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2021-07-14 18:12:12   执笔人:高庸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听完宗岳的叙述,十公主长吁一声,低头不语,小云也螓首深垂,半晌无声。
  宗岳不禁奋然道:“十绝谷荼毒天下,人神共愤,如今大举出动,其中必有诡谋,难道你们有什么不便的地方,不肯出手除此恶獠?”
  十公主忽然一震,仰起面来,目光所触,顾大可、公孙小凤、悟果和尚等都定睛不瞬地注视着她们,每个人的眼中,几乎都满布疑问。
  她掀唇微微一笑,婉转说道:“论理这是铲恶除奸,义不容辞的事,可是十分不巧,我们此来另有一点私事,也必须赶在今天办好,只怕在时间上不能追随各位,共襄义举……”
  公孙小凤忙道:“阴家姐姐,咱们是一见如故,你们有什么急事,何妨也说出来,或许我们能先替你办好这件事,然后再同去……”
  十公主凄婉地笑道:“多谢公孙姑娘好意,但这件事必得我们自己去才行,诸位如能体谅我们私衷,就请把今夜动手的地方告诉我们,假如咱们的事情能很快办好,一定赶到那儿,聊尽薄力,这样可好?”
  宗岳道:“既然二位另有要事,那就不必劳动了。”
  十公主盈盈秋波飞快地掠过宗岳的面庞,凤目之中,似有晶莹泪光,柔声问:“宗兄生我们的气了?”
  宗岳笑道:“什么话,姑娘大德,尚未图报,这么话,就太把在下看成无知无识的小人了。”
  十公主长叹道:“如能附骥诸位,定是一件最快意的事,但不知那位姓武的住处在那儿?”
  公孙小凤脱口道:“听说就在此地北方不远一处农庄上。”
  十公主点点头,道:“只要时间赶得及,咱们一定要去的,时间既已不多,这就先行告辞。”
  公孙小凤依依不舍地执着“十公主”的手,低声道:“四更之前,镇北农庄,希望你们一定要来?”
  十公主有些激动,连连点头,又深情地望望宗岳,才和小云出店上马而去。
  公孙小凤倚在窗口,直到望不见两骑白马的影子,这才重同座位,兀自忍不住问宗岳:“你看她们会去吗?”
  宗岳不假思索答道:“阴姑娘豪爽大方,小云姐姐也是女中丈夫,她们既已答应,一定会去的。”
  公孙小凤抿着嘴笑道:“瞧你姐姐长姐姐短,敢情你跟她很要好是不?”
  宗岳脸上一红,触手摸着怀中那块乌黑小牌,心儿一阵跳,竟低头无言以对。
  幸亏斑衣神童嚷着道:“时候不早啦,咱们快吃饭,趁四更以前,先去古庙探它一探吧!”
  四人匆匆食罢,出得饭庄,天色已经黑尽,估计时间,大约总在初更左右,斑衣神童当先带路,领着三人,直奔镇北古庙。
  他们年纪虽轻,却各有一身本门绝传武功,迈开大步,那消半刻,便已驰出小镇,夜色凄迷中,斑衣神童扬手一指前方,树丛掩映之中,果然有座孤零破败的古庙。
  这时候,晚风拂动枝头,旷野间一片寥寂,只有那古庙隐隐闪露着几缕灯光,老远望去,极是惹眼。
  四人掠到近处,隐身眺望,见庙前一株奇高的槐树顶上,悬着一盏油纸密封的灯笼,光影昏暗,映着庙前败颓石像,丛生青苔,越发显得这庙宇的古老和败落。
  庙门是半掩着的,院子里时而传出一声低沉的马嘶。
  悟果喃喃道:“罪过!罪过?好好佛门清净地,变作狐鼠啸聚场。”
  斑衣神童笑道:“你是出家人,眼不见为净,咱们要进去看看热闹,你就在外面等我们如何?”
