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刀快扫魔奸 剑利夺魁元
2021-04-18 20:56:35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方少飞道:“有啊,师父曾经说过,血手魔君崛起于塞外,虽然为时不久,威名却响彻云霄,打遍漠北无敌手,几乎杀光了塞外的成名人物,君临漠北,呼风唤雨,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魔王暴君。”
  彭盈妹道:“不错,血手魔君雷霆双手血腥,是一个十足的杀人魔王,据说,他还有一个徒弟燕无双,也是心狠手辣的角色,人称‘小霸王’,大概就是台上的这位少年了。”
  血手魔君雷霆的名头不小,连快刀王立、北毒石天这等一流高手亦不免怦然色变,注目以观。
  万大才继续问下去:“哪一位的少年又是什么人?”
  少年道:“小可燕无双。”
  万大才说道:“你们两位,是干什么的?”
  血手魔君雷霆答得干净俐落:“杀人的。”
  万大才道:“照规矩,你们二人必须一个一个的来,谁先上!”
  血手魔君应了一个字:“我!”
  “打算找那一位较量?锦衣卫?侦缉手?还是刀客?”
  “都不是。”
  “那要找谁?”
  “老夫想先弄清楚,,不论杀了谁,就可取得此人的地位,这话算不算数?”
  “君无戏言,老太师与娘娘是奉旨行事,当然算数。”
  血手魔君雷霆铜铃似的眸子睁得好大,从万大才、万太师、万贞儿,有及北毒石天的脸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快力王立的身上,道:“这位可是锦衣卫的指挥,号称大内第一高手,曾一刀连砍十三颗人头的快刀王立王大人?”
  快刀王立道:“本官正是王立。”
  血手魔群君雷霆道:“老夫决定向王指挥讨教。”
  这话震惊全场所有的人,万大才断然说道:“不可以,你只能在锦前卫、侦缉手、刀客之中任选一人。”
  雷霆冷哼一声,道:“什么招贤纳士,原来只是想选一批狗腿子,雷某没兴趣,再见!”
  言毕,就要与徒弟小霸王燕无双挥袖而去。
  万贞儿忽然说道:“且慢,哀家还有几句话要说。”
  血手魔君道:“请娘娘示下。”
  万贞儿道:“雷大侠,王指挥的本领如何,天下英雄尽人皆知,你自信可赢得了王大人?”
  雷霆昂首,正声道:“雷某愿勉力一试。”
  “比武较技,刀剑无眼,除非势均力敌,最好不要惹王大人的刀,只要你能胜过刀客,哀家一定重用,将来再慢慢往上提拔。”
  雷霆道:“娘娘盛意心领,雷某不想屈居人下。”
  “本宫是为你好。”
  “娘娘太高抬他了。”
  “你坚持?”
  “我坚持!”
  “能不能再考虑一下?”
  “没有考虑的余地!”
  万贞儿知道他声名响亮,想据为己用,怕伤在王立刀下,故而一再劝阻,今见雷霆心意甚坚,心知劝亦无用,遂转对快刀王立道:“哀家想听听王大人的意见。”
  王立毕恭毕敬的起身说道:“承娘娘看重,王立感激涕零,雷大侠既要坚持如此,下官自当应命。”
  说着,人已到擂台上,双手举刀齐眉,对血手魔君道:“雷大侠,请!”
  血手魔君雷霆摆手,道:“慢着,敢问可以得到赏金多少?”
  万贞儿寻思片刻,道:“若雷大侠确有此能耐,本宫赏你五千两。”
  “银子!”
  “黄金!”
  “是否可以立即获得锦衣卫指挥的职位?”
  “果真如此,锦衣卫指挥一职自然非你莫属。”
  “君无戏言?”
  “哀家可以作主。”
  “好!雷霆先谢过娘娘恩典。”
  话一出口,身形半转,道了一声:“王大人小心了!”
  不待王立开口,便猝然出手,连攻三掌一指。
  王立见他不曾拔剑,以他的身份地位,自亦不便拔刀,同样以肉掌还击。
  初时王立并未觉出,这位血手魔君的功夫有何神奇过人之处,但时间一久,一过了三十招,雷霆掌力厚实,刚猛如刀,指力强劲,如锥似剑,尤其自己一手握刀,一手应战,五十合一过,便屈居下风。
  不禁使这位大内第一高手大大地吃了一惊,哪还敢再存丝毫轻敌自负之心,忙将佩刀往腰里一别,施出浑身解数,全力反扑。
  然而,血手魔君的内力好似长江大河,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压力愈大,弹力越强。王立一只手时屈居下风,现在双掌齐出,还是没有讨了好。
  双方龙争虎斗,合合分分,奇招迭出,佳作频频,看得人如醉如痴,俱皆进入忘我境界,这真是一场难得一见的大决斗!
  彭盈妹的注意力一直全部集中在擂台上,紧绷的心弦也一直不曾放松,却始终摸不透血手魔君用的是什么招数,道:“少飞,这雷老魔使用的招式十分怪异,似掌非掌,似剑非剑,难不成是掌中刀,指中剑?”
  方少飞面色凝重的道:“确是‘玄天真经’上所载功夫。”
  彭盈妹更加惊异,道:“雷霆发迹于塞外,始终在塞外称孤道寡,甚少涉足中原,他怎么会学得真经上的功夫?”
