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2021-07-14 18:20:57   执笔人:范瑶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倏见胡月姣不屑地一笑,道:“原来是十全老人,失敬失敬,听家师说,老丈昔日于十绝谷败于家师之手后,曾誓言不出江湖,如今怎地倏然驾临?”
  十全老人微微一笑,尚未出言,宗岳已忍不住心中怒火,大喝道:“无耻!无耻已极!”
  胡月姣脸色一变,娇叱道:“你骂谁?”
  宗岳嗤了一声,冷冷道:“我骂你。”
  胡月姣喝道:“十绝神君正到处查你下落,你尚敢出言不逊,看你活得不耐烦了!”
  宗岳哈哈大笑道:“你那义父十绝魔君更是无耻,想当年他取胜十全前辈,如凭真正功力,还有可说,但他凭的却是卑劣伎俩,在石翁仲上搞鬼,这还有什么威风可言。”
  胡月姣一怔,倏又冷笑道:“当年之事,你我尚在襁褓之中,难道你亲目所见!”
  宗岳冷笑道:“我虽没有亲眼见到,但家师却是亲目所睹,不信你可以去问你那老贼师父!”
  胡月姣蓦地怒叱道:“小子胡言,先吃我一掌!”
  叱声中,掌式一圈倏吐,五阴玄功已骤发而出,向宗岳全身罩去。
  在这刹那,十全老人一声沉喝:“住手!”
  身形一闪,已站在胡月姣与宗岳当中。
  胡月姣挟怒出击,一看十全老人以身相挡,心中暗想,先杀了你这老不死的也是一样!
  心中想着,掌力已然顺势而下。
  嘭地一声,一掌正击在十全老人前陶,可是奇事立即出现,只见胡月姣一声惨呼,蹬蹬倒退,捧着手,睑色苍白,叫痛不迭。
  十全老人冷冷一笑,道:“不是老夫已有不出手的誓言,你今天休想活命,还不快滚!”
  胡月姣一掌五阴玄功,受到反震,已受伤不轻,知道自己功力与对方一比大差,闻言如蒙大赦,一声不响,身形一掠,冲出庙外,瞬息消失于黑夜之中。
  无影神龙及千里独行笑面神见状神色一凛!暗呼:好功力!
  只见十全老人,目光一转道:“二位所争经过,老夫早已明白,邵大侠冒险奏功,老朽万分钦佩,唯郑大侠巧取豪夺,就不是老朽所敢苟同的了。”
  笑面神郑因脸色一红,尚未开口,十全老人又道:“十绝魔君横行江湖,武林多事之秋,二位功力不俗,老朽要奉劝一句,切勿再自相残杀了。”
  这番话说得诚恳已极,笑面神脸色倏青倏白,蓦地,他把手中包裹一丢,抱拳道:“老丈一席言,我郑因敢不听从,‘乾天纯阳丸’我老头子自知无缘,不要也罢,现在请恕先走一步。”
  他被十全老人之言所感动,话声一落,人已如烟掠起,消失庙门之外。
  十全老人不禁赞道:“闻过知改,善恶分明,郑兄前途无量。”
  他说着,已缓步走近包裹,俯身将之拾起,解开一看,点点头,复又把包裹扎好。
  无影神龙已着急道:“老丈谅必已看清包中人头了。”
  十全老人微微颔首道:“不错,正是天南一怪人头。”
  无影神龙道:“老朽已履所诺,现请老丈将‘乾天纯阳丸’赐下,以应互约之言。”
  十全老人微笑道:“我陆岩疆向来言出必践,何况邵大侠已为老朽除了一害。”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只锦盒,伸手递了过去,接着道:“盒中即是‘乾天纯阳丸’,是老朽师门历一甲子所练之奇药,现在送给邵兄,聊慰苦劳。”
  无影神龙邵禹铭神色大喜,慌忙还剑入鞘,双手接过锦盒,打开一瞥,见—颗龙眼大的火红药丸,红光流转,奇香扑鼻,令人神清气爽。
  他阖上盒盖,谨慎放好,一揖道:“蒙老丈赐此奇宝,邵某先行谢过,请容先走一步。”
  十全老人神色一整,缓缓道:“邵大陕慢走,老朽还有话说。”
  无影神龙停步道:“老丈还有什么吩咐?”
  十全老人道:“乾天纯阳丸,集灵药千种,聚化三阳主火,性烈无比,邵大侠可知服法?”
  无影神龙一怔,道:“老朽倒未想到这点,老丈请指教一二。”
  十全老人淡淡一笑,道:“常人如不知服法,服下这粒药丸,立刻七孔喷血,血脉暴裂而亡,邵大侠不明内情,如因此而亡,岂不是老朽的罪过么!”
  无影神龙闻言一震,取出药丸,怔怔而视,一时茫然。
  他想不到服食“乾天纯阳丸”还有一番讲究。
  此刻,他呆了一呆,忙道:“如此说来,怎样才能服用?”
  十全老人微微一叹道:“当年师门制此练丹,原是预备给老朽增加功力,其所以留到现在,是因始终找不到另一种药草!”
  无影神龙道:“什么药草?”
  十全老人道:“那药草禀天地至阴寒之气,长于王屋山之脊,名叫玄阴草,同时服之,才能调和纯阳丹之烈性,功力倍增,达到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地步,可惜老朽云游三年,迄未找到那棵奇草,唉!如今赠于邵兄,还望好自为之。”
  无影神龙哈哈一笑,道:“灵药奇宝,全凭机缘,只要有地点,老朽尽此余生,也要找到。”
  他这番话的语气,说得坚决异常,令人感到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改变他的心意。
  但话声甫落,却忽闻宗岳一声长叹道:“邵老丈如此坚决,恐怕要更加失望了!”