  悟果道:“如此甚好,公孙掌门最好也别进去,咱们在庙外等他们吧!”
  公孙小凤道:“为什么?怎么不能去?”
  悟果道:“你不知道,十绝谷门下所至之处,常有许多见不得人的丑事,你是女人,最好不去为佳。”
  公孙小凤冷笑道:“越是见不得人,我越要去看看。”
  宗岳也想起不久前在少林寺所见那惊心摄魄“姹女迷仙舞”,忙也劝阻道:“十绝谷中,尽是无耻之徒,姑娘冰清玉洁,还是不去的好。”
  公孙小凤虽然任性,却最当不得人奉承,听了“冰清玉洁”四个字,好像满心不快都被冰玉溶化了,笑道:“不去就不去,可是你们要快些出来,别让人家久等。”
  宗岳和斑衣神童应一声,双双旋身,一左一右,忽然轻轻“咦”了一声,一矮身子,隐在黑影之中。
  斑衣神童轻问道:“宗兄,什么事?”
  宗岳用手指着院中马群,低声道:“你看那两匹白马……”
  斑衣神童凝目而视,仍然不解,道:“不错,是两匹白马,有什么奇怪?”
  宗岳急声道:“你看看它们可像阴姑娘的坐骑?”
  斑衣神童心中猛可一动,但随即笑道:“白色马匹天下尽多,怎见得就是她们的?何况,她们是你的朋友,又怎会在这里出现,走吧,别疑神疑鬼耽误时间啦!”
  宗岳仍是半信半疑,细细看那两匹白马,竟然越看越像,便道:“咱们两人各查一方,以半个时辰为限,仍在庙外碰头。”
  斑衣神童点点答应,道:“但记住无论见到什么,都别沉不住气,咱们别在这儿动手,倒是先弄清楚他们和姓武的关系以后,再作定夺。”
  宗岳漫应一声,身形一长,捷如狸猫,掠登大殿屋脊。
  可是,就在这一瞬之间,再回头,却不见了斑衣神童顾大可的踪迹。
  宗岳骇然忖道:十全老人门下果然不同凡俗,这份轻身功夫,放眼天下武林,已经没有几人及得上了。
  他兀自不舍地再仔细看了看院子里那两匹白马,才沿着屋脊,轻登巧纵,向庙从淌下去了。
  行不多久,忽听脚下有一阵高敞的笑声。
  宗岳寻了一处亮瓦,伏身卧倒,向下偷窥,下面是间宽大的敞厅,向东一排长窗,壁上插着火炬,正中一张油漆斑剥的木桌后面,坐着一个年约二十一二的绿衣丽人。
  他一眼就认出这绿衣丽人,正是白天和师兄文士仪并骑驰过大街的女人,也就是十绝魔君座下三公主卞无邪。
  木桌两侧,一溜各有四五张交椅,左手第一把椅上,正坐着他那叛门杀师的师兄文士仪,右首第一张座位,却是个面目丑恶的披发头陀,头陀身边,便是公孙小凤杀母仇人——现今青城派假掌门人“七海毒蛟”蓝海臣,而文士仪的身边,却坐着日间觉得十分面熟的中年大汉,以及另一个英挺不群的负剑少年。
  此外男女老少,共有十余人之多。
  宗岳目睹师兄文士仪高居首座,心里便不禁无名火起,眼前仿佛又幻现出师父临终时的惨状,以及嘴角汩汩渗出的黑血……
  十余年同起同息的同门师兄弟,一朝成仇,这种遽然的转变,初时几乎使他不能适应,然而,这毕竟是真实的。
  文士仪啊文士仪,你叛师另投,情尚可宥,为什么一定要赶尽杀绝,勾结仇人,反回来杀死从小抚育我们成人的恩师?到底你的心是铁铸的?是墨染的?
