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探宫会慈亲 诛恶打擂台
2021-04-18 20:55:29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郝柏柳道:“难道就此罢手不成?”
  百毒公子道:“师父已筹得一计,故而匆匆北来。”
  是什么计,方少飞没有听清楚,因为三人业已远去,再也听不见了。
  他们要见什么人?谈什么事?方少飞更加莫测高深,本想追下去,弄个清楚,这时城墙垛子上已亮起一支香,红红的火头,十分醒目。
  方少飞不敢怠慢,越过护城河,“一鹤冲天”而起,落在城墙上时,果见太监张敏已候在那里。
  张敏就蹲在城垛子下面,一双三角眼翻来翻去,不停的朝左右张望,显得十分紧张,还示意方少飞蹲了下来,切勿声张。
  方少飞对他没有好感,甚且怀恨颇深,自然不假词色,小声道:“你似乎来晚了。”
  张敏的声音更小,细如蚊蚋:“张某的事情太多,玉华宫、太师府,还有王指挥那边三头忙,半个时辰前才遇上布笠人。”
  “结果一谈就拢?”
  “为了银子嘛,有什么办法。”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用在你的身上大概很恰当。”
  “方少飞,不管你对张某的观感如何,此刻你必须将老夫当朋友看,至低限度是你的合伙人。”
  “实际来说,你的身份,应该是雇用人。”
  “不错,是雇用人,有时候雇主往往要听雇用人的话。”
  “这我不反对,快说该如何行动吧。”
  “紫禁城警卫严密,光是在城墙上就有十处岗哨,从现在起你必须听我的,不得擅作主张,否则,你丢了小命不打紧,老夫栽了跟头那才叫冤。”
  “嗯!我听到了。”
  “我们现在就下城去。”
  招招手,二人同时弹腿,飘然而下。
  张敏的轻功此刻表现出来,大出人的意料。较之南僧、北毒、东丐、西仙亦不逊色,这是方少飞没有想到的。
  方少飞拿出临别时母亲交给的银两,立即取出递给张敏,张敏道:“这是什么?”
  “银子,你最喜欢的东西。”
  “谢谢,布笠人已经付过了,张某不收额外的费用。”
  “就算是我们方家对你的特别赏赐吧。”
  “那张敏只好恭敬不如从命。”
  “可否请弓先生来此一晤?”
  “布笠人根本不曾入城来。”
  方少飞道:“我们现在是否应该直接去见皇上?”
  “应该先去见纪宫人。”
  “纪宫人?谁是纪宫人?”
  “一个宫女,她叫纪翠绫。”
  “干嘛要先去见她?”
  “这是布笠人的意思。”
  “为什么?”
  “这张某就不清楚了,老夫完全是遵照弓先生的指示行事,请方公子先换一套衣服。”
  说着,果然取出一套太监穿用的衣服来,交给他,方少飞道:“这大概也是弓先生的意思吧?”
  张敏道:“布笠人设想周到,穿上太监的衣服,就可以在后宫通行无阻。”
  方少飞心想:“弓先生叫我先去见纪宫人,一定有其深意。”故未再异议,当即将太监的服饰罩在外面,跟着张敏,向内宫行去。
  说不完的雕梁画栋,道不尽的亭台楼阁,大内景致的确富丽堂皇,美不胜收,方少飞穿着太监的衣服,又是与张敏结伴同行,当真是通行无阻,顺利的来到“安乐堂”。
  事隔将近二十年,“安乐堂”冷清如故,陈设老旧,仅可聊避风雨而已,方少飞想不通,皇宫大内怎么会有这么破烂的地方,要是让他知道,被软禁在内的纪宫人,正是他亲生的母亲,他一定会痛哭流涕。
  岁月的煎熬,加上万贞儿的百般折磨,尤其是日日夜夜思念儿子,四十岁的人,看上去已是白发苍苍,老态龙钟,但眉宇举止,一颦一笑之间,当年的绝代风华仍隐约可见。
  纪宫人无疑已知道方少飞的到来,事先曾经过一番装扮修饰,衣着尽管谈不上高贵华丽,倒也素雅清新,显得甚是慈祥可亲。
  打从方少飞踏进“安乐堂”的第一步起,纪宫人的一双眸子就直勾勾的盯着他,不曾移开,从头顶直看到脚,又从脚底直看到头顶,恨不能一口将他吞下去。
  她觉得,方少飞的眼睛像极了皇上,而脸的轮廓又与自已有几分神似。
  他们是母子,是嫡嫡亲亲的母与子,而且方少飞贵为皇子,甚至有可能是太子储君,然而命运弄人,此时此地却不能相认,还必须刻意压抑着自己的感情,纪宫人只能在心底最深处呐喊:“这是我的孩子,这一定是我的孩子。”
  母子二人贸然相对,谁也没有说话,还是张敏先开了口:“纪宫人,人我已经带来了,有话快说,最好在皇后未睡前赶到‘坤宁宫’,再晚了可能就会误事,我先到外面去替你们守着。”
  话落,立即退至室外,顺手将房门带上。
  方少飞有一连串的疑团在脑子里转,道:“听张敏的口气,好像是这位大娘有意叫在下来‘安乐堂’的?”
