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2021-07-14 18:19:37   执笔人:范瑶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要知他来时已经晕厥,此刻一旦熟悉了自己环境,当然觉得新奇,十数日来的积郁一扫而尽,信步而行,目光巡视中,忽见一条甬道。
  这甬道就是通向山神庙的通路,但宗岳并不知道,好奇之下,立刻向甬道中走去。
  甬道中漆黑一片,他因功力仅恢复二成,无法透视黑暗,只能慢慢摸索前进。
  渐渐他觉得地势渐高,这样迂回摸索过百丈光景,始达洞口。
  钻出洞口,赫然是座山神庙,宗岳巡视这座荒庙,不知是到了什么地方,正想走出庙外,蓦地耳边隐闻衣袂飘空之声,心中一惊,忙一闪身,退至山神像后。
  身子立停,探首一望,只见一条人影,直射庙中。
  人影一定,现出一个高大威掹的长髯老者。
  只见池狮口虎鼻,双目精光如炬,目光扫采间,犹如溜光—般,背插一支长剑,手中提着一个包裹。
  就在这黑衣老者停身后不久,庙外划空响起一声轻啸,余音未落,又是一条人影,掠落门口,是一个青衣短衫的赤脚老者。
  这后来的人,秃头圆睑,身裁竟比先到的黑衣老者,差上半截,二人相比,使人感到青衫老者特别枯瘦矮小。
  隐在暗中的宗岳却暗暗吃惊,他想不到荒庙之中,竟来了这等武林高手,这二个高手是谁?来此目的何在?
  尤其那青衫老者身无兵器,但以刚才掠落的身法速度来说,丝毫不弱于黑衣老者,宗岳年轻识浅,恁地也摸不透这二位老者的来历。
  他这边心中暗自猜测,庙中的黑衣老者一见青衣老者,身形微退,便已贴身在山神像前了。
  只因正好背对宗岳,宗岳的视线立刻被遮,但他鼻中却闻到一股血腥之气。
  宗岳心中方自一惊,已听到青衫老者呵呵一声大笑道:“好地方!好地方!怎亏你找得到的,此地的确再清静也没有了。”
  言下充满激赏之意。
  宗岳心中“哦”了一声,暗忖:“看来这二人一定是朋友……”
  下面尚未想下去,蓦地发现那股血腥之气,竟是从黑衣老者左手提着的包裹中发散出来,立刻又怀疑地忖道:“这是什么东西?”
  他细察黑衣老者手中包裹,因包封严密,无法看出端倪,于是猜测道:“难道包裹中是杀死鸡鸭不成?”
  这刹那之间,只听到黑衣老者也敞声大笑道:“瘦鬼,这几天来你一直冤魂不散,其实老夫倒并不是怕你,只是身系要务,无暇与你料缠,难得有这块地方,今天乾脆就与你一了百了吧!”
  这番话一入宗岳耳朵,心中又是一愕:“想不到这二个竟是敌人?”
  只见青衫老者步履沉重地走近几步,又是一声大笑道:“对,对,在这地方能一了百了是再好没有了,反正我老头子要再这样活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不如与你争个胜负,成者为王,败者为鬼,来得乾脆一点。”
  黑衣老者倏然唰地一声,飘出三尺,旋身与青衫老者,对面而立。
  宗岳眼前阻碍一去,这才看清楚青衫老者此刻位置已在庙当中,与黑衣老者刚才站立位置,相距不过五尺远近。
  宗岳心中暗暗吃惊,他年纪虽小,却已习得旷古绝学,身为武人,自然知道黑衣老者倏然幌身飘闪的道理,何况此刻黑衣老者,双目如炬,神色凝重,对青衫老者,紧紧注视,显然是防青衫老者突然出手之意。
  那么,以此来说,青衫老者手无寸铁,必是掌上功夫有惊人之处,才致黑衣老者慎慎戒备。
  以青衫老人那笑嘻嘻圆圆的脸,表面上看来如生意人一般,令人感到亲近,竟能使威猛无比的黑衣高大老人如此心生戒意,这发现颇使宗岳不解,因此,他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益发想知道这二人究竟是善是恶,及在武林中的名号。
  这刹那,只见黑衣老者右手探背,呛地一声,长剑已经出鞘,黑黝黝的山神庙中,立刻闪起一道寒光。
  接着黑衣老者狞笑一声对青衫老者道:“也好,老夫就剑下超生,送你去见阎王,省得你像鬼魂一样,日夜跟着老夫。”
  长身一探,剑凝光电,向青衫老者分心刺去。
  青衫老者蓦地大喝一声道:“慢来,先把话说清楚,要打闷仗,我老头子却不想奉陪。”
  喝声中,身形微闪,反手一掌,将袭身长剑剑脊震开。
  黑衫老者抽剑退身,冷笑道:“有什么话快说!”
