“斑衣吹笛人!好,这个名号有美感!”
  葫芦童斜眼冷瞥她一下,又朝缺一神翁抱拳道:“神翁误会了,在下请教的是神翁的尊姓大名!”
  缺一神翁沉吟有顷,摇头断然道:“老朽姓名久已不用,恕难奉告!”
  葫芦童不料他对自己堂堂的一派之尊如此不卖账,正要来个面色一变,拂袖而起之际,只见终南派的宗掌门人已含笑抱拳向缺一神翁发话道:“老前辈可以不说,但晚辈如猜得出,老前辈愿不愿承认?”
  缺一神翁似对宗岳特别重视,双目精光湛湛打量他一阵,然后含笑点头,意似赞许他有一身非凡的神功,缓缓答道:“宗掌门人但猜无妨,不过宗掌门人如是猜‘司马威’三个字,老朽现在就可以回答——”
  病仙女古秋芸立刻插嘴道:“错了,是么?”
  缺一神翁别脸望她,含歉笑道:“古掌门人猜得对,是错了!”
  宗岳心中不信,抱拳再道:“老前辈如是当年的‘十全老人’,务请赐告,晚辈有机密要事面陈!”
  缺一神翁目光一凝,跟着滑稽地咧嘴一笑道:“老朽虽不是‘十全老人’,但宗掌门人的‘机密事’难道就不能在此公开么?”
  六派小掌门一听宗岳有“机密事”要告诉“十全老人”,个个好奇之心大起,公孙小凤坐在他身右,这时忍不住用手肘碰他一下道:“喂,说出来大家听听好么?”
  宗岳觉得没有再守秘的必要,于是将当年自己师父“天南剑客赵正令”在邛崃山十绝谷目睹“十全老人”与“十绝魔君”较技,窥破他在石翁仲身上所做的弊端,师父乃自断心经,含辱偷生,意欲将此秘密转告“十全老人”,使其不必遵守约言退出武林之事说出。
  六派小掌门都不知道当年十派掌门人赴约之后,竟然还有一人生还,闻言惊奇不止,纷纷抢着问当时本派掌门人惨遭毒手的详情。
  宗岳不厌其烦又将师父所见各派掌门人罹难经过一一说出,最后转望缺一神翁道:“因此,晚辈以为,‘阴古希’既然以不正当手段取胜,‘十全老人’自无遵守约言之必要,老前辈以为然否?”
  不待缺一神翁有何表示,黄山葫芦童忽然一改冷峻的态度,振臂疾呼道:“对!十全老人应该重出武林,为世除害,为武林伸正义!”
  缺一神翁等他嚷完,睑露调侃笑意瞅着他接口道:“然后,将现在霸占十派的伪掌门消灭,再后,将你们几位流亡小掌门供上宝座,是不是?”
  葫芦童顿时满面通红,垂头呐呐道:“至少……至少他老人家也应该……应该出来领导我们几个孩子……”
  缺一神翁突然纵声大笑,指着他边笑边道:“哈哈,七位小掌门中你最会‘卖老’,也最‘老气横秋’,想不到‘尾巴’也露得最快,连‘孩子’两个字眼都供出来了,哈哈……”
  葫芦童羞得无地自容,一颗头直要点到地上。公孙小凤愈瞧愈高兴,不禁开心地笑道:“老前辈,您不要怪他,他的外号本来就叫‘糊涂童’嘛!”
  玩铃童听她辱及畏友,大感不平,指着她喝道:“放屁!他叫‘葫芦童’,草字头底下一个‘胡’字,‘芦’是芦栗的‘芦’,草字头底下一个‘卢’字……”
  缺一神翁笑得更厉害,仰头捧腹哈哈大笑,声如宏钟,劲浪震得松叶“飒飒”作响,纷纷飘坠下来!