  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纪宫人,只好叫她大娘,纪宫人亦未介意,笑容可掬的道:“是我请弓先生叫你来的。”
  深夜闯宫,为的是见驾救父,方少飞不明白为什么布笠人会安排自己来先见纪官人,道:“大娘有事?”
  布笠人作此安排,主要是想让他们母子见上一面,纪宫人却不便直说,只能拐弯抹角的道:“啊!是的,听说你想要见皇上,救出你的父亲……方御史哀家认识,曾有恩于我,也许这次我能帮得上忙。”
  乱麻之中,方少飞总算理出一丁点头绪,道:“大娘认识我爹?”
  “不但认识你爹,也知道你,小时候哀家还抱过你呢,你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叫少俊,你叫少飞,对不对?”
  “对,全对!”
  “记得小时候,你头顶心有一块杯口大的秃发,现在怎么没有了?”
  “以前是有,自从练一种叫‘玄天大法’的内功后,就自然生出了头发。”
  “你右手臂有一块黑色的胎记,还有没有?”
  “有!有!”
  “可否让我瞧瞧?”
  “可以!可以!”
  方少飞不假思索,卷起袖子,在近肘的地方,果然有一块核桃大小的黑色胎记,心说:“这就对了,少飞的的确确是我亲生的骨肉。”
  沉默片刻,方少飞说道:“皇宫大内,处处华屋高楼,这个地方,怎会如此简陋!”
  “这安乐堂比冷宫还不如,是万贞儿那毒妇专门囚禁反对她的人的地方。”
  “哦!大娘也是被万贞儿陷害的?”
  “遭毒妇陷害的人何止千万,像林大学士,方御史这等忠臣爱民的好官也会遭劫,实在令人扼腕。”
  “对了,大娘刚才说也许能帮得上忙,是指那方面?”
  “哀家是希望能够帮你顺利的见到皇上。”
  “这真是太好了,在下恨不能马上就见到。”
  “少飞,这事急不得,在未见皇上之前,我们应该先见见皇后。”
  “为何不能直接去见皇上?”
  “哀家人微言轻,又是待罪之身,同时皇上身边的人早被万贞儿收买去了,如果贸然行事,可能连皇上的面还没见到,就遭了他们的毒手,如果皇后肯出面,情形就会大不相同了。”
  “皇后肯帮方、林二家吗?”
  “方、林两家,一门忠义,皇后一定会居间臂助。”
  “如此,可否请大娘即刻领晚辈前去?”
  纪宫人颔首称善,站起身来,正欲出门,张敏先一步入内说道:“纪宫人,话说完没有,该动身了。”
  方少飞道:“我们正要去。”
  张敏道:“那就快去吧,老夫另有急事,先走一步,事毕之后你就循着原路离开,千万不可逗留。”
  方少飞点点头,表示同意,待张敏去后,立与纪宫入离开“安乐堂”。
  后宫幅员广阔,“安乐堂”又是建在冷僻之地,距“坤宁宫”尚有一段距离,母子二人边走边谈,方少飞顿生孺慕之情,跟纪宫人在一起,有一种如沐春风般温馨的感受。
  不久已至“坤宁宫”,一名宫女上前说道:“纪宫人,你今天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子,竟敢私自离开‘安乐堂’,若是被‘玉华宫’的那位主儿知道,免不了又是一顿毒打。”
  纪宫人堆上一脸笑,道:“好妹妹,求你帮帮忙,麻烦你通禀一声,说我纪翠绫求见皇后。”
  宫女道:“见皇后干什么?皇后过去也不是没有帮过你的忙,怎奈胳臂拗不过大腿,万贵妃不饶人皇后也无可奈何。”
  纪宫人道:“好妹妹,你弄歪了,我不是为自己的事来见皇后。”
  “那是为了谁的事?”
