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太师布罗网 少侠闯龙潭
2021-04-18 20:54:31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小庙几乎是林玲、方少飞的第二个家,孩提时不知在此消磨了多少时光,尤其是方少飞,曾在此苦练过数年的武功,与布笠人第一次相逢,就是在小庙里。
  这是最有有可能遇见布笠人的地方,二人毫不犹豫,纵离高楼,如飞向小庙而去。小庙转眼就到,那亭台,那石径,还是以前的老样子,小池塘就静静地躺在那里。
  方少飞记得很清楚,就在这个池塘边,他不但结识了改变他一生命运的布笠人,亦曾狠狠的揍过朱祐桢、万家栋这两个死对头,他更记得,庐州三凶以老欺小,也在此地欺负过他。
  由于对小池塘的感怀特别多,故而特别多看了几眼。
  这一看不打紧,发现池塘里赫然三具浮尸。
  说浮尸可能并不正确,秋末之季,落雨甚少,塘水极浅,尸体是露在水面上,从衣着上看,还看不出是什么路数。
  三人皆没有明显的伤痕,双目暴凸,七窍流血,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内家高手的杰作。
  这三个人究系何方神圣?来此何事?出手之人又是那一位?为何下此毒手?二人面面相觑,一无所知。
  林玲心念一动,道:“会不会是弓先生先一步到了?”
  庙堂的后侧,传来一阵笑声,布笠人缓步而出,道:“女大十八变,林姑娘越变越漂亮,也越变越伶俐了,真不愧是神僧的高足。”
  南僧无心就跟布笠人走在一起,闻言微微一笑,甚觉欣然。
  林玲快步迎上去,道:“师父这么快就将王立他们打跑了?”
  南僧笑道:“也可说是为师的自己逃跑的。”
  布笠人接口说道:“南僧清静无为,与人无争,见你们离开后也飘然自去,不欲与名利中人呕闲气。”
  方少飞回头望一望小池塘,道:“两位前辈可知池塘里那三个死人的来路?”
  南海神僧道:“一名刀客,一名侦缉,还有一名是锦衣卫。”
  林玲道:“他们穿的都是普通人的衣服,你老人家怎么会知道?”
  南僧道:“事实上,他们是跟踪为师来到这个小庙的。”
  林玲忽有所悟,道:“是师父送他们上路的?”
  布笠人笑呵呵的道:“你师父慈悲为怀,普渡众生,踩死一只蚂蚁都会难过上好几天,怎会轻易伤生,是老夫送他们上路的。”
  方少飞道:“听弓先生的口气,似与大师有约?”
  布笠人道:“那倒没有,只是不期而遇。”
  林玲道:“师父与弓先生是旧识?”
  南僧道:“其实也可以说是新交,都二三十年没见了,彼此谈往述今,论政说佛,果然把你们给等来了。”
  方少飞一怔,道:“老禅师晓得我们会来?”
  布笠人笑道:“方家人去屋空,林家被汪直所困,你们急于见我,只有到这儿来。”
  林玲道:“我们遭遇的事,弓先生好像全知道?”
  布笠人道:“这倒不假,老夫的讯息素来快速、准确。”
  方少飞最关心的事自然是双亲与兄长的下落,迫不及待的追问道:“我们全家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布笠人的声音显得有点沉重,道:“王立没有骗人,方御史确已下狱。”
  “连我娘也一起下狱?”
  “老夫人倒没有。”
  “我哥哥呢?”
  “少俊亦未被捕。”
  “可是,我到家的时候,家里为何一个人也没有?”
  “方御史被捕,你们全家人都惊惶失措,那时候正四出奔走请托。”
  “家父是何时被他们抓走的?”
  “就是今天傍晚之前。”
  “什么?就是今天?他们为何早不抓晚不抓,偏偏拣我回家的时候抓人?”
  “这要怪你们两个太卤莽。”
  林玲不明白布笠人的意思,道:“弓先生此话怎讲?”
  布笠人郑重其事的道:“你们不应该在青龙镇连杀四人。”
  方少飞大惑不解的道:“记得前辈曾告诫在下,要面对恶势力,除奸报国,侦缉手、刀客死士都是该杀可杀的十恶不赦之徒,难道有错?”
  布笠人道:“杀人没错,他们也的确可杀该死,错在未能斩草除根,留下活口,正好给了万贞父女一个抓人下狱的好借口。”这番话,说来头头是道,二人哑口无言。
  南僧无心道:“接着,你们又犯了第二个错误。”
  林玲愣了一下,道:“师父,我们那里又错了?”
  南僧庄严肃穆的道:“年轻人血气方刚,最忌逞能逞强,王立设下十面埋伏,张网以待,凭尔等此刻的本事,对付一两个刀客,或庐州三凶,或许绰有余力,甚至与王立单打独斗,方少侠亦有全身而退的机会,但就当时的情况而言,你们绝对没有获胜的可能,若非老衲及时制止,说不定会付出血的代价。”
  言来入情入理,丝丝入扣,二人相视垂首,互道一声:“惭愧!”