  他越想越无法忍耐,咬牙切齿,缓缓探手,去抽肩后长剑。
  忽尔风声飒然,一只手轻轻指住他的剑柄,语声如蚊,轻轻在耳边道:“宗兄,小不忍则乱大谋。”
  宗岳猛回头,却是斑衣神童含笑立在身后,向他摇头示意。
  他废然叹息一声,低声问:“你可有所发现?”
  斑衣神童耸耸肩,用手指指屋下,细声道:“这些家伙正在开会,咱们别出声,仔细听听!”
  宗岳只得耐着性子,重新伏倒屋瓦上,凝神倾听下面的谈话。
  三公主卞无邪的声音说道:“………大致的分配如此,至于临时如有变故,进退仍由我施放号弹为准,总之,这件事经我明查暗访,足足五年,现在才算踩探实在,咱们是只准成功,不许失败,否则,神君座前,须知不好承受……”
  左首那披发头陀陡地立起身来,粗声道:“三妹何须这般谨慎,既然那厮只得老少两个,洒家前去,一刀一个了账,那东西岂不手到拿来!”
  卞无邪十分不屑地扫了头陀一眼,冷笑道:“假如有这样容易,神君也不会传下令谕,动员许多同门,又派我亲自主持指挥了。点子(对头)虽然只有老少两人,一则那老家伙功力未可忽视;二则千年寒冰所孕‘玄阴草”见风即化,怎能硬夺?再说,这东西乃是神君习练十绝阴功最高境界必须之物,旷世难觅第二株,你要是不遵号令,毁了宝物,这份责任,小妹可无法替你分担。”
  头陀听了这话,面红耳赤,讪讪坐下。
  卞无邪似乎意犹末尽,冷瞅着头陀又道:“六师兄武功胆量,小妹素所钦服,唯独这火爆脾气,却令人不敢苟同,师兄自己想想,要不是粗心大意,蛾嵋派焉能漏网留下祸眙?至今仍然查不出那小贼秃的去向?”
  这几句话,暗带讥刺,使那头陀又发了横劲,大声道:“三妹,你要愚兄怎样就怎样,何苦总拿这种话挤兑人,漏了祸胎的又不是洒家一个,十大门派,那—派没有漏网的残余呢?”
  卞无邪凤目一瞪,娇声叱道:“这是什么话?敢情你仗着我尊你一声师兄,便敢当面顶撞我的号令?”
  坐在头陀下手的“七海毒蛟”蓝海臣连忙劝道:“三妹快别生气,六师兄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此事关系恩师功行至大,他有几个脑袋,敢不听三妹号令。”
  回头又用肘撞了撞头陀,低声道:“六如师兄,快向三妹陪个不是,自己师兄妹,还不就是一家人么?这儿还有新入门的老弟哩,别叫他们笑话你啦!”
  那头陀觍觍腼腼重又站起来,朝上唱个肥喏,道:“洒家天不怕地不怕,除了师父他老人家,就怕你三妹子一个人,算洒家说得不对,三妹子当我在放屁得啦!”
  卞无邪仍是—脸寒霜,挥挥素手,道:“今天夜里你别去了,给我留在这儿守庙,你的任务,改由毕少凡顶替。”
  那坐在中年大汉侧边的英挺少年连忙立起,施礼道:“毕少凡敬谢三公主恩典。”
  卞如头陀气得不敢吭声,红着睑低头归座,面上犹有些悻悻之色。
  卞无邪凤目一转,又向文士仪道:“你是新入门同门之中,最得厚恩的人了,今天晚上务必要全力以赴,才不负我当初赠铃举荐你进入十绝谷的一番期许。”
  文士仪赶忙起立,满面堆笑道:“文士仪敢不如命,只是那姓武的老家伙武功既非凡俗之辈,公主可知道他的门派来历?赐示一二,以便相机应付。”
  卞无邪忽然浮现出一抹阴沉的笑容,缓缓颔首道:“问得好,问得好……”
  随即笑容一敛,粉颈微昂,似在思索什么,整个大厅中鸦雀无声,人人屏息静气,都等待着她如何回答?
