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2021-08-14 13:02:20   执笔人:高庸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徐琚见他闪进舱中,暗惊败露,回头张望,五艘快艇也将驶近大船,登时慌了手脚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葫芦董牛千里跳起身来,抱怨道:“你是什么狗屁盟主,该动手的时候忘了咳嗽,良机转眼便逝,文士仪被他发觉,咱们的西洋镜就拆穿了。”
  公孙小凤嘟着嘴道:“他已经放出讯号,援手将到,怎么能动手?”
  病仙女也忍不住埋怨萧士麟道:“你是怎么搞的,连他的哑穴也忘了闭住?”
  玩铃童愁眉苦睑道:“谁说没有,只是我力量用得不大,时间一久,穴道大约松了。”
  宗岳忙道:“现在抱怨已经来不及了,大家赶快准备,表面仍假装中毒,等小艇上贼党登船,公孙盟主下令,一齐动手,别放走了一个。”
  牛千里掳袖子道:“可是这船上再添十几个贼党,施展不开手脚,那却如何是好?”
  宗岳道:“彼明我暗,出其不意,必定可以得手,得手之后,咱们开船就走。”
  大家正纷纷议论,孔素棠忽然惊诧的道:“你们注意到没有?那姓毕的进舱去很久,怎的未闻声息,也未见他救了文士仪出来?”
  经她这一提,群小才发觉果然不对,毕少凡进舱许久不见动静,而大家在船头争论叫嚷,难道也一点都没听见?
  宗岳心念疾转,急道:“此事透着蹊跷,大家快照原来模样躺下,一切看徐兄和公孙盟主的举动。”
  大夥儿乱了一阵,果真一个个仍旧假装昏迷,该坐的坐着,该躺的躺着,画舫上又静了下来。
  说也奇怪,他们刚恢复原状,毕少凡笑嘻嘻也从舱裏钻出,摇头笑道:“果然没有人,想必是我听错了。”
  徐琚大惊,心想文士仪分明在舱里,他怎会没有看见?这是怎么一同事呢?
  这时候,五只快艇已抵船边,艇上嗖嗖连声,跃上十余人,为首一个,竟是少林假掌门人一统大师。
  悟果和尚偷眼瞥见弑师仇人,混身一阵颤抖,但因公孙小凤未曾下令,只好暗自切齿忍耐。
  毕少凡拱手道:“文兄成就大功,已将十派余孽一网打尽,十绝谷从此高枕无忧了。”
  一统大师扫了船上群小一眼,仰天哈哈大笑道:“这是神君洪福,文兄弟巧智,可喜可贺。”
  回头吩咐道:“这些都是神君立等的要犯,你们小心押送上岸,不可延误。”
  那些十绝谷门下哄应一声,七手八脚,庚来开始搬运。
  公孙小凤早憋了满肚子闷气,瞧见一个粗汉洋洋得意走近身边,突然飞起一脚,正踢中那人胸口,“蓬”地一声,滚跌到湖中。
  她跳了起来,拔剑叫道:“大家开始动手,一个也别放了他们。”
  群小呐喊一声,个个腾身跃起,拳掌交挥,刀剑出鞘,就像炸开了蚂蚁窝。
  只听乒乒乓乓一阵响,那些十绝谷手下猝不及防,响起一一阵惨呼怪叫,有的折臂断腿,有的滚落湖水,真个是手忙脚乱,人仰马翻。
  牛千里叫道:“别下重手,捉几个活的!”
  北星小道士抡剑砍翻两个,没好气地道:“留什么活的,他们残杀咱们十大门派时,何曾留过活口。”
  说着话,长剑一转,又将另一个剌了个透明窃窿。
  一统大师和毕少凡惊呼一声,闪身向快艇上跃去,悟果和尚冲上前来,戒刀一探,向一统大师腿肚子便扎。
  一统大师反手挥掌,千钧一发之际,拍开了戒刀,身形微滞,“扑通”堕在湖中。
  除琚待要出手擒捉毕少凡,却是他仰身倒翻,早已飘落在一艘快艇上,匆匆向岸边逃去了。
  其余快艇上水手见此情形,同声呼叫着掉转船头,如飞而去,讯号火箭此起彼落,刹时退出甚远。
  萧士麟拍手笑道:“痛快!痛快!今天一战,十绝谷全军覆灭,杀得过瘾!”