  “是一件机密大事。”
  “纪宫人,开什么玩笑,你那来的机密大事。”
  纪宫人道:“见到皇后,纪翠绫自会禀明一切。”
  “不行,皇上正在坤宁宫。”
  “那正好,我正有事要面见皇上。”
  “这更不行,皇上,被玉华宫的那一位缠得死死的,十天半个月也难得来一次坤宁宫,皇后千盼万盼好不容易盼来了,我可不敢去打搅,他们正在——”
  纪宫人的本意,不仅仅是想救方正、林田甫,更欲借此机会,让他们父子相认,现在阴错阳差,由于皇上驾幸“坤宁宫”,反而连皇后也见不着了,急忙好言道:“好妹妹,想想看,什么时候可以见到皇后?”
  宫女沉吟一下,道:“最快也得明日正午之后。”
  纪宫人道:“好吧,得空时就麻烦禀报一声,就说我纪翠绫有重大事情面禀皇后,明日午后再来。”
  退出“坤宁宫”后,方少飞甚感颓丧的道:“救人如救火,见不到皇上就救不出两位老人家,真急死人。”
  纪宫人安慰道:“没有关系,见到皇后之后就好办事。”
  “可是,来一趟紫禁城,花钱又费事,好不容易进来了,又得无功回去。错过今晚,日出之后便天明了,大白天的,能否进得来都是问题。”
  “你不必来了,这件事我会给你办好,在外面等着好消息吧。”
  “少飞先谢谢大娘,我送你老人家回安乐堂。”
  搀着纪宫人,送回安乐堂,这一对母子始依依而别。
  没再见到张敏,远望坤宁宫,方少飞几次想冲进去,强行见驾,但恐祸及老父,只好作罢。
  “纪宫人言之不差;明日见到皇后,事情也许很快可以解决,何必急在一时呢?”
  殷鉴不远,方少飞可不敢再卤莽行事,心念间,循原路正想离开,遥见张敏领着北毒石天,百毒公子江明川,与太医郝柏柳,正向“玉华宫”那边行去。
  方少飞心头一震,主意立变,咬着他们的尾巴跟下去。
  郝柏柳与张敏是老交情了,二人有说有笑,只听郝太医边走边说道:“张管事,娘娘那边禀报过了吧?”
  张敏耸耸双肩,道:“提过了,娘娘答应在玉华宫接见你们师徒三人。”
  郝柏柳将痴肥的身凑近一点,声音压得很低:“关于那件事,张爷可曾向娘娘提起?”
  张敏望望北毒师徒,道:“兹事体大,张某不便启齿,还是请石老英雄当面跟娘娘说吧。”
  郝柏柳知他在拿跷,忙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来,在月光下抖一抖,双手递过去,嘻嘻笑道:“这一千两银子是家师送给张爷买酒喝的。”
  张敏好大的架子,银子照收不误,连个谢字也没有。
  百毒公子江明川及时说道:“请张爷多美言几句。”
  张敏道:“话张某会传进去,娘娘答不答应可不敢打包票。”
  北毒似颇不悦,道:“事若有成,老夫另有重酬,不会叫你吃亏。”
  语言冷硬,不苟言笑。
  张敏皮笑肉不笑的道:“石老英雄名震江湖,富可敌国,是有名的大财主,拔一根汗毛就足够他人过八辈子好日子,常言道得好,一分钱,一分货,张某自会斟酌。”
  最后这两句话软中带硬,奥妙无穷,等于将了北毒一军。
  张敏是一只道行极深的老狐狸,很懂得把握机会,他知道北毒师徒的用毒功夫,名闻天下,而且还靠此发了横财,区区一千两自然无法令他满意,存心想敲竹杠,挑明了你付一分钱,就办一分事,想要功德圆满,就必须付出相当的代价。
  郝柏柳能在朝中混出今日的这个局面,自亦有其深厚的“功力”,有什么不明白的,与北毒互换一个眼色,凑上去咬一下张敏的耳根子。
  张敏会意,马上绽开一脸的奸笑,道:“郝兄客气了,彼此多年老友,一切好商量,好商量!”
  三言两语,气氛大为融洽,四个人有说有笑,朝“玉华宫”方向而去。
  方御史为人刚正不阿,方少飞从小受其教诲,更是青出于蓝,所以最是憎恨张敏这一副嘴脸,在暗中耳闻目见,心内气愤不已的道:“哼!真不知弓先生是什么想法,竟会与张敏这种人打交道!”
  心知北毒此来,必有所图谋,暂时打消离去之念,决定跟踪到底,看看他们究竟在捣汁么鬼。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十六章 刀快扫魔奸 剑利夺魁元
上一篇:
第十四章 太师布罗网 少侠闯龙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