  无影神龙一怔道:“少侠何出此言?”
  十全老人也诧然道:“这位小哥难道你知道王屋山的玄阴草,已被人取去?”
  宗岳微微一叹,道:“不瞒二位前辈说,玄阴草已被小可服下。”
  无影神龙全身一震,目光灼灼注视宗岳,充满了失望与惊诧。
  十全老人也是一怔,怀疑地望着眼前少年,不知他的话是真是假。
  宗岳目光一转,知道假如不解释一番,实在无法令人相信,于是将十绝谷抢夺玄阴草的经过,简约地说了一遍。
  听完这番叙述,无影神龙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宗岳能够领受到他那声叹息是包涵了多少失望与灰心。
  无影神龙叹声—落,喃喃道:“想不到老夫一番辛苦,完全白费。”
  他瞥视了一下手中锦盒,摇摇头道:“能看而不能吃,要它又有何用,又有何用!”
  语声甫落,十全老人却哈哈一声大笑,道:“邵大侠,你既无用,何不成全这个娃儿!”
  无影神龙沉思片刻,叹道:“也罢,老夫所以要得到此丸,原想东山再起,与十绝谷魔头一事雄长,如今,唉!壮志难酬,只能等待来世了。”
  说完,锦盒已经脱手,向宗岳射到。
  宗岳接住锦盒,忙道:“小可无功怎能受禄……”
  话尚未说完,只见无影神龙身形一闪,已消失于山神庙外。
  宗岳一怔,转眼望望十全老人,正不知如何自处,却见十全老人一笑道:“无影神龙既然好意相让,你就收下吧,来,来,老夫还有话问你。”
  宗岳倏然拜下,道:“晚辈宗岳,奉师命下山之日,即到处寻找前辈下落……”
  十全老人忙扶起宗岳道:“一代掌门,大礼老朽不敢消受,但不知令师是谁?”
  宗岳脸上立刻现出一片悲痛之色,低声道:“家师终南十八代掌门赵正令。”
  十全老人哦了一声,叹道:“当年十绝谷之会,耳闻十派掌门,全部遭劫,想不到令师竟还未死。”
  “家师当时因为身怀五阳真经,并想将前辈受欺真相公布江湖,故自残心经,苟全图存,但是……”
  他语声至此,已是呜咽不能成声,断断续续地道:“他老人家现在已经仙逝了。”
  十全老人叹息道:“世无不死之神仙,少侠应力图振作,切勿作无谓之悲伤,不知令师要你寻找老夫,是为了何事?”
  宗岳恭敬地道:“家师昔年参与邛崃十绝谷之会,洞悉十绝魔君阴谋,苦于无法找到前辈相告,为恐前辈一生受欺,故临终命晚辈务必找到前辈,说明当年十绝魔君暗弄手脚真相。”
  十全老人微微一叹道:“这点老夫当初已经怀疑到,事后便全部明白了。”
  宗岳俊目闪光,道:“前辈既已洞悉十绝魔君的鬼蜮伎俩,怎地不再找那魔头一搏,替武林伸张正义?”
  十全老人摇摇头道:“你要知道,老朽当时功力与阴古希只在伯仲之间,纵胜一筹,也是有限,既不能制他死命,找他又有何用?”
  宗岳闻言先是一怔!旋即觉得十全老人的话,未始没有道理,于是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又道:“另有一点,晚辈从五阳真经中得知十绝真经传自十全仙翁,前辈号称十全,是否另有所本?”
  十全老人皱眉道:“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宗岳沉重地一叹道:“晚辈误服玄阴草,一身功力尽失,虽习得五阴玄功一、三、五篇,却因无法贯通七、九二篇,至今尚未全复,如前辈与十全仙翁确有渊源,便可有以教我。”
  十全老人目光一亮,道:“这么说,你已修练过五阳真经了?”
  宗岳恭顺地道:“蒙先师栽培,勉能皆诵。”
  十全老人注视宗岳半晌,这才长叹一声道:“刚才我还在奇怪,玄阴草至寒至阴,只适于习阴功之人服用,而你竟然没被僵死,原来竟是身具乾天纯阳真力,唉,魔焰日猖,看来武林拯救有望。”
  说到这里,目光一闪道:“你与令师俱皆猜测得不错,老朽与十全仙翁确实颇有渊源,号称十全,也是仙翁所赐,现在我可成全你。”
  宗岳大喜道:“前辈成全,终生感戴。”
  十全老人倏然一伸手道:“你将‘乾天纯阳丸’还我!”
  宗岳恭恭敬敬地双手奉上锦盒,十全老人一叹道:“此丸暂留老夫身边,待你两仪真气功成之后再行服用,这‘乾天纯阳丸’虽能助你恢复原来功力,却也能使人功力无法大成,目前主要的是你能习得五阴玄功七、九二篇,尽行吸收本身体内的玄阴之精,阴阳互济,再服下此丸,则天下少你敌手!”
  说到这里,眉头一皱道:“五阴玄功普天之下,唯十绝谷人物通晓,你从哪里习来的?”
  宗岳知十全老人怀疑,忙将经过情形详细叙述,十全老人这才满意地点点头,道:“好,事不宜迟,我们找一个地方,待老夫传你五阴玄功口诀!”
  宗岳正要说出韬光洞,蓦地;——
  庙外响起一声厉啸,十余条人影,如电掠向庙中。
  宗岳心中一惊,目光一瞬,只见庙门口已站着男女不等十余个手执长剑的武林人物,为首一人,白脸细眉,文士装束。
  他,不是别人,正是江湖中的第一大魔头十绝魔君。
  只见十绝魔君目光如冷电一扫,倏然仰天长笑道:“十全道友,咱们又见面了!”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三十三章
上一篇:
第三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