  大家兴高采烈,一齐大笑,公孙小凤连忙下令开船,悟果和尚却叫道:“别忙,还有一统贼秃没有捉住,谁来帮小僧一个忙?”
  大家低头望去,只见一统大师正在湖水中挣扎,敢情他武功虽然不俗,却不识水性,跌进湖里,呛了好几口水,已经奄奄一息。
  顾大可道:“这家伙是旱鸭子,再过一会,淹也淹死了,咱们开船走吧!”
  悟果和尚急道:“不!此人与小僧有杀师之仇,小僧发誓要擒他活祭先师在天之灵,你们那一位会泳水的,请帮小僧一个忙,捉他上来,功德无量。”
  公孙小凤道:“这话也有理,顾大可你就下去擒他上来吧!”
  顾大可连忙摇头道:“使不得,我也是旱鸭子,下去了就如称锤落水,只怕比他沉得更快。”
  公孙小凤游目道:“谁会泳水,自告奋勇出来,助悟果一臂之力?”
  大家面面相觑,却无人答应。
  萧士麟轻轻叹道:“可惜南海掌门人宇内樵子被我气跑了,否则,他是南海一派,少不了会泳几下水……”
  公孙小凤心中一动,便向毒龙尊者笑道:“这么说,只有请老前辈出手了。”
  毒龙尊者哂笑道:“老夫是何等身份,焉能下水跟他一个贼和尚纠缠,你们另请高明吧!”
  顾大可沉吟一下道:“我有办法,咱们来玩个捉鲨鱼的游戏,老牛,去找一根细绳来。”
  牛千里果然寻来一根细绳,顾大可用一支三菱镖,镖尾系在绳头上,一只手握住绳尾,把那只镖在头上挥得呼呼直响,突然叫道:“你们看我的!”
  手一松,那镖带着长绳疾飞而出,射出丈许,直向一统大师奔去。
  群小目送绳镖,不偏不歪,正射中一统大师肩胛,轰雷也似喝起采来。
  顾大可得意扬扬,一面收绳,一面笑道:“运气不错,一出手,就弄到一只没长毛的秃头鲨。”
  大伙正闹得有趣,忽听毒龙尊者冷冷说道:“运气不错的,你看看对面山脚是谁来了?”
  顾大可扬目一望,登时连长绳也不要了,急叫道:“开船!快开船!”
  原来二十余丈外山脚之下,此时正白浪翻飞,驶来三艘大船,正中船上,黄伞高张,旗带飘扬,旗上绣着斗大一个“阴”字。
  群小尽都变色,公孙小凤失声道:“老魔头亲自乘船追来了,怎么办?”
  北星小道士哼了一声道:“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就把进攻十绝谷的日期提前一些又算得什么。”
  徐琚扬头道:“只怕我们力量不够,现在还不是那老魔头的对手。”
  宗岳拔剑出鞘,昂然道:“势已如此,咱们一面移舟进岸,一面准备迎战,能战就战,不能战也可以登岸退走,将来再图报仇。”
  悟果突然弯腰收拉长绳,将呛水昏迷的一统大师从水裏捞上岸来,点住穴道,含愤说道:“万一失手,小僧临死之前,也要杀此恶獠,替先师报仇。”
  北星小道士眼泪滚滚道:“可恨今天未能见着两仪贼道,否则,贫道也要杀他替先师雪耻!”
  孔素棠道:“你们只记得私仇!武林沉沦在十绝魔君手中,这是公愤,今天魔头当前,你们不思手刃罪魁祸首,却在这儿流眼泪做甚么?”
  北星小道上目光一亮,愤然道:“对,孔掌门人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贫道决定斗一斗十绝魔君,先杀了这祸首再说。”
  悟果和尚道:“待小僧先杀了一统贼秃,也要会一会十绝魔君。”
  牛千里振臂大呼道:“谁说不是,咱们今天跟他拚了。”
  群小士气顿盛,各擎兵刃,磨拳擦掌,跃跃欲试。
  公孙小凤皱眉说道:“大家先不要叫嚷,十绝魔君武功精深,咱们谁也不是敌手,徒然拚死,又有什么益处,大家应该先把对手分配一下。”
  牛千里应声道:“老牛第一个报名,都那十绝魔君。”
  萧士麟接口道:“牛兄既然讨令出战,兄弟也不能落单,咱们两个联手对付老魔头。”
  北星道士忙道:“别忘了贫道是发起人……”
  顾大可也叫道:“算我一份,我跟他曾在七子山对过一掌,比较有经验。”
  徐琚也接口道:“在下也愿参加一份。”
  众人纷纷请缨,都要对敌十绝魔君,一个个慷慨激昂,似乎全将生死置诸度外。
  公孙小凤摇头道:“以实际武功来说,咱们十人联手,也胜不了十绝魔君,我倒有一个主意,咱们谁也别争先恐后,十绝魔君率领三只大船,手下很多,足够大家杀过瘾的,至于十绝魔君本人,我想礼聘一位高人单独对付他。”
  牛千里问道:“你要礼聘什么高人?”