  武当掌门北星小道士眉头微锁,朝老人举掌稽首道:“老前辈,无论如何,牛掌门人的话并没错——”
  缺一神翁笑声倏敛,眯眼瞄着他道:“这么说,‘十全老人’不出面,你们就一筹莫展了?”
  北星小道士碰了个软钉子,不由也红着睑垂下头。
  公孙小凤灵机触动,兴奋地接道:“老前辈,您比十全老人厉害,您来领导我们好了!”
  缺一神翁别脸瞧瞧她,又瞧瞧她身旁的宗岳,意味深长的微笑道:“公孙掌门人,你怕领导无人么?”
  公孙小凤会错了意,玉睑飞红,嘟起嘴扭扭身子,脸上的表情在说:您这么大年纪了还和晚辈开玩笑,好意思!
  缺一神翁却一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缓缓转望葫芦童正色道:“牛掌门人,你刚才说要请教三个问题,还有两个问题呢?”
  葫芦童恢复冷傲之态,仰脸冷冷道:“第二:神翁为甚么选在这‘七子山’请客,占我们的便宜?”
  缺一神翁颔颔首,环视众人一眼道:“认为老朽必须回答这个问题的人,请举手!”
  黄山葫芦童,昆仑玩铃童,武当小北星,长白病仙女,青城散花女同时举起右手,其中公孙小凤见宗岳没有举手,忙又放下。缺一神翁指着她笑叱道:“举起来就举起来,不准放下!”
  公孙小凤脸一红,吞吞吐吐道:“不,我没有听清楚……”
  葫芦童不屑地瞪她一眼道:“没有听清楚乱举手,糊涂!”
  公孙小凤鼻孔一哼,待要回嘴,缺一神翁疾忙摆手喝道:“不准吵嘴,都听我的!”
  环望举着手的五位小掌门一眼,接着微微一笑道:“老朽先请问五位掌门人一个问题,武林中每逢理由讲不清的时侯,该怎么办?”
  葫芦童面色一变,咬咬嘴唇毅然道:“武力解决!”
  缺一神翁含笑点头,上身徐转,面向丈五外那棵合抱大的苍松,举掌遥遥一切,“喀嚓”一响,树身应手而折,哗然往后倒去,断口处,平滑如削!
  七派小掌门惊得跳起,个个目瞪口呆望着断树说不出话来。
  缺一神翁淡淡一笑,抬目再望葫芦童道:“牛掌门人,最后一个问题是甚么?”
  葫芦童泄气地摇头道:“算了,没的说了!”
  缺一神翁似已知他心里的第三个问题,遂不再追问,招呼众人道:“好,现在大家快吃东西,吃饱后准备跟坏人打一架!”
  一语震动七派小掌门,个个双目一睁,公孙小凤听了刺激的话最兴奋,抢着问道:“谁?跟谁打架?”
  缺一神翁不答,转目望宗岳和悟果微笑道:“毛病出在你们两人身上。”
  宗岳悟果同时吓了一跳,齐声惊问道:“老前辈,我们出了甚么毛病?”
  缺一神翁想二广,摇头笑笑道:“反正不是拄么大不了的,待会你们就可知道。”
  公孙小凤焦躁道:“老前辈,先说出来听听嘛!”
  缺一神翁笑眯咪望着她,轻轻道:“公孙掌门人,一代掌门人的气派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看来你还没有做到啊!”
  公孙小凤心头一气,抓起一只烤鸭,使劲撕下一只鸭腿,闷声不响地啃起来。
  其余六个掌门人哪敢再发问,纷纷拿起东西来吃,个个装得满不在乎的样子。
  吃了一阵,长白病仙女忽然放下筷子,眸凝缺一神翁启唇道:“老前辈,今天这里好像少了三人?”