  微顿,方少飞说道:“那么,以后我们该当如何面对王立等人,请两位前辈示下?”
  布笠人胸有成竹的道:“能胜则战,不能胜则退,避强袭弱,各个击破,集小胜为大胜,切忌贪功躁进,务须自惜有用之身,须知妖妇势力强大,非一蹴可就,必得徐图发展,以竟全功。”
  扶正一下布笠,继又说道:“当然,这只是原则,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不必定要墨守成规,端视当时的情况,灵活运用,不要放过任何可削弱妖妇实力的机会,更不要轻易置自身于百死不生的险地。”
  此乃经世之言,二人牢记心头。
  到这个时候,,林玲才有机会问到林家的事,道:“我们家的情形又怎样?”
  布笠人慨然一叹,道:“很不幸,林大学士也被捕下狱了,令堂等人则安然无恙。”
  女孩子家毕竟比较软弱,林玲芳心大乱,珠泪滚滚。
  方少飞愁云满面的道:“两位老人家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布笠人道:“现在情况不明,是否有危险,尚难遽下断语,但方御吏与林大学士都是朝廷重臣,万德山父女再嚣张跋扈,于理也不敢私刑了案,必得经过有司审理方可定案。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们今后行事,尤须特别小心,要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他们手里,事情就会变得万分严重。”
  南僧无心也正容说道:“问题的关键,在小施主自身,万一不幸被擒,就可以坐实方御史的罪,所以,方少侠要特别当心。”
  方少飞唯唯应诺道:“不管两位老人家有没有危险,为防夜长生变,总得设法施救才行,不知两位前辈有何奇策妙计?”
  布笠人略一寻思,道:“万德山位高权重,万贞儿恃宠骄横,想不出有那一位可以说得上话。”略一思量道:“看来只有一条路可走。”
  方少飞道:“那一条路?”
  “由你亲自去见皇上。”
  “这怎么可能,皇上深居后宫,如何见驾?”
  “你可以闯宫。”
  “紫禁城全在万贞儿股掌之中,强行硬闯,岂不有违先生避强敌之原则,万一失手被擒,事情可能更糟。”
  林玲亦持反对态度,不希望方少飞轻涉险地。
  南僧无心则似是另有神机妙算,笑而不语。
  布笠人道:“老夫既有此计,必会在紫禁城内安排一个接应你的人,保证万无一失。”
  方少飞道:“是谁?”
  布笠人道:“你猜猜看。”
  “莫非是白煞铁虎?”
  “铁老头正在疗毒,自顾不暇。”
  “那会是谁,在紫禁城里,除了朱祐桢、王立、张敏,甚或再加上万家栋外,实在想不出谁会有这么大的能耐。”
  “正是张敏!”
  这话好像是在大雪纷飞的冬天听到春雷,几乎不可能的事,林玲道:“弓先生不是在开玩笑吧,张敏是个无恶不作的小人,他会作善事?”
  布笠人道:“不错,张敏是个无恶不作的小人,小人都有一个毛病,贪,爱雪花花的银子,过去,老夫有很多不易得到的消息,都是向张敏买来的。”
  经布笠人这么一说,二小兴趣陡增,林玲道:“嗯!这的确是一条绝妙的办法,买通张管事,就可通行无阻,只要能够见到皇上,两位老人家就有救了,我也要去。”
  南僧阻止道:“玲儿,皇宫大内,戒备森严,虽说有人引领,仍将险阻重重,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凶险,人越少越好,不可以。”
  布笠人怕她难堪,补充说道:“神僧甚少北来,还没有见过令堂大人,林姑娘理当尽地主之谊的,还不快领着老禅师去见你的家人。”
  林玲心想:“说的也是。”
  跟方少飞说了几句小心谨慎的话,领着南僧先行离去。
  入宫之事,必须预作安排,找张敏免不了还得费一番口舌,布笠人告诉方少飞,要他在起更之时再至紫禁城外看动静,并约定好连络暗号,入城地点后,亦告分手离开。
  方少飞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见到了母亲与哥哥。
  三个人拥在一起,又是喜,又是悲,又是笑,又是哭,连他们自己也分不清,究竟是喜?是悲!是笑?还是哭?
  笑声之中,淌着辛酸的眼泪,悲戚之中,别有一番喜气。
  许久许久之后,方夫人才道:“孩子,你爹出事了,你知道吗?”
  方少飞抹了一把泪,道:“弓先生已经全部告诉我了,都是孩儿不孝,让爹受累。”
  方夫人扶正他的头,替他擦干眼泪,以坚毅的语气说道:“少飞,你做的并没有错,你爹被捕前还一直称赞你,说你是我们方家的好子孙,我们方家以你为荣,万家父女飞扬专断,恣意横行,早该有人出来给他一个迎头痛击了。”
  方少飞道:“但是,爹怎么办?”