  青衫老者哈哈一笑道:“你要打,何不先把手中包裹放下,好好打一仗定个输赢。”
  黑衣老者冷冷道:“这个不劳关怀。”
  青衫老者又是一笑道:“你错了,我老头子千里追踪,还不是为了你包裹中的东西吗,否则又何必半夜三更,跟你到此,与你动手?”
  宗岳见黑衣老者刚才出手,虽仅一招,已窥得那剑上功夫,奇诡凌厉不凡,尤其那青衫老者赤手空掌,反击的一招,更是绝妙人寰,正自暗暗凛骇,此刻闻言,恍然大悟,原来这二个老者所争者,竟是包裹中带有血腥气味的东西,包裹中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宗岳刚才推测包裹中必是鸡鸭,此刻不由又迷糊起来,因为,这等高手所争的如说是一颗人头,岂非说不通么?
  只见青衫老者继续道:“如今依我老头子意见,你不如放下手中包裹,好好相搏一场,谁胜谁取走包裹,公平简易,你看如何?”
  黑衣老者脸色蓦地变得阴沉无比,厉声道:“郑老匹夫,尔休打什么主意,我邵禹铭为此甘冒危险,不顾性命,岂能容你威胁谋取,再不识趣,休怪老夫剑下绝情。”
  青衫老者仍然笑嘻嘻地道:“你以为凭手中剑能赢得了我?”
  黑衣老者鼻中一哼道:“当年十绝魔君未出世之前,十大门派中用剑的占大多数,但对老夫的飞云三十六式依然不敢轻视,你郑因老匹夫虽以九九岳家散手灭震黑白二道,嘿嘿,如说与老夫相搏,怎能讨得好去?”
  这—说出武功来历,山神像后的宗岳立刻大吃一惊。
  他虽年轻识浅,但在星子山时曾听师父泛论过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知道“九九岳家散手”及“飞云三六式”这二门奇学,前者是千里独行笑面神郑因的独门手法,后者则是无影神龙仗以成名的剑术。
  这二人自十绝魔君出世后半年归隐山林之后,江湖上再也未见到这二人的影踪,想不道今天却在此出现。
  以二人功力,的确不啻一个门派,为了什么东西,竟在此起衅呢?
  只见青衫老者嘿嘿一笑道:“你邵禹铭既不害怕,何不各凭功力一赌,为什么却紧抓着包裹不放!”
  “无影神龙”邵禹铭目光一转,道:“你笑面神有名的诡计多端,我岂能中你奸谋。”
  千单独行笑面神郑因大笑道:“假如你不是怕我,愿以功力相博,我倒有—个计较,可免除你的顾虑。”
  “无影神龙”冷冷道:“什么计较,如果可行,老夫极愿接受。”
  千里独行笑面神道:“我们先找一个证人,你将手中包裹交给他保管,由他在旁公证输赢,你看这办法如何?”
  “无影神龙”嗤了一声道:“在这荒山之中,深更半夜,到那里去找人为我们公证,何况公证之人,必须也要是武林人物。”
  千里独行笑面神道:“有!有!假如没有,我又何必提出这种建议。”
  “无影神龙”邵禹铭道:“人在那里?”
  笑面神郑因目光向山神像后一飘,正要说话——
  山神像后宗岳心中一惊,知道行藏已经暴露,正想挺身而出,蓦地,庙外响起一声银铃般的笑声,一条人影如电而入,口中道:“我来做证人如何?”
  话落人停,竟是一个年华约双十左右的绛衣女子。
  只见她身裁玲珑,面貌姣好,虽在黑暗中,仍然艳光照人。
  这少女的骤然出现,不但使宗岳一怔,无影神龙及千里独行笑面神也都神色一惊。
  但当看清对方是个少女时,笑面神倏然敞声一笑道:“好极,姑娘自愿充任证人,谅必潜伏庙外很久了?”
  绛衣少女微笑点头道:“不错,在好奇之心驱使下,自愿现身为两位解决难题。”
  她面对江湖中极少现身的这二大高手,竟能从容而言,丝毫不惧。
  “无影神龙”邵禹铭目光一转,道:“姑娘潜伏庙外这么久,老夫竟未能觉察,想必师出名门,能够报出师门名号么?”
  绛衣少女道:“老丈只是专心对敌,至一时疏忽而已,小女子怎敢当得谬赞,至于师门,说了徒使人顾忌,不如待事后再奉告二位不迟。”
  宗岳见少女词锋圆滑,讲话不着边际,不由暗忖道:“这二位老者行止固然异常,但这少女言行更为诡秘,十绝谷近在咫尺,莫不是魔君门下人物?”