  六个小掌门闻言一齐停止吃食,抬目注望缺一神翁不瞬,因为这一问正是他们心里最关切的一个疑问。
  缺一神翁含着喜悦的眼光环视他们一阵,然后敛目轻喟道:“这正是当前最先要做的一件事,老朽不信华山、峨嵋、南海三派没有承继的人,但老朽奔走数次均未获得三派掌门人的下落,因此老朽才决定先邀请诸位掌门人来——”
  话到此倏地住嘴,举目凝望宗岳含笑不语,似在等着宗岳的反应。
  宗岳错愕一下,心中忖道:奇怪呀,我哪知道你“决定”邀我们到此的目的为何?你要我替你回答甚么……
  思忖未完,豁然警觉,挺身便欲站起,缺一神翁已摇手笑道:“坐着!坐着!用不着紧张,没有甚么大不了的。”
  少林悟果、武当北星也在这时听到声息,不禁张目惊呼道:“啊!来了下少人?”
  黄山葫芦童、昆仑玩铃童跟着怪叫道:“五个!来了五个!”
  宗岳微笑道:“不,来了六个!”
  公孙小凤立时接口叫道:“对!来了六个,其中一个很厉害!”
  古秋芸浅笑道:“现在距离此地只有十丈……八丈……六丈……四丈……二丈……到啦!”
  杂树林中“嗖嗖”连响,射出一僧一女和四个胖瘦高矮各俱特征的中年人来。
  一僧——十绝魔君的大弟子,霸占嵩山少林寺的伪掌门一统大师!
  一女——武林艳名秽声齐扬的女飞贼云七娘!
  一胖——面白无髭,身如木桶,手执一把描金摺扇,衣着华贵,若非面有邪气,很容易使人误作那类惯于寻花问柳挥金如土的公子哥儿!
  一瘦——脸色白里透黄瘦削如猴,身材细小,上唇蓄着八字胡,手握一根乌亮亮的蛇头铁拐,形态颇像一个沉疴病夫!
  一高——身高八尺,肤色黧黑豹头鹰眼,背插九耳泼风刀,是个标准的彪形大汉!
  一矮——矮如冬瓜,细眼蒜鼻,招风大耳,手提两颗重逾五十斤的流星锤,模样真是江湖上流浪卖艺的好材料!
  这六人甫一飞出树林,七派小掌门的耳朵里已钻入一缕低如蚊鸣的细语:“诸位堂门人,那个和尚是‘十绝魔君’的大弟子‘鲁东奇’;女的是他的姘妇‘云七娘’,胖的是‘巫山一害孙不邪’;其余三个是崂山三煞韩氏兄弟‘拦路煞神韩虎、摩天煞神韩豹、滚地煞神韩彪’;除了那个‘鲁东奇’老朽指定由终南宗掌门人对付不得有违外,余人悉听尊便,老朽这里看你们表演啦!”
  宗岳心知缺一神翁所以指定自己对付一统大师,乃是顾虑到少林悟果可能抢出为师报仇,而他绝非身怀“十绝阴掌”的鲁东奇之敌,故作此安排。当下立即挺身站起,举步朝林外六人走了过去。
  一统大师等六人刚飞出树林,一眼瞥见那棵被切断的合抱苍松,个个面色大变,满脸流露恐怖惊疑之色,目不转睛的打量着身穿九色斑袍的缺一神翁,脚下哪敢再越雷池一步。
  宗岳走到他们面前二丈之处停住,正要开口说话,忽见那个女飞贼云七娘转向少林伪掌门一统大师颤声道:“掌门大师,小妹任务已完,你现在就将录好的‘十绝阴掌’交给小妹如何?”
  一统大师恍如被惊醒似的霍然一哦,别脸望她道:“怎的,你现在要走?”
  云七娘装出很凄惋的样子道:“是的,你说你不能离开崔蝶仙……”
  一统大师面上闪过一丝狞笑,点点头缩手人怀掏摸,摸着摸着,猛然右掌暴出,一抬一拍,云七娘一声惨号,天灵盖业已碎裂,鲜血四溅,当场仆地气绝!
  此举大出众人意外,宗岳一愕之后,便已约略猜出个中梗概,心中甚替云七娘不值,也为一统大师的残酷手段勾起怒火,当即戟指暍道:“鲁东奇,你老远跑来此地受死,真乃天意,过来吧!’