  公孙小凤秀目一转,望着毒龙尊者,刚欲启口,毒龙尊者已笑着摇手道:“别找老夫,今日老夫是客,只想看热闹,没有意思动手,你们自己想办法,不要连老夫算上。”
  公孙小凤道:“但是十绝魔君武功通玄,咱们都不是对手,老前辈难道愿意坐观成败吗?”
  毒龙尊者以目视宗岳,笑道:“他虽然了得,却不是天下无敌,你们现有能够独当一面的人,哪用得老夫出手。”
  公孙小凤看看宗岳,心里尚在半信半疑,蓦听一声呐喊,十绝魔君的三只大船,已追到画舫之后。
  正中十绝魔君坐船上闪出一个身披薄纱的女子,站在船头大叫道:“神君大驾在此,你等已经穷途末路,还不乖乖停船受缚!”
  顾大可骂道:“又是那不要睑的胡媚娘,老子见了她就想呕。”
  萧土麟低声道:“喂,公孙盟主,你是咱们的头儿,站出去好好臭骂她一顿。”
  公孙小凤一跃登上船尾舱顶,横剑叫道:“不要脸的贱东西,要打就打,狗仗人势唬吓谁?”
  她自认这几句话骂得很得意,忍不住低声问道:“怎么样?骂得痛快吗?”
  萧士麟摇头道:“太轻了,还要骂重一些。”
  公孙小凤道:“还要骂什么,我不会了,你们谁会骂谁来吧!”
  萧士麟一跃上了舱顶,摇动手中那支挂满金铃的竹棍子,笑嘻嘻道:“我道是谁,原来是狐狸精胡大姐,大姐不在洞中修练正果,来到洞庭湖中招蜂引蝶,敢莫是要找个白面书生结一段香缘?”
  胡媚娘厉声道:“休要胡言乱道,神君在此,你等死在眼前,还不赶快俯首受擒!”
  萧士麟摇头晃脑道:“我本想过船受擒,但有一桩为难的事,希望大姐原谅。”
  胡媚娘叱道:“什么为难,快说!”
  萧士麟耸耸鼻子道:“我怕受不了你那狐骚气味。”
  说罢,仰身一翻,退下舱项。
  群小哈哈大笑,公孙小凤笑得眼泪直流,弯着腰道:“萧掌门人,骂得痛快,骂得过瘾!”
  牛千里举手重重在他肩头上拍了一掌,笑道:“萧老兄,咱们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真想不到,你老兄还有这一手。”
  大家嘻笑不已,直似忘了强敌当前,生死已在顷臾之间。
  胡媚娘气得脸色发青,扭转娇躯,在十绝魔君座前跪下回禀道:“小辈们桀傲不驯,请神君定夺。”
  十绝魔君阴古希脸上泛起一阵冷漠的笑容,哼道:“凭几个小辈,也须老夫出手,那你们也太没有用了。”
  胡媚娘叩首道:“遵神君令谕。”躬身退了几步,站起身来挥手道:“快刀队弟兄,随我擒人。”
  左弦二十余名手擎薄刃快刀的壮汉群应一声,各将刀身横衔口中,荡起绳索,相距六七丈,便向画舫上凌空扑去。
  群小一声呼啸,刀剑并举,迎着那二十名快刀手一阵乱砍乱剁,“扑通通”水花四溅,胡媚娘和快刀队还未踏上画舫船板,尽被逼落湖中。
  萧士麟哈哈大笑道:“痛快!痛快!这叫做滚汤下饺子,别让他们冒出来了。”
  十绝魔君身侧一片白纱扬起,大公主崔蝶仙闪身而出,素手挥动叫道:“挠鈎队弟兄攀舷,靠近他们的船,弓箭队弟兄听我号令,箭上点火,准备火攻。”
  喝声中,三艘大船一字排开,“骨碌碌”推出十几架特制长梯,每梯长达数丈,梯上并肩站着两名壮汉,一个挽着盾牌格挡刀剑暗器,另一个挺起长鈎,纷纷搭上画舫船舷,用力拉扯,大船便渐渐逼近画舫。
  公孙小凤尖叫道:“快砍他的挠钧,不能让他们把船拉住了。”
  群小挥刀抡剑,齐向长鈎下手,十余支挠鈎,好容易砍断六七支,画舫与大船之间距离,已由七丈接近到五丈、四丈……
  宗岳一见不是办法,大喝道:“各位掌门人,用劈空掌打他们下水去。”
  自己首先插剑入鞘,双掌击环劈出,狂飈卷处,长梯上挠鈎手无处闪避,被他一口气打落了六七人。
  群小也学他方法,遥遥运掌猛劈,掌风可以及远,那些挠鈎手都没有太深的内功修为,不是中掌堕湖,便只有退回大船了。
  崔蝶仙冷笑一声,喃喃道:“釜底游魂,尚欲挣扎。”翠袖一扬,叱道:“放箭!”
