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太师布罗网 少侠闯龙潭
2021-04-18 20:54:31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三凶眼波流转,意见一致,“一鹤冲天”拔起数丈之高,俯身疾冲而下,似苍鹰攫兔,似饿虎扑羊,齐向坟丘上扑到。
  庐州三凶都是响叮当的人物,均非浪得虚名,确有其真才实学。林玲、方少飞一点也不敢轻忽大意,二人眼神互换,脊背相贴,静待强敌。
  以逸待劳,以不变应万变。此法正与三凶的想法相左,他们凌空施袭的目的,就是想将二人逼下坟丘,再行各个击破。
  岂料方、林二人站直坟头,屹立不动。三凶见逼不下二人,立马变扑击之势为掌,同时推出三股劲气,如排山倒海,似雷霆万钧。
  今日之方、林二小,岂可与它日同日而语。方少飞运起“玄天大法”,林玲运起“无量佛寿功”,二股罡气迎击三凶。
  坟丘上爆出一串震耳欲聋的暴响。
  响声过后,眼前发生的事简直骇人听闻,一座偌大的坟墓,整个被震蹦震塌,砂土碎石旋滚翻飞,遮天蔽日,不辨五指,墓穴内棺木已破,白骨森森。五个人一齐向外倒飞出去。
  待砂落土止,视线清明时,庐州三凶,朱祐桢、万家栋等人已走得无影无踪。
  拍弹掉满身的尘砂,林玲道:“咦!他们怎么全跑了!”
  方少飞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咱们到了京城再一个一个的去找他们。”
  重返官道,继续北行,方少飞将双塔寺分手后的事告诉了林玲,问道:“玲妹,你回家去过了吗?”
  不提家还好,一提家林玲就伤心欲绝,凄凄然道:“别提了,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回过家。”
  “怎么不回去呢,这一阵子你跑到那里去了?”
  “还说呢,还不是为了你一直在南北奔波,今天有人说你在南边,明天又有人说你在北边,害得人家忽南忽北跑了不少冤枉路,那有时间回家。”
  二人边说边走,一路紧赶,天大黑前已进入了北京城。
  这是他们生长的地方,一切依旧,他们却长大了,而且学得一身好功夫。
  用近乡情怯这句话来形容他们此刻的心情,最是恰当不过,一方面恨不能一下就飞回家去,好共叙天伦,另一方面却又有点害怕,怕见慈母头上华发,怕见老父额头皱纹,更怕星移斗换,人事全非。
  “少飞哥,先回我家去好吗?”
  “我家近,当然是回我家,然后一起到你家去。”
  “好嘛好嘛!你怎么说就怎么做,反正也不差一时半刻。”
  他们好像又回到儿时,连说话的口气都像小孩子,林玲从小就听惯了少飞的话。跟着他来到方家。
  奇怪,方家的大门是敞着的,里面却没有灯。
  方少飞知道父亲有早睡的习惯,亦未介意,迳自走进去。
  “爹!爹!”
  方御史没有应声。
  “娘!娘!”
  方夫人没有现身。
  “大哥!大哥!”
  也没见方少俊出来。
  方少飞的心情七上八下,走近房门一看,房门已下了锁。
  事情的确透着古怪,方少飞免不了有点着慌,林玲道:“飞哥哥,别急,到我家去问问就知道了。”
  一语提醒了梦中人,方少飞精神一振,道:“对,问问林伯伯就知分晓,咱们走。”
  大门之外,突然有人接口说道广
  “走?只怕飞也飞不了啦。”
  快刀王立应声而入,身后跟着一大群锦衣卫。
  从几间空房子里又跳出来不少人,有庐州三凶,太监张敏、朱祐桢、万家栋、刀客、侦缉手,以及大内高手,黑忽忽的一大片,早将方、林二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万贞儿的鹰犬几乎倾巢而出,此刻的形势,二小真的是插翅难飞。
  方少飞临危不乱,略微想一想,道:“难怪三凶会溜之乎也,路上又出奇的平静,原来,你们打我们不过,跑回来请救兵呀!”
  万家栋脸皮真厚,居然答道:“不错,我们快马返京,张网以待,为的就是要捕你这只大笨鸟。”
  方少飞心系双亲及兄长下落,懒得跟他斗嘴,转对快刀王立道:“你把家父他们怎么样了?”