  一提起丈夫,方夫人便悲不自胜,忍不住又淌下两行热泪。方少俊叹一口气,道:“很糟,该求该请的,我们差不多都求过请过了,目前连爹被囚禁在那里都不知道,据几位大人的看法,此事必须面见皇上方有获释的希望,为此,我与娘还特地跑了一趟恭亲王府。”
  恭亲王朱见瑾是宪宗朱见琛的胞弟,都是朱明血脉,自非一般大臣可比,方少飞精神一振,道:“王爷怎么说?”
  方少俊道:“王爷对万贞儿父女,素极不满,对父亲则甚为器重,闻听之下,大感愤慨,当即进宫见驾,欲找皇上理论,但却被万贞儿的爪牙,设词拦阻,未能如愿。”
  盛怒之下,方少飞的脸都气白了,道:“万贞儿好跋扈,连恭亲王也敢挡驾,简直太可恶了!”
  方夫人道:“少飞,这几年来,弓先生常来我们家走动,你在外面一切我们都知道,这位弓先生向来神通广大,能知人所不知,可有营救你父亲的好法子?”
  方少飞将小庙之事,说给了母亲听,道:“起更时分,大概就可见分晓,如果弓先生安排妥当,也许孩儿今夜,就能进宫见驾。”
  方夫人自然欣喜莫名,一听说爱子马上就要走,忙不迭的至厨下做了一些可口的点心,亲自督促着方少飞吃下去。
  欢乐的时刻总是短暂的,起更时分转眼将届,于是方少飞匆匆的来,又匆匆的去了。
  临别,方夫人为了买通张敏,还特地将家里的一些积蓄拿出来,交给方少飞,叫他转交张敏,以期能顺利的见到皇上,救出丈夫。
  告别家人,来至紫城外时,更楼刚刚传出一更的梆声,方少飞昂着上望,在约定好的那个地方,一个城垛子口上,却没有发现预期的暗号—— 一个火头。
  没有打出暗号,就表示张敏不在城垛上,张敏不在,方少飞就无法入宫。
  当然,凭方少飞此刻的本事,一堵城墙还难不住他,但一波未平,他未敢造次。
  只好退立在护城河边的一个五道庙里,敬候佳音。
  夜已深沉,万籁俱寂,路上行人绝迹,却听到一阵脚步声远远传来。
  凭经验,方少飞听得出来,来人举步沉重,似非普通人物,而且步履杂沓,绝非一人。
  方少飞不看还好,一看之下,脸色大变,原来是北毒石天,与百毒公子江明川,另外还有一个身着朝服的人,他不认识,从他们谈话中得知是太医郝柏柳。
  郝柏柳由于心术不正,常常做一些害人的勾当,所以外边的人都叫他“好不了”,即使在朝中亦甚少有人找他看病,倒是颇得万太师父女的青睐,有不少忠臣义士,嫔妃宫娥,就是假他之手被万贞儿毒毙的。
  而他用毒手法则是承自北毒的衣钵。
  方少飞特地多看了好不了几眼,暗道:“在北京城这家伙声名狼藉,是一个趋炎附势的十足小人,看来北毒此来,也准没有什么好事。”
  心里这样盘算,便格外注意他们的谈话,只听郝柏柳眉飞色舞的道:“师父,这件事如果成功,对大家都有好处,徒儿斗胆建议,希望你老人家的姿态不要摆得太高。”
  北毒“嗯”了一声,道:“这个为师的知道,只要能达到目的,其他的概不计较。”
  好不了干咳一声,借以清一下嗓子,道:“彼此互利互惠,各取所需,这件事八成可以谈得拢,届时师父您老人家可以超出南僧,东丐、西仙、成为天下第一了。”
  “天下第一”,这是武林中人最向往的事,北毒闻言不禁有点飘飘然,干笑两声后道:“柏柳,果能如此,你得第一功,为师的会重重赏你,但不知事情可联络妥当?”
  好不了双眼一翻,道:“都安排好了,太和殿侧会有人等着咱们。”
  百毒公子江明川道:“郝师兄,听说方少飞那小子也到了北京,是否确有其事?”
  郝柏柳道:“确已到达,在青龙镇外还杀了好几个人,娘娘大为震怒,已将他老子抓了起来。”
  江明川道:“这小子现在何处?我要找他算一笔旧账,我们在流沙谷上了他的恶当,差点丢了命。”
  郝柏柳道:“关于流沙谷的事,下午就听师弟说过了,后来因故打了岔,到底有没有渡过流沙河,得到真经上册?”
  江明川道:“别提了,这事说起来有多窝囊,过不了流沙河不算,还受了黑煞龙飞一顿奚落,幸好河边有条藤,大家总算逃得一条命。”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十五章 探宫会慈亲 诛恶打擂台
上一篇:
第十三章 寻亲遭厄运 霸地显刁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