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2021-07-14 18:23:48   执笔人:丁剑霞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时令十月,节届初冬。
  约莫晌午时分。
  在陕南古道上,正有两骑骏马并辔而行。
  其上各坐一位少年,全都生得神凝秋水,色丽春花,宛如金童玉女一般。
  最是他们,一个穿蓝,一个穿白,轻裘缓带,虽然论年龄,顶多不过十六七岁,但却人人意态轩昂,顾盼自豪,满像个大人气概。
  也不知是谁家这样一对好儿郎?
  只见蓝衣少年,忽然侧顾同伴一笑道:“素妹……”
  “又来了。”白衣少年立刻亮声截住。
  蓝少年连忙改口道:“棠弟……”
  “这才是嘛!”白衣少年含笑点头,勒马徐行,问道:“岳哥,怎的你老是改不过口来呢?”
  蓝衣少年俊眉一扬道:“其实咱们此行光明正大,何必无端自我别扭,改什么妆呢?”
  又凝视微笑道:“再说这条路上,荒凉无人,偶尔说上一两句真话,也不妨事呀!”
  他们是谁,读者诸君当已胸中雪亮。
  孔素棠闻言,不由小嘴一撅,佯嗔道:“只怕不见得哩!”
  并倏地丝鞭前一指道:“喏!那厢不是有人来了么?”
  但觑半里之外,果然有匹马,如飞驰来。
  似乎也是一对少年男女。
  同时更见不远道旁,突然闪出一个手横铁杖,浓眉凶眼,秃头胖大和尚,拦住来人,仰天一阵怪笑道:
  此山是我买,
  此路是我开。
  有人经此过,
  要看佛爷金口开不开。
  宗岳听得暗中一惊!
  尤其那男女二人,骤见凶僧,慌不迭勒住坐骑,相顾失色。
  胖和尚见状,又狞笑道:“尔等逃的了么?”
  且陡然一声断喝道:“识相的,快自行滚回,静待午时三刻全家归西,免得佛爷一个一个的超度!”
  这恶僧好狂!不知他们双方有什么过节?
  孔素棠颇有江湖经验,迅即以目朝个郎示意,立马暂作旁观。
  那男女二人,全是二十上下的年纪,生得面貌端正,不像邪流。只是彷佛对凶僧十分忌惮,一时进退两难,打不起主意。
  半晌,才相互看了一眼,蓦地各出长剑,纵身下马,面含悲忿,同叱道:“咱们和你这狗贼拚了!”
  恶僧也凶睛一翻,厉喝道:“佛爷就先成全尔等!”
  顿时铁杖猛起,“乌龙摆尾”,呼的一声,朝对方扫去。
  这胖大和尚,手底下极硬,一招使发,劲气如山,连大道上沙石,都被带起一大片,好不可怕!
  那男女二人,好像自知难以力敌,赶忙纷纷闪让,避实击虚,从斜里还攻,一左一右双双齐上。
  艺业也倒不错,而且式式连环,唰、唰、唰,就是七八剑,寒光如雪片飞洒。
  一眨眼便是十多个回合。
  不想凶僧却越斗越勇,一条禅杖亚赛怪蟒翻腾,或劈、或砸,无不如意。霎时间,就迫得那男女二人,汗流浃背,手忙脚乱,险象环生了。
  宗岳生具侠肠,不禁作势欲出。
  倒是孔素棠沉着冷静,螓首微摇,低语道:“还不到时候,这回看我的。”
  渐渐场中,已将满二十个来回。
  忽听凶僧一声巨喝道:“小辈还不拿命来!”
  入目杖影横空当当两响,那男女二人掌中兵刃,一时失神,悉被磕飞,唬得面无人色。
  凶僧一招奏功,浓眉勃现杀机,纵声喋喋一笑,乘势便下毒手。眼看那男女二人,性命全要不保了。
  可是不料正于此际,场外陡传来一声极威严的口吻:“住手!”
  目睹一匹白马,直冲入相斗双方之间。
  凶僧猝感一楞!不由自主的收杖驻足。
  不消说,分明在他意念之中,必是当作自己头领来临,或是其他的高人。
  那知定睛一看,马上却端坐一位丰神玉貌,十六七岁的白衣大娃娃!立刻气得满脸绽血,铁杖一指,暴雷似的喝道:“你这小兔崽子找死!”
  这恶僧出口就是脏言。
  孔素棠立时粉面一沉,高叱道:“不长眼的狗贼!”
  人随声出凌空而起,左手丝鞭微撩对方铁杖,右手骈指疾点凶僧二目。
  她身形如电,快不可言。
  恶和尚连念头都没有来得及转,便觉掌中一震,右眼痛彻心脾,倒退不迭。
  那一旁男女二人,惊魂甫定,刚喘了一口气,就瞥见即时来救的白衣少年,食中二指,钳着凶僧一颗铜铃大小,血淋淋的眼珠,依旧回到马上,不禁惊喜欲绝!