  卞无邪突然不知何故,轻笑一声,道:“咱们虽然还没有查出他的师承门派,也难得见他显露武功路数,但却有一点,说来十分有趣。”
  众人全都一楞,文士仪忙道:“公王觉得什么有趣呢?”
  卞无邪螓首微仰,忽然摇摇头,说道:“现在且别说出来,等一会你见到那位武斌的时候,自然就会明白。”
  文士仪不禁略现失望,其实不止是他,甚至屋顶上的宗岳和斑衣神童都感觉十分失望,从她欲言又止的神情揣测,也许她所谓“有趣”,竟是包含着一件绝大的秘密。
  而且,这位三公主卞无邪年纪并不大,言谈指挥,居然练达非常,使人一望而知是个阴沉毒辣的厉害女人。
  宗岳从心底泛起一阵厌恶,正想潜踪离去,忽听卞无邪的声音又道:“七师兄和金庸总管的东西准备好了没有?”
  “金庸”两字一入耳,宗岳神情微微一震,连忙伏身再看,却见文士仪身边那中年汉子含笑起立,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纸包,另外一段墨黑色的线香,双手递给卞无邪,说道:“早已准备妥当,这包药粉,毒性最烈,别说服下肚去,便沾在皮肤上,也会立即腐烂见骨,所以有个名称,叫做‘见骨粉’,公主使用时务必要小心。”
  这段线香,乃是迷药,使用时不需亮火点燃,只消迎风幌动,即能自燃。”
  卞无邪伸手接了过去,笑道:“七师兄号称七海毒蛟,你又是赫赫有名的毒蜂,有你们二毒在一起,天下毒物都在掌中……”
  宗岳再听到“毒蜂”二字,恍然而悟,切齿暗道:“毒蜂金庸!好呀,难怪你那么面熟!”
  他一怒之下,腾身而起,掌上力量略大,“嚓”地轻响,登时压碎了一片屋瓦。
  斑衣神童慌忙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两人一齐长身,掠过另一栋屋脊,就在这刹那,大厅上灯火立时尽熄,呼叱连声,几条黑影,已经穿窗而出。
  宗岳紧紧握着双拳,切齿低声骂道:“金庸!金庸!如今让我认出了你的面貌,迟早叫难逃我宗岳的手心……”
  但斑衣神童却不待他说下去,拉着他径自飞身掠出庙墙。
  两人飘落墙外,宗岳忽又轻轻“咦”了一声,霍然停步,沉声道:“顾兄见到院子里那两匹白马吗?”
  斑衣神童诧道:“怎么样?”
  “那两匹白马好像已经不在马群里了……”
  “管它在不在,咱们快些离开要紧。”
  他们前脚跨进林子,庙墙上嗖嗖连响,已出现一大群人影。
  公孙小凤和悟果蹑足迎上来,低声问:“可曾见到什么?”
  斑衣神童扬扬手,道:“现在别问,咱们尽快赶到农庄去,千万不能走在他们后面。”
  四个人悄悄穿林而行,离开了古庙,倒未发现有人追赶,行约十余丈,宗岳突然低声问公孙小凤道:“你们躲在林子里,有没有看见两骑白马,从庙里出来?”
  公孙小凤道:“有啊!马上是两个女的,一个穿绿,一个穿红。”
  “你看清了她们的面貌?”
  “这倒没有,她们都用纱巾掩着脸,低头匁匁去了。”
  “唉!”宗岳跌足道,“难道真的是她们——!”
  “谁?你说她们是谁?”
  宗岳却又摇摇头:“也许不是,咱们快些,等一会自然明白。”
  公孙小凤茫然不解,看看斑衣神童,又望望宗岳,小嘴一翘,低声嘀咕道:“瞧你们这份神秘样儿?说话吞吞吐吐,早知这样,我也该进庙去看看——”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二十二章
上一篇:
第二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