  三艘大船上“嗖嗖”连声,一蓬带火箭簇,顺风射上画舫,不到片刻工夫,舱篷首先着火,紧接着,船板也有几处燃烧起来。
  公孙小凤惊慌失措道:“怎么办?船烧起来了!”
  宗岳沉声道:“别怕,湖里有的是水,公孙盟主快分一半人救火,其余一半索性杀上大船去,放手大干一场。”
  孔素棠急道:“不行,敌众我寡,登上大船,何异羊入虎口,咱们一面救火,一面后退,现在距岸边已经不远,最好退到岸上再跟他们拚。”
  宗岳点头道:“这也是办法的一种,公孙盟主分配人手吧!”
  其实,不待她分配,悟果和尚、牛千里等早已纷纷掬水救火,无奈崔蝶仙督令弓箭手轮番放箭,兀自不停,救了这边,那边又燃起来,火势蔓延,已经无法收拾。
  画舫上人心已乱,船头船尾窜奔叫喊?公孙小凤实际已经无法再下号令,也没有人肯再听她的命令。落了六七人。
  群小也学他方法,遥遥运掌猛劈,掌风可以及远,那些挠鈎手都没有太深的内功修为,不是中掌堕湖,便只有退回大船了。
  崔蝶仙冷笑一声,喃喃道:“釜底游魂,尚欲挣扎。”翠袖一扬,叱道:“放箭!”
  三艘大船上“嗖嗖”连声,一蓬带火箭簇,顺风射上画舫,不到片刻工夫,舱篷首先着火,紧接着,船板也有几处燃烧起来。
  公孙小凤惊慌失措道:“怎么办?船烧起来了!”
  宗岳沉声道:“别怕,湖里有的是水,公孙盟主快分一半人救火,其余一半索性杀上大船去,放手大干一场。”
  孔素棠急道:“不行,敌众我寡,登上大船,何异羊入虎口,咱们一面救火,一面后退,现在距岸边已经不远,最好退到岸上再跟他们拚。”
  宗岳点头道:“这也是办法的一种,公孙盟主分配人手吧!”
  其实,不待她分配,悟果和尚、牛千里等早已纷纷掬水救火,无奈崔蝶仙督令弓箭手轮番放箭,兀自不停,救了这边,那边又燃起来,火势蔓延,已经无法收拾。
  画舫上人心已乱,船头船尾窜奔叫喊?公孙小凤实际已经无法再下号令,也没有人肯再听她的命令。
  火光中,只有毒龙尊者端然而坐,目睹群小惊扰,不禁暗暗摇头自语道:“毕竟还是孩子,临敌慌乱,便失去镇定,这样的队伍,怎是十绝谷的对手,十全老头儿这番苦心,只怕要白费了。”
  纷乱中,众人忽感脚下一阵凉意,宗岳低头一看,骇然失惊道:“不好,胡媚娘已经在船底弄了手脚,这条船正向下沉哩!”
  大伙儿大惊检视,这才发觉水已浸到足踝,舱底破穿了一个大洞,大股湖水,正汹涌而入。
  众人都吓呆了,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彼此心里都只有一句话:“这怎么办?”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五十八章
上一篇:
第五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