  这种事,他们交手的双方,让也不会料到。
  孔素棠更安祥自若,随手将指间之物,朝凶僧弹去冷笑道:“狗秃驴,认得本少爷了么?”
  常言道,恶人最怕人磨。
  此刻那凶和尚,已威风尽饮,手捂着瞎眼,兀自脚步仍不停向后倒栘,口中色厉内荏的答道:“你这小子有种就报个名来!”
  孔素棠秀眉一扬道:“凭你这狗贼也配?”
  宗岳也从旁插口道:“你尽管去寻人来找场,少爷们不过午时三刻,决不会走!”
  凶僧答声:“好!”
  陡然倒拖禅杖,转身便如飞奔去。
  一旁少年,赶忙朝宗孔二人,躬身一揖道:“在下雷仁,敬谢二位少侠相救之恩。”
  那少女也深深敛衽道:“多谢二位公子。”
  宗孔二人,迅即一跃下马,答礼道:“路见不平,乃是武林人份内之事,何敢有当挂齿?”
  雷仁又一指少女道:“这是舍妹雷英,但不知二位恩人可肯见示名讳?”
  孔素棠抢先通名,并相介心上人道:“小弟宗棠,这是家兄宗岳。”
  立又亮声问道:“府上和适才那贼秃,是什么过节呢?”
  雷仁闻言,不由一声长叹道:“此事一言难尽,在下当得奉告。”
  原来这兄妹二人,乃是往日长安振灭镖局,总镖头三绝手雷明远的一双儿女。
  自从当年十绝魔君得势,十大门派相继易手之后,武林之中渐渐形成一边倒的局势,连所有的镖行,都无不仰承彼辈的鼻息,按月贡献大部份收入,方能继续营业。
  因而雷老镖头难以忍辱,只好洗手江湖,归隐此间“腰岭关”下。
  时间一幌就是十多年,倒也清静无事。
  不想半月前,却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忽有现为终南派下院的南五台弥陀寺方丈,七煞头陀无戒,遣人下书,饬令尅日前往投顺,否则杀无赦。
  也不知是谁发觉雷家在此?所因何故?
  自然三绝手一生任侠,爱惜羽毛,岂肯晚年失节,立时断然拒绝。
  并久闻彼辈,乃是十绝魔君党羽,势力遍天下,高手如云,万非其敌,日夜忧心。
  亦深知既被指名招降,决难走脱,所以再四寻思,唯有暗遣子女远遁他方,以延雷氏一脉,自己独留—拚老命的最后一策了。
  他说的好:“人生自古谁无死,与其屈志从贼,遗臭千古,反不如一死心安理得。”
  雷氏兄妹,虽觉万分不忍,但不能不遵严命。
  谁知贼党,却早已四处埋伏,准备一网打尽了。
  雷家兄妹更说,据闻贼党之所以四处征集武林中人,乃是要在终南山“灵霄观”练一种什么“玄阴大阵”。
  宗岳听得暗中一动,心想:八成是三花贼道,为了自己曾有三月后前往,特别积极准备了。
  孔素棠立刻高声赞道:“令尊正气浩然,不为威武所屈,小弟实深景仰,甚愿一亲风范,不知可否?”
  雷英姑娘,微微一叹道:“二位公子义薄云天,家父欢迎之不暇,焉有可不可之理!”
  不过她又摇摇头道:“贼势浩大,二位公子都是富贵中人,万一连累在内,小妹们居心何安啊?”
  这位姑娘,心肠倒是极好。
  孔素棠马上朗声一笑道:“愚兄弟并不怕事,此番便由邛崃十绝谷来,阴古希老魔头,尚且难奈我何,区区终南贼党,即使连累,又有何妨?”
  显然地是有意说几句大话,来安雷氏兄妹心。何况适才露上那一手,轻描淡写的便将恶僧打发,也果真不同凡响,不由人不信。
  加上雷家兄妹,本就不忍远离老父逃生。
  于是雷仁,马上兴奋的拱手道:“寒门何幸,得逢二位少侠脱身急难!”
  并侧顾乃妹道:“咱们快陪宗公子回庄,那贼秃法空逃去,说不定彼辈要提前发动呢!”
  雷英点点头。
  随即兄妹二人在前引路,大家同向北行。
  转过一座小山峦,便见一所独立庄院。
  前临溪水,后傍梅林,幽香扑鼻,十分不俗。
  宗孔二人也无心浏览景色,径随雷家兄妹,直入庄内。
  只是极为古怪,庄中竟静荡荡,既未设伏,也不见一个使唤人等。
  敢情雷老镖头,不愿牵连无辜,都一齐遣走了。
  来到堂前,才发现一位须发苍苍,身材魁伟的老人,满脸愁容,居中危坐。
  最是他,偶闻足声,猛抬头,顿时高喝道:“你这两个不孝的畜生,回来则甚?”