  快刀王立耸耸双肩,道:“已被捕下狱。”
  此话如一声霹雳,方少飞头脑一阵晕眩,差点栽下去,道:“王立,你竟敢擅抓朝廷命官,凭什么?”
  快刀王立嘿嘿阴笑道:“凭方正他窝藏钦命要犯。”
  方少飞冷笑道:“你有没有搞错,我是方家亲生的儿子,这‘窝藏’二字是从何说起?”
  太监张敏的三角眼一翻,声音比鬼叫还难听,道:“方小子,你听清楚,你根本就不是方老头亲生的儿子。”
  方少飞从来不曾听过这样的话语,不禁愕然一呆,道:“你说什么,我不是方家儿子?”
  张敏道:“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那么,我是谁?”
  “钦命要犯!”
  “你们凭什么认定我是钦命要犯?”
  “凭你是个癞痢头,阴谋篡夺皇位的就是你!”
  “张敏,睁大你的狗眼,看仔细,在下可不是癞痢头。”
  自从修练“玄天大法”后,不知何故,方少飞的头顶心已生出毛发,与别处的发色长短均一致,跟常人一般无二,往日一直戴在他头上的帽子已弃而不用。说话时还特意的将头低下来,指给大家看。
  王立、花三郎、万有栋等人齐皆一愣,张敏冲上前来,口沫四溅的道:“方少飞,少耍花枪,六七年前,卜常醒那个老酒鬼就在此地玩过一套,故技重演骗不了谁。”
  秀才遇上兵,有理讲不清,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方少飞深知此时讲理无益,不再多费唇舌,道:“你们夜入民宅,到底意欲何为?”
  张敏道:“你这是明知故问,自然是要捕你归案。”
  方少飞怒目而视,环扫全场一眼,威风凛凛的道:“那就上来抓呀。”
  张敏吼道:“老子正有这个意思。”
  身形一长,探臂就抓,别看他为人猥琐,专干些逢迎拍马的勾当,武功亦颇不弱,方少飞与他近在咫尺,早就盘算好,只要他攻上前来,决定先将他擒住再说,那知一击不中,竟被他如泥鳅般溜了,待要追上去再施杀手,快刀王立已挥刀堵上来,沉声说道:“方少飞,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已是笼中之鸟,瓮中之鳖,插翅也飞不了,还不乖乖俯首就擒。”
  林玲道:“王立,你别太猖狂,虽然你们人多势众,还不见得能把我们怎么样。”
  快刀王立挥动钢刀,道:“林姑娘,这里没有你的事,请退下。”
  林玲闻言颇觉意外,反问道:“你说没有我的事?”
  快刀王立道:“你是皇子小殿下未来的妃子,下官不敢冒犯,请一旁歇着。”
  这话简直太荒唐,差点没笑掉林玲的牙齿,气歪她的鼻子,面冷如霜的道:“忠奸不两立,正邪不共存,林家的女儿即使削发为尼,也绝不会嫁给他朱祐桢。杀了你这个臭小子,看你还敢不敢再打歪主意。”
  一肚子的怒火,全部发泄到朱祐桢一个人身上,走中宫,踩碎步,“七巧掌”连环出击,攻向朱祐桢。那朱祐桢是个绣花枕头,武功平平,怎是林玲的对手,吓得东躲西藏,狼狈不堪。
  凭二人今日的身手,想要脱困,应非难事。
  但往日的侮辱,今日的亲仇一齐涌上方少飞的心头。仇人当面,岂肯轻易放过,一股热血上涌,哪顾得了许多,挥锏直取王立。
  一方要雪耻报仇,一方要捉拿“钦犯”,以死相拼,这一仗便打得格外惨烈,也格外凶险,方少飞与快刀王立硬碰硬的硬拚了十招,虽无明显败绩,却并未占得上风,王立乃大内第一等的好手,方少飞尽管迭逢奇遇,集各种绝技于一身,毕竟年岁尚轻,道行尚浅,准此以观,王立仗着人多,再打下去吃亏的必然是林玲、方少飞。
  王立又扬刀砍来,方少飞举锏封架,三名刀客趁隙暴进,六刀齐飞,林玲欲施援手,被庐州三凶截住。急切间方少飞锏上开花,打从锏顶射出四张天九牌,方将四人逼退。
  可是,连喘半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又扑上来四名刀客,从四路进袭。
  这样的进攻方式已不止一次,一波比一波急,一波比一波狠,刀客视死如归,王立猛沉,方少飞只要一不留神,就可能被擒甚至丧命。
  衡情度势,林玲深知事不可为,道:“少飞哥,我们——”
  只说了“我们”两个字,以下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便被一声震聋发喷,洪大无匹的佛号声打断。
  这一声佛号,系以内家真力发出,“阿弥陀佛”四个字,化作无数力量,有如天河倒泻,更似万马奔腾,震得人双耳嗡嗡作响,如遭天雷,场中的恶斗立即全部停下来。
  墙头之上多了一位慈眉善目,道貌岸然的老和尚,快刀王立道:“佛驾?可是南海神僧?”