  一统大师面呈杀机跨上两步,目光一闪缺一神翁,嘿嘿狞笑道:“小子,要死不难,你先说那老头儿是谁!”
  宗岳冷冷一笑,不答反问道:“你认为他会是谁呢?”
  一统大师又瞥一下缺一神翁,努力装出一付毫不为意的表情冷笑道:“当年的‘十全老人’已不得再出现武林,如果本座没有猜错的话,那真是骇人听闻了!”
  宗岳知他被那棵断树震住,内心恐惧已极,便决定吓唬他一下,微微一笑道:“当年‘十绝魔君阴古希’以卑下的手段取胜,你认为司马老前辈还有必要遵守那次的约言么?”
  一统大师惊怒交迸,不觉退后一步厉声喝道:“本座师尊一身神功举世莫敌,岂会用甚么卑下手段取胜,依你小子所言,他果然是‘十全老人’了?”
  宗岳负手仰脸轻笑道:“是不是都不必怕,反正你不值得他老人家出手,还是咱们来吧!’
  一统大师双睛凶光一亮,乌铁禅杖一抡,正欲步出,身后已闪出那个矮冬瓜“滚地煞神韩彪”,他提着两颗流星锤朝一统大师唱个喏道:“掌门大师,这小子让咱们来打发好了!”
  “了”字出口,双足一顿,活像一只蛤蟆跳到宗岳面前,一手抓住一颗流星锤,嘿嘿怪笑道:“小子,咱崂山‘滚地煞神韩彪’好久没吃人心了,快拔出你的剑来!”
  宗岳看他身长不及三尺,心起恻隐,回头笑向六派小掌门道:“诸位掌门人,你们那位有兴来和这个‘小弟弟’玩一玩?”
  公孙小凤大喊“让我来”,拔剑纵到韩彪跟前,手起一式“天女散女”疾点对方胸前五处大穴,一面娇叱道:“矮冬瓜,木掌门人今天叫你滚地不起!”
  滚地煞神韩彪勃然大怒,手中流星锤疾转猛舞,“呼呼”脱手打出,霎时与公孙小凤杀作一团。
  宗岳看一下公孙小凤在“青城万花剑”上的造诣,心中甚是佩服,正想再向一统大师叫阵,蓦觉眼前人影一闪,“摩天煞神韩豹”巳手执九耳泼风刀巍立身前,指着自己雷吼道:“小子,咱‘摩天煞神韩豹’来超度你,放马过来!”
  宗岳尚未开腔,半空已飞落昆仑玩铃童和长白病仙女,玩铃童一见病仙女出场,忙抱拳笑嘻嘻道:“古掌门人,我玩铃童对高头大马的最感兴趣,这一仗让给我如何?”
  病仙女敛纴还礼道:“萧掌门人请回,今天我们比你们先到七子山,大家还是按照次序来吧!”
  玩铃童搔搔头皮道:“可是都让你们姑娘家动手,太不好意思呀!”
  病仙女一指林边伫立着的“巫山一害孙不邪”和“拦路煞神韩虎”,浅笑道:“那边还有两个,萧掌门再不点一个,待会就没有你的份了。”
  玩铃童一想不错,手中竹棍疾挥,响起一片“叮铃铃”的金铃声,遥指林边的“拦路煞神韩虎”怪声怪气地唤道:“喂,那个瘦鬼,本掌门人摇铃驱煞武林一绝,快过来吧!”
  于是病仙女斗摩天煞,玩铃童战拦路煞,两起人立时大干起来。
  宗岳才待再向一统大师挑战,身后又飞出了少林悟果,武当北星和黄山葫芦童三人。宗岳连忙朝他们抱拳拱手道:“现在不够分配了,哪两位掌门人请退出好么?”