  方少飞道:“徒儿亦正为此百思不解,当年真经一度为南僧,北毒、东丐、西仙所得,但未及修练便为黑白双煞盗去,跟血手魔君好像一点关系也扯不上。”
  彭盈妹搜肚煎肠,凭她丰富的阅历,同样理不出半点头绪来。
  方少飞看看天色,道:“天色将晚,那小霸王燕无双尚未登场,除非速战速决,师父恐将无法上台。”
  彭盈妹道:“这倒无妨,为师的并无入虎穴的打算,昨日我们兄妹已有协议,必须留一人在外,负责联系接应工作,由弓先生统理一切。”
  方少飞“哦”了一声,未再言语,又将目光投注擂上。
  擂台上的狠斗已进入白热化,打来惊险万状,石破天惊,二人大战百十合后,王立越打越是心惊,也越打越感觉力不从心,他晓得遇上扎手货,更明白自己的生死荣辱,成败存亡,很可能就取决于这一仗。
  他自然不愿品尝失败的苦果,他要反击,他已经管不了雷霆是否拔剑,他决定要拔刀,刀,才是他最拿手的绝活。
  蓦然,刀光一闪,幻出万道金光,看在大家眼中的只是一片白茫茫的光幕,以快得无以复加的速度罩向血手魔君雷霆的身上。
  白茫茫的刀光之中,突然冒出一股碧绿色的光茫……
  “擎天剑!”
  “擎天剑!”
  惊呼之声未歇,金铁交鸣之声已起,快刀王立的宝刀被血手魔君的擎天剑斩成两截,碧绿色的光幕已经送到王立的脖子上。
  方少飞在心底喊道:“原来假白煞是他,难怪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一念未及其他,台上又发生变化,王立见势不妙,提着一柄断刀,弹飞而起,一口气冲进万贞儿所在的彩楼。
  血手魔君雷霆一丝之差,咬着尾巴追上来,王立立脚未稳,雷霆剑锋已到,万贞儿陡地沉声一叱:“住手!”
  万贞儿绝技惊魂,突出奇招,生死一发之间,竟将雷霆的“擎天剑”架开,险险救下了王立的一条命。
  雷霆满面不悦的道:“娘娘怎可自食其言。”
  万贞儿道:“哀家判你获胜。”
  “不杀王立,雷某如何取得锦衣指挥一职?”
  “想当锦衣卫的指挥,你必须先答复本宫几个问题。”
  “请娘娘明示。”
  “你究竟是谁?”
  “确是雷霆无误。”
  “跟‘衡山老人’是什么关系?”
  “师徒!”
  此话一出,万贞儿的脸上立刻罩上一层浓浓的杀机,提聚一掌真力,随时都有出手行凶的可能,道:“你确为衡山老狗之徒,此来的目的不问可知,是想对哀家不利?”
  血手魔君雷霆收回“擎天剑”,道:“擎天剑在此,可以证明我的身份,雷霆此来,虽负有杀娘娘之命,并无杀娘娘之心,但愿矢志追随,略效犬马!”
  万贞儿疑云满面的道:“你凭什么让哀家相信你的话?”
  血手魔君的双目一阵转动,附耳跟万贞儿低语了几句,万贵妃流露出一脸既惊且喜的复杂的表情,激动异常的道:“这是真的?”
  “不信小弟可以带娘娘去看。”
  “哀家当然要去看。”
  “请!”
  “走!”
  说走就走,撇下一切,立与雷霆师徒如飞而去。
  这事大不寻常,全场所有的人,包括北毒、王立、神州四杰、庐州三凶、方少飞等人俱瞠目结舌的愣在原地。
  天色已晚,比武大会,亦就此全部告终。
  在城东的二个小胡同底,有一座废弃不用的酒坊,里面蛛封尘积,到处都是弃置破损的酒桶及制酒用具,空气里还散发一股浓郁的酒气。
  酒坊的房舍多已损坏,只有东北角的三间砖屋尚称完整,这正是玉面观音彭盈妹临时栖身之所,主要是基于安全的考虑,系布笠人一手所安排的。
  房子虽然不大,内部的布置亦颇简陋,但生活起居所需皆一应俱全。
  为了躲避万贞儿的缉捕,方少飞近来居无定所,并无一定的居处,顺理成章的跟着师父来到酒坊。
  师徒二人早已用过晚膳,屋内一灯如豆,两个人就坐在灯下苦候。
  他们在等卜常醒、吴元俊、包布书传来方御史与林大学士确切下落的消息,也在等布笠人来揭开有关血手魔君的一切迷雾,更重要的是,除奸报国之事万绪千头,趁大家都在京师,理当齐聚一堂,妥为运筹,以为未来作好打算。
  谁知,午夜已过,更楼上打出了二更天的梆声,该来的人却一个没有来。
  方少飞毕竟还是一个大孩子,实在有点按耐不住了,道:“师父,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彭盈妹说道:“不会的,二哥的易容术,已达炉火纯青之境,任何人皆无法识破。”
  “那为何至今一点消息也没有?”
  “也许是在公门,身不由己。”
  “可是,无论如何,弓先生总该来的呀。”
  “是呀,我们事先曾约好,今晚要在此一会。”
  “依师父看,是什么原因使弓先生失约?”
  “可能是为了血手魔君。”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十七章 囚大臣诬陷 救胞兄遇险
上一篇:
第十五章 探宫会慈亲 诛恶打擂台