  雷英慌不迭含泪颤声道:“爹爹,不是女儿们不遵父命,你可知道,贼人早巳四外设伏了啊!”
  此言一出,雷老镖头立刻神色颓然道:“嗯,有这等事?”
  雷仁马上走近一步接口道:“刚刚孩儿和英妹,便是险为法空贼秃所伤,幸遇到救星哩!”
  老镖头又倏地瞥见宗孔二人,目视乃子问道:“他们是谁?”
  雷英赶忙禀告道:“好叫爹爹得知,这两位公子,就是救孩儿们的恩人嘛!”
  宗岳也乘机拱手道:“晚辈们适闻老英雄高风亮节,心生敬仰,特随令郎前来趋谒,尚请有以教之是幸!”
  雷老镖头迅即起身答礼,二目直视,不停的打量宗孔二人,嘴里连道:“不敢当,不敢当!”
  且缓缓问道:“二位少侠何人门下?”
  孔素棠微微一笑道:“这个么?请恕暂难奉告。”
  立又点头道:“依情理而论,大约先父十多年前,许还是老英雄的故人呢!”
  雷老镖头,人极知趣,也不再追问,双眉一皱道:“二位的好心,老朽十分感激,适才相救小儿辈,尤其叨领盛情,只是贼势太大,这场浑水,你们小小年纪,可淌不得呢!”
  更马上一抱拳道:“寒门不幸,正值贼人侵扰,深愧难以待客,老朽不留二位了。”
  此老更是极端耿介,临难仍不忘为他人着想。
  这也无异是下逐客令了。
  雷家兄妹目睹老父这等神色,欲言又止。
  唯其如此,所以宗孔二人,越发不能见义不为要插手了。
  孔素棠淡淡一笑道:“要是晚辈,也和贼党有仇呢?”
  雷老镖头,依旧摇摇头道:“少侠千万别任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二位千万暂时忍耐。”
  听口气,无疑他是高估了贼人,认为二小如今还不是敌手。
  宗岳也忍不住亮声道:“老英雄放心,终南山这一干贼党,还不在晚辈们眼中!”
  雷老镖头又打量了一眼,微叹道:“二位都是初生之犊不怕虎,那知贼人的厉害啊!”
  孔素棠立刻接口道:“不见得吧!刚刚那贼秃,怎的竟是酒囊饭袋嘛?”
  这时日色已经偏西。
  正当老镖头遣不走二小,沉吟之际,忽听厅外一声厉喝道:“雷明远老狗,还不快出来领死!”
  孔素棠马上展颜一笑道:“老英雄不妨暂缓出手,待愚兄弟看看是什么人物?”
  且不待答言,便与心上人手携手,转身从容走出。
  但见前院有僧有俗,黑压压一群,不下二十余人。
  为首的是一个头戴金箍,满脸横肉的披发头陀。
  适才那恶僧法空,额裹青巾,也在列中。
  而且一见二小,顿时独眼冒出怒火,高喝道:“就是这两个小子!”
  那披发头陀也厉声问道:“你这两个小子是何人门下?”
  孔素棠缓缓立定,冷冷的答道:“稍时尔等去问阎王爷好了。”
  宗岳也俊目一扫群贼,微哂道:“你们到齐了没有?”
  他们好整以暇,旁若无人,虽然全都年龄不大,但这份气度,确着实先就令人心折,何况群贼中,已经有人吃过苦头,那敢丝毫轻视。
  只是雷老镖头,却暗中耽心,迅即随后纵到,老远就朝披发头陀高喝道:“雷某来也!”
  乃子乃女,亦各仗兵刃,飞步离厅。
  那披发头陀,目睹雷家长幼齐出,连正眼都不看一看,仍凝视二小,上下打量,良久才桀桀一笑,回顾左右道:“这两个小子,准合九公主的口味,咱们最好生擒!”
  这贼头陀口气倒还不小。
  同时这“九公主”三字,听在孔素棠耳中,不由微微吃惊!
  对方说的,显然必是指十绝谷之人。
  因为九公主人称“九尾狐”,本名胡媚娘,不止艺业高强,深得老魔头传授,最是凶、淫、狠、毒,诡计多端,谁见了都怕,想不到也来终南山了。
  只见披发头陀,又目射寒光,如同两道冷电,逼视孔素棠喝道:“小辈竟敢伤佛爷手下,该当何罪?”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三十六章
上一篇:
第三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