  他正暗自猜测,蓦然耳中响起一丝急遽的语声:“隐在山神像后的朋友,助老夫一臂之力如何?等下包裹落在那女娃手中,你可趁隙抢下交给老夫,包有你的好处,现在快屏息静伏,鼻息太重,邵老匹夫等下不难发觉你……”
  宗岳心中一愕,忙微摒气息,目光微瞥,只见千里独行笑面神正向自己这边挤了挤眼。
  他听了郑因以真气传音的话,心中不由犹疑起来,不知是否应该帮这个忙……
  却见无影神龙听完绛衣少女之言,目光一转,道:“姑娘不肯说出师门名号,竟然能发觉老夫在此,对你来历,老夫更有深究之必要。”
  千里独行笑面神哈哈一笑道:“邵禹铭,你何必节外生枝,别说别人不知道内情,就是知道,你包裹中的东西,除了咱们有用外,别人见了丢都来不及,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无影神龙沉思片刻,道:“也罢,看来你郑因今夜不死是不想走了。”
  说到这里,目光一瞥绛衣少女道:“姑娘是否能够秉公作证,不偏不倚?”
  绛衣少女娇笑一声道:“这点邵大陕但请放心,我与双方皆无渊源。”
  笑面神笑着接口道:“对,对,这位姑娘之言不错,邵兄不会以为是我老头子事先约好的吧?”
  他因心中另怀机心,神色甚为得意。
  无影神龙城府虽然深沉,却恨笑面神一味纠缠,心中早起杀机,微一锉牙,对绛衣少女道:“既然如此,姑娘就请接下包裹,但希姑娘刃勿另怀贰心,否则,老夫长剑绝不饶你!”
  他打量少女年龄不过双十左右,武功绝不会有多大成就,故而决定先解决了笑面神再说。
  但谁知这位少女竟是大有来历的人,功力虽无这二名高手深厚,却也不在他们二人之下哩!
  而且她之所以自愿冒险充当证人,也是因为以为这等高手所争,必是什么奇珍异宝,心怀劫夺之心,岂是真心作证。
  此刻见无影神龙已经应允,连忙笑哈哈地莲步轻移,走前几步,接过那只包裹,口中道:“邵大侠多虑了,奇珍异宝尚不在我姑娘眼中,更何况其他。所以充任证人,只是想一睹二位绝学而已。”
  无影神龙这时包裹脱手,再不多言,一声暴叱:“郑老匹夫,现在老夫就遂你心意,先吃我一剑!”
  剑划轻啸,银光一闪,二点银星,已袭到笑面神郑因胸前。
  千里独行笑面神大喝道:“好剑法,你也试试老夫的金刚掌力!”
  身形一闪,人如流水一般,滑出二尺,左掌一反,斜劈一掌,直挂邵禹铭右肩。
  掌风如涛,威力竟然不亚于长剑,尤其飘闪之诡疾,显得他轻功的造诣,高人一等。
  这一认真相搏,互存杀机,形势与前大不相同,瞬眼之间,二人已过手十招。
  黑暗中,只见无影神龙长须猬竖,剑剑如风,银光滚滚,着着向笑面神要害进攻。
  表面上看来,这瞬息之间,千里独行笑面神已陷入危机之中,可是仔细—看,笑面神郑因,身躯在剑光中,左摆右闪,掌掌如涛,丝毫没有败象。
  这—场恶斗,看得宗岳惊心动魄,竟忘了刚才干里独行笑面神郑因的话。
  —旁的绛衣少女全没有注意二人的生死恶斗。她量了量包裹,左手并指如戟,戳破包裹,忽然—声尖呼。
  突然的尖呼声使宗岳—惊,移目一瞥,只见绛衣少女玉容失色,黛眉微皱,包裹脱手落地,扬声道:“二位慢点动手!”
  恶斗中的“无影神龙”及千里独行笑面神倏然身形齐退,双双眉头—皱,邵禹铭沉声道:“女娃儿,你做什么?”
  语声未落,笑面神郑因蓦地一声长笑,身动如电,倏然向地上的包裹抓去。
  “无影神龙”神色大怒,长剑一划,横截而至。
  这—招奇快无比,他行动略慢,但似乎已用上十成功力,竟然使笑面神缩手横退数步。
  绛衣少女—见二人对包裹中的东西竟然如此重视,秀眸—转,倏然俯身拾起,娇笑一声,道:“想不到二位生死之争的东西,竟是一颗人头,倒是出我意科之外,但不知这颗血淋淋的人头,对二位何以如此重要,能否见告?”
  无影神龙脸色一寒,沉声道:“姑娘只是作证人,老夫劝你还是少打听这件事。”
  笑面神郑因敞声一笑道:“对,对,姑娘就是知道了也没有什么用处。”说着目光狠狠向山神像后一飘,嘴唇微动,宗岳已听到一丝语声道:“朋友,刚才你怎不帮老夫的忙?”
  宗岳一听二人所争的包裹中,竟然是个人头,不由骇然一怔,觉得其中大有文章,此刻闻问,正不知如何作答,却见绛衣少女倏然仰天大笑起来。
  银铃般的笑声中,充满了不屑和得意……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三十一章
上一篇:
第二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