  少林悟果朝武当北星和黄山葫芦童合十道:“阿弥陀佛,北星掌门人和牛掌门人请让小僧一场如何?”
  武当北星忙稽首道:“无量寿佛,贫道今天这一架不打,有愧祖师在天之灵,尚乞两位成全则个!”
  黄山葫芦童仰脸翻眼道:“若有人说得出充分的理由,我葫芦童便让给他!”
  三人顿时相持不下,少林悟果忽然转向宗岳合十道:“宗掌门人,鲁东奇应该是小僧的,你请回吧!”
  宗岳大急,旋即转对武当北星和黄山葫芦童深深一拱道:“刚才长白古掌门人说得对,今天出场次序应以先到此地者为准,两位掌门人请让一让,得罪之处,待会自当陪礼!”
  北星摇头不肯,葫芦童仰脸如故,缺一神翁坐在酒席旁哈哈大笑道:“你们三位掌门人抢些甚么东西?厉害的人物还没出现呢,你们若害怕以后应付不了厉害的人物,现在直管抢吧,老朽在这里看谁最没胆量!”
  黄山葫芦董一听身形暴退,武当北星随后退出,两人回到酒席边坐下,等着厉害人物的来临。
  宗岳怕悟果向一统大师挑战,疾忙拔出长剑纵空猛扑一统大师,半空身形一顿,长剑搅处,使出“绝户剑”中的“天网恢恢”,荡起一片耀眼光网,疾如陨星向假和尚头顶点落!
  一统大师数日前曾在少林寺外见识过宗岳的“邪门”剑术,这会不敢怠慢,冷嘿一声,跨步横跃五尺,左手抡杖一舞,身形急转,右掌猛抬,直往宗岳胸膛拍去。
  宗岳早巳防到他会发出“十绝阴掌”,故尔左臂暗暗运聚“五阳神功”蓄势以待,此时见他一掌拍到,大笑一声,身躯凭空飘起三尺,左掌一缩一吐,迎着他的毛茸巨掌潇然挥出。
  两掌尚未接实,一统大师立感有一股炎热气流袭至,逼得自己阴功难聚,心头大惊,慌忙撤掌往旁斜飞出两丈开外。
  宗岳至此更加确信“五阳掌”足以尅制“十绝阴掌”,登时信心大增,当下索性收剑入鞘,扬掌追扑过去……
  七子山母峰于焉展开一场大搏斗,五派小掌门迎战五个邪道高手,各展奇学,但见十条人影兔起鹘落,暴喝清叱,刀光剑影,掌风杖声,翻翻滚滚,打得难分难解,热闹非凡!
  五派小掌门虽然功力和对敌经验稍差,但个个身怀一派绝学,个个好胜心切,没有一人愿意循规蹈矩的打,都是只攻不守,出手泼辣,形同拚命,因而居然个个抢尽先机,占尽上风!
  激战约莫两盏茶的时间,五个小掌门已个个胜券在握,眼看再加紧一阵就可大获全胜之际,蓦听得缺一神翁发出“传音入密”的细语急促地道:“诸位掌门人请速退,‘十绝魔君阴古希’到啦!’
  五个小掌门闻言同时撒手急退,紧张的一齐摆头搜视,果见此时树林外巳悄无声息的矗立着一位看年龄只有四旬左右的中年人!
  长眉细目,脸透莹光,有仙风般的骨格,也有惨绿如鬼的眼神,衣着华丽,似俗似道,不伦不类!
  一统大师等五人一见“神君”驾到,急忙跪下磕头,假和尚边磕边禀道:“师父,弟子因时间仓卒,未克亲返邛崃禀报,罪该万死……”
  十绝魔君两道阴惨锐利的光芒,紧紧盯着那个坐在酒席旁的缺一神翁,这时鼻中低低一哼,右袖微微一挥,示意一统大师等五人起立,然后掀掀唇角发出一阵低沉的阴声怪笑,举步缓缓朝缺一神翁逼过去。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十九章
上一篇:
第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