  老和尚双掌合十道:“天心即我心,老衲正是无心。”
  南僧的名头太大,王立神色大变,道:“老和尚,你不在南海念经,跑来此地作甚?”
  望了林玲,方少飞一眼,南海神僧朗声说道:“孽海无边,回头是岸,老衲是想向王施主化一个善缘,放下屠刀,弃恶从善。”
  这话就像跟妓女谈贞操,王立哪能听得进去,挥动一下手中单刀,哈哈大笑道:“本官大权在握,前程似锦,鬼才听你的连篇鬼话。”
  林玲一阵耳语,方少飞亦知久战无益,趁王立言语间,两人猝然起身,当王立发现想要拦铲时,二人已上了墙头。
  南僧无心急声说道:“你们两个快走,老衲替你们抵挡一阵。”
  也不管二人是否同意,双掌齐出,硬将他俩推下墙头去,见王立已率众凌空追到,立以“无量佛寿功”强行阻止。
  离开方家后,二人直奔林家,一则以便林玲合家团聚,再则可从林田甫口中打听一下御史全家的行踪下落。
  林家距离稍远,约在里许之外,鉴于方家的经验,又不敢直接进去,躲在大门外隐暗处,展目望去,只见铁门已经关闭,外面静寂无人。
  林玲道:“可能我家的人都睡了。”
  方少飞道:“就怕万太师那老贼在这里也布下伏兵。”
  “王立倾巢而出,将重兵全部放在你们方家,这里还会有谁可用?”
  “玲妹,你忘记了,西厂的势力也不小,太监总管汪直是老奸臣嫡亲的外甥,手下高手如云。”
  “少飞哥,”
  林玲心头一酸,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也不能回家了?”
  “我们先绕到后面去瞧瞧再说。”
  退出巷弄,转至屋后,登上邻近的一座高楼。
  林田甫为官清正,居处格局不大,只是一个普通常见的四合院。二人清楚看到,北上房里还亮着灯。
  “少飞哥,我娘就住在北上房,还没睡。”
  “耳房里好像也有灯,你注意到了没有。”
  “奇怪,耳房是空屋子,并没有人住呀。”
  二人所在的地方只能看到耳房的一处墙角,换了一个位置才看清楚,耳房内果然有灯,前面的小院子还麇集了数十人,一个个皆携刀佩剑,都是西厂的爪牙,就立在房门口,若有所待。
  林玲道:“他们好狠毒,方、林两家的人全被他们一网打尽了。”
  方少飞沉思一下,道:“主要的目标可能还是我,他们怕我逃来林家所以预置了这支伏兵。”
  有家归不得,可谓人生一大不幸,林玲心事重重的道:“你们方家的人被捕下狱,我们林家又情况不明,现在可如何是好?”
  方少飞道:“目前最重要的是先找到弓先生。”
  “布笠入神龙现首不现尾,又不知他的居处,如何去寻。”
  “我想他会来找我们的。”
  “布笠人晓得我们已返回京城?”
  “弓先生的消息一向最灵通。”
  “再灵通也不见得会知道我们藏身在邻居高楼上。”
  “所以我们应该换一个地方。”
  “去哪里?”
  “咱们小时候常去的那个小庙。”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十五章 探宫会慈亲 诛恶打擂台
上一篇:
第十三章 寻亲遭厄运 霸地显刁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